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47 母亲的爱
KeterSCP-1547 母亲的爱Rate: 6
SCP-1547
3832590269_e13fe52925_b.jpg

在SCP-1547的027号显现中发现的结构

项目编号:SCP-154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机动特遣队Sigma-08(“Vincerò”-胜券在握)应驻扎于SCP-1547-A当前显现的区域。应当以公共安全问题作为伪装将所有平民带离此区域并进行盘问。未受影响的平民可在接受C级记忆删除后释放;受影响平民——包括1547-Ψ团体——可被扣留至SCP-1547停止显现,或施以B级记忆删除。

SCP-1547-A在其停止显现前应以致命武力应对。无须采取其他收容措施。更新:自2003年6月起,不得对SCP-1547-A使用武力,并以下文概述的、由Razak博士设计的彼得鲁什卡协议作为替代。

依彼得鲁什卡协议制定的当前收容措施必须予以遵行。1547-Ψ中的平民只可于白天且有阳光直射时进行扣留。在任何情况下,机动特遣队Sigma-08或其他非D级人员均不得于夜间和SCP-1547-A及1547-Ψ进行互动。

未能遵守彼得鲁什卡协议将导致收容失效。所有对SCP-1547的测试应提交给Jethro主管和Razak博士获取批准。

彼得鲁什卡协议在确认SCP-1547发生显现后,适当人数的D级人员1应由机动特遣队Sigma-08从最靠近的可用站点护送至接近SCP-1547的位置。

上述D级人员应于Weyl测试中取得不及格成绩(<45分)。被选中的D级人员不得被给予任何塑料或金属工具,但可给予保护性的手套和帽子。应当鼓励有身体缺陷的D级人员参与其中。

在夜间,分配于此的D级人员应被允许加入1547-Ψ团体。机动特遣队Sigma-08应保持对SCP-1547-A和1547-Ψ的密切观察,但不得在夜间有直接接触。

如有可能,应将平民扣留并带至最近的基金会安全屋接受医疗照料;但是,每日带离的平民人数不得超过3人。

当前状态:彼得鲁什卡协议的成功应用已将显现延长了245日;可以预料其会持续至2018年5月。机动特遣队Sigma-08应于彼得鲁什卡协议终止时保持高度戒备。

描述:SCP-1547是一种与多处南亚岛屿有关的现象,尤其是苏拉威西(记录案例中的38%)和婆罗洲(26%)。

一次SCP-1547显现是指SCP-1547-A的一次出现。在最后一次SCP-1547事件结束几天后,SCP-1547-A会在一个人类团体中显现,下称“目标”。在不同目标间未发现关联,有记录的最大规模的实例曾影响了354名个体;尚不知晓是否存在上限。

SCP-1547-A是一个外表多变的、近似于人形的实体。目击者采访和现场报告描述称该实体大约2米高,体表被黑毛覆盖;除一对类似犬科动物的眼睛外无其他可辨识的面部孔洞或特征。尽管观测到SCP-1547-A可用两足行走,其更值得注意的特征是拥有位移能力,并能使用这种能力规避物理损伤;如果SCP-1547-A无法在不离开其显现区域的情况下规避物理损伤,例如区域被火焰或炮火覆盖,则其会停止显现。所有追踪的尝试均告失败,且其避免了任何一切形式的物理接触。SCP-1547-A似乎也会躲避日光,并主要在夜间显现,在白天会隐藏到视线之外。

SCP-1547-A可以引起轻微的幻觉/强迫性冲动;但是,这一效应比较微弱,在Weyl测试中取得70分或更高分数(占全球人口的1.6%)或受过Reger抗强迫性冲动训练者有能力抵御其影响。

无法抵御SCP-1547强迫性冲动效应的对象报告称其出现了视觉幻觉,并总能看到一个高大的木质结构。在SCP-1547显现期间,无法抵御幻觉和强迫性冲动的对象(现在起称作1547-Ψ)将试图建造该结构,该结构据信会作圣坛使用。尚未发现有两个相同的结构,尽管在SCP-1547的显现被打断的情况下可以看到重复的装饰图形。

2195865084_b16e917237_b.jpg

在SCP-1547的014号显现中发现的结构

在结构完工时,除罕见情形外,大部分1547-Ψ一般会失去意识2。任何余下的1547-Ψ成员通常会协助SCP-1547-A使用该结构进行某种未知仪式,一般会造成SCP-1547-A死亡,有时也会致一个1547-Ψ实例死亡。参见附录1547-1:记录到的显现获取更多信息。

