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421 不可靠的神諭
EuclidSCP-1421 不可靠的神諭Rate: 81
SCP-1421
NDbDn.jpg

SCP-1421-1 的細節

項目編號:SCP-1421

項目等級: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421 應被就地收容於布雷登森林自然保護區內。為避免與公眾接觸,會由滲透於當地野生動植物信託基金的人員維持一個直徑 100 米的圍欄隔離區,並改變自然教育徑的路線。SCP-1421 散佈的橡實應被收集並安全地保存在 Sector-25 中。除非已獲得 Reeds 教授 Skinner 博士受權,在任何情況下,人員均不可與 SCP-1421-1 交流。

描述:SCP-1421 是一個位於英格蘭威爾特郡的布雷登森林的 Quercus robur1 標本。其坐落於一處直徑約 20 米的天然空地中央——相鄰的草木明顯營養不良,SCP-1421 周圍半徑 5 米內的地面覆蓋了落葉。

其異常屬性在有任何化學或電能來源存在於 SCP-1421 五米範圍以內時顯現;此性質的能源通過未知的機制迅速消耗。在人類對象的情況下,會迅速導致類似於長期禁食所致的狀態;此狀態在對象對 SCP-1421的-1 感知或反應上有什麼程度的幫助仍然不明。

SCP-1421-1 是個有濃密鬍子的老年人類男性臉部及部分手掌的雕塑,雕刻於 SCP-1421 樹幹東側離地面 1.7 米處。SCP-1421-1 不會移動,機械錄音未能檢測到有語音或其他聲音從雕刻發出——然而,曝露於 SCP-1421 的對象極可能感覺到 SCP-1421-1 對他們說話並試圖開啟對話。SCP-1421-1 似乎很聰明,並表現出對對象及其以前曾交談過的個體有深入認識。據曾曝露於 SCP-1421 的對象,SCP-1421-1 表示自己為一個自然之神或林地之神,並設法提供其聲稱會提高對象利益的建議和信息。

SCP-1421-1 提供的建議往往是預言的形式,當對象執行某個任務就會產生一些理想的結果。任務往往帶有不道德和在法律上曖昧的性質,包括但不限於:建議對象專業地對朋友、家人、同事或陌生人作出令其難堪、偷竊、傷害或將其殺害的行動。遵循 SCP-1421-1 建議的對象在自己行為的後果中並不享有特殊保護,逮捕或死亡是一個典型的結果。據確認,對象沒有被 迫服從於 SCP-1421,但經驗的超自然性和因接近 SCP-1421 而造成的狀態改變導致了幾個個體願意執行其建議。

發現記錄 1421

SCP-1421 的異常屬性是在搜捕激進環保組織 PWF 的一個營地時發現的。PWF 被滲入到當地執法部門的特工留意到該組織異常地由和平抗議快速提升至犯罪及恐怖主義行為,因而引起了基金會的注意。該組織在 2009 年以「保護威爾特森林」之名成立,並以公眾意識運動及反對在森林和林地範圍內的建築工程的請願最為聞名。該組織在 2010 年參與了在布雷登森林的靜坐以試圖阻止連接 B4040 和 B4042 的幹線公路工程。在這些抗議活動期間,該組織明顯與 SCP-1421-1 有所接觸;PWF 隨後在自然保護區內建立半永久性基地,並更名為「保護原野前線」。該組織涉嫌與2010年7月15日一宗發生在一名曾投票支持建築計劃的威爾特郡議員的住所的刑事襲擊以及在2010年7月19日發生的針對一名曾提出議案的行政區書記的炸彈郵件未遂案有關,这两项举措均未說服威爾特郡議會放棄公路工程。

2010年8月2日,五個符合 PWF 成員之描述的人物進入勞埃德 TSB2的一間分行,以很有可能是偷来的無牌 .22 口徑獵槍威脅出納員。劫案似乎並沒有好好計劃和執行,該組織未能從分行的提款機獲得現款。該組織隨後被追趕,其中一人被路人實施公民逮捕權。當被移交予威爾特郡警察時,該名組織成員表示搶劫是由「神」所指引,並提供了組織的森林營地之位置,此時 Sector-25 的人員被派往調查。另一名組織成員的屍體在 SCP-1421 的底部被發現,屍體呈現木乃伊製作晚期狀態;另一名組織成員在其位於布雷登的住所被發現,明顯死於自殺(參閱文件 1421-01)。似乎是組織領袖的最後一名 PWF 成員的位置尚未確定;其住所收藏有關深層生態學及無政府主義運動的文獻。

