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35 哦,死亡
KeterSCP-2935 哦,死亡Rate: 389
SCP-2935
hole.png

SCP-2935入口

项目编号:SCP-293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SCP-2935的入口已被水泥封闭,禁止进入SCP-2935。

描述: SCP-2935是一个时空异常,位于印第安纳州乔帕附近一座公墓地下的石灰石洞穴内。该公墓最后一次埋葬的死者死于1908年,基金会人员在发现来自SCP-2935的信号后发现了此地(参见附录2935.1)

SCP-2935异常本身是一平行现实,与2016年时的现代地球近乎完全一致,唯一的不同是,所有生命活动,无论有机或无机,包括有知觉实体、机械、电脑等“类生命”现象,在SCP-2935内全部于2016年4月20日停止。

从最初进入SCP-2935内进行侦测的机动特遣队所收集情报看,SCP-2935内的全部生命形式是在0300-0400 EST之间毫无征兆地全部死亡,其原因当前仍然未确定。

附录2935.1: 发现

于2016年4月28日约0500 EST,印第安纳州布卢明顿附近Site-81的通信人员侦测到一无线电信号。该信号本身失真无法辨识,对其跟踪后指向印第安纳州乔帕一处接近美国70号州际公路的未合并区域。依照基金会政策,印第安纳波利斯的Site-81人员被派去确认信号源头,在对区域的搜查中发现SCP-2935。

在最初进入SCP-2935后1,探索人员并未立即察觉到该异常,而是以为无人机发现了洞穴的另一侧出口。但在对周边区域进行观察后探索人员很快纠正了这一点,并收到了未失真的信号播报。该播报似乎是自4月20日开始循环播放,来自SCP-2395现实内的Site-81。完整内容抄录如下。

这是来自SCP基金会及你所属国政府的自动应急播报。一个或更多我们的站点出现联系中断,可能是由未知规模的收容突破造成。所有民众应依照指令留在家中,等待收容组处置突破。本信息自2016年4月20日开始播报至— (信息到此中断然后循环)

这之后Site-81人员联系了站点指挥部。机动特遣队Epsilon-13 “昭昭天命”被立即派往检查探索SCP-2935。

附录2935.2: SCP-2935的探索

MTF Epsilon-13对SCP-2935的探索分四次独立任务完成,三次为人工,一次为无人。在任务中找到了若干人造器物和情报,完整列表描述参见附录2935.3。

任务概要:在SCP-2935进入点附近搜索采集情报、样本。

执行特遣队:机动特遣队Epsilon-13“昭昭天命” (4人)

其他信息:下面是MTF E-13记录的音频、视频抄录,他们在SCP-2935被发现后立即开始调查。特工 Juno领导四人小队,对异常的初探仅进行了一个多小时。

[开始记录]

Juno:开启话筒。

Devon:检查。

Kael:检查。

Underwood:检查。

Juno:指挥部?

指挥部:我们听到了。确认所有特工集合在进入点。.

Juno:已确认。

指挥部:很好。继续进入。不要放过任何机会,我们对那里一无所知。

Juno:明白,前进。

MTF E-13进入SCP-2935。穿过洞穴花了约15分钟,之后队伍出现在.SCP-2935的另一侧。摄像头适应光线后,可以看到周围风景。

Underwood:天哪。

Kael:耶,真可怕。

指挥部:确认你们看到了什么,领队。

Juno:好,嗯…看起来完全没有活的植物。树、草、所有东西都死了。

指挥部:温度读数是24C。听起来正常?

Juno:肯定。很怡人。多云,但没有风。

指挥部:明白。继续推进,注意找寻任何住房。

Devon:这是我们刚刚离开的那地方?

指挥部:我们正在确认。能辨识什么东西吗?

Kael:如果上这座山,就该有条路在那边,我们来的那条。

Juno:朝那里前进吧。

队伍向山峰前进。

Juno:对,有条路。指挥部,现在还不能说定,但初步观察看这和我们那边是同一地点。

指挥部:明白。小心前进。

Juno:明白。

小队向北朝附近道路前进。大约前进2千米后,队伍发现一座农场。有两辆车在外面。

Juno:指挥部,这里发现一座房屋。准备进入检查。

指挥部:明白。领队,让Underwood安装你们的广播转播器。我们会试图回答信号。

Underwood:知道了,指挥。我马上安装。

Juno:好了,我们前进。

小队来到农场前门。门没有锁。前厅无人,特工Kael确认房内仍有电力。特工去往厨房。

Devon:耶稣基督这是-

三具成人尸体,两女一男,坐在厨房内的桌边。第四具尸体是一男童,倒在一侧。

Juno:指挥,看到了吗?