如果放任仪式完成,其似乎不会即刻产生效果。但是,数小时内,附近的一切植物,尤其是被子植物,将开始萎靡凋落。目前没有植物物种可以幸存。从这一时间点起,效应已不可逆,在受影响区域内将没有植物可以生长。但是,此异常不会影响动物或真菌——尽管当地植被被彻底破坏会对生态系统产生毁灭性影响,因而当地的动物群总是要么迁徙至未受影响的地区,要么因饥饿死去。已观察到的受影响区域可达25千米的范围,效果会随远离SCP-1547原点而降低。

受SCP-1547影响并加入1547-Ψ团体的平民在医疗救护后一般能够回忆起他们在受SCP-1547影响期间的活动,但大量的采访未能取得结果。上述平民除饮食上的显著变化以及对农业活动的明显鄙弃外,一般不会表现出持续性影响。

附录1547-1:记录到的显现

001号显现

位置:沙捞越州的塞尔金,八名一起工作、生活的农场工人。

时长:大约七天。

背景:最早的已知显现——不清楚在此之前SCP-1547曾显现的次数,但据信不超过三次。基金会在当时未接到可能存在异常的警告;本记录是基于受影响平民倒在他们搭建的结构旁不省人事后,警方进行的采访和找到的证据形成的。

描述:一棵大无花果树(Ficus obliqua)被剥去树皮,所有叶子也被从树枝上摘下。一道圆形沟槽被环绕着树挖出(半径约5米,深2米),所有摘下的叶子被填入沟槽内。八名男子环绕圆形沟槽等距站立,并同时小便,然后失去知觉。由于是根据事后采访还原的情景,没有在此之后发生事件的记录。

估计受影响区域:约半径1.5千米。

002号显现

位置:棉兰老岛的伊皮尔附近,一处大约有30人的村庄。

时长:两天。

背景:村庄的一名成员按Weyl测试可取得92分,也即她可以抵御SCP-1547的影响并通知相关权威机构。在她向警方的证词中,她指出她因为她的朋友和家人突然出现的强迫性冲动而感到惊恐,并在尝试唤醒村民的几个小时后开车去了附近的村庄。基金会得到通知称可能存在异常,但此次记录也仅依赖事后的平民访谈和警方报告构建。

描述:数棵槟榔树(Areca catechu)被挖出并在一处空旷的学校足球场上按大致长五米、宽五米的方形排成阵列。除位于中心的方形外,每个方形的中央均摆有槟榔果组成的小金字塔,中心方形的中央则被挖出了一个深约三米的方洞,其中被水充满,并用槟榔果的液体染成了红色,液体是由村民咀嚼槟榔果并吐在洞中产生的。SCP-1547-A随后被观察到从洞中浮现,村民在此后陷入昏迷。

估计受影响区域:约半径3千米。

005号显现

位置:一处位于桑加塔附近的海滨聚落,共有四人。

时长:三天。

背景:初次在大型水体旁被观测到。

描述:数根漂浮的树枝被以藤条绑成了简易木筏,SCP-1547-A被置于其上漂入海中;随后观测到其破坏了木筏并沉入海中。值得注意的是,SCP-1547似乎没有影响附近水域中的海草。

估计受影响区域:约半径20千米。

012号显现

位置:苏拉威西南部的一处牛奶果(Chrysophyllum cainito)种植园,三名工人受到影响。

时长:六小时后结束;基金会干预阻止了其完成。

背景:基金会第一次有意阻止SCP-1547完成,以避免其产生的毁灭性后果;尽管先前已有关于其瞬间移动的记录,此次显现仍推翻了先前有关SCP-1547-A重新显现机理的假说。

描述:牛奶果被拢在一起并用石头砸碎,所得的果浆被仔细地沿Z字形撒在一片平整的路面上。基金会特工在此时介入,扣留了所有1547-Ψ平民。SCP-1547-A停止显现,并在雅加达的一栋复合式公寓中重新显现。

估计受影响区域:(不适用)

013号显现

位置:在雅加达东部,克拉玛特·贾蒂区的一栋复合式公寓。

时长:三个小时

背景:基金会未能阻止仪式完成。

描述:(不适用)

估计受影响区域:约半径3千米。

附录1547-2:Razak博士的信

致Jethro主管,

我认为基于我们有幸很少和SCP-1547发生接触,我们现在面临一种独特的两难处境。

SCP-1547似乎没有智力不高——它对阳光、炮火以及其他形式的物理接触怀有十分原始的畏惧。我之前提过,它不只躲避人类——我们收到的记录中已有三次表明就连野兔和特定的鸟类也会使其在物理上停止显现。

