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879 室内推销员
KeterSCP-1879 室内推销员Rate: 105
SCP-1879 - 室内推销员

项目编号:SCP-1879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其自身异常属性,SCP-1879现在无法被基金会收容。基金会特工将监听华盛顿州的警方报告中可能的SCP-1879现象。当一个SCP-1879-1实体被发现,机动特遣队Rho-4(亦称 "赶走推销员”-Shoos Salesmen)将被派往事发地点并以对相关人员而言尽可能小的代价应对SCP-1879-1。在行动中得到的所有物品将在可能的情况下焚毁,若不能则拆毁之。牵扯到SCP-1879-2的市民将在被基金会问询后施以A级记忆消除。

描述:SCP-1879是一种发生在美国华盛顿州的房屋中的异常现象。这种现象据记载只会在房屋内部的门上发生(这些门统称为SCP-1879-1)。这些受影响的门视觉上没有发生变化;但是当一个智慧生物靠近SCP-1879-1实体2m以内时,重复的敲门声将从门中发出。敲门声将无限制的持续下去直到有对象打开这扇门。此时,一个男性人类实体(统称为SCP-1879-2)将从SCP-1879-1中突然出现。该实体大概身高1.7m,目测是高加索人种,无法确认其年龄。

从门中突然出现后,SCP-1879-2会尝试卖给对象一个物品。这些物品看上去有着各种各样的用途和来源,现在该实体已介绍过各种各样的物品1。该实体会以引人注目的方式向对象描述该物品的用途和功能,但描述和期间使用的推销策略总是并非十分的 有说服力,且该实体会以隐秘的方式卖出他的物品。在充分描述物品后,该实体会给出一个交换条件。此交换条件很少由货币充当,且总是对对象或对象的身体健康 不利。该实体始终拒绝详细说明给出的条件的确切含义或是对其发表评论,除非是他想要提高交换条件,而这种情况总是在该物品不被对象接受或是对象不能快速地 同意支付时发生。SCP-1879-2会持续努力推销并且拒绝离开对象直到物品售出。但是若对其造成了足够大的伤害或威胁,该实体会暂时撤回SCP-1879-1中,之后该门将恢复成一个无异常的普通门。过一会儿该实体会从同一所房屋的另一扇门中重新出现,以更具攻击性、甚至是以恐吓的方式继续尝试卖出物品并抬高价码。一旦物品售出,该实体会感谢对象并从SCP-1879-1离开。

回收记录-1879-Rho:以下记录是在与SCP-1879-2的交易中得到的物品和其给出的交换条件以及结果的简表

获得物品:
给出价码:
结果:

获得物品:一支红玫瑰
给出价码:“我只想要你的心。”
结果:对象死于心血管系统停止运作。

获得物品:220根香蕉
给出价码:
“给些甜头吧,甜心。”
结果:房屋中所有糖制食品全部消失。

获得物品:一个高热核能炸弹2
给出价码:“我要你的灵魂。”
结果:对象在被鼓励后迟疑地接受了交易。交易过程中没有值得注意的异常发生;但是对象随后发现她的艾瑞莎·富兰克林(美国黑人女歌手,灵魂乐天后-译注)唱片收藏中的两张(《Lady Soul》 和 《Almighty Fire》) 消失了。

录音记录-1879-Eta:以下记录录制于基金会特工对了解SCP-1879-2特性的首次尝试中,特工Rogers当时装备着自动录音设备参与此次行动。
此次事件发生在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市████ ████████ ███的Shirley Yeats女士家中。Yeats女士事先曾多次焦急的报警,称一个“推销员不愿离开她的家并反复的从不同的门中出现”。基金会特工出面调查可能的异常现象。在到达现场时,特工们注意到一个男性人类实体(SCP-1879-2)正抱着一只幼年博得犬站在Yeats女士面前快速地说着什么。

Rogers:嘿——

SCP-1879-2:[从YEATS女士那里转过头来注视着特工Rogers],噢太好了,或许你会好好听我说话。你瞧,我养着这只狗,是吧,但是我不能继续留着它,所以我觉得Shirley或许会喜欢它。我只是登门简短拜访,试着把这只狗送给她—好吧,也许不是“给”,本质上—人总得过日子,对不对?不管怎么样,我想卖这只狗,而且——

Rogers:那不是我们——

SCP-1879-2:等等,在你说些什么之前,让我介绍一下这只混账的狗崽子。他是个血统纯正的、你所见过最风流的小流氓[实体大声地讥讽] 就算这样对有些人来说他还是不够优秀!

