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241 十字军Cameron
EuclidSCP-2241 十字军CameronRate: 34
SCP-2241

项目编号:SCP-224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241应被收容于一间标准人形收容室内。SCP-2241被允许观看电视与漫画书,在需要时可以拒绝予以上述物品作为惩罚。SCP-2241保持着一套正常人类饮食,但是若受要求,应给予额外的食物作为事后测验。因SCP-2241的配合对长期收容具有重要意义,当与之交谈或处于相近位置时,职员需称呼SCP-2241以他指定的名字,“Cameron”。

为提高实验效率,除指定心理学家与特别指派人员,其余人员不得与SCP-2241形成友好关系。若职员怀疑开始与SCP-2241形成一种良好关系,应立刻阻止该过程的发展。

描述:SCP-2241是一名七岁的棕发男性人形实体,具有较低的隔地触动能力,并正显示出一种潜在的现实扭曲能力(见下)。SCP-2411被引导以相信基金会是为对他进行保护而将之监护、正在逐渐分析他的能力,利用这些知识制造出更多的“超级英雄”。

更准确地说,SCP-2241展现出了操控其所见范围六米之内物件的能力。同时,受控物件可能进行传送或是产生轻微变化,意味着一种更为普遍的现实扭曲能力。

SCP-2241被视作对于普遍异常人形的隔地触动与现实扭曲特性长期或高强度研究的良好候选对象。

目前,基金会研究员中主流理论认为该类型异常人形随年龄增大而发展出更强或额外的异常能力,亦可能随其情绪压力增加而发展为全面的现实扭曲者。依其个体情况来看,令SCP-2241相信其正与基金会共事,对其长期收容与研究具有重大意义。

前言:以下为一场研究员与SCP-2241之间的对话。Valdez试图弄清SCP-2241被收容期间异常事故的细节(显然是在阻止一场绑架)、与SCP-2241建立一种友好关系并建议其配合研究。

<记录开始>

Valdez:Cameron,你能告诉我,消防队找到你时发生了什么吗?

SCP-2241:消防队?你指那些士兵?

Valdez:对。

SCP-2241:我在试着救助那位女士。

Valdez:你为什么要帮她?

SCP-2241:她看起来很害怕,那个坏人有枪,她在试图逃跑。有人得去帮助她。

Valdez:但为什么不得不去帮助她?为什么不逃跑并报警?

SCP-2241:超级英雄必须帮助人们!我可以不触碰物品就移动它们,而其他人是做不到这种事的,所以我该利用这种能力去帮助他们!

Valdez:Cameron,这很棒。你曾像这样帮助过其他人吗?

SCP-2241:不,我只曾经练习过。在森林或什么的地方。

Valdez:曾经有人看见过你练习吗?

SCP-2241:我不觉得,我试着把练习的事情保密,但有时候有人在森林里散步。他们可能看到我了,但我觉得并不会有这样的人。

Valdez:好,这很好。你能做到什么类型的事情呢?

SCP-2241:我可以不触碰物品就移动它,但是如果它太远或太近这就会失败。只能是让一个杯子横跨房间或一个人的胳膊或是什么东西。有时候受操控的东西也会出现一点变化。

Valdez:“出现一点变化”是指什么呢,Cameron?

SCP-2241:有时候我移动一些东西,它们就变成了我想要的东西。比如,有一次我在移动一块石头,它变成了我丢失的一个玩具。但是它只维持了一会儿,在我到家之前便变了回去。

Valdez:你曾故意变换某些东西吗?

SCP-2241:没有真的故意去做。有时候我听到我的父母在叫喊,我许愿他们停下,然后他们就一时分心,但很快就又继续争吵了。

SCP-2241显然变得不安起来

Valdez:你的父母经常吵架吗?

SCP-2241:不,不是的。他们不是故意发火的。

Valdez:他们曾经朝你发过火吗?

SCP-2241:有时。爸爸说那是我的错,我应该更加努力的。妈咪因为我的凡、房间一片混乱而发狂,但我已经试着保持整洁了,我不——不想要她发狂。

SCP-2241的声音带有抽动声

Valdez:没事的,Cameron。你——你在这里就没事了。

SCP-2241:谢——谢谢你。

Valdez:你知道普通人不会理解这种力量吗?还有一些持有这些力量的人可能想要伤害你?

SCP-2241:对,英雄必须得保密身份。

Valdez:你有个超级英雄的名字来防止你的身份泄露吗?

SCP-2241:我是四字——十字军Cameron。

Valdez:那是个很酷的名字,Cameron。因为这种危险,你要在这里,SCP基金会待上一段。你有任何问题吗?