目前我们对SCP-1547的起源一无所知;当地的民俗,观察到事件的仪式性本质以及进行过的采访让我相信,其起源有着超自然的成分。但是,SCP-1547除我们已经观察到的事情外似乎没什么别的东西了。我倾向于相信轻微的心理影响和瞬间传送就是其能力的极限,它不像其他或许有宗教或神秘学起源的SCP一样有现实扭曲或类似的能力。如果它确实是一位神祇,它也是一位相当弱小的神祇。

正如你知道的,SCP-1547最强烈的直接影响是作用于当地的蔬菜,但也只有蔬菜。SCP-1547迄今为止只在七年以前于基金会观察下造成过十六名个体的死亡,其中十一名是D级人员。但相对低的致命程度不代表安全,因为一旦SCP-1547的“仪式”生效,就没有已知的方法可以逆转其效应。对土壤样品的分析无法找到任何有关作物广泛死亡的原因,土壤的化学和生物组成也未受影响。

解决办法看起来再显然不过了——阻止仪式完成,从而消除SCP-1547能产生的唯一的重大效果。

这正是问题棘手之处——如我先前提过的,SCP-1547似乎智力不高。也许它有感知能力,也许它甚至拥有智能,但它并没有多聪明——可也如我已经提过的,它极端顽固。最初,我们以为大概只要我们使用致命武力,SCP-1547就会停止尝试,就像它一遇接触就停止显现一般。

一个大问题由此产生——我们不知道SCP-1547去了哪里。目前还没有找到安装追踪装置的方法,它的出现迄今也没有任何规律。在最初的收容尝试中,SCP-1547不过是在婆罗洲周围偏僻的小村庄作祟,影响大约十人左右。但是,我们发现对它的敌意反制使其在大一些的聚落和城镇中出现,更贴近城市区域,离我们最初观察到它的地方似乎越来越远。当它开始在雅加达的公寓复合体中现身后,我们知道我们有问题需要解决了。

在它出现在人口更为密集的城镇区域的同时,对它的目击也变得更难掩盖——因为更多人暴露在影响下并加入了1547-Ψ团体,建造其“仪式”所需结构的速度也在加快。观察到的第一次SCP-1547显现中的1547-Ψ有10个人,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花了6天来完成。雅加达事件影响了大约三百人——尽管基金会特工在初次目击后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定位了SCP-1547,事情仍为时已晚。干扰建造过程、扣留平民、摧毁结构——这一切使得SCP-1547停止显现,却又在人口更为密集的地方重现,以便加速建造过程。同时,如果放任其完成建造又会导致不可逆的破坏,这种破坏是我们想要避免的。

事实反复表明,SCP-1547不是精灵世界里最聪明的灵体。彼得鲁什卡协议利用了这一点——既然SCP-1547在白天停止显现,我们就可以安全地进行破坏,阻碍建筑过程。

彼得鲁什卡协议是经过精心编写的——我们避免了对结构的彻底摧毁或明显损坏。正如1547-Ψ团体只使用徒手,能不用任何工具就造成的破坏也是唯一能躲避探测的破坏。任何需要简单人造工具的机械性损坏——比如刀、棒或者火——都构成显著破坏。在此,复杂性对我们并非好事。

当然,这种方法十分低效。但也是唯一有效的方法。

遵照协议要求,我们就会安全。违反协议进行观察,我们就得冒着暴露或者环境破坏的风险。

某种意义上,彼得鲁什卡协议不过是在拖延时间。原本通常要花SCP-1547-A一周左右时间的事件被拉长到要花好几个月,而且我们预计目前的显现可以维持长达一年时间。当然,这并非长久之计——小规模的,逐步的过程仍在继续。但是,这是我们发现的最安全、消耗最少的SCP-1547收容方案,满足了它最基本的兴致。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创造出了我们自己的类宗教仪式,试着在安抚一位小小神祇的同时避免负面效果。我猜多年以前我们的祖先也这样创造出了他们的仪式。毕竟,如果不只是为了安抚神明的话又怎么算仪式呢?一位小小神祇,确实如此,但还是得安抚。

彼得鲁什卡协议虽然听起来科学而神秘,但也不过是一种仪式。我希望这些话能更好地阐明我设计的收容协议。

祝好,

Razak博士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27 Oct 2019 12:5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