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292 死灵术猩猩
EuclidSCP-2292 死灵术猩猩Rate: 57
SCP-2292
gorilla-small.jpg

SCP-2292,1983年。

项目编号:SCP-229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292收容于中等动物收容间生物收容站点-66内Sector 21-A的人造收容饲养区。依照伦理委员会方针,饲养区须模仿中非山地雨林环境,包括树木、溪流、控温、人造风并播放仿真环境声音频。SCP-2292不需给养,可提供水果使其保持配合。

SCP-2292对镇静剂免疫,组织样本将在每周对饲养区的检查和清洁中采集。SCP-2292绝不得进入死亡动物 近距离 可视范围 80米内。SCP-2292-2将被焚化处决后依照危害废物协议处置。

描述:SCP-2292是一只异常山地大猩猩(Gorilla beringei beringei),具有复活动物尸体及通过触碰传播致命疾病的能力1。SCP-2292在生物学上为活体,但是没有心脏,原位置被替换为一团块状根结构的物体。该器官被分类为SCP-2292-1,当前假说认为这是SCP-2292异常性质的来源。SCP-2292-1发出琥珀色光芒,往SCP-2292全身输送一种颜色与之类似的物质,似乎将血液替代。

被SCP-2292复生的生物分类为SCP-2292-2。SCP-2292-2个体并未恢复生物学上的生命(腐烂会正常继续),除非将其完全束缚、摧毁、或是分解其骨骼肌肉系统,个体不会停止自主活动。

对SCP-2292的异常生理、包括其代用“心脏”的直接研究难以进行,个体免疫镇静剂,身体强健,其异常能力也对研究造成了困难。之前采用的研究方法,如活体解剖等,因当前伦理委员会方针不再适用。当前使SCP-2292保持配合被认为更加重要,更多的物理分析可能导致其无效化。

SCP-2292的行为大致在其同种族雄性个体的可预期范围内,目前认为因长期隔离而有特定行为反常。因其心理非人类,已确认当前难以准确测定SCP-2292的认知水平,但它已表现出机敏的智能,曾多次突破收容。未知SCP-2292的智能来自于其异常还是其过长寿命的副效果,抑或完全是由其他原因造成。

SCP-2292是在1996年对伦敦一处由Marshal, 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附属机构所有的仓库进行突袭时回收,SCP-2292当时已被关押在一个丙烯玻璃收容单元内。现场发现的文件显示已在“用途耗尽”后被抛弃于此;其含义未知。文件称SCP-2292是在1898年探索刚果盆地内一处无人区时被捕获。

在回收到的文件中发现了属于Harrison T. Winchester III的日志。Winchester曾是一位有经验的探险家,在1898年突然离开位于英格兰布拉德福的家后再未返回-他的神秘失踪曾引起过许多猜测。他被 MC&D雇用参加对刚果盆地的秘密探险行动2,其日志详细记录了SCP-2292的捕获经过,还描述了一处潜在的异常地点(当前编为SCP-2292-3),即SCP-2292被发现之处。

Harrison T. Winchester三世日志摘录

定位并妥当收容SCP-2292-3至关重要。虽然已进行多次探索和卫星成像,SCP-2292-3仍有待发现。

附录I:基金会试图通过符号字3键盘教会SCP-2292语言,引起意外结果。非异常猿类已被教授过如何使用此类符号字表达,原本推测基金会能在SCP-2292处获得相似结果。

SCP-2292在被教导符号“花”时摧毁了键盘。SCP-2292接着在饲养圈内用湿土在墙上做出了一个符号,并反复做出手势。进行新实验,在饲养圈内安装了一个电子显示屏,可被SCP-2292看见但不能被其触到。之后向SCP-2292提供各种无毒颜料,并在屏幕上展示出图片,从SCP-2292的出生地环境动植物,逐渐到抽象概念。

若SCP-2292画出相符合的符号,会将一块甜水果送入SCP-2292的饲养圈内。到1976年,经过5年的研究,确认SCP-2292不仅能理解语言,而且在被收容前已经接受了符号理解和交流训练,并有效地将自己的语言(或是SCP-2922训练者所用的语言)教授给了研究员。

