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02 菲尼缝制师
EuclidSCP-1502 菲尼缝制师Rate: 107
SCP-1502

项目编号:SCP-150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502被收容在一个处于5号研究设施的人形生物收容区的一个单间的安全收容柜。一个与其完全相同的收容柜将被放置于收容室旁,并且此单位将装置压力传感器,如果传感器被触动将会通知职员。

SCP-1502-1系列对象将被移动至位于5号研究设施的被称为Daniels区的专用区域。该系列单位将被作为人形SCP实体被收容。这些对象将被研究者监控心理和生理变化。

描述:SCP-1502是一个高38cm的人形构造的单位。其身体由皮革,电线和不明来源的骨片粗糙地组成。1其头部和上部躯体被用金属线系在其腰部的粗麻袋覆盖。与其身体上的其他部分不同该单位的手臂是机械构造的,材料是手术钢。其前臂包含一排工具,包括手术刀和订书针。这些工具可以被一个可弹出的附件释放和固定。其左臂也包括了一个抓取工具,该工具紧紧钩连着从其背部上的线轴的线。其右臂可以弹出一个注射针。该注射针通过一个塑料管连接在其背部线轴下的钢制蓄水池。

SCP-1502拥有有限的的心灵传动的能力,并且可以瞬间移动到100米以内最近的抽屉,衣柜,壁橱和相似大小的家具。目前观测到的最小使用间隔是12秒。该单位在夜间运用此项能力进入住宅和相关区域,同时,试图定位最近的人类。如果该单位成功2,它将会使用注射器向对象注射大剂量的不明组成的麻醉剂。该麻醉剂将会带来麻痹,意识不清和全身无力的效果。之后,SCP-1502将会站在对象旁(通常是在其胸口上)并且对其进行大型整容手术。

这项手术包括的处理手段有注射胶原酶和弹性蛋白酶3的浓缩液到对象面部的部分部位,切断某些肌腱使面部皮肤松弛,和将对象的头发缝合到其上嘴唇上。推测其目的是改变对象长相,并尽可能地类似演员威廉·丹尼尔斯在系列电视剧《淘小子看世界》4中饰演的Mr. George Feeny。

除了距离,对于选择目标,SCP-1502没有显现出对于年龄,种族,性别或其他因素有偏好,但是受限于物种。SCP-1502曾被释放在一个注射过镇定剂的动物(包括一只猩猩(黑猩猩),一只约克郡犬(家犬)和一只巨蜥(碧塔塔瓦巨蜥)),以及真人大小的穿着如同睡着的的白人男性的橡胶人偶。SCP-1502对于爬虫类,犬,人偶没有做出反应,但是靠近黑猩猩且发出声响。由于声音的失真和低音量,其意义尚不明确。之后,SCP-1502走到镜子前并一只面对镜子直到其被移出测试区域。

一旦整容手术完成,SCP-1502将试图逃离该住所。在测试中,如果SCP-1502在手术开始之前或者麻醉剂在手术结束之前失效,SCP-1502将用其声音使对象分心并趁机传送走躲藏起来或注射额外的麻醉剂。根据实验日志15025

SCP-1502的确切动机仍然未知。直接交流之后仍没有得出定论,因为SCP-1502通过播放演员莱德·斯特朗在上述电视剧中饰演的Shawn Hunter的台词录音来交流。所有被记录的SCP-1502发出的声音都源自于电视剧《淘小子看世界》这些录音的来源和媒体未知,并且录音总是退化到有大量静电音和严重的失真。

采访记录1502-A-1

前言:本次交流在SCP-1502被移动到目前的收容设施之前的装置外进行。在武装收容区24的标准交流室被使用。交流由研究员Andrews,安全官员Clarke和助手Chen参与。SCP-1502被允许在桌子上自由移动。在桌子的四角各放置了一个打开的橱柜。在变得合作之前,SCP-1502试图从操作人员手中传送走。

<开始记录, 时间 14:31:05>

采访者:SCP-1502,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吗?

SCP-1502:[面向安保人员] 你听见他怎么叫我了吗?

采访者:[重复问题]

SCP-1502:拘留!我最近经历了不少。我连穿的衣服都没有了。

采访者:你是如何发出这些声音的?

SCP-1502:那是他为我做的,我有一张“无线电脸”。

采访者:“他?”

SCP-1502:令人毛骨悚然的某人。

采访者:你在哪里被制造?

SCP-1502:在中心。正是你所告诉我的让我开始思考对我来说那是不是一个合适的地方。我不断地让他停止但是他只是像疯子般开始喊叫[声音严重失真]。是你们告诉我的,因此我才能再把你们弄在一起[静电音,然后正常音质恢复]。你想过我曾是一个漂亮女孩吗?