指挥部:能看到。能确认这些人还有没有生命迹象吗?

Juno:能…男人死了…右边那个女人… 还有左边那个…还有那个孩子,都死了。肯定是最近发生的,没有腐烂迹象。

Kael:太他妈可怕了。

Devon:桌上有份报纸,2016年4月19日,亨德里克斯郡报。指挥部,能确认一下头条吗?

指挥部:稍等,队员。

Kael:晚餐还在,看。鸡。土豆泥,豆子。

指挥部:确认头条了。与当天的报纸相符。

Devon:这他妈。

Kael:吃的不新鲜了,但还没-

Devon:墙钟上的日期是2016年4月28日。就是今天,还有完全一样的时间,0945。和我的时间一样。他们在这多久了?

Kael:老大,你看看食物。

Juno:怎么了?

Kael:蒙上灰了。它们—它们也是。它们在这有段时间了,但这吃的,都放陈了,却没有烂掉。现在鸡肉上早该长霉了,但这什么都没有。看吧?土豆也是。

Juno:对,我看到了。

指挥部:队员,我们需要取样。食品,还有那些人。头发,皮肤,体液,能收集就收。房间里有任何电子设备吗?

Devon:旁边的房间里有个笔记本电脑。女人的包里有个智能手机。让我…对,没电了。

指挥部:采集它,看看附近有没有可注意的东西,然后退出去。没确认环境情况前不能让你们待太久。

Kael特工采集了尸体样本和食品样本。Juno特工搜查了房屋。Devon特工去往卧室打开了电视机。

Devon:电视还能用,刚刚翻了翻,除了调试信号外什么都没有…操,该死,老大,快来。

Juno:发现什么了?

Devon:我觉得这是…家庭购物网络。看。

电视中出现了家庭购物网络的节目。两人出现在屏幕中,一人倒在空椅子附近,另一人面朝镜头。两人都无活动。背景已经被焚毁,似乎自动灭火系统已经被触发过,屏幕外有红色警报灯在闪烁。屏幕下方的字幕仍在滚动,写着“2016年4月28日”。

Juno:好吧。行了,我们出去。过来,我们走了。

队员离开房屋与Underwood回合,他已完成信号台安装。15分钟后,MTF E-13返回 SCP-2935进入点。在返回前,Kael特工又收集了周围植物的样本。

Devon:我才发现一件事,老大。

Juno:什么?

Devon:这是中西部的夏天。你就没觉得少了什么吗?

Juno:什么意思?

Devon:听听。什么都没有。没有鸟叫、虫鸣,没有车的声音,什么都没有。只有风声。太他妈安静了。

[记录结束]

备注:任务结束后,队员返回SCP-2935进入点。然而,队员被指示留在 SCP-2935内建立前哨营地,等待更多队员进入。

任务概要:进入基金会站点(Site-81),试图取回其中的基金会服务器数据,并在那里建立前哨营地。

执行特遣队:机动特遣队Epsilon-13“昭昭天命”(16人)

其他信息:下面是MTF E-13记录的音频、视频抄录,特工Juno与Roy领导16人小队,被指示去找寻SCP-2935内的可用车辆,去往Site-81。无关内容已被略去。完整内容请联系Site-81管理部。

[开始记录]

略去多余对话。队员找到了许多车辆,向南出发去Site-81。主干道因SCP-2935内的突发死亡事件被车辆堵塞。高速路上可以看到火苗,还有三架坠毁的客机。对撞击现场的检查后发现了同样的情况:所有居民都似乎是同时地失去了意识。结果便是很多车辆发生碰撞,一同停在路上。

抵达布卢明顿后,MTF E-13分成两组,一队(特工Roy带领)直接向Site-81前进,另一队 (特工Juno带领)试图进入站点外的“深度存储库”服务器所在地。为记录所便,Juno一队的记录在此略去。收集到的情报参见附录2935.3。

特工 Roy一队来到Site-81位于莱克门罗湖蓄水坝下方的主要入口。进入电梯确认仍在运转,小队进入地下。

Olmann: Roy。

Roy: 嗯?

Olmann: 我想知道,我知道你们是在做任务,但我觉得我19号那天在岗。

Roy: 我也在想一样的事。那天我也在岗。

Olmann: 你觉得我们在这里?