Rogers:如果你刚才没听到,我重复一次——

SCP-1879-2:[实体把狗举到特工面前]看看他,他是如此悲伤!你瞧,他受过不随地大小便等所有的训练,我不想看到他如此悲伤,但是我真的不能再养他了,因为有些个人原因,你懂的。 事实上,我只想要你花一点时间(all I''m asking for is some of your time),你只需要照看一下他就行了。我对天发誓。

Rogers:[提高音调]你能不能——

SCP-1879-2:我只是想占用你的一点时间——[实体被基金会特工按倒在地,并用从房屋厨房里找来的毛巾堵住了他的嘴]

Rogers:[与其他特工对话]好了,操他妈的,我们把他带回Site审问。

[特工们尝试将SCP-1879-2押送出房子。但是在离开前门出口时,实体突然消失了。特工们在接下来的搜查中无法确认其在房屋中的位置。SCP-1879-2在大概6小时后被报告再次出现在该房屋中,基金会特工再次赶往现场。]

SCP-1879-2:[正在与Yeats女士谈话,此时Yeats女士正畏缩在墙角]女士,求求你,他只是想要一个家而已!我一定要卖掉他!不需要你花一分钱,我保证,只需要你十二年的时间!

Rogers:[和其他特工对话]这次要想办法把他留在这个房间里。

SCP-1879-2:Shirley,买下这只狗,我立刻就走。我以生命发誓。[Yeats女士接过这只动物。瞬间,她消失了3。]很高兴与您交易。[实体随后在特工逮捕他前走进了内室中。在穿过门道后,SCP-1879-2消失了。已对Yeats女士的家人实施了A级记忆消除。]

录音记录-1879-Psi:下面的记录录制于一次基金会成功拦截SCP-1879-1 激活事件期间。

[快速、无规律的敲门声从SCP-1879-1中发出]

SCP-1879-2:[小声地说道]该死,我得搞快点,明天之前我必须完成指标否则我又得在这个操蛋的世界呆到下个世纪了。[高声呼喊]嘿!我知道你在这!能占用你一分钟时间吗?[小声的说道]话说为什么老板会想要这些破烂玩意儿?看起来他早就应该不需要这些东西了。

[一阵音乐从SCP-1879-1后传来。敲门声停止了]

SCP-1879-2:[叹气声,咔嚓声,音乐停止]是的,老板?我知道,我知道,那不是您意思中的“灵魂”,我只是觉得您或许会享受这种——是的,是的,先生。我会的。是的。我很抱歉。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请原谅我,这次我一定会完成指标的,我发誓。好的,没问题。谢谢。再见,先生。[咔嚓声,小声的说话]这次我最好能提升到会计部。只要能让我从这个操蛋的地方离开。我已经赔上了我应得的那部分甚至更多了。

[敲门声重新响起直到特工Rogers打开了门。]

SCP-1879-2:你好, Mr. Gr——噢。是你。嗨。

Rogers:你好。现在,我想问问你——

SCP-1879-2:现在,听着,让我们逻辑地考虑一下。你知道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我知道你也不大可能会买我卖的东西。 所以让我们另谋高就吧。 我就快要赶上截止日期了,而且我确信你正忙着确保我这样的好人们不能好好工作,所以我马上就走好让你如愿。 再见。[实体尝试关上门。特工Rogers把门拉开并抓住了SCP-1879-2。]

Rogers:那种事情不会发生。[全体人员赶到并把SCP-1879-2围困在了房间内]现在,你该准备好和我好好说话了吧?

SCP-1879-2:你瞧,我很忙,所以我有个提议。我会给你些东西,一分钱也不会让你白花(no money out of your pocket),我们就此扯平。听起来不错是吧?[在这段声明之后的一到三秒内,大概2000枚各种各样的硬币出现在了在场除SCP-1879-2外所有人员的口袋、表皮组织和消化道中。在场的基金会人员被确认全部死亡。SCP-1879-2 被报告在这天稍后在同一条街道的另一处房屋中与人遭遇,但明显地在基金会特工到达现场之前消失了。]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