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307 湖中笔
SafeSCP-2307 湖中笔Rate: 75
SCP-2307

项目编号:SCP-230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307-01将被收容于一中等大小(35升)的水箱内。箱内将用采自多则梅湖或奥伟湖1的水填充,每周接受检查确认其是否出现裂痕。在主要水箱维护期间须有备用的二号、三号水箱收容SCP-2307-01。

SCP-2307-02将被放入控温盒内以维持其骨骼结构,每次测试后都须进行清洁并检测是否有损伤。令SCP-2307-02与其他记录影响、记忆影响类SCP进行交互须有O5-2批准。

描述:SCP-2307-01是一长剑的残余部分,剑柄长56cm,剑刃残余部分长40cm,推测这是原本完整剑刃的43%。碳测定显示其剑柄部分的历史可追溯至公元4世纪;然而,对剑刃所用金属的测试显示其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32亿年。SCP-2307-01出于严重损坏状态,这可能是其在水下浸泡超过1300年的结果。

SCP-2307-01的主要异常效应会在有对象触及其剑柄时出现。这之后,所有与对象相关的记录将逐渐遭到篡改,总体而言对象在记录中会变得更加优秀,其内容会在一定时间内变为较原先有巨大差异的状态:

  • 在接触SCP-2307-01后,对象出生证明上的日期、名字将被立即改变,部分案例中性别也会变更。一般而言,对象的出生日期会被变更为几个有特殊意义的日期,如7月7日(7/7)、10月31日、12月25日、2月14日等。
  • 在一年内,若有可能,对象的教育记录会显示该人在通常考试和晋级考试中均获得了优异成绩,有时会显示该人在同一时间段内去到了2个甚至更多教育机构上学。此外,未上过大学的对象会在记录中被记载为得到过至少一个某方面的硕士学位。对象的知识水平并不会随记录显示而改变。
  • 在5年内,若有可能,对象的财务记录-包括银行记录和税务记录-会显示其十分富有,资产至少达到750000美元。
  • 在10年内,记录会显示对象是在某个政治竞选活动中表现优异的候选者,并有相互矛盾的记录记载其在竞选中战胜或败于对手。若竞选得胜,必定是得到了压倒性支持;若是失败,必定是以极小劣势惜败。参与过此类政治竞选投票的人员均不能回忆起该人作为候选人参与到其中。
  • 最终,该人的死亡证明不会记录其确切死因;对象总是会被记录成在某种战斗中因剑伤、中弹、中箭等原因死亡。

一般而言,大部分记录都会记载对象曾在其一生中握起过SCP-2307-01。

此外,若SCP-2307-01没有被浸泡在多则梅湖或奥韦湖的湖水中,其金属剑刃将会以15mm/天的速率开始再生,剑刃上的锈迹也会开始逐渐剥落。虽然当前认为SCP-2307-01的完全恢复不会造成负面效应,但仍按照收容措施将其浸泡于水中以预防意外。

SCP-2307-02是一曾被认为与SCP-2307之异常无关的物品。SCP-2307-02 是一用马骨雕成的萨满教头冠,确信曾在公元5-7世纪的英国被用于某种仪式中。SCP-2307-02状况不佳,其骨骼上因年久和最近几年的频繁使用而出现多处破损。

SCP-2307-02在被佩戴时会赋予佩戴者完全的记忆篡改免疫能力,这包括任何级别的记忆删除,还有一切形式的认知危害型记录篡改,例如SCP-2307-01所造成的篡改。所有在佩戴SCP-2307-02期间经历的记忆会以极其清晰的程度被保留。SCP-2307-02此前被分类为E-9382-U,被用于与记忆篡改和记录篡改类异常的实验中。在测试2307-19后,该异常被重分类为SCP-2307的一部分。

测试2307-19:

假说:同时使用E-9382-U和SCP-2307可能会使得对象的记录不被篡改,或是能被自由篡改。若记录确能被篡改,对象须尝试在数据列出前将出生日期改为比真实日期晚一年。
测试记录:D-2307-19,生于08/15/1977。
测试结果:D-2307-19对佩戴E-9382-U表现出反感,称“不喜欢恐怖的骨头”。D-2307-19表示若有额外甜点供应才会服从。其申请被批准,对象戴上了E-9382-U。

对象被指示将SCP-2307从容器中拿出。对象抱怨手被弄湿,在将SCP-2307拿出5秒后,惊叫着将其扔在地上。

在被问及此行为原因时,对象回答称:

我那时只是… 握着那个该死的东西。我在马上,周围是军队。不是大军,也许就六十来号人,都穿着盔甲。我周围有个人也带着那帽子(指E-9382-U) ,告诉我说我必须赢得胜利。

测试中止。自5/21/2015起-试验进行5年后-D-2307-19的记录尚没有发生改变。

结论: 对此两件物品的交互测试还需进行。

附录:

下面是由D-2307-19给出的部分陈述,已经决定令其免于D级重分配以进行研究。称述以收集顺序列出,大部分都是同一视角,除陈述2307-42、2307-51、2307-57和2307-59外,这几份陈述已被单列。

我在床上,和我妻子-好吧,不是我的妻子,但总是某人的妻子;感觉就像我自己的妻子。她和我在说着孩子的事,但不是她的孩子。她再不能有孩子了,就在被箭射中肚子以后。我知道我告诉别人把箭留在那,因为如果不这样她就要和我最好的朋友生孩子…

我不能呼吸。这是我操蛋一生里最可怕的经历了。我感觉就像被困在了个该死的棺材里,而且整个过程很长,我完全不能呼吸,但还是活着。我记得有人对我说拉丁语,但我看不见他们,而且我知道是他们把我放到了这里。之后棺材摇了起来,我听见有人说话…我不知道,听起来像是某种胡话。“Build poi ban agh tongue-ooh clayed hun fod bringin' a tea”,也许不是英语2

有个带着这种马头的人,在一个巨大的木头大厅里围着火跳舞。他把什么东西扔进火里,然后就出现了…图像,是一群人。一群我知道必须要去找的人,而且要在别人找到他们之前。他们是一群战士,这些只是一部分。我记得我在想要准备一个更大的房间放张桌子。你不会觉得…算了。

我在用剑砍掉某人的头,就像某种处刑。我猜你们对此很清楚,嗯。看起来就是我拿着的这把剑但是..崭新闪亮,毫不夸张,真的就是真TM的锋利。一下就把那人的头给砍了下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做的,难道是亚德曼合金?

很吓人,真TM吓人。我和一个手下在战场上,打…精灵,大概是吧?我只能这么说。他们想要我的剑,而我的人…他有十英尺高,他一把抓起一个精灵然后吃了下去。他说了像是法语的话,我笑了。我笑那些脑袋被吃掉的家伙。我TM犯什么病了?

我快死了。我知道我就要死了;我的一个儿子刺了我一剑,我先宰了他,但我也受了重伤。所以,我叫手下送我去一个湖。我记得我和姐姐在一起-她叫摩根特-当我还小的时候。女孩怎么会叫这个名字?摩根特。

我只是…在死前还想再看这地方一眼。之后,有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从水里冒了出来。她很美,她甚至比我妻子还美。她的皮肤是蓝色的,鼻子是平的,还有古怪的… 触须一样的东西长在头发里。上帝啊,我还想再看她一眼。她不是人类,我很清楚。她问我想不想让自己的传奇一直活着。我说是。她要我的剑,我给了她,她保证说会安全保管。她吻了我,说“晚安”。然后…我去了。我不停地哭。一个信使从树丛里走来,告诉我我最好的一位朋友死了。我戴着这该死的骨头哭着,好几天才冷静下来。我坐在卧室里,只是看着天花板。我从未这么悲伤过。我希望再也不要这样。