Roy:很快就知道了。我还有Faust和Morocco在武器实验室待了一整晚。就在里面。

Daniels: 你们听到了吗?

Indigo: 什么?

Daniels: 这就对了。我们不该听到突破警报吗?

Roy: 不一定。突破警报是自动的,但首先得有哪间收容间触发它。不然,就只能人工启动。

Keller: 肯定有人去到了办公室,把应急播报启动了。

Roy: 那倒是个自动应答。我赌一把,它大概是因为生命探测仪没结果了才被触发的。

Indigo: 生命探测仪能触发紧急应答?

Roy: 不是哪个都这样。但很多都可以。

Olmann: 到了。

队员离开电梯。可以看见 Site-81主入口大门。所有灯光仍在运作。封锁状态确认。

Roy: Keller把门打开,诸位都小心。

Keller特工用访问控制台进行操作。封锁被取消,大门打开,队员进入检查区。

Ali: Coast is clear.

Roy: 好了各位。我们首先确认前台办公室,向右前进。

队伍进入Site-81前台办公室。

Indigo: 这里找到尸体了。

Roy: 耶,早该料到。认出来是谁了吗?

Daniels: 我是说他们已经干了…但这个是Desiree Clark,还有Max Westminster。John Cabin在那边…这一个是Elisa Watson。他们都在81站工作。

Olmann: 可能那天也在工作。

Roy: 谁知道他们在日历上划到哪天了?

Straight: 还没等到第一次交班,本地时间8AM?

Roy: 说得通。最后的登记在4月19号。Keller,再登进系统,看看能不能发现是什么触发了紧急响应。Olmann,你和Indigo去看看那边的休息室,看看有没…我也不知道。

Ali: 老大?

Roy: 抱歉,该死。我没想到这样…不该是这样。我原来以为会更乱的。收容突破总是如此,但这是…

Daniels: 干净。我是说他们显然就是尸体,但太干净了。没有血,轻微的死后排泄,但现在居然都干掉了。你觉得这是某种疾病?

Roy: 采点样本吧。擦拭下表面,用Indigo的装备确认微生物。Juno他们发现有间完全无菌的房子,指挥部想知道这里是不是也一样。

Indigo: 小心采集的表面不要被你自己污染了。衣服拉上,不要脱手套,等等。

Roy: 好了。前进。发现什么就通话。

Olmann: 明白。

Olmann和 Indigo特工去往休息间。发现了更多尸体。Keller特工再次操作 Site-81控制系统。Ali、Straight和Daniels 特工离开前台办公室去采集附近餐厅的样本。

Keller: 找到了。

Roy: 结果如何?

Keller: 看起来系统是在… 0400点触发的,是在例行生命检测中。显然是出了故障,或者是系统觉得这是故障。所有生命播报器自上次检查后再没有应答。

Roy: 这都没有引发突破警报?

Keller: 我不觉得会。应该是先发给维护,然后是系统指挥部,然后…站点指挥部?如果没人回答,它可能就给17号站发信了,如果还是没反应…也许就发到监督者指挥部。这些都经过了之后,它启动了自动安全锁,封锁站点,开始广播求助。然后就开始等着。

Roy: 等什么?

Keller: 其他站点的回应。或者是任何工作人员。我觉得就是1级新人也能取消这个封锁。但是这都是假设了,我还没见过它真正这么用上。

Roy: 所以没人来应答。

Keller: 除了我们,隔了好几天之后。

Roy: (停顿) 那AIAD们呢?Alexandra是安装在这个站点了的,对吧?它们应该还在这里。

Keller: 说得好。 (停下来操作终端) 好了。“Alexandra.aic当前正在运行。”很好,我来唤醒她。 (停顿) Alexandra,听得到我吗? (无应答) Alexandra,这里是James Keller。你能听到我吗?

Roy: 试试看测试交互。

Keller: (再次操作终端) 没用。说程序还在运行,但是完全没有应答。我试试… (停顿) 哈。Thorn也是一言不发。它们都不说话了。

Roy: 那就怪了。既然解除了81号站的锁定,能在这里开启其他站点吗?

Keller: 也许它们和这里一样也都封锁了呢?当然有些站点的协议允许在岗的人解除封锁。我知道Site-27就是这样的,但他们那边有个超结实的Keter翼区。当然,我们还可以找到监督者解锁它们,我知道他们是可以远程解除全部站点的安保措施的。

Roy: 那你知道监督者们在那么?

Keller: 不知道,你知道吗?

Roy: 不。

Olmann: 嘿老大,我们..我们在,呃-

Roy: Olmann,你们在哪?

