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465 “悲伤是暂时的”
SafeSCP-2465 “悲伤是暂时的”Rate: 51
SCP-2465

项目编号:SCP-246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465需被收容于Site 12的一个安全保险库中。除测试外,SCP-2465在任何时间内都需使用不透明材料覆盖。不允许在任何情况下拍摄SCP-2465的照片或影像。

描述:SCP-2465是一张名为La Tristezza è Temporanea1的水彩布画,其尺寸为77cm x 53cm。其描绘的对象根据观察者不同而改变,但大约85%的观察者认为其为一30-40岁左右,红发,留胡须的白人男性。同时,观察者(不论艺术教育背景)一致认为SCP-2465是一张质量不佳或普通的画作。

SCP-2465在持续长时间被观察后会显现异常性质,并从而产生scp-2465-1。从观察到产生的时间为43秒到37分钟不等,且观察者的艺术修养(其画技及艺术鉴赏水平)越高,异常性质显现越快。2

经过此段时间后,观察者,现命名为SCP-2465-1,会对SCP-2465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轻则表现为失落,重则表现为恶心。85%的SCP-2465-1会产生创作比SCP-2465更高质量作品的欲望。多数情况下,SCP-2465-1会根据自身擅长改变创作媒介;若SCP-2465-1没有任何艺术背景,则将沿用水彩创作。

开始时SCP-2465-1创作的内容可能和SCP-2465完全无关,但最终成品将会是对于SCP-2465的有意复制,无论媒介。此效果包含如下例证:

  • 绘画:有意直接复制SCP-2465。
  • 陶器:有意雕刻SCP-2465中的所绘人物。
  • 拍摄电影:试图寻找与SCP-2465中所绘人物外貌相近的演员。同时,不论最初的意图为何,剧本最终会试图讲述落魄画家遭遇悲惨结局的故事。
  • 动画:主角的样貌最终会与SCP-2465中所绘人物外貌相同。同时,不论最初的意图为何,剧本最终会试图讲述落魄画家遭遇悲惨结局的故事。
  • 料理:蛋糕,利用糖霜和装饰描绘出SCP-2465中所绘人物的外貌。
  • 摄影:[数据删除]
  • 3D建模:试图描绘不明人士在SCP-2465的回收场地内创作SCP-2465的场景。
  • 文学:见访谈2465-1

这些复制品不带有异常性质,但是直接拍摄的SCP-2465会产生具有相同异常性质的复制品。在SCP-2465-1完成作品前,它们几乎无法注意到这些异常性质,说明SCP-2465的影响是潜意识的。完成作品后,SCP-2465-1会对其表示不满,并试图创作另一件作品,结果类似。持续此过程会导致SCP-2465-1产生压力,最终导致严重抑郁。A级记忆删除可以有效治疗SCP-2465-1并使其精神状态回归到接触SCP-2465之前。截至撰写此文档时,没有一例SCP-2465-1因使用除记忆删除之外的方法痊愈。

SCP-2465在19██年在意大利阿尔勒的一处废弃房屋中被发现。由于六名房产商进入房屋,受影响成为SCP-2465-1的个体,基金会得以发现SCP-2465。

记录显示房屋的最后一任拥有者是██████ █████████,在18██年用枪自杀。在屋内同时发现了SCP-2465的多份草稿,均已损坏。根据艺术风格与画布年份,推测SCP-2465创作于18██年。

在回收时,SCP-2465同时附带一封信件(原文为意大利语):

亲爱的朋友███████,

听说你最近几周感觉不太好,我表示由衷的关心。我只能盼望有朝一日你能克服你内心的魔鬼,并继续你的创作。同时,我将这幅画送给你。看,这是你的肖像!我知道我不是艺术家(跟老哥你可不一样),烂到让你取笑一下我的目的也就达成啦。你知道的,██████我年纪大了也就比划比划,哈哈哈!

当然,我真的有点担心你。请你向我保证,在你做出任何不顾后果的决定之前,来找找我。我会给你倒杯茶,我们一起坐在暖炉旁,说不定还能再一起聊聊夜晚的天空。请记住,你现在正在经历的,很多人都走过来了。你也会的,我保证。别听别人的流言蜚语,你不疯狂,也不是精神病。我相信你,即使你现在不相信我。

祝你早日康复,

██████

前言:Sturm博士采访了SCP-2465-1-68,一位科幻小说作家,受异常性质影响56天。

开始录音

Sturm博士:下午好。

SCP-2465-1-68:你好博士,最近怎样?

Sturm博士:挺好的。你怎么样?

SCP-2465-1-68:我……说实话,我想出去。

Sturm博士:我不能答应你。

SCP-2465-1-68:我是说我希望你能治疗我。现在。

Sturm博士:我们上周谈话的时候,你还比较固执。你说你强烈拒绝记忆删除,而且你想“在它的游戏里击败它”。

SCP-2465-1-68:是啊,然而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我没法继续下去了。

Sturm博士:是什么让你改变了想法?

SCP-2465-1-68:我回了家,开始向往常一样写作。最初也没那么坏,我只是回去修改我以前写过的内容,比如我把一个黑发角色不当心写成红发的。但之后就越来越不好了。

Sturm博士:怎么不好了?

SCP-2465-1-68:从这开始事情就变得巨tmd奇怪。我接着写,但我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Sturm博士:不对劲?

SCP-2465-1-68:就是有什么不太对。我不停地改边栏。我不断地告诉自己“这只是艺术需要。”但我发现这些边栏形成了一个图形。我把它们拼在了一起。

Sturm博士:怎样的图形?

SCP-2465-1-68:你不会相信的。

Sturm博士:试试看。

SCP-2465-1-68:我把我那天写的全打印下来了,整整三十页。我把它们全部摊开放在客厅地板上。文字,边栏,书页……它们都是它的一部分。它们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图像,就tm是那幅奇怪的画!

Sturm博士:嗯。那写作本身的质量怎么样?

SCP-2465-1-68:你在逗我吗?我后来又回头看了一遍,才发现我只是在一遍又一遍地介绍这幅画而已!我都不知道我自己能用那么多不同表述描写“那个傻子有一头红发”!

Sturm博士:有趣。

SCP-2465-1-68:“有趣”?这就是你所有的感想了?!我……不好意思,这就是所有不好的部分了,而且我十分想回去重写一遍。我知道我能写得更好。但是看起来虽然我很有写作动力,但我不自觉地就会写成那副鬼样子。就像我想重写这坨屎,但我又无屎可写,结果我就坐在那儿写着更屎的东西。我觉得它马上会让我失去兴趣的。你懂了吗,博士?

Sturm博士:我……我觉得我懂了。

SCP-2465-1-68:那就给我一点小小的同情吧。放我出去。让我认认真真再写一遍。

结束录音

后记:SCP-2465-1-68随后接受了记忆删除。所有异常性质均已消除。无需后续观察。

页面版本: 5, 最后编辑于: 03 Feb 2018 09:2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