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21 待追认圣徒教皇利奥十世冕下至圣银行
EuclidSCP-1521 待追认圣徒教皇利奥十世冕下至圣银行Rate: 110
SCP-1521
sketch.JPG

由观察者-1521-4绘出的艺术性绘图,现在用作视觉确认的验证依据。

项目编号: SCP-1521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521应配备有两名“观察员”与三名支援队员,这些人员以24小时一班的频率轮换。对所有试图接近SCP-1521的公民应尽可能地扣留、确认身份、处理以及进行后续观察。任何被观察到从SCP-1521内离开的人员应尽可能的进行扣留、询问和确认身份。因为与SCP-1521进行工作太过于乏味,SCP-1521的工作人员应2周进行一次更换

描述: SCP-1521是一栋建筑物,建筑风格为早期巴洛克风格,坐落于意大利,罗马的██████ ██ ██████。尽管这栋建筑物似乎一直都出现在那里,但其并不能被直接观察到。指向其方向的人通常都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

有大约█%的测试者可以观察1 到这栋建筑物。那些能成功观察到这栋建筑物的人都辨认出在这栋建筑物之前有一个指示它为“待追认圣徒教皇利奥十世冕下的至圣银行”的标识2

SCP-1521之中表现出了有许多人形个体的存在,它们通常都穿着罗马天主教教士或是修女的服饰。这些个体都没有敌意,并且会试图平息那些使用身体暴力而让它们遭遇危险的情况。这些个体从未被观察到离开过SCP-1521。

可以推定,任何能观察到SCP-1521的人都能进入SCP-1521,尽管现阶段只有6次对SCP-1521内部探索行动被O5所批准。根据现有信息,将不会再次计划更多的探索行动。

请参见附录以获得现在所有有关探索行动的已分级信息。


page%201.jpg

SCP-1521中的小册子,1面

page2_small.jpg

SCP-1521中的小册子,2面

附录 SCP-1521-1: 观察者SCP-1521-2的探索性调查

观察者SCP-1521-2被O5-12允许进入SCP-1521以进行先期调查。观察者SCP-1521-2进入了SCP-1521并且受到了一位很明显穿着14世纪天主教牧师服的人类外表生物的接待,以下将该对象称为SCP-1521人型生物1(即SCP-1521 Humanoid Instance 1,略写为1521-HI1)。当观察者SCP-1521-2问起SCP-1521的本质时,SCP-1521-HI1简短地解释了什么是银行,并给了观察者SCP-1521-2一本小册子。尽管原本已经丢失了,但是我们还有着复制本,在此一并记录。

观察者SCP-1521-2被要求马上对该建筑物内部进行调查,其报告中指出数名圣徒的和描绘了不同姿势人形的油画装点着墙壁。观察者SCP-1521-2一共观察到描绘了17个不同的人形。

在SCP-1521-HI1一直等待的时间中阅读完小册子之后,观察者SCP-1521-2被要求询问一些服务的情况。1521-HI1向观察者SCP-1521-2询问可用资金的数量,此时观察者SCP-1521-2不得不承认身无分文。之后1521-HI1要求观察者SCP-1521-2离开直到其拥有了所要求的资金为止。

观察者SCP-1521-2离开了SCP-1521并且得到了为期两周的休假。

更多由观察者SCP-1521-2进行的调查可参见于[数据删除]。



附录 SCP-1521-2: 探索性调查

观察者SCP-1521-11是在欧洲的数个医院之中搜寻许久之后找到的。当其最后被确认时,已经在其胃部之中发现了恶性肿瘤。观察者SCP-1521-11被选中进入SCP-1521并且要求提取一次“奇迹”。

在经过O5-12准许之后,观察者SCP-1521-11进入了SCP-1521并且和SCP-1521人型生物14进行了交谈。SCP-1521-HI14就像是早已知道观察者-1521-11即将来访一样地进行了谈话,并且似乎早已知道观察者-1521-11是来请求一次医疗奇迹的。1521-HI14马上召集了一批人形个体(确切数量未知,估计超过6人)来将观察者SCP-1521-11护送到Antioch圣泉去。

