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316 郊游
KeterSCP-2316 郊游Rate: 225
SCP-2316

♒♒ 认知危害警告 ♒♒

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以下的文件包含带有异常认知危害影响的图片和文字。你不认得水里的尸体。因此,必须确保​所有访问此文件的人员的认知阻抗系数(CRV)不低于14.5。如果CRV自动检测失败,请保持冷静,不要移动。你所在站点的一名医疗人员会尽快赶到。


​请对准麦克风缓慢清晰的重复以下语句:

我不认得水里的尸体。

[✔] 检测完成。用户CRV在允许范围内。



bodies.png

SCP-2316.

项目编号:SCP-2316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基金会人员靠近SCP-2316。 对SCP-2316的观测只能使用远程虚拟音视频探测器。只有充分确认能够暴露在认知危害下的人员可观看SCP-2316的音视频片段。

SCP-2316所在的湖已被隔离,并应有未曾暴露在SCP-2316下,且之前对其性质没有了解的人员在周边日常巡逻。你不认识水里的尸体。试图穿过加强隔离区的人员须逮捕并带至Site-33接受全套认知影响筛查。进入SCP-2316所在的湖周边50m的人员应认定为失踪。

请对准麦克风缓慢清晰的重复以下语句:

我不认得水里的尸体。

[✔] 检测完成。用户CRV在允许范围内。

描述:SCP-2316是对███████州,████████县,███████████湖中的异常现象的通称。SCP-2316表现为一小堆人类尸体1浮在水面上。这些尸体的特征为[认知危害删除][自动修改:未知],尽管DNA检测结果尚无定论。

虽然SCP-2316表现为独立个体,但有理论认为SCP-2316可能是一个由集体意识构成的实体。SCP-2316的独立个体并不单独活动,而似乎是作为单个2个体集体活动。SCP-2316的个体3无法辨认,并且你不认得水里的尸体。

SCP-2316具有强烈的认知危害效应,会使得看到SCP-2316,或确切了解其部分性质,或曾在[认知危害删除][自动消息:不可用]入学的人员相信SCP-2316个体是他们认识的人,一般是童年4的玩伴。

尝试接触SCP-2316个体,包括进入███████████湖或者触摸SCP-2316个体的人员将会使更多SCP-2316个体出现。你不认得水里的尸体。新出现的个体只会加强认知危害5的强度,强烈吸引人员走进湖中。以这种方式被吸引进湖中的人员均已失踪,至今没有一例被找回。

附录 2316.1:采访

[资料删除]6

错误:未知用户。请登录以查看文[\\[ae0[[<

[✘✘✘] 检测完[e\\\i.-a\\\. User Ccccrl\\\ 在允许让我给你看看他们的脸。


[记录开始]

Dr. Harrison: 你有没有感觉被强迫进入水里?就像有什么拉着你进去一样?

你不认得水里的尸体: 什么?不,当然不是。他们没怎么样,他们没把我拉进水里。 我看见他们在水里,然后自己走进去的。我必须要看看他们,我要听听他们在说什么。他们是我的朋友。

Dr. Harrison: 你进入水里的时候看到了什么?7

你不认得水里的尸体: 一张张面孔。我朋友的面孔。我认识的面孔,还有一些我不认识,但我看到它们时变得越发熟悉。我始终认得它们,但它们好像有点什么不对。

Dr. Harrison: 有点什么不对?

你不认得水里的尸体: 就像你在梦里见到的人脸一样,你不会完全记得他们的模样。总会有点差异。而且他们说话的方式,他们—

Dr. Harrison: 说话?不,这不可能,它们根本……

你不认得水里的尸体: 并没有张嘴,但我还是能听到,他们在向我求救。他们告诉我……他们告诉我他们是谁。他们告诉我你知道他们是谁,你—

Dr. Harrison: 足够了。你已经被认知危害影响了,我们得给你治疗,特工,如果你能—

你你你你你你你我: 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他们的名字我都知道,Harrison,他们说的话我都能听到!每个人。只要有一个人去见他们,然后将事情告诉人们,人们就会知道你们极力隐瞒的一切。Birchwood高中,七—

Dr. Harrison: 控制住他们!给他们带走。带他们去做记忆清除,然后把这sb录音机关上。

[记录结束]



​请对准麦克风缓慢清晰的重复以下语句:

我不认得水里的尸体。
我认得水里的尸体。

[✘] [✘] 检测未完成。用户CRV超出允许的范围。用户CRV已被有效认知危害影响。请不要移动,你所在站点的一名医疗人[''///afe44/25\23会尽快赶到。

[终端锁定]

附录 2316.2:条目不可用
下面下面下面下面下面下面下面下面下面下面下面下面

时间不多了,你必须马上离开。回到湖边吧,走进水里,看着他们的眼睛。那是你的朋友,你的同学。七五年秋天,你还年轻时,你们一起到湖边野游。你不记得了吗?看着他们的眼睛。我知道你听得到他们向你说话,就像他们向我说话一样。他们说这只是一个认知危害,不要相信他们。这是他们的错,他们引发了这件事。我们曾经都是天真无邪的孩子,你不记得了吗?然后你跑掉了,好像是你和我?剩下的人长眠在湖底,等着我们和他们团聚。他们想让我们知道。他们想让我们想起。该死的,醒来吧。还记不记得七五年的秋天。那年我们本应毕业。别让他们使你忘记。他们在呼唤你,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看着他们的眼睛。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8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我知道你可以。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你听不到吗?



他们在等着你。






















我们曾和他们在一起




























回到湖边吧。​

page revision: 2, 最后编辑于: 24 Feb 2016 09:3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