Indigo: 我们在武器实验室。

Roy: 噢。

Olmann: 我们可以就收集样本然后锁上这里的-

Roy: 不必,我要亲自看看。我们马上到。

特工Roy与Keller去到 Site-81武器试验室。特工Olmann与Indigo 已经在门内等待。

Roy: 我们看看吧。

Indigo: 老大,我们—

Roy: 这里这个不是我。我才是我。你觉得我会害怕这种异常里面发生的事?这种疯狂的破事我们早见多了,和搞乱你脑袋的地方或者别的什么。看到我自己的尸体算得个什么事。

队员进入实验室。特工Morocco与Faust倒在工作台附近。Dr. Rodgers的尸体倒在射击场的门旁。房间里没有其他东西,但全部蒙上了灰。

Roy: 在哪?

Olmann特工带领队员来到射击场门口。场内是空的,只有一具尸体在房间远处的地板上躺着。

Indigo: 我们收集样本了,我还把一小部分放在显微镜下看了。100% 的细胞死亡,没有一个例外。我们会带回去进行更多调查,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

Roy: 耶,我们会见到的。

Roy特工走到Roy特工的尸体旁。他伸出手将尸体翻过来,发现了他正在测试的枪。

Indigo: 他们… 显然没有在腐烂,或者别的。甚至都没味道。似乎所有原本在死后破坏人体的生物过程都没了,因为…好吧,生物进程在某处被中止了,现在就是干尸。

Roy: 我知道了 (停顿) 我记得这个。这个我测试了一小会儿。安保摄像上应该能找到,查一下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看看是不是一致的…和其他所有地方。

Olmann: 好。

Roy: 行了。所以,我们该检查一下高层人员了。我觉得Dr. Aktus应该是九点上床,现在该是在宿舍里。

Straight: 我们已经去过了,他死了,其他人也是一样。Dr. Hamilton, Dr. Love, Dr. Karston. Dr. Mann都在大厅里,我觉得他是19号去镇上参加研讨的。和其他人都一样。保存完好。

Roy: 那就不用再跑腿了。Keller,去终端,看看能不能进入收容区。我要去确认那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我是说有没有什么东西跑出来了,大概吧。

Keller: 没问题。

Keller特工找到附近一个终端。特工 Indigo从特工 Roy尸体上采集样本。另一边特工Straight、Ali和Daniels检查了Site-81高级人员尸体,采集必要样本和物品。

Ali:你们觉不觉得,等回去了我们要被洗脑子?

Daniels: 为何?

Ali: 这可是严重的信息安保突破,不是吗?我是说,该死,我都可以跑去看看Aktus的袜子柜,然后告诉你他喜欢长的还是短的。谁知到我们还能发现什么,不管是无意的还是怎样。

Roy: 高层们其实对自己站点里的Skip们并不了解多少,真的。最重要的部分都锁在网络上了,真正重要的藏在不知放哪的胶片上。总之,你也不必偷看他的日记之类的。 (停顿) 其实我觉得这可以。要是能访问日志就收集了吧,无伤大雅。

Ali: 记忆删除就有伤大雅了。

Straight: 反正你也不记得咯。

Keller: 进去了老大。看起来…一切正常,但我们要通过手动门,这里打不开。应该就在前面了,还有…

Roy: 嗯?

Keller: 有些…我不确定我看到什么了。是个加密安保警告,但不是自动触发的。是有人放在这的。

Roy: 什么时候发布的?

Keller: 大概三天前。肯定是在我们推定的时间后。也有可能只是出错了之类的,但…

Roy: 但是?

Keller: 看起来不像。这种东西不会就这样冒出来的。这么多故障保护,系统除非特别必要不会发个加密信息的。

Roy: 不然就是有人放在这里了。

Keller: (停顿。视频音频记录到准备装备)

Roy: 可以吗?

Keller: 可以了。

Roy: 记录下来,发给Juno的小队。转播到本地,看看我们能找到什么。

Keller: 当然。 (停顿) 刚刚收到他们的信息。好像他们已经完工了。说他们很快就到这边会合。

Roy: 好,那就下楼吧。看看什么Skip跑出来了。

队伍在员工宿舍外集合,向下层电梯前进,来到收容一层。

Roy: 机灵些,各位。

Olmann: 感觉有谁在监控我们。

Daniels:我也这么感觉。不对劲。

Straight:这里还有什么东西。

Roy:只有我们七个。一路前进,走吧。

队员开始确认Safe级收容间。

Indigo: SCP-2151。那个大肉东西。

Roy: 开门。

特工打开了门。

Straight: 那里,在角落。

Olmann: 它在动吗?好像在动。

Roy: 只是光线而已。看吧,它也干掉了。

特工 Indigo检查了 SCP-2151-1A.

