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103 想法储存罐
SafeSCP-2103 想法储存罐Rate: 29
SCP-2103
Antique_Mason_jars.jpg

典型的夸脱大小的梅森杯。

项目编号:SCP-210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在未用于测试或实验时,SCP-2103应被储存在Safe级项目储物柜中。在储存时,SCP-2103应被直接放置于一个小型(各边长均不可超过1m)、适于运送易碎玻璃制品的储物柜中。在储存于柜内时,项目应保持开启,并始终处于自动化监控下;明确地说,是使用一个可通过视觉变化(比如颜色变化)来捕捉到运动与非运动状态物体的自动化过程来观察这片区域。如观察到了任何变化,都应立即向被指派研究SCP-2103的研究小组报告。

由于SCP-2103对高压与高温的承受能力低,测定其成分的实验被无限期停止。

2013年10月23日更新:截止事故2103-04,无新任首席研究员或唯一职权的相近职位人员被指派加入该项目的研究小组。研究小组应由不少于7名合格的研究人员组成,在对SCP-2103的收容措施进行修改或决定对该项目的测试方法时,都须征询这些人员的意见。如果研究小组中全部人员一致同意采取此种行动,其中一名小组成员会立刻被随机1选出。该人员应撰写一份备有证明文件的异议书,附在即将实施的日志或提案内。

如果一名O5希望撤销研究小组的措施,必须执行一次包括至少三名O5的类似程序。

描述:SCP-2103在视觉上与典型的美国制造的“梅森罐”玻璃容器相同。当其未显现异常性质时,其可以容纳一夸脱液体(假如下部的孔被堵塞)或其他等体积的材料。与普通的梅森罐不同,SCP-2103上没有品牌名、商标、制造数据,玻璃表面也没有类似的凸字。罐底中心有一个直径25mm的洞,边缘光滑,看起来像是最初设计的一部分,而不是后来追加的。罐体部分是由一种在透明度与密度上都类似于玻璃的材料制成的,但与玻璃相比,该材料对高压与高温的承受能力都低得多。

当用来保存实体时,SCP-2103的异常特性不会显现——自罐顶放入的物体要么留在罐子里,要么从底部的洞掉落出来,视物体大小而定。但是,持有拥有它的实体2(详见下文)可通过一个难以理解的工序将概念或想法存入罐中。

就SCP-2103而言,被一实体所“拥有”可被大致定义为被广泛公认(或无异议)合法、遵守道德、具有明显职责且对其具有支配权的实体。所有权的确切参数会因人而少量变化,这表明了SCP-2103具有某种感知能力,或是某种程序化的决策过程。在大多数情况下,只影响单个个体的概念或想法似乎是最容易“被拥有”的,而可被大量个体理解、被影响、了解或利用的概念则不适用上述标准。

SCP-2103显然3每次可以存储单个概念或想法(下文称“物品”)。当被储存时,关于该物品的知识就会自现实中消失——前拥有者与其他人无法回忆起该物品,且取决于该物品是否能够意识到某些东西完全消失了。SCP-2103似乎进一步地限制了现实扭曲的可能性,因为在许多情况下,物品的储存会导致现实发生相应的改变,仿佛该物品从未存在过。

由于事故2103-04,SCP-2103显现出了在某些情况下存储物体的能力。详情请看事故记录2103-04。对这些情况蓄意重现的实验等待审查,但目前被禁止。

一系列的网络留言提及到了一名“心理咨询师”,其承诺具有将顾客过去的悲伤与不快的感情事件消除的能力。在对SCP-2103手段的性质进行了五次独立且不相关的讨论后(顾客在讨论一个“治疗罐”与其无法回忆起先前所发的关于某些事件的留言一事)基金会观察员打着潜在顾客的幌子,与这位心理咨询师进行接触。拥有者不愿以金钱或其他交易而放弃此物品,且其不受现场特工对其进行的记忆消除的影响。在经过短暂的对峙后,目标逃脱,但SCP-2103被基金会收容。

SCP-2103的前拥有者目前仍是基金会的关注人员。详见相关报告A-2103。

笔记:为了简便起见,下表突出显示了不寻常或值得注意的实验结果以及E-2103-T1(实验1),以便进行对照。有关测试及结果的完整记录,请参阅文件E-2103-T1至文件E-2103-T157。

实验E-2103-T1

实验对象:一支基金会研究小组成员制式圆珠笔。
实验程序:SCP-2103被固定于一个无人使用的水平桌子上方大约一英尺处,笔从六英寸的高度落下。
实验结果:笔落入罐中,从底部孔中掉出。
结果分析:SCP-2103未显现对实体的异常特性。对不同材质组成的不同物体进行的相似测试将会不断跟进。

实验E-2103-T12

实验对象:助理研究员对他车位的记忆
实验程序:一名助理研究员手持该罐,专注地将自己的记忆“存入”罐中。在询问研究员以确定成功与否后,记忆将通过类似的方式被取出。
实验结果:五秒后,问及助理研究员是否成功,他回答说不确定。又问及他的车所停放的位置,回答说知道但无法回忆起。然后助理研究员表现出了轻微痛苦,并能够回忆起车的停放地点。
结果分析:由于没有来自罐子的标志,很难确定该程序是否如预期般运行。有可能助理研究员只是暂时性失忆。建议附加实验条件,尤其是可衡量实验成功与否的条件。

