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176 Mellified Man
EuclidSCP-1176 Mellified ManRate: 159
SCP-1176 - Mellified Man
coffin.jpg
移除了盖子的SCP-1176的石棺。

项目编号:SCP-117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176被存放在其被回收时所身处的石棺内,完全浸没在SCP-1176-1中,石棺放置于Site 73的一个可调节温度的上锁的观察室。只有进行必要的研究或需要更换监视设备时才可将SCP-1176从SCP-1176-1中取出,在任何情况下两者脱离的时间都不能超过六小时。当SCP-1176没有完全浸没在SCP-1176-1之中时,必须时刻监控它的脑电图,留意一切突发的脑部活动变化。如果SCP-1176-1的分泌量发生意料之外的改变也需要记录在案。为防止SCP-1176-1溢出,过量的SCP-1176-1将通过装在石棺上的龙头排出,排水每天进行一次或按实际需求进行。排出的SCP-1176-1将被立即摧毁或送去进行实验。

盛放SCP-1176-1的容器必须附有明确标示警告“此物并非食物,不可食用”。除进行实验之外,不可让任何与SCP-1176-1不匹配的人员食用SCP-1176-1。所有将SCP-1176-1作为紧急战备食物的提议都被否决了,就算是适合食用的人员也不行。此事仍有待伦理委员会的复审。

描述:SCP-1176是一具木乃伊化的男性人类尸体,据推定死亡时年约35岁。它的组织已严重降解,因此无法进行DNA检测;但根据背景证据可以推测出SCP-1176拥有阿拉伯血统,死于公元10-11世纪。SCP-1176处于临床死亡状态,没有任何的呼吸,循环或新陈代谢的迹象。然而,尽管全身组织都已严重降解,SCP-1176的大脑却保持着完好无损,并维持着恒定的脑部活动,脑电波状态与第三阶段无快速眼动睡眠(“深睡”)状态一致。

在SCP-1176本应含有体液的一切器官内,都充满了一种粘稠的金黄色液体,此液体被称为SCP-1176-1。化验证实它的成分与安纳托利亚蜜蜂(Apis mellifera anatoliaca)酿制的苜蓿花蜜相同。SCP-1176-1会从SCP-1176的毛孔中渗出,渗出速度取决于SCP-1176所处的环境。当SCP-1176被完全或大部分浸没在该液体中时——例如平常它被储存在石棺中的状态——SCP-1176-1分泌的速率约为每小时0.2升。当它没有被浸没时,分泌速度以指数递增(见事件记录1176-1)。不论分泌速度是多少,在任何时刻都没有观察到SCP-1176体内的SCP-1176-1总量发生增减。

研究发现血型为AB(Rh+)型的人类可以安全食用SCP-1176-1,对于这些人类来说,它的效果等同于浓缩的营养补充剂。15毫升的一份SCP-1176-1包含大约2500千卡的热量以及高含量的维生素等营养成分,作为紧急备用粮可谓效率极高。在D级人员身上进行的实验显示,血型与SCP-1176-1匹配的人服用该液体之后,在14-18小时内不会产生饥饿感,而且没有任何长期的副作用。

血型并非AB(Rh+)型的人类只要食用了超过0.5毫升的SCP-1176-1,在四到十个小时之内就会出现严重过敏反应的症状。在实验中,食用了SCP-1176-1的血型不匹配的人中有98.7%因急性溶血症引发的肾衰而死。血型不匹配的实验对象食用SCP-1176-1后产生的症状跟接受了与自己血型不相容的输血的患者的症状一致。

SCP-1176被回收时,它装在一个古希腊时代晚期风格的石棺中,石棺的盖子,侧面和内壁上都刻有古埃及时代晚期的象形文字,内容大多为求神保护棺中死者的祷文和咒语,以及多名神祇的颂词,另外其中还有一种已经灭绝的古阿拉伯语方言,至今无法破译。在棺材尾部的一块相当大的区域上,原本的刻字被抹掉了,代之以两段标准阿拉伯语的刻字(译文见附录)。石棺的一端有个钻孔,上面连着一根铜管以及龙头。据推测龙头装上的时间不超过100年,应该是SCP-1176的前任主人为了更方便地从石棺中排出SCP-1176-1而装的。石棺本身并没有任何异常特性。