Indigo: 对,这一个死了。检查房间,戒指就该在周围的。

Daniels: 在这里,但是都没光泽了,这一个全生锈了。

Roy: 装进袋子。我们继续。下一个是?

Keller: 备用房间在大厅最后,下一个可以去看看。那个鬼女孩在那里。

Roy: 去瞧瞧。

Straight: 等下,这一间也是亮着的。上面没有编号标签。

Ali: 操,闻到了没?从这房间里来的?

Daniels: 闻起来像是死了。上帝啊好重的味道。

Roy: 能开门吗,Keller?

Keller: 等下…嗯,它在升,我觉得是卡住了。也许是出故障了。

Daniels: 开窗子,那个没卡住-

Ali: (开窗) 噢操,这一个烂掉了。

Straight: 耶稣再世,你是对的。为什么这一个就不一样?它是谁?

Ali: 这有个口袋,噢伙计,Keller这是你。

Keller: 你确定?

Ali: 特工号1703,对的。名牌…呃…被盖住了,但袖子上的ID,看到了?你他妈到底碰到什么了?

Keller: 我…其实不确定。19号或者20号我肯定不在岗的。

Straight: 这就真是奇了怪了。

Roy: (停顿) 我们会回来的,继续前进。

队伍来到 SCP-2996的收容间。

Straight: 这就是那个Skip被那什么—

Daniels: 对。

Straight: 他们到底有结论了没?

Daniels: 没,反正我不知道。

特工 Straight打开房间门。

Indigo: 操。

Roy: 这替换间还在工作吗?

Keller: 看起来是的。

Ali: 所以房间里到底是什么?

Indigo: 非得要我猜,就是那个鬼女孩儿了。

Daniels: 她这是炸了?

Indigo: 也许死两次会有不良反应。

Roy: 能开放房间门吗?

Keller: 我建议别这样。不管那是什么,我们的衣服可不是为此准备的。你们该看看他们清理这房间时穿的是什么鬼东西。

Roy: 那也好,继续看吧。

队员继续检查收容间,结果类似:所有生物类异常实体被确认全部死亡,所有非生物器物或实体全部不再活动。检查进行一小时。

Indigo: 我刚刚想到一个问题,老大。

Roy: 什么?

Indigo: 几个月前你有收到备忘吗?他们正要把那个Skip送去19号站的?

Roy: 蜥蜴大爷?对,我有参加这个工作。

Indigo: 然后它好像有路过81号的样子呀?

Roy: 确实。待了几天。

Ali: 等等,蜥蜴?

Indigo: 哪天?

Roy: (停顿) 下楼,快点。

队员来到收容最底层。特工 Keller关闭了封锁,大部分房间都是为Euclid和 Keter级实体准备,现在全都空了。

Olmann: 它们把那个蜥蜴搬到这里还没告诉员工?

Roy: 只有必要人士知道。其他人会紧张的。

Straight: 为啥。

Roy: 安静。它可能就在拐角了-那里。

队员来到一个收容间前。绿色指示灯亮起,说明收容间仍在运行。

Roy: 开门,Keller。

Ali: 嘿老大,等等。要是我们开了门,它还是…你知道的,它还是老样子的话,那不就-

Roy: 我们会被操死,我知道。 (示意Keller)

特工 Keller打开安保门,队员进入。房间内有一巨型钢制收容箱,一箱酸液悬在箱子上方,还有其他各式收容用器械。

Roy: 那有扇门。

Straight: Roy,我们—

特工 Roy打开了收容箱门。

Indigo: 我—

Ali: 怎样?

Daniels: 是—

SCP-682的尸体在房间中,全无生命迹象。

Straight: 这不可能。这他妈的不可能。怎么可能这样。

特工 Indigo靠近尸体检查,然后很快返回。

Indigo: 没错,它死了。

队员全体沉默。特工 Ali把手伸过头。

Roy: 你们知道的,各位,我突然也感觉这地方有古怪了。我们快点回地面。

Indigo: 要收集样本吗?

