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481 射日
EuclidSCP-2481 射日Rate: 100
SCP-2481

项目编号:SCP-248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ite-143已围绕SCP-2481建立,所有相关实验将在站就地进行。为确保SCP-2481-3保持配合,进入SCP-2481的人员必须为汉族。

SCP-2481-1在未被用于研究、实验的存储中须处于拆卸状态。

SCP-2481-2不得从其当前位置被移开,相关实验必须在SCP-2481内进行。

SCP-2481-3须有至少2名人员全天陪伴。鼓励人员通过书写与其交流,使之心理状态保持稳定。话题需要避免提及传说中夏朝(公元前2100年~前1600年)以后的中国历史。获取与SCP-2481-1及-2相关详细情报是最高优先度事项。

描述:SCP-2481为一球体空间,直径约50米,位于中国河南省██的商王朝(公元前1600年~1046年)考古遗迹1地下20米深处。SCP-2481内的温度始终为35摄氏度,无论其周围环境如何。

SCP-2481-1是一位于SCP-2481内部的巨大青铜建筑,大致为一立方体,以四个台柱连接在一平坦表面上。推测其建造于公元前1800年左右。建筑似乎曾经历过高热,使其部分部件严重受损且表面熔化。SCP-2481-1在SCP-2481边界处被整齐切断,没有属于该建筑的部件或碎片在 SCP-2481外被发现。

SCP-2481-1的特定部分类似于现代电器中的电路板但已损坏。分析因 SCP-2481-1的损坏状态难以进行;但可以推测出该建筑是一八进制的计算设备。

SCP-2481-2是一铍青铜合金设备,在原始状态下SCP-2481-2大致为圆柱体并有一尖端,长约33米,直径1米。推测其曾经安附在SCP-2481-1上。与 SCP-2481-1不同,, SCP-2481-2仅表现出轻微的高热损伤痕迹,但似乎曾遭受过一钝性力造成的损坏,使其破碎成了三个大碎片和三十八个小碎片。对其部件和内部结构的研究十分有限,此前对SCP-2481-2主要碎片进行移动的尝试造成了SCP-2481出现剧烈的不稳定2。但在就地研究及对较小碎片的分析后,确认其内部结构和工作原理与████████ ███████ ███████类似,故很有可能SCP-2481-2是被设计为一███-████ ███ ███████-███████ ██████。在SCP-2481内的████ █████分析确认SCP-2481-2是该异常的核心。

SCP-2481-3 是一有爬行动物特征的人形实体,在基因上与汉族人类相似,这说明其可能在出生后经历了某种变异。SCP-2481-3的头在外形上类似银环蛇(Bungarus multicinctus);其上半身大致为人形,有一类人右臂但手部为带爪的爬行动物手;其下半身为蛇形,原本双腿的位置被类似蛇的尾替代,且完全被鳞片覆盖。

SCP-2481-3当前被困在SCP-2481-2下方,并受有严重烧伤类伤口。其左侧身体缺失,包括左臂、部分喉咙、小部分面部,似乎还有相当部分的内脏。SCP-2481-3的伤口表现出极高热度,但并不会散布到其身体其他部分和周边环境中。尽管如此,SCP-2481-3仍处于存活状态且意识清醒,虽然无法说话,仍能以书写与基金会人员交流。

SCP-2481-3使用一的书写系统似乎是之后商朝书写的姊妹系统,但显然更为先进。基金会语言学家在三个月的研究和交流后实现了文本翻译。SCP-2481-3被确信为SCP-2481-1和-2的操作者。对象保持配合,但因其恶化的心理状态,收集该仪器技术详情的尝试未能成功。 SCP-2481-3称是桀王3统治下的夏王朝学者/官员,被派来消灭一个敌对实体但失败,结果是SCP-2481-1和-2陷入当前的受损状态。参见附录获取详情。

附录:下面是对SCP-2481-3书写文本中最具相关性信息的部分归档记录,重新编排为可读顺序。(因SCP-2481-3的心理状态恶化,大部分由其提供的信息都被确认为冗余、重复或是前后矛盾。)原文与现代翻译一起提供以供参考。

