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01 真正的孤立
SafeSCP-2701 真正的孤立Rate: 146
SCP-2701
cellblock7.jpg

15号牢房单元,SCP-2701位于右侧

项目编号:SCP-270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一个监听站已建立在前███████国立监狱以监控SCP-2701。已在15号牢房单元内建立了电子监控,之前存在的锁定机制被用来限制任何释放项目的机动性。一名配备全拘束衣的保安应随时在site内执勤。

描述:SCP-2701是宾夕法尼亚州内的前███████国立监狱的667号牢房。该牢房目前处于严重失修状态。其内只有在1840年前修建的一个马桶和床铺。分解的门和固定装置没有显示出异常特征或成分。对牢房材质的质谱分析法全部都符合预期成分,除了沿着门框的部分有微量的硒化镉。一块内容是被标记为“引入”的表格的剪贴板位于SCP-2701入口左侧的0.8米高处。当前在表格内有███个名字,其释放日期是从20██年6月17日到33██年12月25日。

异常性质的显现,需要一个人类测试者完全被锁在SCP-2701内,他或她的名字被写在表格的“姓名”下,年月日被写在“释放日期”下时。在这些条件被满足的13秒后,测试者将会消失。试图用视觉监控一次激活时间失败了,而放在牢房内或外面的记录设备在导致消失的13秒里只能记录到静电杂音和空白画面。观测事件的研究员注意到在激活之前牢房内忽然发出起风的声音和其他无法确认的噪音(见测试实验2701-13音频记录)。在这段期间没有侦测到气压有异常变化。在所写日期的上午12:00,牢房门通过未知机制自动关闭和锁上。一旦牢房完成锁定,测试者将重新出现在SCP-2701内。

测试实验2701-13音频记录

初次实验因为重新出现的测试者显示出了并发的精神行为障碍而毫无结果。典型的精神病症状包括痴呆、黑夜恐怖症、畏光、寂静恐惧症、噪音恐惧症、幽闭恐惧症、广场恐惧症、被触恐惧症、紧张性抑郁障碍和厌食。被解剖的测试者没有在一次激活事件中显示出物理变化,包括老化。

随后的短期实验显示出测试者在一次激活事件中在有意识的情况下经历了完整的感官剥夺。在消失期间,测试者所感知到的时间流逝速度会被明显拉长,约在300倍和400倍左右。测试者的心理创伤在2701的效应下会快速积累。心理学家的理论认为,由于缺少任何外部刺激,测试者的意志中的理性思维结构被摧毁以试图减轻压力,导致认知关闭或加快了理智丧失。经历超过2小时事件的测试者(测试者预估事件:25-33天)通常显示出彻底的心理崩溃。

采访I-2701-1-R-7

受访者:D-77391-西班牙裔男性,34岁,因谋杀被逮捕,因为有被单独监禁的经验而被选择用于实验
采访者:Simon博士
前言:D-77391经历了15分钟的激活事件。调查在D-77391从SCP-2701移出后6小时进行。和之前的测试者相比,D-77391在实验后显示出较少的认知退化和精神错乱。

<记录开始,█/██/████ ████>

Simon博士:请描述你被SCP-2701影响时的经历。

D-77391:求求你,求求你别让我再进去。

Simon博士:D-77391,你在试验后调查的合作是非自愿的。描述你被SCP-2701影响时的经历。

D-77391:那是地狱……我在地狱里。

Simon博士:████████,护送D-77391回到SCP-2701进行第二次实-

D-77391:不!等等!我正要告诉你!那里什么都没有!那是虚空。那里黑暗又寂静而且……而且……空虚。

Simon博士:请说清楚。

D-77391停顿让自己平静下来。

D-77391:我可以思想,但没什么变化。不过那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我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甚至什么也感觉不到。我不能睡。我不能呼吸。我不认为我有身体,只有我的思想和记忆和……虚无。

Simon博士:那你意识很清楚?

D-77391:我注意到时间……我不知道多久……它会停止。我试着抓住……什么。试着尖叫……如果不是送我进去的博士告诉我的话,我一定丧失意志了。

Simon博士:哪个博士?

D-77391:白肤金发。戴着眼镜的高个子。

Simon博士:哦,是的。████博士告诉你什么了?

D-77391变得担忧并开始慢慢摇椅子。

D-77391:他告诉我无论感觉到什么,我都会回来的。他告诉我不会永久呆在那。

Simon博士:我觉得就到这吧。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D-77391:我在里面呆了多久?

Simon博士:15分钟。

D-77391:等等……什么?

