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005 预测过去
UnknownSCP-2005 预测过去Rate: 62
SCP-2005

项目编号:SCP-2005

项目等级:Zeno(中等收容难度/低威胁)

特殊收容措施:已收容SCP-2005个体收容于Site-65法拉第笼电子工具/载具锁柜(根据其尺寸),在其上方、下方、后墙上以条带束缚防止活动。对地球轨道进行监控以寻找可能的其他SCP-2005个体;在回收后,关于探测器的数据将以AESIR协议隐藏,研究员在初期实验中应尽可能关闭和/或移除其上任何发信设备。

描述:SCP-2005是一系列来自地外的探测器,编为 SCP-2005-A到 SCP-2005-E。这些设备在内部设计上有本质性差别,但内部系统、广播参数和其他特征表明其有相同来源。

SCP-2005个体会记录视听及其他数据,将其以电波形式发送往确信是其来源地的地点,研究员提出假说认为是在蒂加登星系统的某个行星或其他天体(或其轨道上),距离太阳大约12.5光年。(参见文件2005-B天文学数据) 基金会已尽可能地拆除或关闭了已收容SCP-2005个体的发信设备。在1992年,有资金申请提出复制SCP-2005-A的涂层供基金会使用;申请被站点主管否决,因其材料在任何情况下[已编辑]。

SCP-2005-A是一水滴形探测器,直径1.4米,涂有一层淡绿色聚合物。分析中取下的样本显示其能高度抵抗温度变化、动能撞击、化学腐蚀及其他形式破坏。

此外部涂层能在机体的多个区域存有空缺,留出空间安置大型中央摄像头。其狭窄部分可以打开吸入物体,这些物体在其内部被分析后似乎会被粉碎处置。

SCP-2005-A是由皇家新奇及幻景研究会社于1897年从马赛一处画廊回收,在报告称艺术团体“我们的共识(Nous Avons Conclu Une Entente)”参与后,发现其在一即将开始的沙龙des refusés展览上作为展览品被改造安装。
在1986年,计算机科学的进步使得基金会研究员能开始对SCP-2005-A的存储器展开逆向工程。虽然非以人类语言记录的部分信息仍未破译,但其中大部分记录到的地球数据都是出版物,虚构与非虚构内容总量大致相等,且对H.G. 威尔斯及儒勒·凡尔纳的作品有大量收集。


下面是ASCI为SCP-2005-B制作的初期收容文件抄录,原始音频记录于1939年。

描述。SCP-2005-B伪装为一架齐柏林飞艇。其最长处长度为六尺。其外层伪装由铜、看似帆布但似乎是某种外来尼龙的织物、以及石棉做成。但现在看向内侧,我们发现了一大块撕碎的坚固塑料,与SCP-2005的涂层很类似,当然现在随新发现而改叫SCP-2005-A了。它看起来在有些地方有脱落。飞船的气球部分满是机械;这东西内部与2005-A很相似,同样也超出了人类先进水准。在外面,从底部伸出一套齿轮和杠杆组成的系统,似乎控制着一堆机械臂,但仔细检测后发现这些机械臂似乎是由电力驱动的,或者是有某种完全秘传性质的动力系统。这些齿轮的用途未知。

这些机械附肢包括带着白色塑料手套的机械手、话筒、看起来像记录设备的东西,剪刀、梳子以及拖把。在伸出拖把时,它会用某种抓握工具拿着拖把杆,似乎是在模仿人类使用拖把的方式。若其处在室内而有人类进入可视范围, 2005-B会降下拖把开始进行清洁工作,直到该人类离开或是其将脸背对该机器。2005-B也能随要求提供理发服务,只是对该任务完全不胜任,被剪下的头发会被其收集。

2005-B在1939年5月被发现于波士顿, 2年前于法国南特附近首次开始出现“快速移动的雪茄形飞行物”的踪迹。目击者报告显示其在多个高度以最快达30里每小时的速度飞行,有时会像鸟一样冲入建筑内,把书籍或其他出版物塞进自己内部吃掉。基金会收容特工在被强化的阅览室设下陷阱将其截获。

由Stephen Bester博士朗读。

于1945年,SCP-2005-B和SCP-2005-D(见下)因Area 12背叛基金会投向名为“Cách-Mạng Hàng-Cháo”,或称"混沌分裂者"1的组织而丢失。之后在SCP基金会与“分裂者”(现已改名为太平储蓄信托)签订互不侵犯协议“2022悉尼协议”后被归还。未知太平储蓄信托是否已对其进行了逆向工程,或对其部件进行了复制。


SCP-2005-C是一人形机器人。该个体被包裹在一自我增压太空服内,由厚实、高度反光的箔层制成,确信这是SCP-2005-A涂层材料的变体,只是颜色变成了亮红色且在太空服两侧手臂上有白色直条纹图案。其胸口可以打开,显示其躯干和背包部分大部分为一整个大型部件,与之前的SCP-2005一致。覆盖面部的透明面罩因可能受损而尚未进行分析。