Roy: 我可以等等。

队员返回地表,过程中基本没有交谈。队员与特工 Juno的搜查队会合。双方均以自动无人机将收集的物品、情报送去了SCP-2935入口基地进行分析。

[记录结束]

任务概要:旅行去往SCP-2935内的Site-19,确认其状态。

执行特遣队:机动特遣队Epsilon-13 “昭昭天命”(16 人)

其他信息:下面是MTF E-13记录的音频、视频抄录,特工Juno与Roy领导16人小队,被指示继续SCP-2935内任务,去往Site-19。

[开始记录]

因MTF E-13队伍装备出现技术问题,只有一份记录成功发送到了广播转播站。仅有的记录来自特工 Keller,在六天的探索中不间断地持续传输音频。第一天后指挥部联系到了特工Keller,告知他传输器出现问题,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特工 Keller似乎确有收到信息,全程没有试图修复传输器。下面是特工 Keller音频传输信息的摘录。

Keller: 西南。

Keller: 等等。

Keller: 好了。

Keller: 这里有好多系统信息。看起来很多站点在试图自动联系19号站获得支援。我觉得…有些站点我听都没听说过。这一个好像还是-

Keller: 和81号的广播一样。

Keller: 对,但这里不搞每小时检查。只是每几秒就就检测下。

Keller: 0113,所以就是0313 EST。和我们推测的时间表吻合。

Keller: 没有电力。那边没人可以更换燃料,所以可能就是撕掉后等着换新的了,现在没灯。

Keller: 不是那种工程师,抱歉。

Keller: 应该在大厅下面。

Keller: 对,他死了。 (停顿) 我想既然我还在这,它也没用了。你们可以碰它了。

Keller: 装进袋子。贴上标签,让他们知道护身符再也没用了。

Keller: 等下。

Keller: 门是开着的。 (停顿) 我觉得那好像是Dr. Cimmerian。 (听到特工Straight说“那可不是个站立的好地方”) 本年度最保守的说法了。

Keller:接收有问题-这里信号不太好。

Keller: 碎了,就和刚刚的面具一样。

Keller: (笑) 不,你可以眨眼睛了,没事的。

Keller: (自言自语) 你好… SCP-079。你醒着吗? (停顿) 什么都没有。这就是回答了。

Keller: 你们以为会有啥?

Keller: 无人机在这里。我要把它送回进入点了。一会儿就好。

Keller: (特工Keller快速敲打键盘声持续数分钟,和之前的传输不同,背景里听不到其他人声音)

Keller: 就确认一下有没有什么知道情况的信息。 (停顿) 没有,没有反常规的。可以继续推进了。

Keller: 至少你看起来不错。Mann现在脸朝下倒在楼梯最下面。

Keller: 他们都死了。每个人都死了。你们怎么还没发现?我们可不是在进行什么狗屁回收任务。我们不是来救人的。没有谁可救。我们的证据显示所有人, (停顿) 不,所有人,所有人都死了。所有人,所有东西。100%的基金会站点报告完全相同的故障。100%的基金会站点进入封锁。不只是这里,全世界都是。没什么地堡可以去了-因为所有人都没了!

Keller: 但这不是我们的现实,是别人的。我们的..还没事。我们什么事都没遇到。

Keller: 电力核心抛出了用掉的燃料棒,熄灯了。

Keller: 这肯定触发了紧急突破协议,我不能-

Keller: 门锁上了,Juno。我不会芝麻开门。

Keller: 抱歉。我试试发些东西出去。

Keller: 嘿,指挥部,这里是Keller。那个,嗯,9号站的核武器被触发了。我们被锁在这里了,还有… Kael要你们告诉Anita他爱她, Daniels在佛罗里达还有家人,告诉他们他很好就行。Roy还有孩子,他说…你们懂的。

Keller: 不,只是意味着扩音器没电了。

Keller: 我们完了。

Keller: 我— (传输突然中断)

[记录结束]

任务概要:利用自动无人机大面积探索SCP-2935内现实,并与 MTF E-13队一起侦察Site-19。

执行特遣队:N/A (1台无人机)

其他信息:下面是无人机 (SKF-1951)采集的视频及音频,由Site-81人员在 SCP-2935进入点启动。预定任务是使用无人机收集情报,并联系 MTF E-13,取回队伍收集的情报、物品。

[开始记录]

无人机从进入点出发向附近道路前进,将其作为起飞跑道。无人机飞行到3km处。在此高度下周围环境清楚可见。整个地区完全没有任何形式的生物活动。许多树木似乎已因大风倒塌,在道路和房屋附近已出现大堆沙尘。在西边,一场风暴正在形成,向东移动。无人机朝向东去往印第安纳波利斯。