关于SCP-2481-3

余名羿,夏之卿士也。司癸酉剑拒金乌。金乌者,日神也。

(我叫羿,是夏王庭的官员。我司掌第十剑抵御金乌,金乌便是太阳神。)

彼时,金乌十者齐出。其一得隙,降大火于禹台,余不敌,固受困。后商民至,欲行不轨。轩辕已崩,幸有余威。商民以为神,不敢逾越,遂以土掩之。

(那时有十只金乌同时出现。其中之一抓到机会,在禹台降下大火。我没能打败他,被困在这里。之后商人来到这里,想要实施邪恶的计划。所幸的是,轩辕剑虽有受损,却仍有力量。商人把它看做神力/法术,不敢有所逾越,于是把它埋进了地下。)

于荆地,十二化形,二十入蛇之道,幸仕于王都。然所执之剑,固有斩神之能,何想九乌连坠,天地色变,使其一得脱!禹台崩裂,轩辕不存,金乌遁去,余却得偷生,有负桀王所托!

(我出生在荆地,在十二岁时接受化形变为蛇身。在二十岁时开始修习蛇之道,有幸於王都从仕。我指挥的剑足以斩杀神,但谁能料到前九只金乌的死扰乱了天地,让最后一只逃跑了!现在禹台崩塌了,轩辕剑也没有了,而我却侥幸活着。我辜负了桀王的托付啊!)

研究员备注:禹台似乎是指SCP-2481-1,轩辕剑则是指SCP-2481-2。—首席研究员薛晴

余固愿一死,然若此,夏之始末自此佚也。故不敢为!

(我希望一死了之,但如果这样,夏的历史也就自此亡佚了。所以我不敢死啊!)

关于SCP-2481-1与-2

昔有蛇父传道,立文字。又及器械之术,谓之伏羲八卦。黄帝习之,得金之灵,败蚩尤于涿鹿。禹王采九州之金,以八卦为基,铸得禹台。诸神畏避,夜有鬼哭。

(在过去,有位蛇父向我们传道,创立了文字语言和建造机械的技术。这种符号被叫做伏羲八卦(4)。黄帝学习后,得到了金属之灵,以此在涿鹿打败了蚩尤。禹王采集了九州的金属,依照八卦建起了他的禹台。之后,诸神都因害怕而退避,夜里还有鬼魂哭喊。)

禹王时,四海一统,蛮夷异族皆服王化。或曰:“当祭诸神。”王曰:“神者,为龙所食。人者,龙裔也。故不当惧。”是以收九州之金,立九台,以慑诸神。少康时,立剑于台,可以屠神。命轩辕,高祖之名也。至桀王,有禹台七七之数,立剑者十余。

(禹王统治时,四海内所有土地都是统一的。蛮族和外族人都服从在他的教化下。有人建议说:“我们应当祭祀诸神。”禹王回应说:“诸神是龙的食粮,人又是龙的子嗣,我们不应害怕神。”所以禹王才要收集九州的金属,建起九台来震慑诸神。到少康王统治时,在台上又立起了可以斩杀神的剑。这些剑被命名为轩辕,这是我们先祖黄帝的名字。到桀王统治时,已经建起了四十九座禹台和超过十把剑。)

轩辕之理,非是灭却,实去其形、智、始末、因果,使其不存。九剑连发,天地色变,如引火烧身。金乌不存,夏亦受之。除吾以断剑偷生外,具为飞灰。商民至此时,竟不知夏,以为神怪。

(轩辕剑的原理,不是消灭,而是抹去对象的形体、心智、历史/从开始到结束的过程、因果/起因与影响,使其不复存在。九把剑同时使用下,天地被剧烈扰动,就如引火烧到自己身上。金乌不复存在,但夏朝自己也被影响了。除了我靠着断剑活了下来,其他一切灰飞烟灭。等到商人来到这里时,他们竟然已不知道夏朝,觉得我/这地方是神或者怪物。)

