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054 Cragstaff疗养院
KeterSCP-3054 Cragstaff疗养院Rate: 227
SCP-3054
hospital_sunset.jpg

SCP-3054-A。

项目编号:SCP-305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已围绕SCP-3054-A建立一个半径1.5千米的禁区围栏,由MTF Kappa-9(“寻呼护士Ratched”)以地下水污染为掩盖借口进行维护。

基金会正在努力研发一种能在SCP-3054-A外收容SCP-3054效应的方法。于此同时,所有与SCP-3054相关的失踪事件都要交给基金会虚假情报部门进行掩盖。

不允许任何具有精神疾病史记录的人员进入Site。

描述:SCP-3054是一种影响整个北美地区精神卫生机构的异常现象。受影响的患者会在未被观察时消失,在对失踪地点的档案调查表明失踪者都被有计划转移到SCP-3054-A。但这些档案的来源与和真实性都无法确认。

基金会在1981年首次发现这一异常,然而分析表明SCP-3054的影响最早可以追溯到1890年。此外,最初的异常失踪现象只发生在SCP-3054-A的100千米以内,但SCP-3054的似乎在随时间推移和逐渐扩大(基于最近发生在加拿大温哥华的失踪事件推测)。目前为止,已经有912起失踪事件与SCP-3054有关,预计将有更多的事件发生。

hospital_ward.jpg

SCP-3054-A的内部。

SCP-3054-A是Cragstaff疗养院 — 一处无人居住的精神病研究所,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哈德逊市以西50公里处的森林地带。除了前面提到的信息,没有任何关于SCP-3054-A运行与建筑构造的证明文档,目前研究人员正在研究SCP-3054-A是于何时被建造以及是否真的被使用过。

最近的研究发现,任何有精神病史的人都可能进入SCP-3054-A(见下文)

附录3054.1:文本记录

在Julia Owens失踪后,下列文本记录来自分配到SCP-3054-A研究人员的私人手机。

Julia:你好?

Julia:Barry?请回复。

Barry:Julia?你在哪?

Julia:我在建筑里了。

Barry:哪?

Julia:在楼上某处房间里。

Julia:他们不允许我持有私人物品,不过我还是用手机发信息给你了。

Julia:我怀疑他们甚至不知道手机是什么东西。

Barry:等下,你在说什么?什么人不准许你持有私人物品?

Barry:我直接打给你吧。

Julia:不要

Julia:别。

Julia:如果铃声响了,他们会听见。

Barry:好吧,你说谁会听见?我现在叫我们的主管过来。

Julia:这的员工。

Barry:什么员工?

Julia:这所建筑里的医护人员。

Julia:等我一下

Julia:我还在这建筑里,不过就像回到了很久以前。这里到处都是医生和护士,所有人的穿着……就像是旧时期的衣服。

Julia:他们说我来这接受治疗。

Lindsey:Julia,我是Lindsey博士。你是说你在Cragstaff疗养院,而且它还被一群医护人员维护运营着?

Julia:是的。

Julia:而且没有任何的腐朽和损坏,这里看上去跟崭新的一样。

Julia:我还看到了其他人,我猜或许也是被SCP-3054带到这里的?

Julia:他们有很多人,困惑而且害怕。他们大多数都不和我说话,大部分是成年人,只有几个未成年人。

Julia:一些人只是流着口水坐在椅子上。看起来他们应该是被喂了药。

Lindsey:好的,Julia。你能告诉我你在哪个房间么?我们正在赶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把你救出来。

Julia:203室吧,我猜。

Lindsey:我们在路上了!

Julia:别担心,我哪也去不了,门锁着,窗户也被封起来了。

Julia:窗户外除了雾气和树木什么也看不到。

Julia:连天空都看不到。

Lindsey:我们到那间屋子了,你发现任何不同寻常的事情么?能随便移动点什么嘛?

Julia:不行,所有的物品都被固定住了。

Julia:有人来了,我得下了。

Lindsey:注意安全,下次信息也发到这个号码上,我们会安排人时刻盯着的,还有尽量保证手机电量!

Julia:嗨!

Julia:有人在么?

Lindsey:是的,我在。

Lindsey:我是Lindsey。

Julia:嘿。

Julia:我把手机设定在最低功耗运作了,而且在不用的时候会关机。我的电池至少还能用上几天。

Julia:假如我不把所有的电用在玩Flappy Bird的话。

Lindsey:好的,近期有什么情况发生么?能汇报任何有助于我们营救你的事情么?

Julia:不多,所有的窗户都被栅栏封锁着,外面一直都是阴沉沉的。

Julia:楼下的病人都换人了,大多数人仍然困惑,只是换了不同的人,不同的脸。

Lindsey:你和他们交流过么?

