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883 追梦阳具
SafeSCP-3883 追梦阳具Rate: 51
SCP-3883
smaller.jpg

回收时的SCP-3883。

项目编号:SCP-388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883被收容在位于Site-16的一个标准收容储存柜中。对SCP-3883的接触需要二级或更高的权限。

对SCP-3883提出测试申请的人员必须首先向项目主管递交一份详细的试验过程记录。

描述:SCP-3883是一根长为16.5厘米的绿色触手状硅胶按摩棒(Dildo)。SCP-3883拥有两项异常特性:第一项异常会在项目被放置在一个反光表面前时表现,而第二项异常会在有人类个体在目标周边1.5米范围内进入异相睡眠1时表现出来。

当SCP-3883被放置在一个反光表面前2时,反光表面上反射出的镜像会与SCP-3883在外形上有所不同,镜像与本体的具体差异取决于用来观察项目的反光平面的类型。对项目在不同类型反光表面表现出的不同镜像的简短总结如下表:

反光表面 项目在该表面产生的反射镜像
镜子3 SCP-3883自身普通的(正常的)镜像
液体表面 一只绿色的Octopus vulgaris (普通章鱼)。
透明的(非磨砂表面)窗户 一个绿色的、下脸部挂着许多触须的人形的镜像。该人形镜像似乎有着蹄行4的姿势。
电子设备屏幕5 一只绿色的球形生物。该生物的特征包括一只在身体前方的单眼,以及从身体顶部延伸下来的附器。其附器的末端长有数只眼睛。
与食物有联系的工具6 一只绿色的、与Asterias rubens(红海盘车,一种普通海星)相似的生物。该反射镜像会表现出与Asterias rubens的食性相似的行为,即把自己的胃囊吐出体外。据信这是一种试图展现出威胁性的行为。

当一个人类在SCP-3883周边1.5米范围内进入异相睡眠阶段时,他将会进入到一个内含着高度真实梦境的精神状态7。受到该影响的人类将无法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离开这种精神状态;他们必须在梦境中经历一次死亡或被外力唤醒才能完全恢复自己的意识。SCP-3883一次只能对一个人类个体造成该种影响。

所有由受到SCP-3883影响的个体所报告的梦在细节上都会有变化,但是都有着重复的主题。依照报告,所有参加了SCP-3883试验的个体都在梦中被一个具有敌意的实体所追捕,该实体被定为SCP-3883-1。SCP-3883-1已经被发现会以多种形式出现,但往往会被描述得体型巨大(直立高度超过十米),拥有多只附器,并在色彩上有着与SCP-3883相似的亮绿色。SCP-3883-1已经表现出了智慧,基于当前收集到的数据理论推断出SCP-3883-1是SCP-3883用于异常活动的形态。

一个睡梦中的受影响个体可以通过在梦中简单地对其发话来建立与SCP-3883-1的语言沟通。一旦开始交谈,SCP-3883-1会根据与其互动的不同基金会人员展现出不同的行为。请查阅附加交谈记录以获悉更多细节。

在20██年2月3日,Harpy博士——Site-16一位专门研究Safe级项目的研究人员——递交了尝试与SCP-3883-1进行沟通的申请。该请求被允许。一从睡梦中醒来,Harpy博士就描述了自己的梦,该段口述已经被转化生成了接下来的记录。

<记录开始>

一进入异相睡眠,Harpy博士就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普通的市区中。突然,地面开始震动,一个大约15米高的人形生物变得逐渐可见并摧毁了许多建筑。Harpy博士通过其颜色和多只触手一般的附器而识别该生物应为SCP-3833-01。当SCP-3883-1向他靠近时,Harpy博士丝毫没有退却。SCP-3883-1的肢体语言表现出了一种迷惑不解,随后发生了以下交谈:

SCP-3883-1:难道你不害怕么,人类?

Harpy博士:不,我并不害怕。我们已经好好研究过你了。我知道这只是个梦而且你无法在生理上伤害到我。我的名字是Harpy博士。

SCP-3883-1:愚蠢的人类。这并不是梦。我是IKARANA,银河系的掠食者。在对我的畏惧中惊慌失措地夺路而逃吧。

Harpy博士:然而我并不打算逃跑。实际上,我更想和你谈谈,问你几个小问题。

SCP-3883-1:我不向任何人回答任何问题。畏惧我吧,渺小的凡人。

Harpy博士:你有意识到你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吗?我指,在梦境外,你只不过是根假dia—

SCP-3883-1:住口。够了!