1985年,基金会突袭了位于厄立特里亚(后属于埃塞俄比亚)阿斯马拉市的一所“玛娜慈善基金会”所属设施,并发现了SCP-1176。之前当地的基金会工作人员查明了该设施就是向埃塞俄比亚严重饥荒地区大量发放蜂蜜的货源,这些蜂蜜总共导致约█████名饥民死于急性溶血症。至今不明玛娜慈善基金会究竟是如何取得SCP-1176的。

SCP-1176石棺上的阿拉伯语刻字

第一段:

阿卜杜拉——撒拉之子,阿尤布之孙,纳西尔之曾孙,大族长(难以辨认)的第十五子,于回历3(难以辨认)年1七月的第一日开始了只进食蜂蜜的斋戒,他于斋月(即九月。—译注)的第十五日死去。大阿訇阿尔-尤素福将他封入这刻满先贤的咒语的古老石棺,他将在此酿造一百年蜂蜜,在人们有难时提供帮助。

第二段:

当心啊,阿訇,这东西上有伊布里斯2的标记!

在回历573年3,为了拯救遭遇饥荒的人民,阿尔-马里克阿訇下令打开棺材。被取出的蜂蜜装了很多罐,分别送到了族长的大宅,大阿訇们的清真寺以及受灾的饥民手上。第二天,大批的人发起了高烧,并最终死亡——可是族长,以及他的兄弟和儿子们却尽情享用着这被诅咒的甘露,完全没有得病的迹象。幸存下来的人们指责族长和他的家人使用了妖术,并且(难以辨认)。可是当他们前去摧毁那具已被取出棺材的尸体时,他们发现它突然笔直地站了起来,开始到处晃悠,尖叫,模仿他们。阿尔-马里克断定是魔王亲自派出的邪灵玷污了这件本该治愈人间的圣物,并下令将它封印在棺材里,直至世界末日。愿真主惩罚一切擅自打开这封印的人。

事件记录1176-1

20██年██月██日,为测定SCP-1176-1分泌速率的上限,进行了一次实验。SCP-1176从石棺中被取出,放置在专门设计的栅格地面上,这地面能不留残余地排干所有滴落其上的SCP-1176-1。一个小时过后,分泌速率达到每小时1.2升,之后以每小时约增加一升的速度加速分泌。最终到达了约每小时55.7升。在10.5小时过后,突然探测到SCP-1176的脑电波出现峰值,随后它“醒来”了。SCP-1176睁开了眼睛,开始拼命挥舞四肢,并发出凄楚的叫声试图吸引注意,它还试图爬向实验室的墙壁。

由于SCP-1176的内脏和肌肉组织已严重萎缩,研究人员推测它此时无法看见或通过其他感官得到任何关于它现在的处境的信息,由于舌头与腭部的降解,它也无法说出连贯的语句。研究小组担心SCP-1176的行动可能会伤害到它自己,委派四位初级研究员去制服并麻醉SCP-1176。在这次行动中,SCP-1176突然猛力拉扯自己的左臂,导致它的手掌从腕部断裂。由于使用吸入气体和肌肉注射方式麻醉SCP-1176都没有成功,只得派研究员们将SCP-1176带回它原先的棺材,盖上盖子。之后3小时内仍然能听到SCP-1176持续发出叫声,并用四肢和头部撞击石棺内壁。3小时过后,它失去了活动力,回复了原先的沉睡状态。

之后的检查中发现SCP-1176的活跃状态造成它体内多处骨折,同时也发现了一些以前没有注意到的骨骼旧伤,据推测应该是过去类似的活跃状态造成的。SCP-1176被扯下来的手仍在继续分泌出SCP-1176-1,分泌速率与SCP-1176本体相当。目前它被独立收容,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