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708 孤啼声声
SafeSCP-3708 孤啼声声Rate: 56
SCP-3708

项目编号:SCP-3708 项目等级:Safe


rooster-colorized-final.png

SCP-3708。

特殊收容措施:SCP-3708被收容在Site-73的标准低关注度收容区,可由2级以上人员调取并测试。

描述:SCP-3708是一个重5千克,高21厘米的石制雄鸡1雕像。

每日清晨6:30(当地时间),SCP-3708将被准时激活并发出一声75-80分贝的鸡啼。随后它会伸长脖颈,似在扫视周边区域,并表露出越发沮丧的情绪。在激活期间它将发出数声低沉的鸣叫,并于6:31回归休眠状态。

SCP-3708面对人类个体的物理接触将产生略显欣快的回应,事后对象报告说感受到了“温暖”和“治愈”。

SCP-3708被回收于最近亡故的83岁农场主Reinier Costede位于威斯康星州吉尔曼的住所。Costede的亲属目击到SCP-3708的异常特性后不久,调查员对流传于这一小村庄的关于“活的鸡雕像”的报告做出了响应。经过对Costede的住所进行搜查,SCP-3708得以顺利回收。



附录3708.1: 已回收的文件

对SCP-3708回收期间,发现其身躯一侧贴有一张便条。

爸:

我马上就要离开一阵子了。
也许我再也不会回来。
我知道你这里很少有人来访……

不过,我给你找了一个伴儿!
看着他你就会想起我。他的名字叫Benny。
好好照顾他,好吗?


Marguerit






附录3708.2: 已回收的文件

除SCP-3708以外,于Costede的住所还搜查到一本日记。无关内容已作删减。

2016年10月23日

今天下午Marguerit走了,临走前留给我这个小雕像。这让我想起了远在孩提时代养过的那只公鸡。我暂时先把他放在了我的床头柜上。


2016年10月24日

今早我被一声鸡啼唤醒,在这座农场上我已经有60多年不曾听过这种声音了。有那么一个刹那,我以为是我的Marguerit在叫我。一定是小Benny想要陪着我。这样总好过一个人独自醒来。


2016年10月25日

今天我起的比往常稍早一点,在做早晨日常的那些事儿的时候,我又听到Benny打鸣了。我走到我放他的地方,天呐,他居然在动!我伸手摸他,他在我的手掌上蹭了蹭。但接下来,他又变回了一尊普普通通的雕像……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今天没睡够。


2016年10月26日

我以为是睡眠问题,但同样的事今天又发生了。这一次,他看起来就像在等我。我又一次抚摸了他,他很快不再动弹。这勾起了我对Marguerit婴儿时代的回忆……她总是在夜半三更大哭着把我闹醒,一直到我过去安抚她才肯停下来。


2016年11月19日

对着Benny说早安如今已经成了我的一项日常。我想他已经习惯了有我在身边,而我也一样。她是对的,我的确需要一个伴儿。我只希望我能够拥有他的时间不只是每天早上固定的一分钟。话说回来,这也让我们在一起的片刻变得弥足珍贵。Marguerit已经离开我身边很久了。


2016年12月21日

Benny今天远比往常活跃。他可以算得上在到处乱扑腾,还死扯着公鸡嗓子不知道啼个什么劲。通常我会发脾气,不过……面对他,我很难拉得下脸。我有那么一点儿期待是Marguerit回来了,他在向我报告这件事,但是没有。我只想有个人能过来看看我。


2016年12月22日

今天他再度大啼大闹,一点也不意外。我安抚着他,直到他安静下来。然后变回石头。上帝啊,为什么他总要变回石头?

[……]

我估摸着我好像染病了。今天一天,我咳了大半个下午。不过还好,我可以忍受。至少明天一早我还有我的盼头。


2016年12月23日 (最后的记录)

看着像是流感。我想Benny也看出来了。今天我说早安的时候,他看起来忧心忡忡。不过我会挺过来的,为了他。也为了Marguerit。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22 Aug 2018 12:5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