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137 2Pac的审判幽灵
EuclidSCP-2137 2Pac的审判幽灵Rate: 269
SCP-2137

项目编号:SCP-2137

tupac.png

从盒中被拿出的SCP-2137。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在未被使用时,SCP-2137将被存放于Site23的Safe收容翼的一个标准电子10数位金属保险柜中。任何数字或无线广播媒体不得进入SCP-2317周围100米以内。由于SCP-2137的异常性质已被确认并无范围上限,数字、无限和广播媒体可被使用,但一旦出现SCP-2317-1、-2,必须对这些设备进行密切监视。

除对曲目7进行测试外,SCP-2137应被视作没有自我意志或代理人的无生命物体,任何由SCP-2137-2发出的请求或威胁都必须被无视。

每周1次,SCP-2137将被清洁一次,所有曲目都将被连续播放,并对曲目7上SCP-2137-1的替换情况予以特别关注。

SCP-2137-1中提及的姓名、状况、传闻等信息必须向2137特别委员会("Pac监督")报告。

若非基金会组织无法对SCP-2137-1提及的事件进行处理, O5-9 被授权出动MTF-339 ("The Suge Knights") ,并可使用任何必要手段解决问题。新2137-1歌曲的出现将确认行动成功。

试图对SCP-2137进行检测或互动的人员必须事前经由O5授权的Dr. Kivowitz批准。

描述:SCP-2137是一张说唱艺术家图派克·夏库尔发行于1995年的说唱专辑《Me Against The World》的激光唱片拷贝。对唱片的物理检测和激光检测显示该CD属于最初发行的初版批次,制作和发售都是在1995年;对该碟片的常规测试显示其与其他非异常拷贝没有特殊差别。

但是,在播放到标题为"Heavy In The Game"的第7首曲目时,听者会发现原本的歌曲被SCP-2137-1替代。SCP-2137-1是一首即兴创作、水准专业的说唱歌曲,声音与图派克·夏库尔相符且风格各异。虽然每一SCP-2137-1歌曲都是独立出现,但其歌曲主题却始终一致。所有这些歌曲都会提及一起犯罪事件,多为杀人案或连环杀人案,并在之后就定位、抓捕凶手给出必要的传闻性证据和信息,有时甚至会提及到特定的起诉人或是建议听者动用私刑伸张正义。

SCP-2137-1的创作被确认有着明确的因果性,当前尚未查明SCP-2137-1是如何被刻录进SCP-2137中的。

SCP-2137-2
歌曲中出现的主要声音被称为SCP-2137-2, 通过高质量音频分析显示这就是图派克·夏库尔本人的声音,而他已于1996年被杀,SCP-2137是在这之后一年被发现。

然而偶尔地,在提及到的犯罪十分复杂且手段残忍时,SCP-2137-2会邀请其他的“表演者”客串,或说唱或演唱地表演合唱或过渡部分。这些表演者中包括很多与图派克同时代的歌手,如Snoop Doggy Dogg, Nas, No Doubt, Everclear, Weezer和Busta Rhymes;但还有一些是来自2000年代、具有很高人气的歌手,如克里斯·布朗、凯特·贝瑞、李尔·韦恩、Lady Gaga、蕾哈娜、the Ying Yang Twins、德雷克、Neon Trees、Jet、Jay-Z、坎耶·威斯特以及艾米纳姆。

少数值得注意的个例中提及到了一些长时期未能破案、案犯仍在活跃的犯罪事件,这种情形下歌手的客串会出现更严重的时代错乱;典型情况包括Phil Harris[活跃于五六十年代的美国爵士歌手],安德鲁斯姐妹[二战前的美国姐妹歌唱组合]、法兰克·辛纳屈[猫王同时代歌手], 巴迪·霍利[五十年代摇滚歌手], 谁人乐队[英国60年代摇滚乐队], 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猫王]、戴安娜·罗斯[出道时间早于MJ,现在仍在活跃的女歌手]以及披头士。这些严重时代错乱的歌手一般会在歌曲中担当主唱并以自己的风格演唱,而SCP-2137-2则充当说唱客串。

所有仍在世的歌手在被采访时均对SCP-2137的录制或任何相关信息一无所知。

所有这些提及到的犯罪事件均未破案,部分甚至已经永久性地不能被侦办。大部分SCP-2137-1提及到的案犯为连环杀手、縱慾杀人狂或是职业犯罪者,但少数歌曲中会提及到某些大型组织-包括哈马斯、ISIS、IRA等武装组织;而在两个单独的个例中,歌曲中甚至分别提到了混沌分裂者和破碎之神教会。

一个典型SCP-2137-1个例列举如下:

Jeff Riegert逍遥法外潜入夜中
一把凶刀害死兄弟和五个路人
或许我没资格要你去做什么
但伙计我知道若我是你该做什么
他把凶刀藏在了North111的老谷仓
他已经得手六次别让他得手七次

在这起被提及的犯罪事件和犯罪者被人向公众揭露后,无论过程是否经过司法系统, SCP-2137-1会立即被一首新的歌曲取代。所有这些歌曲在被播放时能以常规手段被录制,但二次翻录的版本不会受此效应被改变或替代。只要凶手仍未被找到,一首SCP-2317-1会在CD上被无限制地重复播放下去,沒有有小量改變。当前已有接近1000首SCP-2137-2被记录。

SCP-2137是在埃文·林肯因动用私刑杀死迈克尔·费里斯而被逮捕时从其家中被发现。事后调查时发现这起案件的被害者正是在1996年夏天杀死六人的连环杀手“奥哈伊扼杀者”。

埃文坚称图帕克·夏库尔在阴间向他用歌传话并要他亲手伸张正义,因为被害者费里斯的检查官身份会使他逃脱公正审判。基金会特工在其提及的歌曲作为法庭证据被呈上后注意到了此事。