如MTF E-13之前确认的那样,US HW 70大部分没有交通车辆,只有少数半挂车。 周围镇上有大火在干燥的植物和房屋中燃烧。在远处可见印第安纳波利斯国际机场,附近有多处大火,可能是因飞机坠落造成。一大团烟雾短暂遮蔽镜头,之后确认是从一架坠落的西南航空737喷气机冒出。

抵达印第安纳波利斯后,发现该城市似乎相对完好。有多处发生小火灾的痕迹,但多已燃尽或被雨水浇灭。西边的一座公寓楼似乎发生了坍塌,但大部分建筑完好。

无人机向北去往Site-19。穿过印第安纳波利斯中北部,情况大多相同:死亡的植物、沙尘堆、还有动物牲畜尸体。偶尔可见人类尸体,大部分可能都还在家中。

摄像停止,指挥部无法重新与无人机取得联系,但这已经有所预料。无人机继续向 Site-19自动飞行,通信似乎是被风暴干扰。

视频联系恢复。现在无人机处于风暴中心。附近有闪电,视频再次中断。

半小时后视频恢复。无人机开始降落。GPS确认无人机在 Site-19附近,约在密歇根州兰辛西北35km处。在西北方可见大火。下方可见一架喷气机,撞到了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斯巴达人体育场上。大学北方的红雪松河附近也有火灾。

无人机开始最后降落,接近Site-19机场。在获得Site-19权限后,无人机降落在 NE 机场,靠近员工寝室。无人机联系MTF E-13,展开太阳能板,关机。

五小时过去。特工 Keller启动了无人机,在无人机下方装载了收集物品的包裹。特工 Keller的无线电中传出其他队员的声音,但无法辨认内容。之后特工 Keller从回收队硬盘内往无人机中传输了数据。
特工 Keller之后蹲在一个主摄像头前。特工伸出手用手套背擦了擦镜头,然后开始盯着镜头。

Keller: 我没有答案。我觉得根本就没有。我就做这一件事,希望能修好它。 (停顿) 把它封上。你们要把它和我们一起封在这里。我很抱歉。

特工离开无人机进入建筑内。十分钟后,无人机出发回到SCP-2935 进入点。

飞行两小时后,无人机侦测到Site-19方向传来巨大爆炸。蘑菇云出现在地平线,说明站点核设备被引爆。

回程一路顺利。无人机在SCP-2935的路旁被顺利找回。数据与物品转运到 Site-81调查。

[记录结束]

附录2935.3: MTF E-13任务回收的情报及物品

备注:下面是MTF E-13小队在三次任务中回收到的物品列表。部分物品略去,到Site-81研究部获取全部物品。从SCP-2935收集到的信息参见本附录最后部分。

寻获物品

物品 回收地点 描述 备注
各种植物样本 SCP-2935 进入点 所有生物全部脱水,确认其中没有任何活细胞。 N/A
不同昆虫的尸体 SCP-2935进入点附近 所有生物全部脱水,确认其中没有任何活细胞。 N/A
亨德里克斯郡报,日期为2016年4月19日 “Gauntlet” 家 蒙着灰,没有微生物或其他活体生物物质。 N/A
来自一名成年男子的毛发及皮肤 “Gauntlet” 家 全部细胞死亡。 N/A
女性尸体上收集的毛发及皮肤 “Gauntlet” 家 全部细胞死亡。 N/A
女性尸体上收集的毛发及皮肤 “Gauntlet” 家 全部细胞死亡。 N/A
男童上收集的毛发及皮肤 “Gauntlet” 家 全部细胞死亡。 N/A
从女性尸体上收集的手机 “Gauntlet” 家 白色的三星Note 5智能手机 最后一次联系在2016年4月19日 2041时EST。信息内容是:“你们今晚还想打牌吗?我有steven但他可能很早就要睡了。”
各式食品 “Gauntlet” 家 干燥蒙灰,没有腐烂迹象。分析确认其中完全没有微生物。 N/A
物品 回收地点 描述 备注
桌上台历 Site-81 台历立在Site-81前台办公室里。最后标记的日期是2016年4月19日。盖着一层厚厚的灰。 N/A
从多名Site-81前台办公室员工尸体上提取的皮肤样本 Site-81 所有样本都出现彻底的全部细胞死亡,没有微生物留存。 N/A
Site-81射击场找到的枪械 Site-81 有人手留下的油脂痕迹,但没有微生物生命形式留存。 N/A
SCP-2151-1A的肉体样本 Site-81 肉体样本没有反应。更多分析后确认全部细胞死亡。 N/A
Aktus主管所有的皮封面日记本 Site-81 与Aktus主管到当天为止的日记内容相符。 日记内容没有任何不一致,被送去存储。
SCP-2151-A与-B Site-81 两件物品均出现严重腐蚀,测试后确认其再无异常。 个体已送去存储。
物品 回收地点 描述 备注
Site-19人员的皮肤毛发样本 Site-19 和之前的样本一致 N/A
SCP-963 Site-19 不再活动 物品被找到时Dr. Jack Bright所占据的个体与其他在SCP-2935内发现的尸体没有不同。
Dr. Darius Hemsworth所有的损坏手表 Site-19 不再运转 似乎是在0313EST时停止运作,之后从其主人处掉落在地。
若干混凝土及钢筋碎块,上有红绿色涂料 Site-19 不再活动 物品来源未确定。

