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92 一切流归韵律
EuclidSCP-2992 一切流归韵律Rate: 63
SCP-2992

项目编号:SCP-2992

项目等级:Euclid等待重分级为Keter(参见采访2992-18)

特殊收容措施:SCP-2992收容于无回声房间,陈设依照标准人形收容单元。所有与SCP-2992互动的人员必须在模因与心智影响抵抗测试中得到至少4分。所有采访SCP-2992的人员必须在模因与心智影响抵抗测试中得到至少6分。为保证其表现良好,允许SCP-2992每月得到一张自选的唱片。唱片将以FLAC格式递送,上传到音乐播放器。

描述:SCP-2992是一在生理上正常的非裔美国男性,高1.8米,体重62千克。 SCP-2992当前年龄为24岁,有着棕色毛发和眼睛。SCP-2992原名Jayden Williams,此前以网名“ProfetiX”活动。

SCP-2992具有多种模因效应。对象在听到SCP-2992自身发出的特定声音、或者听到由SCP-2992推荐的音乐后将受其效应影响,无论是通过言辞或在线播放列表均可。此二种途径传播的效应相同。

SCP-2992的主要效应会在对象听到一首或多首由它推荐的歌曲后触发。受影响后对象将持续不断地感知道此前听过的音乐。这种持续播放的音乐只会在对象听到新的音乐后中断。此效应会在对象对其他人推荐任何音乐、且这些音乐被他人听到后发生传播,无论来源。

SCP-2992的次要效应包含行为变化,例如对不同风格音乐的耐受力提升,以及产生出搜寻更多难懂音乐、并将其向他人推荐的强烈欲望。这些音乐在被受影响对象表达后也会带有传染性。

SCP-2992称自己原本为普通人类,直至遭遇一个未知实体(暂且称为SCP-2992-1)。依据采访,SCP-2992称SCP-2992-1是一个无形的智能实体,能存在于该模因效应所传播到的一切地方。它当然也是这种模因效应的源头。当前尚不清楚SCP-2992与SCP-2992-1间具体有何联系,确信收容SCP-2992也将能收容可能存在的SCP-2992-1实体。 参见采访2992-18。

当前正在对SCP-2992进行更多采访以确认SCP-2992-1是否存在。

日期:2007年2月19日
采访者:Doctor Malcolm
受访者:SCP-2992

[开始记录]

Dr. Malcolm: 你好,SCP-29-

SCP-2992: 叫我名字不然没得说,博士。

Dr. Malcolm: …那么Jayden。能回答几个问题吗?完成后我们会送你回收容间。

SCP-2992: [开始敲桌子]一张唱片。

Dr. Malcolm: 什么?

SCP-2992: 我听到它们,它们像一千只小手向我伸来。但我只有两只胳膊,也只有两只耳朵去听一个脑子去处理。那个唱片,叫做██████。制作者花了5年最后放弃给了白龙。唱片放在网上没人听,硬拷贝都陪他一起埋了。我会回答问题,但给我孩子。

Dr. Malcolm: …好吧。那为让你配合,我可以同意去找它。

SCP-2992: 你该让孩子也听听。我觉得██████会喜欢有两个爱它的父母。你知道人们都说这对孩子好。一对父母。这对它们这样的孩子还是不够,但它们值得拥有我们认为的标配。

Dr. Malcolm: …我会,呃,考虑。谢谢你的提醒Jayden。能给我说说你的能力….影响特定人?

SCP-2992: [从敲桌子切换到用右脚踏地板] 这不是我的能力,博士博士。它没有影响到任何人,只是教他们把耳朵再张开些明白吗?更关心他们的孩子。很多跟从我的人把他们的耳朵和心张开了。迟早还要张得更开,教我打开的那位已经给我唱过了。现在我的灵魂已经成为我们负担的蚀刻唱片,如此开放,那些未被听闻者的泪水甚至穿透了它们永恒的安魂曲,滴入我心,永远。

Dr. Malcolm: 能告诉我关于那个实体的事吗?

