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218 单向玻璃
SafeSCP-1218 单向玻璃Rate: 75
SCP-1218
1218.jpg

收容之前的SCP-1218-1实例

项目编号:SCP-121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1218-1实例均需要被放置在特制形状的板条箱中,位于Site 28的受保护收容翼区L-03。大多数SCP-1218-1实例十分易碎,故回收、转运、储存时需谨慎对待之。由于存在信息泄露的可能,若SCP-1218-1个体附近有任何敏感的基金会物体时,它必须始终被遮挡。

每当SCP-1218-2出现或者与之发生接触,则需记录并登记。

描述:所有SCP-1218-1实例均按照它们被回收的顺序编号为SCP-1218-1-XX。就本文档的最新更新版本而言,我们已经储存有SCP-1218-1-1到SCP-1218-1-32,仅仅缺少SCP-1218-1-4(见实验记录)。SCP-1218-1个体都似乎是普通的壁挂镜,其中长方形镜子最为常见,尺寸从0.2到9.5平方米不等。

仔细检查显示,这些物体实际上是单向反射的玻璃,在绝对黑暗中看向它时(这可使得反射最小化),可见到另一侧有一个极其黑暗的房间。这些黑暗的房间,后文称之为“观察室”,似乎有着一种破损的、类似水泥的材料建造的地板和天花板,以及各种供SCP-1218-2坐的升起的平台。无法看到侧壁,视野很快变窄直至黑暗。每一面镜子似乎都连接向一间独特的观察室,但均具有以上共同特征。

SCP-1218-2指一群身高1.5到1.9米的生物,经常可以在观察室内看到它们。该种形似人的生物有着患有严重黄疸的、看似皮革的皮肤,使得标志性的特征模糊不可辨认。每个生物的头部都有四处伤口:在撕裂的血肉中有洞,位置大致等同于人类的眼睛、鼻子和嘴。这些生物(下文称之为“黄人”)穿着虫蛀的西装,衣服被鉴定为19██年代的风格。SCP-1218-2似乎能够意识到SCP-1218-1前面的观察者;曾经见到他们跟随测试对象移动,并且还主动在一个似乎是████牌的笔记本上记笔记。


回收的███████博士的测试记录

█/█/██:我们排除了这是某种倒影的想法。当测试对象朝不同方向移动时,他们透过镜子看到的视野也会相应改变。当SCP-1218-2跟随他们移动时,可以看到测试对象大吃一惊,一个开始恐慌,一个开始尖叫。我们打开了灯,令测试对象离开房间。

█/█/██:看上去,当亮度低于1流明时,我们的测试对象在SCP-1218-1附近变得心神不定。他们要么描述了某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要么说房间比看上去要大。我的理论是镜子后面的“观察室”是一种对视觉的细微提示,能被他们的潜意识获取,而显意识的大脑中它依然被“倒影”这一想法覆盖。我在测试室中悄悄安装了隐蔽低照度摄像头,它们能捕获的光线刚刚好够录影带工作,以供重复研究。

█/█/██:对于多个SCP-1218-1实例的持续测试显示,每一个个体都连接向单独的房间;但能看到的SCP-1218-2个体的数量在改变,说明它们可能在一天中进入或者离开那些房间。此外需注意,让“观察室”能被看见的主要的光照模式似乎是一根香烟的光亮。如果没有SCP-1218-2在吸烟,那么可以推断出观察室会一片漆黑。这可能是有几次事例中我们无法通过镜子看见任何东西的原因,即使这边已经彻底黑暗。

█/█/██:目前为止,我已成功地通过观察记录确认了至少19个独特的SCP-1218-2个体。他们的面部和身体结构极为相似,但是皮肤上的疤痕、身高、他们穿着的西装足够让我将它们区分开来。需注意这些个体并不总是出现在同一个观察室内。

█/██/██:目前还没有在对D级对象的测试中找到暴露于SCP-1218-1或SCP-1218-2的不良影响。因此我决定直接让我和我的助手们进行测试,认为这是安全的。