实验E-2103-T13

实验对象:首席研究员Morris的鞋码
实验程序:Dr. Morris将写下他的鞋码,并试图将信息存入SCP-2103。在成功与否的标志出现后,记忆将通过类似的方式被移出。
实验结果:Dr. Morris如上文中所示将纸条写好,并试图将自己鞋码的信息存入罐中。五秒后,一名助理研究员检查了纸条,并找到了成功的标志,纸条是空白的。Dr. Morris看了看纸条,并试图写下先前的内容,却发现他无法想起这一内容。在记忆恢复后,纸条上的字迹恢复。
结果分析:正如Dr. Morris的理论中所说,对概念的存储会将该概念所凭依的标志自现实中移除。Dr. Morris还指出,在存储该概念的过程中,每当他将注意力集中在脚上时,就会感到自己的鞋同时又太大又太小。实验结束后回顾录像发现,当激活SCP-2103时,上部开口会轻微变色(黄色/棕色)。

实验E-2103-T57

实验对象:助理研究员Jameson对一条死狗的记忆。助理研究员Santos对今早早餐的记忆。
实验程序:Dr. Jameson与Dr. Santos先后将记忆存入罐中。两位研究员都在纸上写下了记忆中的重要部分,以确认成功与否。记忆将通过逆转实验步骤的方式被移出。
实验结果:Dr. Jameson将其关于死狗的记忆存入罐中,并将罐子交给了Dr. Santos。在问及Dr. Jameson关于死狗的事时,他回答不记得了。在Dr. Santos将他的记忆存入罐中后,Dr. Jameson开始回忆,并在他们原先的纸上再次写下了那些记忆的重要部分。Dr. Santos的记忆如预期般存入,而后被移出。经过对笔记的进一步检查,在Dr. Jameson对记忆的描述的附近出现了一小条手写的记录,上面用英语写了下面一句话:“我告诉过你不是为了它,快别说了”。
结果分析:SCP-2103似乎每次可以存储单个物品,并立即排出先前存入的物品。但是,正如对SCP-2103前拥有者所“治疗”的人进行的常规研究所表明的那样,他们并没有恢复那些记忆,这有可能是因为这个罐子以一种未知方式对复数个物品进行储存,或者是因为前拥有者使用了复数个这种罐子。目前正在对自发添加的记录进行笔迹分析,但所使用的墨水是Dr. Jameson所使用的。考虑到SCP-2103的效应可能涉及到了感知能力,该项目被归类为一次潜在的信息泄露,与基金会相关的记忆、概念、想法等都不会进行测试。

实验E-2103-T145

实验对象:助理研究员Santos的个人卫生习惯。
实验程序:助理研究员Santos注视着罐子,并思考着将其晨起的卫生习惯的详细资料存入罐中。随后放入一支圆珠笔,无论实验成功与否。
实验结果:在实验开始后一秒,Dr. Santos表现出了极度痛苦,并倒在地板上。Dr. Santos失去生命迹象,应急医疗团队无法使他苏醒。尸检显示了复数处感染、疾病,以及其他与缺乏个人卫生有关的身体问题。先前的测试中所使用的记忆被存入SCP-2103,三秒之后,Dr. Santos的实体失去了那些变化,但仍然未出现生命迹象。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大约5秒钟),一张8.5X11R的纸自罐中排出,上面用英语写着“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对笔迹、墨水以及纸张的测试已排上日程。
结果分析:尽管SCP-2103似乎能够储存概念,但在排出物品后,将消失的物体归还的方式显然是有极限的。对这方面的测试暂停,等待054的审查。

在2103年10月18日5,首席研究员Morris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激活了SCP-2103,并导致了一次收容突破。催化事件并不是由报告人员直接观察到,而是由事后可被证实的证词拼凑起来的。在与几名同事吃午饭时,Dr. Morris和他的女儿正在讨论当前他们的家庭问题。根据证词,Dr. Morris说他感到愧疚,因为有时他“真想[他]能把[他的]那个熊孩子塞到那罐子里面一会儿”。

由于SCP-2103的现实扭曲特性,激活事件没有被马上注意到。在测试后审查SCP-2103的相关资料时,一名助理研究员通知Dr. Morris,上一个测试中使用的物品(一名研究员在盒子里放了多少个回形针的记忆)已经恢复。这促使研究人员注意到,新的物品激活了它。在场的高级人员仔细思考了该如何做,因为对罐子里的物品以及物品存入罐子的方法都不确定。在对各种可能情况的几天准备后,SCP-2103使用先前已使用过的记忆被激活。结果是Dr. Morris的女儿回归了现实,但已死亡。尸体特征的细节(睫毛、头发、毛孔、衣服线等)均难辨认且模糊不清。一张类似实验E-2103-T145中所出现的纸被排出6

在事故2103-04之后,Dr. Morris推测,随着时间的推移,SCP-2103可以承认一名能够在不进行物理接触的情况下激活它的“拥有者”。该概念返回时的质量似乎受到了进入或回归时对该概念记忆的影响,比如说他女儿返回时的状态。这导致了目前由Dr. Morris在推出研究小组前开放的收容措施的出现。

由于Dr. Morris目前的心理状态,以及正在进行中的精神治疗与婚姻咨询,Dr. Morris的权限已被降至一级(除了为三级权限研究人员所制定的家人死亡补偿措施,Dr. Morris仍有权享有这一措施)直到另行通知。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2 Feb 2020 00:3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