在这期间,SCP-2292(训练者称其为“Inaki”,作为行为分析程序的一部分)表现出某些爱好,有制作原始石器(包括一个可用的矛)、绘画符号字、以及观看电视剧《罗杰斯先生的街坊四邻》和鲍勃·罗斯的《快乐画室》。

SCP-2292以能转化出人工声音的特制键盘交流。 SCP-2292以符号语言和口头英语交流(二者结合更偏好)。使用戏谑的语调对SCP-2292有镇定作用。

受访者:SCP-2292,“Inaki”

采访者:Sara Hayashi博士

前言:与SCP-2292的例行交流。

<开始记录>

Hayashi博士:Inaki。今天感觉如何。

SCP-2292:饿。

Hayashi博士:但你才吃过!

SCP-2292:[摇头]累饿4。皱眉,坏,哭,皱眉,悲伤。

Hayashi博士:抱歉Inaki。你为什么感觉坏?

SCP-2292:[低头不语]

Hayashi博士:Inaki不孤单。Inaki有Sara爱。Inaki有Joseph和Alex和Audrey爱。坏人走了。不再伤害。

SCP-2292:Inaki爱Sara。Inaki睡看5老家。砍洞。坏问题思想。砍大声哭。深石头长暗。爱蓝花6。蓝花空。不再存在。Sara[会是]空。Inaki[仍会]存在。不再存在。不再伤害。

Hayashi博士:Inaki。Sara没有离开你。

SCP-2292:Sara[会]。皱眉悲伤。大声哭。[表现沮丧]

Hayashi博士:别担心。别害怕。Inaki很安全。Sara很安全。明白?

SCP-2292:[慢慢点头;身体语言继续表现出不悦。]

Hayashi博士:Alex说你做了新工具。会给Sara看看?

SCP-2292:[高兴的点头,离开采访区]

<记录结束>

结语:SCP-2292不仅知晓死亡,也知晓自己拥有(似乎是)永生。基于它之前已掌握的符号语言,可能“蓝花”是那个最初教导它的人。而且,可能,也是造成其异常性质的人。我想答案可能在SCP-2292-3。

受访者:SCP-2292,“Inaki”

采访者:Sara Hayashi博士

前言:尝试获取更多与“蓝花”及SCP-2292-3相关的信息。

<开始记录>

Hayashi博士:Inaki。给Sara说说以前。说说蓝花。

SCP-2292:蓝花。朋友。爱蓝花。空。不在这。不在这。

Hayashi博士:给Sara说说更多。Sara想知道蓝花。

SCP-2292:[SCP-2292把一只手放到SCP-2292-1]蓝花。做。做。做。7蓝花[对]Inaki好。哭。皱眉。悲伤。悲伤。蓝花[是]空。想看。想近。

Hayashi博士:Inaki,蓝花在你最后看到的时候在做什么?

SCP-2292:不动。空。空。弄动。不是蓝花。动[但]不是蓝花。悲伤哭泣。皱眉。

Hayashi博士:Inaki有和蓝花生活过?

SCP-2292:Inaki特别。Inaki第一。Inaki一,一Inaki8。蓝花爱。温暖。弄空。弄心。没有痛苦,没有痛苦。想念。皱眉。累饿。不。不想[要]。

Hayashi博士:抱歉Inaki。你一定很想他。

SCP-2292:[SCP-2292点头]

Hayashi博士:Inaki住在哪?Inaki记得家吗?

SCP-2292:绿。树。水,水,水动。石头。石头上石头上石头。大。大。Inaki小。唱歌。羽毛唱歌。人唱歌。蓝花,笑好。很多人。脸。欢呼欢呼笑浪。Inaki特别。爱Inaki。动动。笑声笑。

Hayashi博士:家怎么了?

SCP-2292:蓝花不动。家不动。家停。家停。全部停。不是Inaki。Inaki永不停。

结语:据我对交流内容的推断,我相信SCP-2292是其中文明的最后成员。或者说,是一个活的比驯养者还长的驯养动物。我怀疑驯养猩猩在SCP-2292-3文明中很平常。我现在假设SCP-2292是为了被异常改造选中,但要理解SCP-2292,理解其创造的背景是有必要的。为此,基金会必须找到SCP-2292-3。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02 Sep 2017 06:5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