進一步的文檔

采访者:Skinner 博士
受訪者:SCP-1421-1
日期:02/09/2010
注:Skinner 博士的問題通過拋物線麥克風錄製,並由特工 Moon 加上時間標記。SCP-1421-1 的回應由 Skinner 博士提供及認證為準確。

5 秒 SCP-1421-1:歡迎,我兒。你前來尋求指引?

9 秒 Skinner 博士:你是怎麼來到布雷登森林的?

11 秒 SCP-1421-1:我選擇在這裡顯現自己,這片被人類所傷的原野。

16 秒 Skinner 博士:PWF 將你描述為「神」。你認為自己是神?

18 秒 SCP-1421-1:你會知道我是何物。

22 秒 Skinner 博士:我對 PWF 發生了什麼事很有興趣。

25 秒 SCP-1421-1:他們結果是最令我不高興的。我早已賜予他們心中所求之物,要是他們有仔細聽從我的話就好了。

40 秒 Skinner 博士:真的?

41 秒 SCP-1421-1:是的。神的話語都是真實的;他們的聽力有問題。

59 秒 Skinner 博士:他們的聽力?

1 分 1 秒 SCP-1421-1:對,而他們遵從。我本可以幫助他們——我也可以幫助你,Daniel。

1 分 30 秒 Skinner 博士:是 Skinner 博士。

1 分 32 秒 SCP-1421-1:你看,我知道你的事。你沮喪嗎,Daniel?

1 分 50 秒 Skinner 博士:不,我不能(沮喪)。

1 分 53 秒 SCP-1421-1:你的上司 Reeds 教授,你知道他嫉妒你吧?他看到你如何努力工作,因而怨恨你。他會固守他的地位,Daniel,除非你採取行動。我知道將會有個重要的員工會議——在他的咖啡裡放些吐根3,你就會在一年內成為站点主管。還有,他背著妻子搭上了研究員 Black。

2 分 20 秒 Skinner 博士:(咳嗽)

2 分 21 秒 SCP-1421-1:我乃是原野之神。於我一切皆有可能。你準備好遵從我對你的吩咐了嗎?

2 分 29 秒 Skinner 博士:吩咐我?

注:此時 Skinner 博士指出 SCP-1421-1 陷入沈默約 1 分 45 秒。Skinner 博士指他發出了一些用以填補對話空白的虛詞,如「好」和「是」,以提示 SCP-1421-1 繼續說話。

4 分 14 秒 SCP-1421-1:我能看到你不願意讓我來幫助你。

4 分 16 秒 Skinner 博士:正確。我要問個問題。來令它顯得正確。

4 分 20 秒 SCP-1421-1:非常好——你從我這裡尋求其他知識嗎?

4 分 40 秒 Skinner 博士:Mark Renton 在哪?

4 分 43 秒 SCP-1421-1:你能在布雷登德維茲路 52 號找到他。

5 分 20 秒 Skinner 博士:我們會調查你所說的話。

注:訪問由 Skinner 博士終止。對 SCP-1421-1 提供的地址進行了調查,但未能提供任何 Mark Renton 目前行蹤的證明。

注:摘錄自一名已知 PWF 同伙 David Gray 之住宅內的日記。

03/06/2010:我已經熱血沸騰了。我等不及星期六的反對布雷登接驳道路(the Braydon Link)的抗議。我會帶薯片和三文治,而 Mike 會帶汽水。和接驳道路說不!