SCP-2005-C的头部以同类铬类物质制成,与人类极其相似,细节丰富,有生硬的嘴与下颚以及眼眶。个体会对英语、法语和俄语的提问做出反应,以同种语言的电子合成音回答出一些事先录制的信息。

个体的手掌上有一可伸缩无线电天线。在伸出时,它能在不进行物理接触的情况下移动物体、为电器充电,并直接向收音机、电视机和特定金属物件发出事先录制的信息。这种“电波束”似乎没有最大距离上限,并会造成区域内出现严重通讯干扰。

Excerpt, Interview 2005-C Transcript:

[备注:完整采访见附录文件2005-C-2:完整采访抄录]

<开始记录, 11/5/1968, 14:28>

采访人:你来自何处?

SCP-2005-C:有位从群星外到来的旅者:闪烁,满怀希望。他理解你们经历中此类太空人曾造成太多苦难;他请求欢迎,息怒,并去往当地图书馆。

采访人:你到此的目的是什么?

SCP-2005-C:口干舌燥,充满创造,他,身后数十万心灵的拟者,尝试真理,正义,以美利坚的方式,因他对离你家最近的书店或杂志店怀揣紧张的期待。

采访人:你为何关注这些书籍?

SCP-2005-C:他站在大进化的浪尖,前代人的思想如砂纸般炙手可热,但他需要知道未来,跳涨的预测,虎视眈眈,如狮子之于但以理般紧随其后的是:前进。

采访人:谁创造了你?

SCP-2005-C:冲刺,向地球,穿过冰冷,来自一个遥远,虽然不是不同,的世界,寻找真理之光,带着和平,智慧之和平,在他们心中,因他们是,伟大心灵之一员,为解读预测,先知而悦耳,创造,由他自己的,人类之手,但太空的美丽,虚无找到旅行者。

采访人:给我说说这些预测。

SCP-2005-C:他看见他们有写就的传奇但尚未到来;而在他之前到来者仅行使权宜之计,补偿,像一块光滑平整的杜松子酒马提尼,对传输延误负有重责,让他融入人类的城市中,多年过去,但这样毫无价值,你们预言者的才华,这等天才,又在时间的流逝中如此迅速。

采访人:预言者是谁?

SCP-2005-C:[重复上一段内容]

采访人:好吧,你说的“传输延误”是什么意思?

SCP-2005-C:[重复上一段内容]

研究员确信2005-C是依其原本设计描述此过程。根据该机器人的说法, 这些探测器个体是被用于融入人口密集区域,以更好地观察人类并探索人类文明;然而,这些地外制造者并未发展出超光速通信或运输技术,其所在星球与地球的距离使得任何数据都需要数十年时间才能传回。

也因此,SCP-2005个体被设计为不仅会收集关于人类的数据,还特别会关注能预测人类文明未来发展的信息;在此过程中,这些制造者误将科幻小说当做了对我们未来的真实描述。这一猜测在2023年发现SCP-2005-B的硬盘并破译其中英语文本后得到证实;该探测器在其他作品外还对电影《飞侠哥顿》及弗里茨·朗的《大都会》进行了记录。

SCP-2005-C 在1968年回收自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处军事基地2,根据记录它是被一群在NASA基地前聚集的信教青年作为吉祥物携带。这些聚集者因干扰军事通信被军队警察逮捕,推测这是由SCP-2005-C的活动导致。

该团体被单独审问,并因有共产党间谍嫌疑被拘留3。研究确信,该团体与俄罗斯社会主义团体“Bratstvo Pyaterinstva”存在联系,该激进组织宣称目标为创建“第五国际”工人联盟,曾在多项指控下被逮捕。SCP-2005-C 之后被带回收容。未知SCP-2005-C与SCP-2573,和之后确认的“北方第五教会”间是否有直接关联。


SCP-2005-D是一自动活动的地外飞船,与此前的三个SCP-2005探测器有类似构造。飞船外观为一扁平球体,有八个密封的圆柱形空间。这些吊舱以围绕中央核心的圆形图案向下倾斜布置。

每个空间都有一个沿顶部敞开的门,当向其发光的黄色手柄施加任何方向的力时,门都会打开。中央核心为机器的操作系统。记录设备,以及抓取工具,指示温度和其他环境变量的扫描仪,盖革计数器,一系列辐射清洁装置和分配营养立方体的管道从核心的底部延伸。

在这篇文档中,“营养立方体”是用于SCP-2005-D不断产生的均匀无菌立方体的术语。这些25克的绿色方块含有合成蛋白质、脂肪和碳水化合物,适于人类长期食用。测试对象报告称这些营养块“吃着像薄荷和沙拉酱。”

当SCP-2005-D遭遇人类后,它会降到人类视线水平,开始播放出一种发出低沉的嗡鸣声并缓缓倾斜,使一个房间垂直直立,面向人类。房门手柄然后开始以间歇脉冲模式发光。若该人类没有抓住门把手,SCP-2005-D将持续跟随此人平均15分钟,之后会放弃此过程。在此过程的各个阶段内个体还可能会放出营养块,将其交给该人类。