所有相关人员都被施以记忆删除,林肯被释放回平民中。

附录1a:XK事件:

最初,研究员测试通过潜伏特工来匿名地向当地警方提供案件情报,并以此成功解决了███起未破案件。在这些案件的侦破过程中SCP-██, SCP-████和SCP-617被找到,但这些杀人案与SCP间并无直接关联。

然而,在█年后对该SCP的此种使用被认为是不可行的;在实践中反复地定位SCP-2137提及的犯罪其实是在允许SCP干涉其收容环境,而一旦出现问题,基金会可能会因与多个政府的各级执法部门长期接触而存在被暴露的风险。

对此,O5-9于20██末命令停止使用SCP-2137定位犯罪事件。

在两个月后,SCP-2137的表现发生巨大变化,一首新的SCP-2137-1首次显示出SCP-2137-2其实能察觉到自己正在被收容中。

你们说着安保但其实不是好人
你们编辑又删除伙计你们的沉默都是谎言
你们说要保护结果却让杀人犯逍遥
别逼我向你们展示这些暴徒有多残忍
算了
你们这些小狗不可能收容王者
你们绝对会后悔挑起这次战斗
我建议你们改變態度不要自找麻烦
也许你们应该把我送回让我履行职责
把我锁在柜里好像你们很牛逼
其实一举一动都依附于我的命运
也许你们觉得我不是真的Pac
但我绝对只是一个CD

基金会决定完全终止测试而非默许其要求。

在一星期后,一首SCP-2137-1歌曲被上传到YouTube的洛杉矶说唱站点[资料删除]频道,在其被删除掉前一个小时内访问量达到█████次。

"XK 情景”事件

视频中展示了一张静止照片,显然为真实拍摄但内容属于异常。照片上出现了约40岁的夏库尔1,穿着SCP基金会D级人员的服装竖起中指。背景音乐标题为"███ █████," 歌曲重点描述了 SCP-███, 并展示了其所处的确切位置和一种使其能逃脱当前收容的方式,此外视频中还点出了数位O5议会成员的名字,并揭露了基金会的功能和性质。

在多支机动特遣队跨█个大洲同时行动后,该视频的影响被彻底抹除,所有█████名观看者都被施以了A級记忆删除。在行动进行到一半时,一份标题为"XK情景"的专辑以碧昂斯·诺斯的名义被上传到iTunes上。专辑中的歌曲都是由SCP-2137-2演唱并有多名歌手客串,歌曲内容是对多个当前处于收容中的Keter级SCP的描述。

SCP监控机器人自动将"XK情景" 下架,下载数也仅有███次,但对所有单个该文件的彻底数据抹除被证实极为困难。虽然整起事件中没有人员或财产损失,但此次收容突破造成的大规模威胁迫使基金会全面提升安保警戒。此次事件使得基金对会所有可自主活动SCP的收容防火墙都进行了持续性升级,并将SCP-2137由Euclid重分级为Keter。

这次突破激起了对如何继续收容SCP-2137(以及如何对其进行理解对待)的激烈讨论。这时 SCP-███突然进入精神恍惚状态,自发地以抒情语调唱出了一首新的SCP-2137-1,并将被辨认为[资料删除]在其收容房间内部到处重复书写了117000次。

帮助我找到凶手
我会让你们得偿所愿
相信我,你们这帮怪胎不会想挑起战争
如果我告诉你们我████ ████ ███ █ ███ 的全部?
如果人尽皆知那███ ████ █ ███ 人为掉落?
你们██████ ████████和████ ██████ ████
因为我不觉得你们想██████公开竞争
██████ ██ █████ █ ████ ██ █
██ ████ █ ████我的伙计████ █ ██ ████ █
██ █ ███ █████ ███ █ ███ ████ █
███████ ██ █ 蒙托克███ ██
███ ███ █ ███ ██ ███████ ██让你们给我当婊子
███操 ███ 而我见到了所有███ ██

敢打破CD后果绝对让你们不敢设想
把我的韵文当作麻烦?
你们不会想直面真正的我
我能听见你们又在计划些操蛋的阴谋
但你们阻止不了我因为我是个操蛋的人
所以面对挥舞的棒槌请三思后行
因为下一次你们再敢开口
发出的就将是我的声音。

Katy Perry加入唱副歌

基金会决定继续之前的测试方式,继续通过潜伏人员以SCP-2137暗中提供证据和信息,同时对SCP-2137是如何发出广播的进行研究,以求实现对其的彻底收容。SCP-2137-1这之后回到了以前的活动模式,专注于揭露犯罪事件直至凶手被执法机关找到。但在最新的曲目中,SCP-2137-1和基金会有了一次直接的互动。

李尔·韦恩:
Yung Wizzle Wozzle,
Biggle boggle宝贝我是个异常
在Site7找了个房间和会说话的河马为邻
你们被原谅,但最好把油加满
声轨上的新曲,最好升级到Keter
请叫我Mr.宽宏大量
Mr.宽宏大量
对婊子们最好喜欢我
WeezyF宝贝为S-C-P而活

SCP-2137-2:
噢我的伙计们,
我就知道你们会晕头转向
探进神的圈子里你们只会被当猴耍
但放轻松吧没必要非得打架
蓝图更为广大,我肯定会喜欢它
你们干的事不少是灰色
让你们晚上不断起夜
但有时
事情就是非黑即白


正在调查SCP-2137解决的这些犯罪间是否有何种联系或固定模式,并查明为何它不直接动用自己的能力抓捕罪犯而是使用这种间接方式。
page revision: 2, 最后编辑于: 19 Jan 2016 20:4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