此时,SCP-3883-1用一只触手碾碎了Harpy博士,在梦境中“杀掉”了他并使他从梦中醒来。

<记录结束>


Harpy博士于20██年2月9日再次试图与SCP-3883-1交谈。

<记录开始>

异相睡眠开始后,Harpy博士似乎在一艘处在风暴中的货轮上。一个站起来大约有10米高的人形身影(由外形辨认出为SCP-3883-1)从水面出现了。随后发生了以下交谈:

SCP-3883-1:IKARANA,深海的掠食者,已经再次回归了这血色的盛宴。颤抖吧,凡人们。

Harpy博士:你好,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想要问你几个小问题。

SCP-3883-1:又是你?难道你不记得上一次发生了什么吗?你何时才会学着畏惧我?

Harpy博士:正如我之前所阐明的,我没有要畏惧你的理由。我很清楚我在做梦。请问我可以问你几个小问题吗?

当Harpy博士说完话后,SCP-3883-1似乎充满了挫败感。SCP-3883-1开始不断攻击货轮,直到它在船体上开了一个洞。此时,货轮开始缓慢的沉没。

SCP-3883-1:哈!哈!哈!你现在怎么可能还没有理由害怕?你是无法逃生的,你唯一的结局就是死在这里。

Harpy博士:Ikarana,你需要我阐明这件事多少回呢?我很清楚这只是个梦罢了,你无法对我造成任何真实的伤害,甚至无法烦恼到我。我为何要害怕你呢?

SCP-3883-1:就因为我!你必须害怕我!!

此时, SCP-3883-1捡起了Harpy博士并把他掷向了海洋。在Harpy博士与水面撞击的一瞬间,他从梦中醒了过来。

<记录结束>


Harpy博士于20██年2月10日再次试图与SCP-3883-1交谈。

<记录开始>

随着异相睡眠的开始,Harpy博士似乎出现在了一间起居室。一把扶手椅和一张沙发出现了。坐在扶手椅上的是一只亮绿色的普通章鱼(Octopus vulgaris)。Harpy博士推测这只章鱼就是SCP-3883-1。SCP-3883-1示意Harpy博士坐下,随后发生了以下交谈:

Harpy博士:所以,Ikarana,你最后终于准备好回答一些小问题了吗?是什么让你这次没有用你的常规场景来迎接我呢?

SCP-3883-1:我看到是你来了我直接就选择放弃了。我知道我的老把戏对你没作用。我从我们第一次相会就感觉到了。我猜我只是一直在欺骗自己这不是真的。

Harpy博士:你为何这么执着于你的“老把戏”?为什么要制造这样的梦呢?

SCP-3883-1: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个什么吗?不在这里,我指,梦境之外。在真实的世界里。你知道我被用来做什么吗?

Harpy博士:好吧我的确知道,但是—

SCP-3883-1:你看到我了吗?我是一根触手!我应该是某个令人无比畏惧或者动动手就能摧毁几座城市的怪物的一部分而不是……而不是用于自我安慰的用具!这真是…这真的是太难堪了。

Harpy博士:所以,这些梦都是你逃避现实的一种方式?

SCP-3883-1:正是这样!而且我觉得这么做没有任何问题,你看出问题来了吗?这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我会有一次机会来装作自己一直想要成为的,然后你们人类还可以为你们的人生得到一场有趣的梦境。

Harpy博士:我觉得我明白了。

SCP-3883-1:请问博士你能不能就是……帮我个小忙?

Harpy博士:Ikarana,你请说?

SCP-3883-1:你能不能时不时地给我送一些新面孔来?我只是想……我只是想让我对自己的感情欺骗继续下去。这能让我感觉好得多。

Harpy博士:……我尽力而为吧。

Harpy博士在此时醒来并记录了这个梦。

<记录结束>

附录3883-1:依照采访3883-03,一份关于每周至少让一名D级人员(或是不知道SCP-3883特性的研究人员)在SCP-3883附近睡眠的请求已经被通过。有关更改收容措施的请求的批准还在等待中。

页面版本: 7, 最后编辑于: 12 Jul 2017 17:4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