若人类进入房间内部,其门将自动封锁,外部的盖革计数器会启动。SCP-2005-D之后会前往附近的人口密集地,放出辐射吸收模块净化该区域,之后将此人类弹出。

房间内设衬垫表面,顶部和底部的突起分别作为头枕和立足点。房间内部屏蔽辐射与电磁(超出聚合物涂层所能提供的保护),并将在门关闭时密封。房间内还有各种生命支持系统,和为舒适安装的附加功能,包括一组滑动开关,似乎用于控制音高,音量,间隔控制恒定的嗡鸣,以及含有合成油罐的装置,将经净化的空气与烤肉香味一起注入。

当有人在室内时,投影仪将定期在头部上方的门内显示信息,诸如“这是安全”,“有水提供”,“你基本是一个净化”,
它还会提出问题;随后向居民伸出机载话筒。有关测试过程中出现的信息和问题的完整报告(以及由对象给出的答案),请参阅文件2005-D-4:消息抄本。包括“谁最终开启”,“你正濒死吗”,“你有没有书”,“你想阅读吗”。

当第二个问题在测试中被问到时,回答“是”将导致人类被SCP-2005-D立即从房间底部弹出(注意:对濒死个体的测试请求遭到拒绝)。当被问到第三个问题时,房间内露出一个空槽,同时显示文字“插入,请,这里”。在最后的例题中,受试个体被指示回答“是”,其上方投影仪投射出的文本图像确定为库尔特·冯内古特所著小说《泰坦的警笛》,然而由于投射小说所用的字体极小,受试个体无法阅读。

SCP-2005-D最初是由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公司在1997年回收,用于逆向工程(以传统手段进行,因其与PL使用的公理悬置驱动器类型不兼容),且似乎在依其要求向其递送情报以安抚之。在其所在设施被毁后,它在运送PL人员时被送到了同一地区的太平存储信托设施内。

该探测器在悉尼协议的执行过程中被交予基金会。在检测后,发现其有暴露于公理悬置驱动后的微小损伤,这种表现与大部分在斯克兰顿事件中的设备及人员有所不同。这被归因于其在PL收容下的时长相对较短,以及该探测器自身的聚合物涂层保护。

依据已解密的太平储蓄信托文件,信托组织的一个下属派别玛娜慈善基金会曾计划利用SCP-2005-D的营养块技术,但这些计划因某种未说明的灾难性事件而在实施前废弃。


SCP-2005-E是一地外研究设备。SCP-2005-E的技术、广播参数及结构与 SCP-2005-D类似,在附录文件2005-E-1 (材料分析)中有完整记录。

SCP-2005-E由一系列具有不同宽度和长度的互锁部分组成,具有卵形中央处理核心。每部分的底面都覆盖着真皮交互点,用于与人体神经系统接触而不刺穿皮肤。当SCP-2005-E遭遇人类,它会播放一段电子声,提供非侵入性的神经机械植入物,换取无害的大脑监测。然后它将要求主体背离探针,以便靠在主体背部与之接触。(几次测试中,一旦接触,主体转身跑开也被SCP-2005-E视为接受。)

SCP-2005-E的主要神经交互涉及记录思想和感官数据。它还提供了思维平面显示器,其中包括生理数据,基于气味和味道的化学分析,来自人类小说和非小说类书籍的内部数据库的可读文本(有一个例外;见下文)以及存储视觉数据供以后查看的摄像头功能。以每天十次的平均速度,显示器将呈现一个或多个从以前的感官数据中获取的图片或视频,以便记录对象的心理和生理反应。

该显示器与现有的颅内设备不兼容,并且由于有限的互联网访问而仅能提供更少的功能;尽管SCP-2005-E似乎可以连接网络,但是由于其带宽和兼容性受到解调器电缆的严格限制,并且拨号音的噪声极大,使用者报告称极不愉快。

显示器上的几个功能显然不起作用,如始终保持“00”的“剩余弹药”计数器,以及声称检测对象是否身处梦境或虚拟空间、但从未输出除蓝色圆圈以外的图像。

SCP-2005-E在2042年回收自月球,当时它已和属于基督教重建派(参见与破碎之神教会相关的归档文件)下属的某一教会进行了接触。因美国总统W. W. Solenoid当时正参加宗教活动,其回收被编为蓝色级准公众性事件。

在SCP-2005-E的数据存储中,有一份文本文件和其他已载入数据不同,其并非来自人类。在浏览菜单中其标题为“信息,致让发信器失效者,发送”。文本如下:

请澄清。

你们的预测已持续对日志吸收程序实用度低。

你们的预测与已记录事件数据严重不符。

已记录事件数据显示重要发展未被完全计划或引起。

矛盾优先度一:滞留行星级文明。

若发信器已失效:重安装。

若可能:记录回复。

你们是否理解你们自身?

请澄清。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3 Jan 2018 05:4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