SCP-2241:先生,SCP是什么意思呢?

Valdez:它的含义是“控制、收容、保护”。

SCP-2241:所以它和坏人战斗?就像神盾局和复仇者联盟吗?

Valdez:对的,Cameron。就像复仇者联盟那样。

<记录结束>
研究员Valdez的结束陈述:SCP-2241似乎信任了我,并相信基金会正尝试着尽可能帮助他。SCP-2241的报告符合一名具现实扭曲能力人形实体的能力发展初期的特点。SCP-2241在它的父母处可能经受过虐待,导致其所述能力得到发展。若研究需要更加成熟的能力,可由基金会职员对之施加情绪压力。

附录2241-01:在开始的实验之后,可知只有SCP-2241的能力进一步发展才能让基金会收集到新数据。目前为止,标准情绪控制与煤气灯手段并未对SCP-2241产生影响。也许可令一名D级人员相信在SCP-2241中有一名有价值的人质,并提供其一个逃脱机会,以此或可产生所需的情绪刺激。

附录2241-02:在人质情景测试中,可以明确SCP-2241保持着一种对非必要暴力的厌恶。这对实验目的达成是不利的。可将SCP-2241置于一种由暴力事故带来的更直接且明显的危险之中,或许可使之更进一步地使用能力。

在实验中,SCP-2241显示出了对受控物品改换成分的直接控制。在本案例中,它能够将一把刀变成一块巧克力。研究员Valdez猜测这可能是因为SCP-2241在事件中感到饥饿。

因该主要实验事件,SCP-2241显示出其物体变换能力与隔地触动能力的作用范围小幅拓展的部分联系。

附录2241-03:在对前次实验的更进一步数据分析等待期间,实验目前因伦理道德委员会的命令而推迟。在目击一名男性被杀害,并使用其刚提升的暴力能力之后,SCP-2241处于一种对自身与基金会均有危险的不稳定状态下。一名新的基金会精神科医师被指派给SCP-2241。

O5-3对彻底分析进行了驳回。基金会接受到的信息显示实验成果值得面对相当的危险,且应将SCP-2241置于其与基金会共事的错觉之中。实验将如计划继续进行。

  • 可以认为SCP-2241正变得更强以阻止更多人的死去,这对它自己与达成我们的目的均有裨益。用一枚瞬间移动的子弹杀死一名男子是该SCP物件的利用战术的智慧一击。作为预防措施,MTF-Theta-17将在所有更进一步实验轮次期间随时准备响应。——O5-3

附录2241-04:经O5准许,在近来附加威胁(无辜路人与对SCP-2241私人物品的威胁)的来几轮急射实验之后,SCP-2241已发展出了许多与晚期隔地触动现实扭曲者相关报告一致的更进一步的能力。SCP-2241目前能不失手地传送物体与其自身、根据显然来自几秒之后的信息作出反应,并可在不目击物件的情况下移动或形变十二米之内的物质。至今未能记录的能力如自我复制,也曾经出现。

SCP-2241亦显示出了对其能力的良好控制力,并对“升级”展现出了兴奋的情绪,以及之后学习更多的知识、更好地帮助基金会的愿望。在特定实验中的神经与精神检测也具有对以上能力发展的探测。其大脑的特别区域已被判断为异常知觉与控制力发展的关键,描述如文件2241-神经-23文件内内容。

令SCP-2241控制非SCP分类的异常物件,进行从低级的简单移动、传送到复杂的谜团解决的事项:

  • SCP-2241 起初对异常物件的替换具有一定困难,将之描述为“就像抓着一个停不下来的弹力球”,但很快克服了这一困难,能够轻松地控制许多更复杂的物件,仅在最高程度的物件的相关解密技能上具有困难。尽管起初因此而困倦,SCP-2411很开心该异常解密盒里更有着他最喜欢的牌子的巧克力棒。

面对“失灵”武装直升机中基金会职员的明显危险:

  • SCP-2241让各架直升机转向彼此,传送走最后一台的武器,解除其武装。

“无辜民众”D级人员在场下的炸弹处置:

  • SCP-2241显然在爆炸当时吸收了炸弹的能量。该过程机制未彻底探明,但确信是一动能向等同的某种势能的转换。

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攻击“无辜民众”D级人员,且需SCP-2241保证该袭击者人身安全:

  • SCP-2241隔空将炸弹背心转移进了爆炸物容器,之后一击将袭击者打晕。值得注意的是SCP-2241并未使用任何力量或速度击打,故应是使用其他异常手段将袭击者击晕。

需要以极限精度移动受伤人员:

