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200 魂山
EuclidSCP-2200 魂山Rate: 71
SCP-2200
images.jpg

SCP-2200-4个体和批准其拥有的宠物。

项目编号:SCP-220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的SCP-2200-2个体被收容于Bio-Site59的标准人形收容间。为防止SCP-2200-1出现转移,至少须有五名安保人员护送SCP-2200-2每月前往处决室T-28协助D级人员循环。若SCP-2200-1发生转移,机动特遣队Epsilon-30(“接剑手”)将出动搜寻新的SCP-2200-2个体。

环绕SCP-2200-3的区域已被编为Site-502,基金会特许人员在此作为居民生活。由于SCP-2200-3内有异常个体,居住者需知晓异常活动的存在,但除了SCP-2200外不得向其透露SCP的存在。在此生活的工作人员须每周上交一份报告,记录本周的经历和与周围人的交流。无论从哪一方面看SCP-2200-3都将是一自治社区,基金会对其仅有极小的政治和社会干涉。主持工作的人员领导可经慎重考虑下令进行额外干涉。

描述:SCP-2200由三部分相互关联的异常现象构成。SCP-2200-1是一把剑,长80cm,由银铜合金制成,估测制造于公元前500到1000年间。SCP-2200-1散发着蓝色冷光,其亮度与SCP-2200-3内居住的SCP-2200-4对象数量成正比。此外SCP-2200-4对象的数量也会逆转SCP-2200-1的老化,使其愈发锋利耐用。

SCP-2200-2是当前被SCP-2200-1结合的人类。SCP-2200-2对象不能自主和SCP-2200-1分离,若强行移除会使该人立即死亡,即使将SCP-2200-1结合的手或手臂以手术切除同样会导致死亡。若SCP-2200-2死亡,SCP-2200-1会传送到另一人的手中并与之结合。SCP-2200-1寻找新宿主的传送上限范围未知。SCP-2200-1似乎会“选择”有相近特点的对象(参见文件2200-A),说明其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具有智能。

SCP-2200-2对象在与SCP-2200-1结合后会出现肾上腺素和睾丸素增加,并立即得知SCP-2200-1、SCP-2200-3及其功能。这些因素同SCP-2200-2对象的背景(参见文件2200-A)相结合,其结果总是会导致SCP-2200-2开始尽可能地寻找并使用SCP-2200-1杀死他人。SCP-2200-2会患上一种异常的银沉着症1,使其皮肤越发明显地变成蓝色。若SCP-2200-2长时间不以SCP-2200-1杀死人类,SCP-2200-1将会转移。

SCP-2200-3是一位于████████████████████的区域,面积为50km2。若有人被SCP-2200-1杀死,一个外形与此人相似的液态银个体(SCP-2200-4)会出现在该区域中。虽然其身体是由银构成,SCP-2200-4个体完全自主可动且能发声说话。采访发现SCP-2200-4与其所模仿的受害者有着相同的人格和记忆。SCP-2200-4不需饮食睡眠,但若自己愿意也可如此做。SCP-2200-4个体在离开SCP-2200-3的50km2空间后会停止活动。SCP-2200-4似乎会本能地认为该区域为“安全”区。离开该区域的个体将永久性不再活动且不能恢复为SCP-2200-4。

文件2200-A:SCP-2200-2对象间共有的特点:

  • 年龄在16到34岁
  • 身体健康
  • 运动员
  • 极其恐惧死亡
  • 相信死亡带来负面后果
  • 心理/情绪不稳定

采访2200-I-0015

受访者:SCP-2200-2.037,一位36岁的男性,来自英属哥伦比亚。

采访者:Stems博士

前言:采访进行于██/██/████,SCP-2200-2.037被拘留两天后。

<开始记录>

Stems博士:好吧,我们再过一遍记录。请讲一下SCP-2200-1出现在你手里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SCP-2200-2.037:我只是坐在卧室里看书,突然这东西就来了……这种幻觉。我看见有个地方人们能获得永生。我是说,虽然以我的智力水平我知道这不可能,但我真的就是知道。我无法解释。我就是知道。而且我知道用这把剑能送他们去那。

Stems博士:你第一次行动的动机?