我感觉好长时间不能呼吸-我又在棺材里了,我觉得是这样。之后,我被拖到地上,我害怕地蜷缩着;金属撞在石头上不是什么好声音。然后,我成了别的什么人。我只是…只是个孩子,也许才十一二岁,双手握着把剑。我把剑拔了出来,然后好像就能在某个兄弟们都做不到的比赛里赢得胜利。人们对我指指点点,我觉得自己惹上麻烦了。然后某个戴着马头盖住脸的老人走过来,说我是什么王者。操。

陈述2307-42:

我是个老人,已经走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终于我走到一块插着剑的石头边,就坐在这偏远之地,然后我碰到了它。砰!我的屁股被闪电打了一样,有什么东西开始向我说话。他告诉我找到将成为王的男孩,把她的话到处传扬。我说我会的。

之后…这是第一次这样。我在别的什么地方,和那男孩说着话,现在他是个男人了。我在劝他改变信仰,但他说要是再向他宣扬“异教信仰”就要惩罚我了。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布什么道;好像是和什么机器有关的东西。

陈述2307-51:

我变成了某种宗教的信徒;也许是个僧侣?我记得我穿着某种让人发痒的袍子。我在岸边的冲刷中找到了剑,这时我发现它根本不是剑。它是,就像…某种大笔的尖头。我觉得就像是根刻字笔?

我带着它跑回修道院,我到了的时候…我发现我写下的卷轴变了。我们哭喊着什么伪经,有什么不洁力量篡改了卷轴。我们想毁掉这根笔,一点一点,但我们越是破坏,就有越来越多的东西被改变。之后闪电开始了。

闪电到处劈打,朋友和其他僧侣都快死了。非常可怕。最后,修道院着火了,我是唯一逃出来的人。一个声音…就像用生锈齿轮刮黑板-告诉我对这根笔剩余的部分该做什么。我把它带给一位铁匠,他把它改造成了剑。接着我就…把它插进了一块石头里,我以为没人能找到这。至少我是这么以为的…这个我真是个傻子…

陈述2307-57:

这次我是那个…怪异的水中女人,就是之前我说我要死了的时候见到的那个。我一直生活在湖里。有些僧侣-我觉得他们和上次那群人是同一个教团-来找到我,要我安全保管某样东西。他们乞求我,和我争论,说有什么不洁的东西在陆地上。我告诉他们我“不想管他们凡间的事”-她是这么说的,不是我-之后他们说了一个名字: MEKHANE。

我告诉他们我愿意配合他们做任何事。他们送了个伪装成那个持剑王者儿子的人来-这个人显然是他那异父或者异母姐姐做出来,呃-来杀他的。他们说他们会…祝福我的湖,还有我一位姐妹的湖,来保存MEKHANE之剑,这样它就不会制造新的传说了,不知道这什么意思。作为交换,我会被写成一个妖精中的女王-呃,也许是仙子,随便什么吧。湖中仙女,他们是这么叫我的。我居然很喜欢。真操蛋。

陈述2307-59:

我在书写世界之言,在沙滩上,用闪电。我的人民在我之下奔走,收集闪电落下之处留下的玻璃,把我的言语写进他们的卷轴,然后做成我的圣书。然后,有一天,我被…什么东西打了,我的笔碎了。我让大部分的笔落在了地上,但…有些没有。有一大块笔碎片落在过界之路的角落,某个我不会关注的地方。然后他们想击碎它。我不喜欢这样,于是我用闪电去焚烧他们,最后他们放弃了。

我可能已经和你讲过剩余的部分,但是是从不同的视角。不过我记得有一点…记得那个水中仙女吗?我记得自己对那剑做了什么-然后这把剑就不能伤到她,还有她的同类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我隐约记得这是某种保险手段。

然后我看见…我自己拿着这把剑,戴着这帽子,然后我又一次看见了整件事,重复,重复,重复,重复….然后我扔下了剑。

page revision: 1, 最后编辑于: 16 Aug 2015 15:2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