  • 在临时实验中,SCP-2241能够将一名摔下几层楼梯的研究员传送向最邻近的医疗舱,期间并未使该研究员的破碎锁骨移动或引起任何不适。

在SCP-2241的个人所有物中“发现”炸弹:

  • SCP-2241愤怒,并在其爆炸前将炸弹传送到一定距离外的空中。SCP-2241花了一定时间才冷静下来,不住声称“没有人能拿走我的东西。这不公平。我很强。我是十字军。”值得注意的是,在愤怒的情况下SCP-2241对其能力的控制精准度有所欠缺。

从基金会特制保险库中窃走盒子:

  • SCP-2241成功转移自身进入金库,取走了盒子并在基金会感应器开启后、尚未报告已探测到的人员之前将之“放缓”。这一现象仅在之后的分析之中被探查。SCP-2241明显违反了因果关系。SCP-2241对该活动可能的道德性并未表现出关心——这是从几天之前开始产生的一种明确变化。

由机械化迫击炮进行的大范围突袭:

  • SCP-2241愤怒,抓住迫击炮炸弹,然后以大约1.4倍音速将它扔回发射处。在炮弹的作用下,迫击炮爆炸。可见SCP-2241的能力在生气时精准度明显下降,且大体上更加暴力。 其生气时的观念也成了一个问题。SCP-2241被听见说出下述言论:“我恨他们。我是一名基金会复仇者,而我恨那些坏人,我要打败他们全部人”。

两名“公民”在由防弹玻璃窗相连的房间内被持枪敌人挟持为人质,而SCP-2241被告知该玻璃不可破坏。SCP-2241亦得到该人质不可在非物理接触的情况下被传送的信息。SCP-2241受指示去营救两名人质:

  • SCP-2241复制了自己,同时将两名人质传送进基金会“战地指挥所”,然后回来捕获敌人。SCP-2241之后报告有反胃感觉,但并无其他病症迹象。缺乏令SCP-2241完成其被告知不可能的事情作为尝试,以测试其对基金会的强烈忠诚与信仰。该能力目前未于任何已知现实扭曲者之中得到二次观察以确认。

伦理道德委员会正式建议实验应被停止,而SCP-2241需接受严重情绪问题的治疗,且委员会将对相关职员进行调查。

以上提议被O5-3否决。实验将如计划进行。对已知问题的治疗将在试验后立即开始,而其之前的实验已以O5级安保权限批准。

附录2241-05:据最新的实验结果,对SCP-2241的精神治疗已被延迟,以支持侵略性神经实验。该实验注重于在实战中异常能力使用的新发现的热区的更进一步观察。手术将在本周内开始,且SCP-2241接着将被派遣与具有军事背景的D级人员进行对抗。

实验因之后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例行检查而取消。研究员Valdez目前处于审查中,其安保等级权限暂时撤销。

  • 将一块监控芯片植入一名如此年轻的孩子体内不可能不在之后对它产生显著的成长损伤。鉴于其成熟的能力,这可能对这个孩子以及长期收容均产生灾难性的问题。另外,令一名孩子面对攻击,就算是在实验,也违反了所有道德规范。涉及清洗隐瞒之前速度实验的人员现下正受到审查。——伦理道德委员会ID EC12A51

实验依照O5-3的命令而恢复,研究员Valdez重取得原有权限。

  • 这些实验比一个SCP更为重要,这与它看起来是否像个孩子无关。长期的收容与观察并非我们该置于优先的东西,而是我们通过短期内的高强度测试获得的数据的作用。鉴于其忠诚度,该SCP突破收容的危险是极小的。我们现在知晓了它的大脑哪一部分与何种特定异常能力相关。知晓更多的细节,我们就能知晓其原理。我们也许甚至能够学会如何引发这些能力——而我们也肯定能学会将它们无效化的方法。——O5-3

在对研究员投诉的调查后,实验被O5-4与O5-7取消。研究员Valdez由安保人员拘留,待议会会议审查。

  • 这做得太过了。我们不能让这一事件成为先例。这一选择并非军事化一样SCP级别物件,而更是停止塑造一名儿童兵。——O5-4.

实验在一场紧急议会会议的主要监督者投票后被恢复。研究员Valdez被免罪。实验在本周末将继续进行,并无出现其他意外。

  • 我相信这一实验的成果值得我们负担这些风险、使用这些手段。我们将更加接近人类大脑与超常态现象反应机制的真相。SCP-2241产生情绪与不可修复的神经损伤是……不幸的一件事,但是这对我们认知的进步十分必要。另外,因监控硬件的新调整,2241在手术后若成为一个威胁,可以随时进行无效化。——研究员Valdez.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29 Jan 2019 08:2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