Julia:是的,大多数病人都是刚到这里,那些在这里过的更长时间的人他们说的很少,多数时间都只是盯着自己自言自语。

Julia:这里有个60多岁的老女人,有人说她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Julia:显然她试着逃走过。

Julia:所以这里的医生对她做了些什么。

Julia:现在她几乎什么也不做了。

Julia:只是流着口水盯着窗户。

Lindsey:所以你要尽可能的小心,好么?

Julia:是的,他们跟我说我明天要看医生了。

Julia:我要下了,要睡了,下次再发信息给你。

Lindsey:好的,Julia我一直都在。

Lindsey:少玩点flappy-bird好嘛? ;)

Julia:<3

Julia:日常汇报,尽可能简洁,要节约电量。

Lindsey:嘿!在的!

Julia:和往常一样,室外还是阴沉沉的。楼下的病人又变了,那个60多岁的老女人也不见了。

Julia:我在这看到太多不同的病人,这里不可能容纳这么多人的。

Julia:我碰到医生了,和他谈了20分钟。

Julia:我问他,我什么时候能走,他说:在我们修复你之后。

Julia:我又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回答:这取决于你。

Julia:于是我说:那样的话,我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决定了么?

Julia:他不认为这很有趣。

Julia:我又问他不同的病人的事。

Julia:他只是说:英吹思婷。

Julia:感觉就像我真疯了似的。

Lindsey:小心些,别和他们对着干,配合着说他们想听的话。我们无法确定他们是什么人,甚至无法确定他们是否是人。

Julia:好的。那之后他就一直看着我。

Julia:我会好好表演,假装是个好女孩。

Lindsey:好的,我们依然在谋划怎么把你救出来。

Julia:那会有效么?

Lindsey:嗯,我们可以用短信交流,这一定意味着,嗯,意味着我们一定可能有办法救你回来。

Julia:太感谢了!这里的食物太糟糕了。

Julia:听见脚步声,下了。

Lindsey:注意安全!

Julia:

Lindsey:嗨!

Lindsey:我这有些好消息!

Lindsey:我想我们知道为什么你会陷进去了

Lindsey:我知道这侵犯了个人隐私——更别提“健康保险隐私及责任法案”1,不过我从一些人事档案里找到了线索,我发现人事档案里你是唯一曾获准进入精神卫生设施的人。

Lindsey:我们认为也许当有人到这时,SCP-3054会‘筛查’此人是否会被带走,筛选条件是该人曾经进入过精神卫生设施。

Lindsey:如果我们思路正确,那就意味着我们找到把人送过去的方法。毕竟既然你能带着你的电话过去,那或许我们能把带着有用设备的人(D级?)给你送过去,也许能用某种设备把你和其他人带回来。

Lindsey:无论如何,这不是最终解决方案但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

Lindsey:Julia?

Julia:

Julia:你还好么?

Julia:我好想离开这

Lindsey:你没事吧?

Julia:几天前开始吃药

Julia:迷糊,难以回忆起发生了什么

Julia:抱歉,我很难集中

Julia:一直都在睡觉,所以没有给你发信息

Lindsey:没关系,我理解,一起都会好起来的。

Julia:和更多的病人交流了

Julia:很多人甚至无法记起他们是何时来到这的。我觉得也许是因为这些药物导致的,但我不能确定,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地方

Julia:其中一个病人告诉我可以申请离开这

Julia:一个法官会出现,然后你为自己辩护,法官能决定你是否能离开。

Julia:我有问是否真有人通过这种方式离开,没人知道或者没有人记住

Julia:我又问是否周期性的会放人出院

Julia:一样没人知道或者没人能够记起这些事了

Julia:我觉得大多数病人都放弃了,只是盯着窗外,吃发给他们的药

Julia:但我不会放弃

Julia:我不要死在这里。

Lindsey: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救你出来的,我保证!

Julia:我今天向法官申请离开,明天去见他

Lindsey:你确认这是个好主意么?

Julia:这是个机会,我要抓住它,我受不了这个地方了,这……

Julia:在这里不如在地狱,至少地狱还有趣些

Julia:在这只是静静的等死

Lindsey:好的,不过请一定要小心,我们还不知道我们究竟面对的是什么。

Julia:我会的

Julia:睡了,晚安

Lindsey:好的,晚安,注意安全。

Julia:

Lindsey:Julia?

Julia:艹艹艹

Julia:艹艹

Lindsey:怎么????

Julia:

Lindsey:告诉我发生了什么,Julia。求你。

Julia:那没用

Julia:我见法官前他们把我的药量加了一倍

Julia:于是我在法官盯着我时胡言乱语

Julia:然后一群我从未见过的医生出现了

Julia:他们开始谈论我不与其他病人接触

Julia:不淋浴

Julia:也不梳头发

Julia:艹他们

Julia:淋浴?除了基金会配发的衣服我一件其他衣服都没换过,艹那些混蛋

Julia:我连梳子都没有,怎么梳头发

Julia:也没人告诉我应该和病人接触啊

Julia:他们什么都没告诉我

Julia:然后他们提到了我之前和医生的对话

Julia:比如我问为什么“脸一直在变”

Julia:听起来像是我疯了

Julia:我 他 妈 的 没 疯!

