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817 地毯大王的自我控诉
EuclidSCP-2817 地毯大王的自我控诉Rate: 6
SCP-2817

项目编号:SCP-281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817-1在各种意义上将被视作一名标准基金会D级人员看待,在执行程序-453-Palmyra的间隔期间可被用于测试没有表现出有害性质的Safe级项目。每月末,SCP-2817-1将由一名武装守卫护送到Wing-3的东区完成程序-453-Palmyra。这期间SCP-2817-1将依照协议被视作一个SCP项目,并相应改变应对和称呼方式。SCP-2817-1被允许每周接受复杂性创伤后应激障碍相关心理咨询,特别针对通称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SCP-2817-2将以基金会对SCP-2817的批准版本程序-453-Palmyra进行收容,由SCP-2817-1执行。守卫或其他人员不得干涉程序-453-Palmyra。在程序结束后SCP-2817-1将被询问,给予心理咨询,之后送回D级宿舍。

正在尝试于程序-453-palmyra的进行间隔期定位并抓获SCP-2817-2。SCP-2817提供的情报表明SCP-2817-2可能作为一跨星际实体常住地外,因而无法收容。

描述:SCP-2817是一由SCP-2817-1及SCP-2817-2创造并定期执行的复杂仪式。

SCP-2817-1是William Simon Higly,一名混血男性人类,曾经为D-77810。SCP-2817-1此前因与其兄弟Thomas Michael Higly涉及一起双尸命案被判终身监禁,两人在████年被基金会招募为D级人员。SCP-2817-1的兄弟曾被编号为D-113,但现已死亡。基于由SCP-2817-1提供的信息,推测D-113在被基金会招募前的██年内也是SCP-2817的参与者。在D-113死亡前, SCP-2817-1每月与其轮流参与SCP-2817。SCP-2817-1与SCP-2817-2有极其密切的关系,甚至可通过非言辞交流理解彼此的复杂心理构想。

SCP-2817-2是一3米高无毛发人形个体,肤色为淡紫色,发出低度紫光。其穿戴一个王冠和华丽长袍,持有一类似权杖的粗糙物体,似乎是以骨骼和木制法锤制成。该实体具有任意出现消失的能力,会主动出现参加SCP-2817。SCP-2817-2被SCP-2817-1称作“地毯王”,宣称其执行SCP-2817是“忏悔罪行,寻求裁决”。SCP-2817-2的人格被SCP-2817-1描述为极度激动、内向,且“相当缠人”,并对观察SCP-2817的守卫表现出持续的敌意。由此,关于SCP-2817-2的已知实证数据及大部分信息均由SCP-2817-1提供。

据SCP-2817-1所言,SCP-2817是能将SCP-2817-2大略收容的方法。在SCP-2817期间,SCP-2817-1会穿着一身僧侣长袍、手持短柄斧1去往SCP-2817-2以未知方式事前指定的地点。SCP-2817-2会出现并跪在SCP-2817-1面前。接着它会以某种未知语言念出一段话,SCP-2817-1同时回应以将手以仪式化姿态轻柔地放在SCP-2817-2肩膀上。之后,SCP-2817-2会低下头,SCP-2817-1将其斩首。尸体随后会消失,仪式会在下个月内重复进行,SCP-2817-2则会完好地重新出现。在仪式后,SCP-2817-1会告知基金会人员SCP-2817-2要求赦免的罪行,一般为宇宙级的种族灭绝或黩武行为。
SCP-2817是SCP-2817-2的自我惩罚,使其能保持继续行动。其效力如何未知。

受访者:SCP-2817-1

采访者:Tamar Geffen博士

<开始记录█/██/█>

Geffen博士:和我说说SCP-2817-2第一次找到你的时候。

SCP-2817-1:我们还是小孩。大概五六岁?Tom和我那会儿形影不离,我们关系非常亲密。那个年龄我们住在一间卧室里,我记得很清楚,一间卧室。我们睡在爸妈安置的上下床里。我总是在上铺,他总是在下铺,我记得有几次在半夜里听到 Tom喊着说有“高长腿”在床边。

Geffen博士:高长腿?

SCP-2817-1:点头)是他第一个看到他的。我可能是在大概一个月后才第一次遇到了我们的怪物。我是说这之前,我只看到过Tom画的画。

Geffen博士:你兄弟是否感觉和它联系更强?

SCP-2817-1:并没有。他是为我们两个来的。我们叫他地毯王。因为他总是拿着骨头权杖,他的肤色和我们卧室里的毯子又是一个色。过一段时间我们也不怕他了,因为他看起来从不邪恶或者吓唬人,就是很悲伤孤独。他是我们的怪物朋友。

Geffen博士:你们怎么知道它想要什么?

SCP-2817-1:他从没说过,但我们就是有点明白他要什么、为什么要。我真没法解释清楚。我记得他给了我们袍子和斧头,坚持要我们收下,我们很喜欢。我觉得我认识他的这么些年里,那是唯一一次他露出笑容。

Geffen博士:所以你从未觉得SCP-2817-2想伤害你们?