█/██/██:由于我们所拿到的SCP-1218-1的数量足够,我已批准了尝试打碎其中的一面镜子的测试,来看看它能否保持它的效应。

█/██/██:打碎一个SCP-1218-1个体确实会让它停止展现任何异常的效应,但是[已编辑],就像腐烂的水果那样,很快就消散了。

█/██/██:我的一个助手今天来找我,说我漏掉了早期实验中的一件事情。她注意到当D-9002因害怕而尖叫时,其中一个黄人忽然后退一步,像是吓了一跳。我怀疑声音也有可能连接到这些地点。

██/█/██:我在SCP-1218-1-5使用的记录设备上添加了一个激光麦克风,使之完善。我们找到了以下异常声音[见音频记录概要]

██/██/██:SCP-1218-2继续吸引着我。它们回应我的行为,就好像它们可以清楚地看见我,但我个人不知道它们是如何看见东西的;如此低的光照度使我无法确定,就好像那些撕碎的眼窝下面其实有眼睛在看。这就好像在动物园里看动物,它们跟着我们的动作而移动,却不理会任何交流的尝试。我很好奇他们在写些什么,可惜光不够亮,让我读不到上面的字。

██/██/██:持续送来了更多的SCP-1218-1个体。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它们的性质,我们开始检查来自███████和████数据库的旧报告以搜集更多线索。机动特遣队Beta-6,("Window Washers" - 洗窗人)已被组建,不仅用以收集更多的此类镜子,也尝试追踪它们的来源。

█/█/██:我得检查我的笔记,不过看上去正在有比平时更多的SCP-1218-2出现在我的测试中。

█/█/██:迄今为止,我们储存有26个SCP-1218-1实例,用光了现有的线索。鉴于注意到其效应的难度,我担心外面还会有远远更多的这东西。

█/██/██:我知道现在有更多的了,最近的测试中有超过十个人,看着我们。我不喜欢这样。我已经通过[已编辑]把这些测试录影带带回家,然后我要盯着每一帧直到我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我刚刚已经耗费了三个夜晚来盯着这些录影带。我觉得我开始睡眠不足了;当我今天路过H-7走廊的镜子时,我发誓看见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盯着外面的我看。

█/██/██:我砸碎了走廊里的镜子,至少现在我能确定了。

█/█/██:我明白了。我当时应该更仔细地看看它们[已编辑]上面的细节的。我不确定,但我或许知道它们在哪里,是什么。

[记录结束] 见事故H1218-A


音频记录概要
以下声音是激光麦克风在七(7)天的时间段内获取的声音。使用了音频分析软件来确认每一种声音最可能的来源,以及它可能的准确率,和它出现的次数。

  • 脚步 (袜子) - 99% - 与测试对象的移动一致
  • 脚步 (懒汉鞋1) - 95% - 一般与SCP-1218-2的移动一致
  • 滴水 - 99% - 不间断
  • 动物声音 (猫,呼噜声) - 18% - 频繁
  • 流水 (水龙头) - 92% - 42
  • 咀嚼 (人类,成人) - 12% - 40
  • 声音 (成人,含混不清) - 80% - 30
  • 物体落下 (橡胶管) - 14% - 29
  • 流水 (淋浴) - 90% - 13
  • 机器 (叉车) - 87% - 12
  • 声音 (孩童,含混不清) - 84% - 11
  • 打鼾 (成人) - 93% - 7
  • [已编辑]
  • 大笑 (孩童) - 93% - 2
  • 警笛 (救护车) - 92% - 2
  • SCP-███ - 64% - 1
  • 链条摇动 - 88% - 1
  • 玻璃打碎 - 92% - 1
  • 声音 (成人,女性, "[无法辨认]…另一个,我们要迟到了") - 82% - 1
  • 尖叫 (成人,女性) - 83% - 1

于█/█/██,███████博士被发现在他的私人住宅内死亡。人们发现他被绳套吊死在阁楼上,在那之前他已三天没有露面上班。现场的庭证表明他是自杀。他家中所有的镜子都被发现打碎了。根据标准协议,对于SCP-1218的更多测试已被暂停,直到能排除所有可能的模因或者精神影响。

附录A:进一步检查███████博士家中的镜子碎片显示,[已编辑]与武器或者击打造成的碎裂不一致。现场的视频记录也丢失了。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以确认H1218-A的所有细节。

附录B:SCP-1218升级为Euclid的提议正在审阅。

页面版本: 5, 最后编辑于: 09 Jun 2018 05:1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