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860 猎隼终落地
EuclidSCP-3860 猎隼终落地Rate: 54
SCP-3860

项目编号:SCP-386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860收容于Site-19的高安保人形收容翼区内的S型反奇术人形异常收容间。每日检查收容间内是否有走私物或突破收容的活动。每周对SCP-3860进行生理与心理检查,记录其自我修复的尝试及可能的心理劣化。SCP-3860对自身做出的任何生理变化都将被记录,并评估其对收容的潜在威胁。

SCP-3860可被提供以机械和奇术学元件,用作换取有价值情报的方式。所有元件必须由SCP-3860主要调查员、一名奇术顾问、站点主管在申请前联合批准。任何可能协助SCP-3860突破收容的元件都应被否决。可从SCP-3860上移除元件以便于收容。

描述:SCP-3860是前PoI-1115(文森特·安德森),一名67岁白人男性,且为GoI-1115(安德森机器人1的前CEO/创立人。SCP-3860的身体的各种系统经历了多处改造强化,使用了奇术学技术及先进义体技术。这些改造包括但不限于:

  • 双臂双腿被替换为义肢,以铝、有机玻璃、聚碳酸酯外壳以及白色芳纶2制成。这些义肢不具有任何可辨认的能量源,内有薄钴铬合金线网络,与SCP-3860的中枢神经系统相连。
  • 双眼视野被复杂的光学透镜序列替代。物理检查中对这些透镜观察后发现其内嵌有多个奇术学符号。
  • 鼻部被一单独磨碎孔替代。
  • 白色芳纶移植到了躯干上多个部位。这些芳纶被织入了SCP-3860的非异常组织内,能转移和填补任何SCP-3860所受的疤痕组织。3
  • 肾脏和肝脏似乎被替代为义体。由于无法在不将其取下的状况下加以彻底研究,其与非异常身体组织的差异度未知。
  • 脑部各区域有一系列改造,包括前部和顶部额叶,4以及小脑。

对SCP-3860的后续采访表明所有这些改造都为其自己植入,SCP-3860坚称其设计和运作都是各自单独进行。正在调查SCP-3860如何能对自己进行这些创伤性程序而又存活下来。

SCP-3860最初由MTF Gamma-13(“阿西莫夫执法者”)特工于15/11/2018、在三波市的关注地点进行的钓鱼行动中抓获5。SCP基金会特工所未知的是SCP-3860回避了彻底拘捕,直至UIU/基金会于24/5/2024对安德森机器人总部发起联合总攻为止。

附录:3860-1:采访记录13860-6

受访者:SCP-3860

采访者:研究员Rose Labelle

前言:下列采访进行于29/8/2024,作为对SCP-3860在于24/5/2024被捕后进行的初期收容工作。采访目的在于调查SCP-3860改造的性质。

<开始记录>

Labelle:下午好,文森特。

SCP-3860:是吗?我的牢房里没有钟表或者窗户,所以其实很难说。总之有什么事劳您大驾呢?

Labelle:信不信由你,我来这是和你聊,好吧……你。你怎么变成你的。你接受的改造总量非常大。真的,你还没死简直是奇迹。

SCP-3860发出啧啧声。

SCP-3860:我还以为基金会的态度是世界上有一个文森特·安德森已经太多了。怎么你们居然还想再弄一个吗?

Labelle:我们不是这样。但你不能否认,你对自己做的改造对我们在此的工作是有关系的!比如,你有能力用义肢继续施行奇术学仪式和符咒,还有…….

SCP-3860:啊,所以就是这样!只要这机器巫师对你们有用—

Labelle:好吧,你误解了我的观点。

SCP-3860:我有吗?不然你们为何要知道我怎么变成今日的我的?我的意思是,你们就没有谁考虑过我为什么要挺过这么多问题开个头呢?

Labelle:这种开始也不差。你为何经历了这么多改造?你为何要经历这种赫拉克勒斯式的伟业?

SCP-3860在座位上摇晃,短暂停顿。

SCP-3860:我有办法让我自己摆脱出生时的壳,所以我就冒了险。菲尼亚斯一开始协助但到最后我自己控制了自己。我的意思是,我能从半里外看清一个字体,在雨中听到针头落地,靠古龙水品牌在你们的人走进牢房一百米前就认出他们。如果你能提升自己超出常人体验,成为领域尖端,你不会力争去开拓吗?

Labelle:很诱人,当然,但我感觉你低估了这种改造在你身上的代价。

SCP-3860指着自己上上下下。

SCP-3860:你以为我想到头来看着像是Del Toro电影里的苍白人吗?

Labelle:我猜不是,你不想。

SCP-3860点头。

SCP-3860:我在这过程中犯了无数错误,也亲自付出了代价……

SCP-3860看向右侧握紧拳头。

SCP-3860:魔术师不会解密自己的戏法,Labelle小姐。我如何变成我是基金会要从我这夺走的最后一样东西,而他们做不到。抱歉,但我这没什么好说的了。

<结束记录>

附录:3860-2:更新2/2/2027

由于越发难以运作其多处改造,SCP-3860在过去六个月内大量申请元件实施自我修复。相当大比例的这些申请元件被确信具有奇术性质。SCP-3860同样越发配合基金会的调查工作以获得元件。SCP-3860此时在采访中否认有行为改变。

附录:3860-3:采访记录3860-13

受访者:SCP-3860

采访者:MTF指挥官Clarissa Shaw

前言:下列采访进行于13/6/2027,作为MTF Gamma-13对SCP-2806的持续收容。

<开始记录>

Shaw:Good早上好,文森特。

SCP-3860:我的好朋友Clarissa。你们这次要我帮忙灭什么火呢?