采访者: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SCP-1502:是的,处女。处女永远不死。我可以变得你和你一样恶心但不会死去,我只是想自己看起来很漂亮。

采访者: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要在人脸上进行手术吗?

SCP-1502:是的。他们在真实的世界中,我们不常去那里。你没有要求参与测试,但Feeny要求了。

采访者:你为什么一直执着于Feeny这个角色?

SCP-1502:Feeny。你在开玩笑吗?你,嗯,你从不对我放弃希望,一次也没有。我不会忘记你,你是我认识最好的人,我会为你挡子弹,而不是为他。太丑陋了。

采访者:[对着助理研究员]你认为我们可以让它在这次更好解释什么吗?[助理研究员摇头“不”。] 我们也许应该收容它,以后再继续。

SCP-1502:[面对助理研究员]你没有在交谈!但我知道你在这,我们是谁?

助理研究员:我从未见过这东西。

SCP-1502:当然没有。你记得我从来没有像你要求过什么,也没有像这样求你,但是……[不清晰]因为我曾经追求你那么久,而且总是梦想告诉你我对你的感觉。我当时很可爱是吧?

[助理研究员开始回应,然后沉默地摇头]

SCP-1502:别这样!你知道我们是你的最爱你看见我要带着这个去哪吗?杀手是我们中的一个。

采访者:Chen,你明白SCP-1502在说什么吗?

助理研究员:我不知道,这些都没有什么意义。

SCP-1502:这些有意义如果你和我看了一样多的恐怖电影的话。事实上,……[不清楚]嘿,笨蛋,我希望你参与测试。噢,是的,是的,是的。

采访者:我认为它开始变得具有攻击性了,我之后再继续[面向助理研究员] Goggles,你还好吗?

SCP-1502:我们让你失望了吗?这是你们的问题,你没有交给我足够的东西。Feeny 把我们锁了起来。

<记录结束 时间14:38:22>
 

被SCP-1502实施过手术的人类为了保密要求被移至当地一个研究所,进行复原处理,同时展开长时间的观察。按照顺序,每个对象被分配一个编号“XX”,对象表现出抑郁,自我身份认定缺失,长期处于疲劳状态,并且基本不想回到社会。SCP-1502-1-01到SCP-1502-1-08已经从SCP-1502的伤害中恢复。SCP-1502-09到SCP-1502-14来自于围绕SCP-1502所展开的实验中。

这十四个或者恢复或者收容的对象已经表现出身份上的复制倾向,他们开始模仿George Feeny的人格。这种倾向没有与种族,性别或者包括与George Feeny的相似度在内的其他因素有明显联系。对象1502-1-12和对象1502-1-15从未看过这部电视剧,并且拒绝了提供给1502-1系列对象的记录,他们表示更喜欢自己虚构的人格形象。虽然这些效果表现出一种完全没有异常的模仿机制,它的确切效果还未知。

已经被“Feeny人格化”的1501-1对象,会按照与他们交谈的人的身份,要求对方呼自己为“George”或者是“Feeny先生”。并且,对象们会认为其他对象是冒充者,用各种方式解释这这问题,包括认为对方是变形的人,机器人和基金会职员。五名对象不能追忆他们在被收容之前的事;这些对象被单独隔离,这是为了防止其与其他对象互相的情绪上的影响。

附录██/██/03:在对1502-2,1502-3的接触中,SCP-1502能够提供关于基金会的机密信息,包括能认出在其在被转移之前在研究设施5的收容所工作的职员。

附录██/██/03:在与1502-A-2的接触中,助理研究员Issac Chen允许SCP-1502和█████ ███████████,一个26周岁的在24区工作的女性职员发生感知上的联系。该名女性职员被报告在██/██/02失踪,并且在那时与其他三名女性同行。这三名女性也同样失踪。然而,对于她和她的同伴失踪的调查,无论是基金会还是当地警方,都因为没有结果而中止了。

经过反复地询问和分析,助理研究员Chen被认定与这次失踪无关。

附录██/██/04:SCP-1502被认为其记忆在不断地衰退。在接触1502-5时,当被测试到过去曾经询问过的问题时,其表现出明显相对低下的反应频率和准确性,其提供关于讨论过的话题的信息明显减少。当向SCP-1502展示助理研究员Chen的照片并要求其辨认的时候,SCP-1502回答道:“我不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的头还在痛,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SCP-1502说话的方式也改变了;其声音的失真变少,音质变得清晰,音量微小。采集的录音显示“我们”的使用率减少,且只使用它们的单数形式。SCP-1502目前表现得如同角色Shawn Hunter,这些改变的理由仍然未知。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9 Jul 2017 19:2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