关于SCP-2481当前状态的成因

商者,事货殖,贱民也。不事龙蛇之道,以金乌为尊,殊为可笑。孔甲时叛夏。

(商朝人从事买卖,是一群下等贱民。他们不学习龙蛇之道,转而崇拜金乌,多么可笑啊。他们在孔甲统治时背叛了夏朝。)

孔甲时,有蛮夷、贱民祈术法于诸神。以械驱之,尽数剪灭。独商民拜金乌得生。自皋至发,除而不尽。

(在孔甲王统治时,蛮族和贱民向诸神祈求法术。王用机械驱散了他们,将他们剿杀。只有商人因向金乌崇拜存活下来。从皋王到发王统治期间,商人被多次讨伐,但都没有被消灭。)

俊,贼子也。是商之首,背父弃母,以大火及牺牲召三足乌。十日齐出,夏危矣。是以桀王召公卿十人,以轩辕剑剪除。十剑齐出,九乌坠地,功亏一篑,呜呼哀哉!

(奸诈的俊是商人的首领,他背叛了我们的父和母,用大火和牺牲招来了三足乌鸦。十个太阳同时出现,夏朝陷入危机中。于是桀王下令十位官员用轩辕剑去消灭这些乌鸦。十把剑被同时使用下,九只乌鸦被击落,然而最后一只逃脱了,所有的努力在最后一刻失败,多么悲哀!)

由于SCP-2481-3所描述的“金乌”和火炬之子4组织崇拜的实体很相似,在经过许可后给对象展示了与SCP-1428相关的材料进行确认。SCP-2481-3反应如下:

虽有昔日得脱,如今终入囚笼!金乌得困,蛇之道成矣!可慰诸王之灵!

(它在那时候逃脱,但现在终于被关进囚笼了!金乌被抓住了,蛇之道成了!夏朝诸王可以安息了!)

获取更多关于夏朝异常文化组织的信息,参见文挡-2481


需要O5级权限

致O5议会,
基于对SCP-2481-1和-2的信息收集和研究,研究小组已得出结论—夏朝本身可被视作一个异常。它们曾经掌控了高度发达且具异常性的技术,大部分臣民都经历了异常性改造。

我们已确认SCP-2481-1是一更大型计算设备的一部分,但对SCP-2481-2的研究发现了更为重大的意义。专家已辨认出其内部结构和工作原理同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极为类似,可以确信SCP-2481-2是被设计为一种一次性使用的现实扭曲武器。对SCP-2481内休谟等级的分析显示SCP-2481-2是该异常的核心,也是该项目得以保存的原因所在。有可能SCP-2481-2因某些原因将SCP-2481稳定在了某种静滞状态,使得SCP-2481-3虽然重伤仍能存活。

小组从SCP-2481-3处获取了一份夏朝重要地点与建筑的列表,但尚不能定位其中的任何一处地点。此外,SCP-2481-1不仅可能是自一更大的机械上切除而来,即使考虑到时间流逝的因素,SCP-2481外的SCP-2481-1部件缺失也十分可疑。

因此,基于SCP-2481-3描述中所说的轩辕剑工作原理,我们可以提出一个粗略的假说。夏朝在文学中地位突出,却缺乏其存在的考古证据,故我们推测是其他九个SCP-2481-2个体的类似活动引发了一次大型现实扰动,致使整个夏朝及其造物从存在中被几近彻底地抹除。SCP-2481可能仅是因SCP-2481-2受损而得以保留,也可能是夏朝在唯一留到现在的遗物。

无论如何,基金会将能通过对SCP-2481-2的分析调查获得巨大利益。将SCP-2481-2的类似物直接投入使用当然过于危险,但该项目必定能推进我们对现实操控的研究。因其大部分部件除了散架外没有受损, SCP-2481-2是有可能被修复的。但是为完成这一目的,SCP-2481-2必须从其当前位置被移走重新组装。这将会造成SCP-2481出现不稳定,也很有可能致使SCP-2481-3死亡,而它仍然是一个有价值的情报来源。

因此,我请求对该问题进行讨论并作出决议。
—首席研究员薛晴


page revision: 7, 最后编辑于: 20 May 2016 17:4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