Lindsey:我知道,Julia,你没疯。

Julia:那个法官说

Julia:他给我选择

Julia:他可以现在就能下决定

Julia:立刻放我走或者让我再待6个月

Julia:或者我自己‘同意’再待3个月然后再次申请

Julia:我……

Julia:我不能……

Julia:我太害怕所以只能屈服了

Julia:我太难受了

Julia:大哭

Julia:我到底是怎么了

Lindsey:请冷静下来好么,我不认为你能单靠自己从那里出来,我要你集中精力直到我们想办法把你救出来,好么?

Julia:不,你不明白的

Julia:我接受了再待3个月的条件

Lindsey:Julia。

Lindsey:我不在乎你对他们说了什么

Lindsey:一旦我们找到救你的方法我们就带你回来!

Lindsey:如果需要我不在乎是否要把这个鬼地方夷平!

Lindsey:我们会救你出来的!

Lindsey:好么?

Lindsey:Julia?

Julia:

Julia:抱歉,我搞砸了

Julia:我本该什么都不说的

Lindsey:Julia,你没有做错什么,放松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是这个地方不对,好么?

Lindsey:Julia?

Julia:好的

Julia:我要睡了

Julia:请带我回家

Julia:我只想回家

Lindsey:我们保证,我们一定会的!

附录3054.2:音频记录

音频记录来自June Lindsey博士和Owens女士的手机通话。

前言:Lindsey博士在21:12收到下面的记录的通话。


<记录开始>

VOICE 1:你好

VOICE 2:(沙沙声)Lindsey。我是Julia。

VOICE 1:Julia?怎么了?为什么你能直接通话了?你还好么?

VOICE 2:我逃了出来!

VOICE 1:你,你在哪?

VOICE 2:我在设施外面了,外面很黑不过我逃出来了。我这几天把药藏在舌头下面假装已经吃药了,然后我设法偷了一把指甲锉用它搓开了窗外的护栏。

VOICE 1:好的,我现在通知全体员工,我们会在建筑外的森林里搜索,稍等下。

VOICE 2:(沙沙声)我走的很慢,你知道人不能一直走直线么?我从电视上学到的,好像是流言终结者?但是如果慢慢来的话,还是能差不多做到的。你只需要找一些东西做参照物。我现在正在用树——把树排成一排走在他们之间。

VOICE 1:(远离电话的声音)Kappa-7,我是Lindsey博士。马上回来。

VOICE 2:(笑声)天啊,你能想象到么?我被电视节目救了,电视和指甲锉。

VOICE 1:(对Kappa-7)我要你们从周围展开进入内部开展搜索,也许有基金会员工在树林里。

VOICE 2:(笑声转为啜泣)

VOICE 1:Julia……?

VOICE 2:(哽咽)没事,我很好,只是,天啊,我只是很开心听到你的声音,任何人的声音但是你是特别的。一开始我甚至认为你根本不是真的。那些人永远不会放我出去,Lindsey。那里太可怕了,所有的一切都很可怕。我们要把其他病人也救出来,我们不能把那些人留在那里。

VOICE 1:继续和我说话,继续直走,一公里外有我们建立了一道围栏,那里有我们的人在巡逻。

VOICE 2:(笑声)我要亲吻我遇到的第一个人,不管他是男是女还是其他的什么,管他的,我要嫁给他!

VOICE 1:呃好吧(笑声)只是,嗯,也许你应该对他们做点警告,我是说巡逻队的人都是全副武装的。

VOICE 2:(沙沙声)最糟糕的地方在于……他们一直伪装成可以让你离开。如果不给人这种希望,如果他们告诉我永远不能离开,我都能接受。但是他们一直让那种希望在你面前若隐若现,借此折磨你。我……

(沉默)

VOICE 1:Julia?

VOICE 2:我看到光亮了,在前面。嘿嘿,这里!

VOICE 1:小心些,举起你的手,让他们看到你。

VOICE 2:我没动,那些光也停住了。有人么?

VOICE 1:围绕边界的警戒灯,没错,到灯光下然后呆在那。

VOICE 2:(沙沙声)感谢上帝,我能接受任何的……

(沉默)

VOICE 1:……Julia?

VOICE 2:(呜咽)不。

VOICE 1:Julia?怎么了!?

VOICE 2:(呜咽)不,不,不,不!