在对SCP-1521-HI14进行给付之后,观察者SCP-1521-11被浸泡在圣泉之中。在其进入圣泉之后,泉中的水开始“旋转激荡”,此时SCP-1521-HI14宣称“一名天使正在扰动泉水。”在祈祷了15分钟之后,观察者SCP-1521-11报告称已经得到了治愈并且由之前的护卫再次护送回到了SCP-1521。

核磁共振扫描显示观察者SCP-1521-11仍然经受着胃癌的折磨,尽管观察者SCP-1521-11本人受这次经历的影响过深而不相信诊断结果。观察者SCP-1521-11在4个星期后死于癌症的并发症。


附录 SCP-1521-3: 探索性调查

SCP-1521观察者SCP-1521-13观察到如常一样进入了SCP-1521。当其进入之后,马上有一个SCP-1521之中的人形个体向其走去,该个体穿着天主教牧师的套衫和长袍,该个体被指定为SCP-1521人型生物47(1521-HI47)。SCP-1521-HI47问观察者1521-13是否最近失去了一段亲密的关系。观察者SCP-1521-13回答最近他的叔父去世了之后,SCP-1521-HI47马上跪下了,并且开始用一种观察者SCP-1521-13认为是拉丁文的语言高声祈祷。观察者SCP-1521-13被这一景象弄得摸不着头脑。

在大约祈祷了5分钟之后,SCP-1527-HI47站了起来并宣称观察者SCP-1521-13的叔父现正在地狱之中,忍受着魔鬼的折磨。观察者SCP-1521-13被这段话弄得心烦意乱,此时SCP-1521-HI47提出能聚集一个牧师团进行祈祷其叔父的灵魂脱出地狱的仪式,而这个仪式只需要很少的费用。观察者SCP-1521-13马上就答应了。当问到费用的具体数目时,SCP-1521-HI47询问了他身上能用的资金,并且表示那些就够了。

观察者SCP-1521-13之后被裹挟进入了一个由另外12人组成的团体之中(这些个体暂定为SCP-1521人型生物48-59,之后再做确认。),他们围成一个圆圈,询问了观察者SCP-1521-13的叔父名字,之后再一次进行了高声祈祷。

在大约祈祷了10分钟之后,SCP-1521-HI47走出了圈子,宣称他们已经使观察者SCP-1521-13叔父的大部分身体脱离了地狱,但他的脚还陷在地狱之中,他要求支付额外的15000里拉以完成这个仪式。观察者SCP-1521-13快速地走出了SCP-1521去收集资金并且出现在了基金会人员的视野中。

之后观察者SCP-1521-13再次进入SCP-1521的申请被拒绝。


模式推测: 似乎不存在一种确定的模式来决定谁能够访问SCP-1521;在长期的测试之后,我们提出了数个假说,并且在之后的测试之后被证明是错误的。从17个SCP-1521观察者处收集来的未分类资料整理如下:

编号 年龄 宗教信仰 国籍 暴露环境
1 36 天主教 意大利 意外暴露:对象是该城市的一名调查员。当他注意到这座建筑时,他发现其并不在地图上。在其试图改正这一错误的过程之中,其他人开始认为对象精神不稳定。之后对象被招募进入基金会为基金会观察SCP-1521,并牵头组建了SCP-1521最初的收容措施。最后对象被重新指定为观察者-1521-1。
2 43 天主教 意大利 基金会从新招募的D级人员中进行了测试而找到了该对象。被指定为观察者 SCP-1521-2。对象的部分经历记录可以在附录 SCP-1521-1之中找到。
3 42 英国国教 英国 意外暴露:在这群人出现之前,我们认为只有天主教信仰的人才能观察到SCP-1521,因为其他信仰的人还没有发现过SCP-1521。因为该对象的杰出贡献,他们被给予了B级记忆消除并且被释放了。稍后这些对象被统一指定为观察者 SCP-1521-3,被列入储备名单以备不时之需
4 36 卫理宗 加拿大 D级人员,在测试宗教信仰因素变化过程之中被找到。测试范围扩大到整个基督教信仰群。
5 44 天主教 意大利 意外暴露:对象是在SCP-1521旁一家餐厅之中就餐的胖顾客。他被观察到在离开时靠在了SCP-1521上擦干净了他的鞋。在这之后,他抬头看见了标牌,然后开始笑并且问周围的人这是否是个笑话。各种不同的回答让他开始质疑他所看到的,此时,记忆消除已经变得十分有必要,该对象被指定为观察者 SCP-1521-5并且列入储备名单之中以备不时之需。现已死亡
6 10 未知 未知 意外暴露:对象走入了SCP-1521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周围没有出现任何的人员失踪报告。项目被指定为观察者SCP-1521-6。
7 39 天主教 [数据被编辑] 基金会测试人员,对象是个前牧师,他评论说不相信这栋建筑仍然存在着。但当被问及这方面的内容时却又拒绝说明。之后对象在逼供之下承认他从未见过该建筑,之前所说仅仅是个“玩笑”。对象之后在SCP-381的实验之中死亡,被记录为观察者-1521-7
8 88 天主教 意大利 不确定情况下的暴露:对象被观察到忽然停下并且观察了SCP-1521,然后抓紧了他的胸膛。对象最后因心肌梗塞而死,现不确定SCP-1521是原因之一(明显的外观效果冲击)还是对象自己突发了该疾病。对象被记录为观察者SCP-1521-8。
9 25 天主教 [数据被编辑] 基金会测试人员,对象是一名D级人员。在观察者SCP-1521-2死亡之后,对象就从D级人员每月处决名单中移除并且在接受了一次完全A级记忆消除、再训练和化学去势之后登记到了SCP-1521处。对象保留了能看到SCP-1521的能力,被指定为观察者-1521-9。
10 56 东正教 意大利 意外暴露:对象被观察到正在对SCP-1521拍照,之后向前移动想要进入门内。在对象打开门之前基金会人员将其拦下并给给予了B级记忆消除。对象被指定为观察者SCP-1521-10。将他拍摄的照片展示给之前已经确认为观察者的人们都得到了确认,而那些不是观察者的人则表示照片是空白的。照片已经收藏以记录SCP-1521。
11 79 天主教 意大利 基金会测试人员,完整实验记录请参见附录SCP-1521-2
12 27 天主教 阿根延 对象为一名正在进行拜访的牧师。在讨论之后,项目自愿接受了记忆消除并且重新回到了来此的职责之中。对象被指定为观察者SCP-1521-12。
13 5 浸会派(家族信仰) 美国 基金会的测试人员,完整实验记录请参见附录SCP-1521-3
14 13 天主教 意大利 意外暴露:对象当时正在从当地学校出发进行一次“实地调查旅行”,对象被观察到试图进入SCP-1521的门。最初项目被给予了B级记忆消除,但其表现出了抗性。对象最终被给予了A级记忆消除,并在其18岁生日当天从意大利,Poveglia当地医院被家人找到。在记录之中指定为观察者-1521-14
15 61 路德宗 挪威 意外暴露:对象被观察到对SCP-1521大加嘲笑。当人员与其接触时,他表示认为这是个有关于天主教的笑话,并准备告诉实施者几个更加残酷的笑话。对象被要求在一张上电视节目的弃权书上签字,之后给了他50欧元作为交换。被指定为观察者SCP-1521-15
16 51 伊斯兰教(逊尼派) 土耳其 对象是在对新进人员进行日常测试时被发现的。对象是第一名能够观察SCP-1521的基金会招募特工。对象已经被永久登记到SCP-1521项目上,作为交换他得到了更多的假期。对象被指定为观察者SCP-1521-16
17 44 统一教 韩国 意外暴露:对象被观察到在和旅游团上的其他成员激烈争吵,并对SCP-1521指指点点。当其他人表示根本没看到SCP-1521时,对象更为生气,稍后离开了旅游团。对象最终被确认是一名牧师,并被招募到了SCP-1521的工作之中。最终被指定为观察者SCP-1521-17。

之前确定能够看到SCP-1521的人的理论包括:只有天主教徒、只有基督教徒、只有男性、只有欧洲人,以及其他的14种可能性。到目前为止,这些全部都被证明是错误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的数据能证明谁能看到SCP-1521,或是为什么他们能看到SCP-1521。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10 Jul 2017 03:3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