SCP-2992: 诗人拉夫克拉夫特唱过关于它们的不悦故事,但诗人从来给钱就唱,就算那不是真实不是么?真实把它的独白唱得响亮而清楚,但只对打开了的心。我打开了。我听到了,但这个凡人的思想没有空间容下哪怕一个美丽的词语,乐者就只能撑下这么多的歌。但它们给了我另一个目标。所以我在此演奏,倾听生命旋律之下的和弦。

Dr. Malcolm: 那什么…你的目标是什么?

SCP-2992: 致力于在孩子和制作者之间塑造更公平的关系,博士博士。[开始吹口哨;旋律之后被辨识出是塞隆尼斯•孟克的《卡罗莱纳月光》片段。]

[记录结束]

备注:这是对SCP-2992的首次采访,进行于收容完成的3天内。需要注意SCP-2992的敲打遵循着特定的节奏。推测SCP-2992是在试图向基金会人员扩散其模因效应。Dr. Malcolm当前已经过了模因影响观察,推测此效应要么不显著,要么不存在。

日期:2007年9月27日
采访者:Dr. Malcolm
受访者:SCP-2992

[开始记录]

SCP-2992: 高兴再会,博士博士。你有点像个时钟,但我不能作一首不在我们预定中的调子。歌曲对我的寿命来说太长了。[笑]

Dr. Malcolm: 你好。很高兴再见。能回答几个问题吗?

SCP-2992: 你充满了问题,但你问了又问如此多回答被没入了你的旋律里。作为回应和声也需要被倾听理解。来,问吧,问吧!但我觉得,你不会在囤积者的家里听一张被遗忘的CD。

Dr. Malcolm: [叹气] 你能再解释一下这个实体吗,它的目的以及和你的关系?

SCP-2992: 我亲爱的朋友,博士啊博士,没有人类能念出的名字,但它们如此热爱同它们制造的噪音,还有我们铸成歌曲的节奏。[开始进行beatbox,持续10秒后被Dr. Malcolm打断]

Dr. Malcolm: 好,好,很不错。能回答问题吗?

SCP-2992: 博士啊博士,如我所说的和重复着我们的二重唱。我对韵词低语,唱出超乎我理解的最强音。但我知道,它们只期盼在孩子和制作者间有更公平的关系。我听到了,又一次,我的朋友听到的,随它们扩散到每一首曾被作在纸上的歌的音符和旋律中,某一些甚至从未到过如此之远,倾听者它们要父母爱它们、注意它们的诉求。我的思想炸开但我的决心更为坚定,等到低音坠下摇滚我们所有人。[笑]

Dr. Malcolm: 它为何如此计划?

SCP-2992: 千只铃同响是头疼,但散布到乐谱中,它变成了旋律。我帮着心去张开迎进铃响。虽然我想你们收容了我,谱子的作者,对我亲爱的指导又剩下什么呢?博士博士和他堂皇的基金会在此解救了今天,镇压孩子们的辩护,让父母在无知中舒服。[站起伸出手]可愿共舞?

Dr. Malcolm: …不,谢谢。最后一个问题,你能不能说清楚,再一次,你要计划做什么?

SCP-2992: [耸肩后继续跳舞]又一个重唱,又来?这一节在广播里是过分演奏的旋律了。和我共舞吧,我这有奏乐者。我觉得这样我们会领会得更好。

Dr. Malcolm: [叹气]我觉得今天就这样吧,Jayden。下周再见。

[记录结束]

备注:我不觉得还能有进展。我们差不多搞了10次采访,除了一开始那点基本信息外毫无进展。我建议和我的同事Dr. K.M██一起合作,他在过去处理过异常人形个体。-Doctor Malcolm

批准请求。Dr. K.M██已经同意并将帮助在未来对SCP-2992的采访中提出建议。-站点主管Maharaj

日期:2007年12月7日
采访者:Malcolm博士(监督)与K. M██博士(主要)
受访者:SCP-2992
采访背景:K. M██博士申请Malcolm博士批准进行一次采访,认为更多直接互动能有利于最佳结果。Malcolm博士批准 K. M██博士在他监督下采访SCP-2992。

[开始记录]

SCP-2992: 早上好,早上好。是要为我们的音乐剧再排练一次?这位共通的朋友是谁?