SCP-2200-2.037:我等到天黑。我一个人住所以也没人发现我晚上出门。我搜寻那些睡着的流浪者,割开他们的喉咙或是刺进心脏之类的。我这样干了几个晚上,最后被警察抓到了。他们把我送到你们这,然后,就这样了。

Stems博士:明白了。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SCP-2200-2.037:我要声明一下我不是变态反社会。我把那些人送走是因为死亡随时可能找上他们。要是他们和上帝过不去怎么办?我看见的那条路,那些被送过去的人,他们基本上能得到永生。我是帮他们免除了下地狱的危险,懂吗?我知道这听着很可怕,但我的动机是好的,我不是真的杀了他们。只是送他们去了某种天堂吧。至少是让他们安全别下地狱。

Stems博士:谢谢合作。

<记录结束>

采访2200-I-0124

受访者:SCP-2200-2.082,一名29岁女性,来自美国华盛顿州

采访者:研究员Iwataki

前言:采访进行于██/██/████,SCP-2200-2.037被逮捕后3周。

<开始记录>

Iwataki:好吧,这次我们会记录。如果你准备好了,就请讲述一下SCP-2200-1出现在你手上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SCP-2200-2.082:我……我立马就知道我的生命不会更好了。我知道我不能抛下这把剑。绝不。我对人生、事业、家庭的全部计划-全都不可能了。但同时,我想我有了……一个机会。

Iwataki:你对此感到很开心?

SCP-2200-2.082:不,上帝,绝对不是。如果有可能我绝对不会让这件事重演的。

Iwataki:那为什么这么做?

SCP-2200-2.082:不要审判我。一刻也不要。要是你知道你能让所爱的人获得永生会怎样?我姐姐六岁就死了。我怎么能确定那么多的孩子不会早早夭折?[20秒沉默]我不想搜寻他们。这会毁了我。我知道我是在让他们永远安全,但这也没让我感到好受。但是,真的,比起解救自己的家人,解救陌生人就像是在公园散步。上帝啊。我还是不敢相信这真的发生了。我很惊讶警察居然没有枪毙我。

Iwataki:一般都会是那样。而且那样我们会有更多麻烦。

SCP-2200-2.082:如果你们看见我的家人,告诉他们我很抱歉。

Iwataki:我会传达的。谢谢合作。我知道过去这几周你很不好过。

<记录结束>

采访2200-I-0207

受访者:SCP-2200-4.00581,SCP-2200-3内一名68岁的宗教领袖。

采访者:研究员Pittenger

前言:采访进行于██/██/████,SCP-2200-2.037被拘留后两天。

<开始记录>

Pittenger:如果不介意,请告诉我出离运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当我对此一无所知。

SCP-2200-4.00581:当然。这里是魂山-或者银之镇,随你怎么叫吧-很多人害怕穿过门、放弃生命后的事,这些人就来到了这里。在我们这些坚信的人看来,比起天堂这里更应该是上帝为我们准备的炼狱。一旦那剑送你来到此地,你便可以尽情拖延命运的到来。你的生命只会在穿过城市边界时结束。出离运动是一个宗教倡议,意在帮助魂山的居民们接受自己的凡人性,走向下一个世界。

Pittenger:若你相信有来世,为何不自己去“穿过门”?

SCP-2200-4.00581:我们中必须得有人在此维系教会散播福音。我当然渴望去见天国的父,但我自愿留在这里帮助那些还被恐惧和怀疑束缚的人。

Pittenger:出离运动的反对者认为你们只是想缓解此地的人口过剩,强化自己的影响力。你要如何回应这些质疑?

SCP-2200-4.00581:我能理解他们为何这么想。只要教会还在,批评也就会在。就是在信徒中,也有人相信穿过门本就是罪过,那是自杀。分歧本就是宗教的一部分。

Pittenger:对记录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SCP-2200-4.00581:这个小社会建立在人们对死的恐惧上。无论你相信天堂或地狱、来生或终局,你都得问自己:追求永生真的是善吗?选择躲在银之壳里,我们其实是放弃了尊严。畏死让我们更有力量。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29 Aug 2017 04:4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