SCP-2817-1:从未。他就是个亲密的怪物,每月现身寻死。他教会我们怎么进行仪式,解释了原因,但我们那会儿还并不真的明白,但至少确实让他好受些。我觉得他出于某些原因信任我们。

Geffen博士:你作为小孩对其人格作何反应?

SCP-2817-1:它……嗯。好吧。很怪,我还有点喜欢它。你知道吗?当然了不真的如此,但我确实为他遗憾。我是说真不能说他的坏话。当然他有搞大屠杀的倾向,但我们谁都不是完人,对吧?至少他说他对地球不会做什么,可能吧。我不知道。对我而言周围的人高兴就很重要,就这样。以及,对我和我兄弟,我们被教育的是,说话照做就是让人高兴的最好办法。我是说,那个家伙在自己惩罚自己。这肯定能说明他想改变吧?

Geffen博士:但看起来它从未改变。它还是来找你们。为什么?

SCP-2817-1:当别人要做出重大改变,你得支持他们。你要爱他们,鼓励他们。而且看护人反馈的爱尤为特别,我要说清楚。

Geffen博士:你把自己看做SCP-2817-2的看护人?或者法官?

SCP-2817-1:SCP-2817-1耸肩)其实,对我也没有什么差别。惩罚就是照顾。要么接受要么责骂。你要如此才知道有人在找寻你。你要如此才知道需要更努力接受爱。你现在还没准备好。

Geffen博士:你认为SCP-2817-2是好人吗?

SCP-2817-1:SCP-2817-1再次耸肩)我不会背叛他。他也一样,这是对他所作所为的证成。我就是不觉得除了爱以外还能有什么拿来对他。(SCP-2817-1发笑)也许只是我,不知道。也许我就是对怪物没办法。(SCP-2817-1微笑
<记录结束>

受访者:SCP-2817-1

采访者:Tamar Geffen博士

<开始记录█/██/█>

Geffen博士:你和你兄弟为何要杀人?

SCP-2817-1:那是他提的长串要求中最后一件事。等Tom和我长大了些,大概十二岁,他开始想要“证明”。他会要求我们做些简单任务来证明他的罪。那时候开始他的举止变得越发很,嗯,我找不到合适的词,焦虑可能最接近。一开始我们做些小事情:找个松果,偷点口香糖,一页一页读完讲罗马史的大部头。完全随机的事情。但这好像能让他更平静地面对每月行刑。

Geffen博士:所以,我推测,这些指示随时间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SCP-2817-1:我想如果你这么看,对。到他要我们残忍杀害两个人然后进监狱的时候,他的自我厌恶几乎让我们的公寓废掉了。

Geffen博士:这些犯罪事后对你可有影响?你就没有怀疑过吗?

SCP-2817-1:如我所说,我一直都在说,惩罚就是看护。

Geffen博士:什么让你产生这种心态?

SCP-2817-1:你看,当你遇到困境,你会抱怨。我是说,想想我们,抱怨。(SCP-2817-1自嘲地笑)抱怨他的任务之类的,现在看起来多么不可理喻。总之,他会打我们。我们会相互拜访看看彼此的瘀伤。Tom,有一次,Tom过来的时候刚从医院里出来。他整张脸都黑紫了。护士以为他是和人打架了怎么的?我是说,谁知道别人都怎么想。

Geffen博士:这些暴力行为让你们不再抱怨了,还是让你们更加不满?

SCP-2817-1:好吧,我再也不愿意抱怨了。你看,当他打我们,用好大的力气打在你的脑袋上。你感觉如此忘恩负义。如此的忘恩负义和负罪感,让你神伤。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在他重新出现之前,我做了梦,他提前到来,把我拖进了一个大厅,对我做了些不可名状的事。对我的身体心灵做出无法想象的事。但有趣的是,梦境越是可怕,他对我做的事情越是坏,我就感觉越放松。我感到有点平静。感觉我不再需要大喊了,为什么要?感觉很好你知道吗?相当自然。还好。我感觉被关照被纠正了。那很好。我就这样形成了我的观念,所以我们会请愿去袭击那些人,Tom和我。他说他也做过这种梦。

Geffen博士:这种对你生活和家人的影响,在你们进监狱的时候又让你们困扰过吗?

SCP-2817-1:停顿数秒)不。从没有。唯一要紧的是他每月死去的时候很高兴。当他忏悔赎罪时。就是如此,我对他负责。对我们所有人。他要为所作所为赎罪,他需要别人不会或不能评判的东西。朋友的肩膀。我们都无比渴望朋友的肩膀依靠。

Geffen博士:你们在监狱里怎么进行仪式?

SCP-2817-1:他在Tom死了之后变得很安静。不再焦虑了。也不再经常来。但我觉得他现在是高兴了,我觉得。

Geffen博士:SCP-2817-1?

SCP-2817-1:当地毯王高兴,我也高兴。我高兴了,所以他一定也很高兴。

Geffen博士:SCP-2817-1,请回答问题。

SCP-2817-1:长久停顿)没了他的爱我们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比不是还劣等。每一日。(SCP-2817-1停止交流。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9 Sep 2017 19:3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