07/06/2010:我已經在粪池(the holding tank)兩天了,真是多虧那些豬。之前發生了一點爭吵。Renton 一如以往的酷——幹切·格瓦拉會做的事,拿著幾個自製燃燒彈。可惜像那樣譁眾取寵會令你被打臉。

08/06/2010:所以呢,我們現在是保護原野前線(the Protect the Wilderness Front)了。舉起拳頭吧。Mike 認為我們應該去買頭套。

15/06/2010:那真是…奇怪。Renton 帶上我們去看他在抗議時在密爾本森林發現的東西。那是張在樹裡面的脸,如果你等一會,你就會開始有點頭暈和聽到它在對你說話。雖然它說不同人對同一事物有不同看法。我不知道要寫什麼。

注:此後日記的筆跡和詞彙出現了明顯變化。目前還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Reeds 教授

一名聲譽良好的筆跡學家的第二意見表明後來的筆跡處於該個體變動的範圍內。毋需進一步重視此細節——Skinner 博士

03/07/2010:那森林開始像家一樣。我不擅長那類型的事,但 Mike 參加過野外生存課程。食物絕對不足以滿足渴求——又是吃炸魚薯條。

15/07/2010:今天,我們對那些破壞者進行我們第一次的打擊。Roberts 議員支持移平我們的自然遗产森林的議案,他自食其果。我們想綁架建築公司的總裁然後带他去見神,但維基百科說他住在香港。

17/07/2010:今天神告訴我 Renton 是政治部的臥底。我不認為有其他人聽到它說的話。這似乎不太可能,但如果那不是真的,為什麼神要那麼說呢?要是他有一天突然消失了,他很可能是回去警察那邊了。沒有尋找他的理由。

19/07/2010:Sarah 的炸彈沒有熄滅。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照神所說的做。我猜我們遺漏了什麼。

25/07/2010:神說我們要搶劫銀行來喚醒人們。這能一擊瓦解體制;全球所有人會開始考慮自己的行為。這是一大步,而我不肯定自己能承擔。<被部分擦除了的旁註:「輝煌」>

28/07/2010:我們做好了充分準備;我們有頭套,我們有平面圖,我們甚至有獵槍。Renton 搞來了獵槍。我依然不知道我們能不能相信他。

02/08/2010:一切都亂了。出納員按了封鎖分行的按鈕,沒有人會給我們錢。我們甚至去不了收銀機後面搶劫。他們抓住了 Chris,而他知道神的事。這完全是個災難。完全沒有人能預見這事发生。

02/08/2010:神說 Mike 是事情失敗的原因。如果有他相信神,事情就會好好進行。現在我們都會被逮捕。Renton 早就不見了——完全沒有追他的理由;他現在可能已經不在這國家了。<這裡的旁註難以理解——可能為「和橡實」>。神告訴我,我不用去監獄。它說把 Mike 交給他,因為他失敗了。我不知道它跟 Mike 說了什麼,但他被我用獵槍槍托打時並沒有反應。

03/08/2010:Mike 的母親打電話給我,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無法繼續。我的內疚感實在太大了。<這裡有被部分擦除了的旁注「相當肯定它就是那樣運作的」><它說沒這回事——Skinner 博士>

內部備忘錄

恭喜 Skinner 博士晉升第 3 級研究員。Reeds 教授正在短期休假,Skinner 博士除了他其他的職責外,會再負責 SCP-1421 的所有進一步調查。——Gelding 教授

十(10)個 D 級人員被分配到 Skinner 博士以探索長期曝露於 SCP-1421 的影響。——Iglesias 博士

我已經從 Sector-25 數據完整性團隊收到一份頗為令人擔憂的報告。由特工 De Bono 起草的SCP-1421 發現記錄之原始版本內容如下(作者強調):「組織成員表示搶劫是由「神」所指引並建議「基金會」應調查一下。」能請 Skinner 博士提供此細節被人從發現記錄中刪除的原因嗎?這強烈暗示了至少一名 PWF 成員與基金會或有關組織有聯繫;有跟進這事嗎?——Gelding 博士

我已親自審閱采访记录 1421-01 的錄音,我傾向同意 Skinner 博士在 59 秒以及 2 分 29 秒的發言並未帶有他在抄本顯示的語調變化。我特此授權 Sector-25 對所有曾接觸 SCP-1421 的人員執行程序 552-Hepburn。此外,由於目前 Skinner 博士所寫的 SCP-1421 操作信息文章出現了許多對此現象的記錄被歪曲或捏造,因此我正主持對該文章的即時審查。我尤其關注在特殊收容措施中提到的橡實的去向,據我所知,它們從沒被正式收容過,而似乎每一顆都意味著一個潛在的 Euclid 級威脅。——O5-7

page revision: 3, 最后编辑于: 14 Feb 2017 07:4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