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10 被诅咒的军团士兵
SafeSCP-1510 被诅咒的军团士兵Rate: 179
SCP-1510

项目编号:SCP-151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510应放置在Site-19的人工制品收容区(Artifact Containment section)的一个标准贮藏室内,并应保持干燥和低温以保护易碎的金属。项目应每两个星期进行擦拭并检查是否有生锈。一名D级人员应每天佩戴SCP-1510两个小时,以让调查者和心理健康人员接触SCP-1510-1。若SCP-1510-1显示出任何暴力行为,该程序可以由Resurgum计划的监督者Stevenson博士撤回。

描述:SCP-1510是一顶标准的青铜制罗马步兵头盔,其存在时间在公元前107年的马略改革时代。该头盔与其他类似的头盔没有任何标记可以加以区分,并显示出老化的外观。头盔不会显示出任何异常属性,除非一名年龄在28-35岁的男性戴上头盔,这主要归因于寄宿在头盔内的个体(称之为SCP-1510-1)的性质。当由一名适当年龄的男性佩戴后,SCP-1510-1将会出现,完全占据佩戴者的身躯直到头盔被移走,一旦移走一切都会恢复正常。佩戴者不会有其身躯被占据时的记忆。随后的扫描显示不会在脑化学上产生任何长久影响,也不会残留任何SCP-1510-1的人格碎片。

当穿戴后,SCP-1510-1将使用中意大利口音的古典拉丁语自证身份,并自称名为Publius Carthephilus Aetius,一名曾经在执政官Gaius Marius指挥下的罗马士兵,他参加了Jugurtha战争(注释1),并在那次战争凯旋后在夜里不明不白的死去(见调查记录)。

SCP-1510回收于在基金会拦截到一份报告,声称有一名头戴古罗马头盔的男子暴怒的穿越意大利的██████的街道后。该男子用拉丁语大喊大骂并用一把铲子攻击路人,随后被当地警方逮捕并拿走了他佩戴的头盔,在随后该名男子没有有关事件的记忆,也没有说拉丁语的能力。基金会回收了头盔和该名男子,随后发现该名男子是一名有名的盗墓贼,他似乎决心建立一个救济院,该名男子在被询问后被实行C级记忆消除。初次测试SCP-1510失败了,直到一名年龄适合的D级人员被选到。最初,佩戴头盔者显示出进攻性和困惑并拒绝与研究小组交流,不过在数次对SCP-1510的测试后,SCP-1510-1的进攻性平息下来并变得更为合作,这使得调查成为可能。


附录SCP-1510-1-2:SCP-1510-1继续保持合作,并提供给研究员数个他在Jugurtha战争遭遇到的,可能是SCP物品的位置和性质,都位于现在的阿尔及利亚。调查正在进行中。目前没有有关导致SCP-1510-1现在状况的起因的新信息。

注释1:朱古达战争,公元前2世纪末年罗马对努米底亚王国用兵、其国王朱古达率军抵抗、但最后战败。

注释2:凯旋仪式,凯旋式(拉丁语:triumphus,古希腊文:θρίαμβος, thríambos)是古罗马授予取得重大军事成果,特别是那些获得打赢了一整场战争的军事将领的庆祝仪式。对于统治罗马的贵族而言,凯旋式是最大且最受欢迎的荣耀。

获得凯旋式的将领被称为凯旋者(或凯旋英雄,拉丁语:vir triumphalis),并且有权在其余生中保留使用这一称号的权利。在他死后,每当其家族举行葬礼时,都会雇佣一名演员戴上他的死亡面具(拉丁语:imago),穿上其在凯旋式上穿着过的紫色绣金的刺绣托加相同的托加,以彰显其生前的成就。出处和详情参阅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7%AF%E6%97%8B%E5%BC%8F

注释3:在凯旋仪式的游行中,胜利者会从凯旋城门开始沿凯旋大道(拉丁语:Via Triumphalis,后被墨索里尼更名为帝国广场大道(意大利语:Via dei Fori Imperiali)一直行进至弗拉米尼乌斯竞技场(拉丁语:Circus Flaminius)和马克西穆斯竞技场(拉丁语:Circus Maximus)。被俘的地方首领或将军经常(但不是始终,例如巴尔米拉的齐诺比娅就逃过此劫)被带到图利亚努姆地牢(拉丁语:Tullianum)被扼死。出处和详情同样来自注释2的链接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