Shaw:很高兴你注意到了采访的走向……

Shaw给SCP-3860递了一份文件。

Shaw:在你被拘禁在此后我们肃清了你们大部分的产品,但矛隼系列义体要更难找,最有可能是因为它们和Marshall、Carter和Dark的顾客相关。作为交换你在我们选定维修表内申请的一些元件,我们想要你远程关闭它们,如果可能的话。

SCP-3860:好啊这个想法很有趣,但这不可能。

Shaw:为何?

SCP-3860:因为根本没有办法远程关停。它们根本没有任何接收器,用奇术去关停它们会造成不得了的副作用。我想你们可以派些无人机去安装设备关停它们,不过那需要你们首先知道这些人的身份。

Shaw:所以这是做不到的。

SCP-3860:真聪明。

Shaw:它们有无可被远程侦测的奇术学光环?

SCP-3860:矛隼系列的奇术元件是受赞誉的能量源,所以没有。不能帮你们灭火咯,嚼嚼。

Shaw:我想那就这样吧。聊得很愉快,文森特。

Shaw准备离开。

SCP-3860:等下……我有个主意。

Shaw停住。

Shaw:我听着。

SCP-3860:这些机器幽灵到最后都是在那个口袋维度里。如果你们有办法侦测它们,看看同样的侦测器能不能找到还在运作的机器人。如果这样,你们可能就能用它们来侦测矛隼用户了。

Shaw:你……你是在说这些人会在死掉后被替换吗?

SCP-3860:我怎么知道。也许是?我说了就是个想法。

SCP-3860短暂一笑,然后变得阴沉。

SCP-3860:我想知道结束时我会不会在那里结束。

<结束记录>

附录:3860-4:更新3/3/2038
SCP-3860在最近三个月大幅减少了申请的元件数量,到15/2/2038后不再提出更多元件申请。在这期间,虽无营养水平变化或可辨识的疾病,SCP-3860仍在变得越发憔悴。SCP-3860仍对基金会的调查活动保持高度配合。如以前一样,SCP-3860否认其行为有变化。

附录:3860-5:采访记录3860-32

受访者:SCP-3860

采访者:站点主管Sasha Merlo

前言:采访进行于15/11/2040,SCP-3860同意透露关于其变形改造的情报,来交换一项秘密服务。SCP-3860坚持谈判要与站点主管、前Gamma-13指挥官Sasha Merlo进行,拒绝与其他任何人员谈论该问题。

<开始记录>

SCP-3860: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Sasha。你老的很优雅。

Merlo:你也是文森,但你看起来不会老。

SCP-3860:Gabe怎样了?我看到Jessie步了你的后路。一位真正的Gamma-13特工。她的手有戴上婚戒吗?

SCP-3860叹气。

SCP-3860:我有告诉你我女儿几年前结婚了吗?时间过得真的是—

Merlo:我的时间很宝贵,文森。你想要什么,你准备提供什么?

SCP-3860:好。抱歉。我感觉这几天我有点敏感。

SCP-3860发笑。

SCP-3860:我准备泄密,彻底的,全部关于我个人改造的图表。包括所有必需仪式和手术技术。我还愿意向你们选定的任何个人或多人展示其功能。作为交换,我要求你们终止在抓住我的突袭中找到的那个菲尼亚斯AI构造体6

沉默。

Merlo:这……很慷慨,文森。为什么?

SCP-3860:再说一遍?

Merlo:你为何要我们杀掉菲尼亚斯?再一次?

SCP-3860:因为这是他的愿望。

Merlo:我和菲尼亚斯的AI构造体接触过,我不想打破你的幻想,但他一点不想自杀。

SCP-3860:当然不行。这是我在创造他后不久加进去的协议。如果他可以自我了结,或者哪怕是有机会劝别人了结他,我肯定他不会浪费哪怕一秒。

Merlo:这只是一家之言。就算这是真的,你为何现在要搞这笔交易呢?

SCP-3860:只是要做正确的事,而现在是时候了。

沉默。

SCP-3860:我的系统在崩溃。我给我自己再有二,也许是三年时间。我只想保证在那之前尽可能弥补我的错误。我不能撤销对菲尼亚斯做过的事,但我至少能尊重下他的愿望。你不是个不知怜悯的人,Sasha。我认识你很久了我知道。请帮帮这个快死的人吧。

Merlo:我也认识你很久了,文森。我了解你牵动心弦,而往钱包里翻钞票让你感觉更好。

SCP-3860:那就别为我去做,Sasha,求你。就为菲尼亚斯做。你知道他应得的结局更好,求你。

Merlo主管摇头。

Merlo:就算我相信你,我也没权力做这种决定。这不可动摇。

SCP-3860点头。

SCP-3860:那我很抱歉浪费你的时间了,Sasha。我希望你在剩下的工作中多有成果,和我女儿一样。如果我们再见不到了,好吧……我们共度过有趣的日子。

Merlo主管叹气,然后转身离开。

Merlo:再见,文森。

<结束记录>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6 Jan 2018 23:1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