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697 模型父亲
SafeSCP-1697 模型父亲Rate: 80
SCP-1697

项目编号:SCP-1697

项目等级: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1697应被收容于一间标准类人生物收容室内。鉴于其生理上的缺陷,应采取相关措施以减轻其不适,并对其提供仿真的皮肤系统替代品。肌体水和药剂(tissue-hydrating lotion)应被提供以确保其肌肉组织的正常功效;可由项目主管决定对其的提供少量的利多卡因溶液(lidocaine solution)以缓解其症状。

SCP-1697被允许参加针对大面积肌肉酸中毒的恢复性疗程。所需的器材与区域应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被提供。SCP-1697被允许以每周两次的频率进行受监控的复健运动。上述措施仅应在SCP-1697表现出良好合作的前提下提供;项目主管对于是否提供上述措施拥有决定权。

描述:SCP-1697是已逝的Charles Lexi博士可自主活动的的身体。Charles Lexi博士生前是明尼苏达科学博物馆“人体世界”展览区的馆长。在2012年三月,Lexi被诊断患有全身性的不可治愈的癌症。在他死后,他的尸体被处理并制成标本以展出。尸体的皮肤在过程中被移除。就其本人的要求,该标本在展出时与另一具尸体标本一同被摆出下棋的姿势,并作出思考状。标本的左腿被置于其右腿上,其右臂抓住其小腿,而其左臂倾斜于其腿部上。标本的头部转向侧面。作为展览的一部分,标本的部分头骨被移除以展示其脑部。

在被处理后,标本在一系列固定铁丝的辅助下被展出了六天。其后,标本恢复了意识并开始活动1。在基金会介入后,SCP-1697被收容。一系列的紧急手术被实施以减少一切被造成的伤害,并尽可能尝试恢复其身体。在手术时,SCP-1697的一只眼睛失去视力,而其部分肌肉组织表现出类似于局部肌肉脱水的现象。手术过程包括使用一块雕制的人造头骨修补项目的头部,以及从项目身体上移除辅助铁丝。

SCP-1697的内循环系统功能正常,但血液基本完全由血浆组成。测试在血液中发现少量的红细胞,但红血球压积(hematocrit)远低于身体呼吸作用所需的最小值。血液中电解质浓度与血浆蛋白的浓度均与正常人类血液相近,激素含量亦与同龄男性含量相当。血液中未包含任何白血球与血小板,但除上述现象外,SCP-1697未表现出由此带来的疾病,感染,或免疫力低下现象。

值得一提的是,杀死Charles Lexi的癌症或肿瘤细胞在SCP-1697体内并未被发现。

附录1697-1:SCP-1697的谈话记录,1月3日,2013

受访者:SCP-1697,Charles Lexi博士,哲学博士

采访者:高级研究员David Holmes博士,3级人员,项目主管

前言:本次谈话目的为了解与SCP-1697相关的背景信息,并进一步了解其现状。

<记录开始,18:32:28>

Holmes:晚上好,1697

SCP-1697:晚上好,Holmes博士。

Holmes:我们现在需要先了解你对苏醒的过程的记忆。然后我们可以聊聊你的过去。

SCP-1697:呵,真正式。好吧,你总是这么严肃,博士。

Holmes:你在进入现在这种状态之前,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SCP-1697:那时……我在和我的家人说话,肿瘤已经扩散到了我大部分的身体。我记得最后我修改了几封学术信件,然后……然后我和我妻子告别。接着他们给我打了止痛剂,然后我就睡过去了。

Holmes:你的苏醒过程呢?

SCP-1697:我觉得我体内的吗啡都用光了;感觉上就像是止痛剂的药效要过了一样。[笑声]我在意识到我该疼之前都没有感觉到疼痛。眼皮之类的东西都不见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受,但我觉得感知疼痛的能力都和皮肤一起被剥掉了,所以……我醒过来的时候周围乱糟糟的,你知道,人们看见我动了起来,喊着诈尸什么的。我本来想说“别搞笑了,搞得好像我皮被剥了一样”,然后我就发现……呃,似乎真的是那样。

Holmes:你能告诉我们什么可能帮助我们搞清楚你现在的状况的东西么?

SCP-1697:我大概可以肯定我……呃,几乎死了。感觉上不一样,你知道,除了肉体上的感觉之外。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而且……[SCP-1697犹豫了数秒]这感觉不像是活着。呃,没那么……累。我猜……很空虚吧。我有我的记忆,似乎也保留着我的人格,我的心脏还在不科学的跳着……但我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如果真要说的话,我的灵魂……已经走了。感觉上这没什么区别,而且我觉得……我还是我。所以对这个我真的没你想象的那么介意。

Holmes:还有什么我们应该知道的东西么?

SCP-1697: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不会为难你,但是我的确是需要一些小东西。如果你有时间帮忙的话,博士。

Holmes:当然。

SCP-1697:普通的被子盖起来挺疼的。如果你能给我找条带塑料内衬的垫子就再好不过了。而且房间里挺暖和的,我有没有皮肤……大家都知道——至少猜得到——棉质的被子和干掉的肌肉可不是最好的搭配。那样睡觉是几乎不可能的。

Holmes:[笑]我会看看我有什么能做的。晚安,1697。

SCP-1697:也祝你晚安。

<记录结束,18:36:49>

附录1697-2:SCP-1697的状态更新,2027年10月8日
在Courtney Lexi的丈夫死亡前,其被确认怀孕。SCP-1697被收容后未被告知关于其后代的信息。SCP-1697前几周的状况除短暂的抑郁症状外十分理想;在最初接触后,SCP-1697与Holmes博士的关系变得十分亲近。他们的会面频率增加,并在基本的谈话外增加了棋类游戏的项目。至此为止,项目绝大多数的谈话与请求均通过Holmes博士传达。本月18号,Holmes博士表示SCP-1697得到了关于其儿子的信息,并确认并未出现相关的信息泄漏或安保漏洞。

显然,SCP-1697经历了关于其后代的反常幻觉,并开始对其子将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长大表示担忧。SCP-1697列举了一系列感知到与的未成年人不良行为相关的幻觉,如抽烟,离家出走,以及一次从当地儿童宠物园“释放”一只美洲羊驼。关于这些幻觉的进一步调查证实了其真实性。在SCP-1697与Holmes博士的最近的一次面谈中,项目要求书写一张伪造为其生前写下的遗书,并希望此举能够帮助其子在无父的情况下成长。Holmes博士接受并报告了此请求,并在达成了类人生物保密Delta-62程序后满足了项目的要求。SCP-1697自此之后表示所得到的幻觉频率减少。

附录1697-3:SCP-1697监管人员更变;2028年八月4日
自2028年八月9日起,Holmes博士被提升至四级权限人员,并调离站点以开始其新的基金会工作。Padover博士将接替其职位,并就任区域主管与项目主管,即刻生效。

附录1697-4:SCP-1697的无效化记录;2029年二月6日
在一系列被确认为严重抑郁症的症状后,SCP-1697与今日清晨死去,并被认为已无效化。对于项目关于其后代的幻觉的调查已被终止。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2 Aug 2017 07:1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