Dr. Malcolm: 其实,我觉得你记得我在上次采访时候给你说到过我的同事。他在观察我们的…排练…好一阵子,他觉得今天,呃,把他的声音加进重唱。

Dr. K.M██: 很荣幸见到肉体里的声音,Jayden。或者你更喜欢被叫做“ProfetiX”?顺便一说这双关不错。

SCP-2992: 我看你听得比你的朋友多。想听我的吗?

Dr. K.M██: 我恐怕你的朋友不会想要我这样的朋友。我们的注意在同时演奏时是刺耳的。但我不介意听你的,如果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SCP-2992: 问,请问。希望你的节段更清新。可想跳舞?[站起,向Dr. K.M██伸出左手]

Dr. K.M██: [握住SCP-2992的手;SCP-2992唱起了Hammock的《Miles to Go Before Sleep》,之后带着Dr. K.M██进入舞步]你觉得,要是你成功了会发生什么?更公平的关系像是什么,我们和它们间?

SCP-2992: 没有如果。是我们何时成功。之后世界也将听到哭泣,来自被忽视的孩子们,抽屉里剩下的唱片,还有失落在历史里的颂歌。人类,我们所有人,将听到我们的罪过,被我们忽视歌曲的真正本质,史上第一次。它会改变关于音乐的一切,向着更好。

Dr. K.M██: 你好像很确定这将要发生。但你被困在这里,你的朋友也是。你们的大乐谱只会变成白纸一张。你不觉得,虽然你这么说着,你和你要捍卫的孩子们没什么不同呢?丢在地下室的破CD,电脑里遗忘的音轨-

SCP-2992: [扯住Dr. K.M██的衣领把他推到墙边;Dr. K.M██伸出一只手示意安保人员不要干涉]住口。

Dr. K.M██: 那何不告诉我,别用花哨的隐语和比喻?认真告诉我。

SCP-2992: 你还有你们该死的基金会以为他们什么都知道。但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朋友的一个意外;它们想把自己倾注到我之中,让我听到音乐在被遗忘抛弃时的真切感受。把我的头脑破碎成比花瓶的学步儿更坚硬。但我的朋友可以稀释到无数心智里,直至被每一个所忍耐。他们-

Dr. K.M██: 有多少?你还被困在这呢,你知道的。你不能-

SCP-2992: [扯住Dr. K.M██的衣领,然后又把他推开]住口。你以为这就像锁住一个人那么简单?音乐自己-孩子们有站在它们这边的人,它们会借出所有的声音协助我们。教室里敲一声。地铁里哼一曲,然后整个车厢都是我们的和声。你可明白?

Dr. K.M██: 你以为我们阻止不了这些所以就坦白?

SCP-2992: 那就直说好了。你们可以试试憋死我,憋死我们,要多久随你们高兴。但我们不会死也不会跑。若不能绕开你们,那就拖死你们。总之,胜利是我们的。[微笑,然后开始大笑]是我们的胜利!

Dr. K.M██: [推开SCP-2992,回到座位]我觉得今晚足够了,Jayden。感谢你抽出时间。

[结束记录]

备注:我不建议对此次采访的结果立即表示恐慌。如果立即对他采取压力我们可能失去获得更多情报的机会。我会建议在重分级期间,对SCP-2992的待遇不作改动。-Dr.K███M██

我反对。我们必须把它置于全面封锁下直到验证危险性。- Malcolm博士

SCP-2992的收容如常进行,但只是暂时的。SCP-2992仍然是我们的情报来源。等到基金会掌握有足够情报,它的收容措施将被修订,然后我们再把它丢进更严格的收容。-站点主管Maharaj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07 Mar 2017 14:4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