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244 E级隔离
KeterSCP-2244 E级隔离Rate: 30
SCP-2244

项目编号:SCP-224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除非由至少三名O5人员和所有两位Site-692主管签署的第44-08A7号令明确授权,所有基金会人员禁止接触SCP-2244-1和SCP-2244-2个体。违反上述互动条件的人员将受到严厉的纪律处分,包括但不限于解除雇佣和记忆消除。

未经第44-08A7号命令授权的任何人员不得与SCP-2244-2的个体进行交流,对其进行干扰或试图消灭。若如此做,相关人员将受到纪律处分,包括但不限于无赔偿解雇和记忆清除。所有对于SCP-2244-1及SCP-2244-2个体的观察应报告站点主管留作记录。若有SCP-2244-2个体感知到观察行为(标记为一起00A1事件),在可行情况下,基金会人员应立即中止其任务并疏散该区域。

请注意,未遵从00A1事件后续处理措施的人员若遭到SCP-2244-2 的拘留,基金会将无法保证对其的保护或施救行动。遭到SCP-2244-2拘禁的人员若随后被其释放,将受到站点主管的讯问,并可能被重新分配。

描述:SCP-2244-1为一栋位于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的四层办公楼,隶属于“日落社区基金会”,一个登记在案的、向弱势人员提供技能和电脑技术培训的501(c)(3)级非盈利组织。在2014年██月██日前,该组织并不存在1。尽管如此,所有有关该组织的记录显示其自1971年便存在于该市,其中包括合法的注册文件和免税申请表以及其他企业,组织和公司保管的授权记录。

SCP-2244-2个体为日落社区基金会的员工。所有被观测到的个体对象均表现为年龄14-70岁的人类女性。无任何一个个体能够被观察到在2014年前出现,也并未在社区有任何根据地,同时亦不具备任何出生、居住记录,或房屋所有权。除SCP-2244-1以外,无任何一位员工在其它地点停留超过3-4小时。

对象被证实对所有形式的记忆清除免疫,且具有不正常的力量和速度。此外,若被搭讪或拘禁,对象会变得紧张,且反应会迟钝,此过程持续30-180秒,直至对象突然消失2

虽然没有敌意,但SCP-2244-2个体拒绝所有人进入SCP-2244-1,并拒绝回答有关其公司的问题,不论是在正式还是非正式的场合。基金会特工曾试图追踪或与项目交往,结果均未获取任何信息。相反,基金会人员在Site-692(建立于SCP-2244-1对面的一处站点)仅限于对大楼进行外部观测。所有门窗处于封闭状态,对外显示的是空置的办公室,并限制对大楼的任何深入探索。通往SCP-2244-1内部的门廊被上锁,或是被SCP-2244-2个体看守。

截至2014年10月30日,SCP-2244-2已意识到基金会的监视和探查举动。自事故00A8A后,对象允许基金会员工对其进行短暂访问,回答关于其工作安全保障的相关提问,而其它方面则较少被提及。

发现记录: 2014年██月██日,位于[已编辑],先前曾为一栋废弃的居民楼所在地,被SCP-2244-1替换。由于该区域目击者和监控探头的不足,基金会无法确定此事件发生的具体时间。

SCP-2244-1及“日落社区基金会”自身的存在证据显示,其早于2014年已建于位于美国国内外的数个地址。与SCP-████相关的基金会文件的审查,先前曾由于其模因效应已被[数据删除],现揭露了两所于2005至2007年间被基金会调查的企业事实上并无关于该组织的文件3。2014年后的记录显示有募集款项流向该组织,但2014年前被保留的同一处记录并无此类记载。

事故00A8A: 2015年██月██日,基金会监控SCP-2244-1的监控探头突然失去电力供应。与此同时,站点内人员报告称SCP-2244-1整栋楼瞬间消失,不久后重现为一座更大的建筑物。在此事件前,SCP-2244-1为一座占据█,占地███平方米的二层楼宇。在此之后其变为占据██,占地███平方米的四层大楼。在几个小时内,SCP-2244-2个体开始用防水布覆盖建筑物,并在现场带来施工设备和车辆以掩盖其产生的突然变化。

事件发生之后,一批SCP-2244-2个体接近站点人员并向其保证SCP-2244-1无任何危险,亦无任何被暴露的风险,同时承认改变“出自[她们]之手”。SCP-2244-2拒绝透露更多信息,然而其中一名个体声称:“那帮高层[人员]说他们要快速上线最新更新,又不管这会太过突然,现在又一下子抱怨新的更新上的太快了。”

附录: 2015年██月1█日一名特工在另外3名位于站点的特工和站点主管█████的配合下穿着隐藏音频传输设备尝试潜入SCP-2244-1。该名特工报告称在每间房间内都遇到SCP-2244-2个体站立不动,似乎并未意识到特工的出现。其同时探测到若干有意识的个体,且成功地在被个体发现前传送出一份对话样本。该名特工目前尚未恢复意识。

站点主管█████拒绝为此次行动做出解释,并在之后递交了辞呈。主管Li将自2015年██月██日起接替他们的工作。

记录2015年██月1█日

(注:期间信号遭遇到严重干扰,表明在SCP-2244-1内存在某种形式的电子干扰措施。被记录的对象并未被成功识别,将被标记为“对象-1”,“对象-2”,以此类推)

对象-1:是的。

对象-2:[模糊不清]已经开始了。她也无能为力。

(未被识别的笑声)

对象-1:那完全不是我的问题。

对象-3:你总是这样讲,但总有人会怪罪到你的头上。

对象-1:我只处理E级隔离。[模糊不清]反正无论如何也回不了家,那这关我什么事?

对象-2:人会死的。

对象-1:那些人总归要死的。问问他们有没有试过把这关了再开开吧。

对象-2:我只是说说而已。

对象-4:开。关。开。关。[注:对象-4在录音剩余时间内重复此段话]

对象-3:[模糊不清]

对象-1:因为他们溓嫲煩4不愿意做个5年的备份,三十年的进度就丢失了。就像我说的,我们不能把我们的人交给他们。他们会从哪一年开始?1984?

对象-2:[模糊不清]

对象-1:真庆幸我不是他们。[模糊不清] 好几十年呐。

对象-5:C级或者D级隔离难道不需要人像我们一样整天监视着他们吗?

对象-2:这是同一个星球啊!

对象-5:那也不意味着所有的隔离措施是一样的。

对象-2:你确定?我觉得——我不知道。

[此时特工被发现,传输被切断]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25 Jul 2018 06:3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