VOICE 1:Julia,和我说话

VOICE 2:我,我在正门。它不是……我是怎么走回前门的?这没有任何意义……我甚至没有离开过前门……

(门打开的声音)

VOICE 1:Julia!

(Voice 2 开始不连贯的啜泣)

<音频记录结束>

前言:Lindsey博士在13:05接到下面的通话


<开始记录>

VOICE 1:喂?Julia?是你么?

(沉默)

VOICE 1:Julia,你在么?你是谁?

VOICE 2:喂。

VOICE 1:Julia!Julia,你还好么?你没有回短讯。

VOICE 2:我做的更好。

VOICE 1:你的声音……你的声音怎么了?!

VOICE 2:那 没关系,我现在明白了。

VOICE 1:什么没关系?你明白了什么?

VOICE 2:你是我病的一部分

VOICE 1:什么?

VOICE 2:你并不存在,你只是我头脑内的声音。

VOICE 1:你在说什么??

VOICE 2:我以为他们不知道你,我以为他们不知道我和你说了什么,但是他们自始至终都知道。

VOICE 1:Julia,求你,无论他们告诉你什么,他们说的都不对。

VOICE 2:我以为我很聪明,偷了指甲锉,尝试逃跑。但这是他们考验我的一部分。是他们故意然我偷走指甲锉。他们要我自己去看,看我到底病的有多重。

VOICE 1:别,停下,听我说,你没病,你没疯。

VOICE 2:我和你这次通话只是作为治疗的一个环节。以后我不会和你说话了,我要专注于治疗,我要让他们治好我。

VOICE 1:求你别这样,你不能认输!

(遥远,难以理解的声音)

VOICE 2:(低沉)好……好的,先生

VOICE 1:Julia?

VOICE 2:医生要我给你们带个口信

VOICE 1:请停下,拜托,我们马上来找你!

VOICE 2:他要我告诉你们,告诉你们的上级,你们上级的上级……

VOICE 1:求你,停下,我会去救你出来的,我保证……

VOICE 2:你们病了,你们是破碎的,我们会修复你们。

<记录结束>

截止目前,尝试联系Owens电话的努力没有成功。

附录3054.3:以下电子邮件为发生在5-7-2010事件的背景。

日期:21/06/2010
来自:Browning主管 <of.pcs|gninworbb#of.pcs|gninworbb>
至:Lindsey博士 <of.pcs|yesdnils#of.pcs|yesdnils>
主题:Re:文章更新


毫无疑问,Owens女士已经被SCP-3054绑走了。我们对未知维度“Cragstaff”唯一的细节了解来自于同她的通话与短讯记录。就如你发现的那样,Owens女士是一位康复中的精神分裂患者(我们仍在核查RAISA是如何错检的)。她提供的相关证据充其量只是传言,从这点看我们对这一未知维度的了解纯粹是推测性质的。

我们从不凭推测做事。我们基于的是真实准确的事实。除D级人员外不会派遣人员进入SCP-3054 直到我们找到一种确切能把他们带回来的方式。拯救Owens女士是重中之重,不过我们依然要考虑其他基金会人员的安全。我们不会派遣武装人员进入这个未知的维度,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

此外,基于SCP-3054-A可能是针对任何有精神病记录的人员,我否决了你关于精神治疗的申请。相反我给你了两周带薪休假,立即生效。

放松一下吧,June。忘了Owens女士;让我们来接手. 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申请一些记忆清除剂。

无论如何,希望你恢复理智。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日期:05/07/2010
来自:研究员Phyllis <of.pcs|sillyhpb#of.pcs|sillyhpb>
至:Director Browning <of.pcs|gninworbb#of.pcs|gninworbb>
主题:事故(立即与我联系)


如果你正在读这个,要么你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忽略这个信息;要么你在检查手机前打开电脑(停下你手头的事情,马上打给我,你可以在拨电话的时候继续阅读。)

Lindsey博士失踪了,在她休假回来后。她进入了SCP-3054-A,说什么要去验证某种预感,一个小时后没人能联系到她了。

3小时后,我们依然在寻找她,突然,西边一个建筑塌了,看上去个人在上面开了一个该死的洞。

我们都忙疯了,我试着打给你,发了5封语音留言和20条短信 — 然后有人发现了这条留在Lindsey博士办公桌上的信息,我扫描了一份发到你的手机上好让你也看看。

如果有人看到这个,我已经走了。

让我告诉你我假期做了些什么!

我玩的很开心,和家人见面,看了几场电影,借了我爸的手枪,设法弄了些手雷。去海边旅行,找了家精神研究所,能让我彻夜接受‘悲伤辅助’治疗。

我要进去。要么我带着Julia一起回来……要么我也回不来。

基金会将持续监测整个北美地区的精神卫生设施以确认SCP-3054是否发生了任何变化。

页面版本: 5, 最后编辑于: 25 Jun 2018 21:3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