Simon博士:你经历了一次15分钟的事件。

D-77391明显变得痛苦。

D-77391:不,不,不。那不可能。我起码过了好几个星期……

Simon博士:77391,你可以离开了。

D-77391:不,这不是真的……黑暗抓住了我[听不清的低语声]

Simon博士:████████,请带77391回他的隔间。这次采访结束了。

D-77391:不……不……不要再次孤单一人……求你……

此时,D-77391开始哭泣并拒绝进一步回应。医疗人员赶到镇静了测试者并将其送回D级人员关押区。D-77391在28小时后,在一次导致他大脑严重缺氧的自杀尝试后被处决。

████博士被重指派到Site 38,并因为违反实验协议进行了长达6个月的停职。

<记录结束>

Cell_Interior.jpg

SCP-2701内视图

附录:SCP-2701首次引起基金会注意是在1970年,在发现了████████ █████案的辩护证据之后,当时该案的一名重复重罪罪犯在███████国立监狱服无期徒刑。公设辩护律师想和委托人进行一次会面以讨论释放日期,但是被监狱看守Samuel Decard多次拒绝。当Decard先生给出大量现金要求律师放弃联络他的委托人后,律师从当地执法机构寻求帮助,并也被Decard先生所拒绝。随后一支SWAT小组被派出并强行突入设施中。

尽管应该有137名长期服刑犯,调查者没有发现人类居住的迹象,且设施也严重失修。唯一的居民只有Decard先生,他平静的向警察投降。现场的证据显示他长期住在犯人管理办公室内。当问及失踪的犯人的状况和位置时,Decard先生欣然解释说他把他们都关到667号牢房内,并详细解释了激活程序。现场的记录指出Decard先生使用监狱经费来贿赂巡视员,被告律师和前雇员以阻止调查。一名潜伏在费城第9警区的特工通知了基金会指挥部并启动了封锁程序。

采访I-2701-P-1
受访者:Samuel Decard - 白人男性,57岁,███████国立监狱的行政管理官员
采访者:特工█████
前言:调查在Decard先生被送入基金会监管下后作为标准引入程序的一部分进行。

<记录开始,█/██/1970 ████>

特工█████:我参阅了从████到现今所放出的记录。似乎███████是███████国立监狱释放犯人的最后一个月。

Samuel Decard:既然你是那种做了很多调查的人。我确定你已经知道为什么。

特工█████:你的女儿。

Samuel Decard:Emily。

特工█████:这就是你把SCP-2701用在████ ████████████上的原因么?

Samuel Decard:我看过他的眼睛一次。就在实验之后。之前有没见过一个真正怪物的脸,孩子?

特工█████:我不太确定,不。

Samuel Decard:那他就是了。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看到一个选择成为野兽的人。我想要他烂在我能找到的最深,最黑的洞里。你知道如何击溃一只禽兽么?

特工█████:不,Decard先生。

Samuel Decard:你拿走它的希望。把它放在一个角落里然后封住所有的出口。让恐惧渗入。万物都害怕死亡。击溃野兽会让它更害怕活着。

特工█████:在████████████死在狱中后呢?

Decard先生在开口前盯着特工█████数秒。

Samuel Decard:我就是冲他来的,不过当他死了后……我无法再看我周围的这些野兽。我甚至在想到他们时就感到恶心。那时我开始给守卫放假并移动罪犯。

特工█████:你一个人把所有罪犯放入667号牢房里?

Samuel Decard:是的。

特工█████:你用了多久?

Samuel Decard:一开始很快。他们以为这只是禁闭。他们太早就注意到其他人没回来了。他们每个人都是杀人犯,畜生和抢劫犯,不过我带他们去667号牢房时只有一丝犹豫。他们是最早的我不得不用血腥方式带去的家伙。

特工█████:什么意思?

Samuel Decard:电击刺激还不够,我不得不使用管子。其他人很快明白了。他们明白监狱变得更空更安静。他们看见我带走人然后从没再回来。我很少给他们吃东西,所以他们即使很愤怒也因为饥饿而无法用他们的力量造成什么损害。这麻烦的工作持续了几个星期。每次带走人都是一次战斗。我甚至有几次挂了彩。

Decard先生解开他的衬衫。他的腹部右侧和下部有4道2-3厘米的伤疤。

特工█████:你没找医生么?

Samuel Decard:不,我去医务室把伤口缝合,不过在那之后我放缓了速度。我在挑选犯人时更有选择性。我看着恐惧弥漫在各个单元里。在我分发食物时我寻找那些辩护和祈求或在他们的牢房里缩成一团的人。他们哭泣并小便失禁,但是很少反抗。

特工█████:还有其他意外么?

Samuel Decard:很少。我很有耐心,饥饿,污秽与恐惧会在我找上他们之前先击溃他们。少数人试图挖地道逃跑,不过我会留下尸体作为警告。

特工█████:警告是什么意思?

Samuel Decard:他们得明白出去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我。里面都已经腐烂了而通向15号单元的路都被我带去的人给弄脏了。少数人在头上挨了一下之后还在无力的抵抗。那会他们都不剩几口气了。

特工█████:那么时间总共是?

Samuel Decard:我做完这些用了2个月又6天。████ ███████是最后一个,他什么都没说,也没看我。

特工█████:最后一个问题,Decard先生。你怎么创造SCP-2701的?

Samuel Decard:哦,我没有创造它,孩子。我有帮手。

特工█████:请解释。

Samuel Decard:试着想象憎恶和悲痛对某些东西来说就是货币。当我愿意付出代价,帮手就会找到我。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7 Sep 2017 02:4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