寻获数据:

数据源:自动紧急响应信号,从Site-81发出,致使SCP-2935被发现。

这是来自SCP基金会及你所属国政府的自动应急播报。一个或更多我们的站点出现联系中断,可能是由未知规模的收容突破造成。所有民众应依照指令留在家中,等待收容组处置突破。本信息自2016年4月20日开始播报至— (信息到此中断然后循环)

数据源: Site-81发出的紧急监测记录

0313 –大规模传输错误,需要维护

0314 -大规模传输错误,需要维护

0315 -大规模传输错误,需要维护

0316 - (致Site-81 指挥部) 大规模传输错误,请建议

0321 - (致Site-81 指挥部) 大规模传输错误,请建议

0326 - (致Site-81 指挥部) 大规模传输错误,开始封锁程序。站点将在10分钟内封锁

0331 -站点将在5分钟内封锁

0335 -站点将在1分钟内封锁

0336 – 站点封锁完毕。请建议。

0400 - (致Site-17 指挥部)站点发生大规模传输错误。封锁程序启动。请建议。

0500 - (致监督者指挥部)多个站点没有响应,出现大规模传输错误。封锁程序启动。请建议。

数据源:Site-19 内外监控探头

视频展现了SCP-2935事件发生的瞬间。在0313时EST,视频中所有站点员工、还有周围的动植物在瞬间突然死亡。没有其他现象出现在视频内。

数据源:Site-81内的加密安保警告。解密后发现为一段隐藏的音频文件。抄录如下:

好了,我们在这。我名叫..你知道 (笑) ,这真没关系。我在..曾经在…81号站工作。如果你听到这段,那你可能已经对这里发生了什么有点头绪了,所以我就不需要给你解释基金会了。但这,其他所有事情….

我是说这非常明显了不是吗?操我吧..现在是,是… 2136时,EST…4月26日。我已经回到了81号站,就算狗屁封锁启动了…我猜就这样了。

我希望我能解释。我…要不是我没有一直流血,我还以为是在做梦。我有梦到我在做梦,但我醒过来还在这里。还在这里…一个人…所有人都没了。

他们派我去检查布在乔帕附近的信号,就在70号国道旁边。很小的.探索任务,我是最近的。我出现在那里发现了这个…洞…在另一侧是我刚离开的那个世界,但-

但这一个。这是我最后进入的世界。草,鸟,都从天空掉下,黑色的东西漂在水上。到处的人,都原地倒下。一片寂静,上帝啊一片寂静。就连..鸟,或者,或者虫子都没有…只有风声,别无他物。

我回来报告我看到了什么,然后..

我没有答案。我觉得根本就没有。我都找不到正确的词语来形容。这世界和我在洞里看到的那个不一样。人们在走动,日期不一样,事情不一样…因为这才是我的世界!这是我离开的那个!这是-我家人在这里,我的朋友,但现在…

全没了。万物皆死。没有邪恶魔法,没有超自然星星,没有未来射线枪或者失控的真空机或者..什么都没有。这些都不是。不是我们做过的任何事。全没了。

有什么…有什么东西肯定是在那洞里…一定有什么东西跟着我离开了那里。要我离开那里,要我把它带出去。让它逃跑。让它对我的世界做出它对..对那…

也许就是我。也许我就是原因。也许我..就是死亡。如果是我在那把它带了回来,那我就是死亡。

我把自己…放在收容间里了。把那该死的门卡上。我要对眉间开一枪。其他人都死了,多一个又怎样?

你知道的,它发生在我身上..如果你在听..

你也是死亡了。

page revision: 8, 最后编辑于: 20 Jan 2017 11:4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