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331 稻草人DJ
EuclidSCP-2331 稻草人DJRate: 109
SCP-2331
rave.png

SCP-2331-P重复现象的一张照片。

项目编号:SCP-233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331当前由机动特遣队Kappa-Theta (“撞大运”)和研究团队Theta-Theta (“派对后”)共同追踪。若确认了SCP-2331-P 事件,机动特遣队Kappa-Theta将进入SCP-2331-P 尝试对SCP-2331进行抓捕。研究团队Theta-Theta当前正在寻找预测SCP-2331-P事件的方法。对 SCP-2331-P事件所有的参与者须进行记忆删除。

描述:SCP-2331是一人形个体,外观看起来是由干草填充的人体模型,也即一般称为“稻草人”的物体。SCP-2331有一个雕刻成的南瓜头,其内部在低亮度环境下会发出蓝色荧光。SCP-2331被认为能触发SCP-2331-P,且只会在触发SCP-2331-P时出现。SCP-2331在10月最活跃。

SCP-2331-P是一种发生在SCP-2331所在区域的现象。 SCP-2331-P是一种自行出现的人群聚集和设备,展开在使用灯光设备和电子音乐的中等规模庆祝活动,即通俗所言的“锐舞派对”。SCP-2331会在其中作为DJ出现。SCP-2331能控制发生SCP-2331-P的空间,时常会改变空气湿度、产生一种无毒的有色气体、并对墙壁的质地和尺寸产生影响。它也会产生出荧光棒和糖果等物品。

SCP-2331-P一般会吸引到年龄在18-30岁间的人类,但也曾记录到最小有13岁、最老有73岁的人类加入。参与者一般会被社会媒体或口头宣传邀请,但即便是在社会媒体规模极小的情况下仍会有大量参与者参与其中。有理论认为. SCP-2331-P的参与人受到了某种心理影响,但此种可能的影响仍有待调查。

每次事件会持续5到24个小时,取决于派对的规模以及其他基金会活动或当地执法部门进行的干涉。SCP-2331-P结束后,SCP-2331会消失并在接下来的72小时内引发新的事件,一般是在北美大陆地区。SCP-2331-P事件的参与者没有做出过异常活动或行为,除了SCP-2331自身。

SCP-2331会在任何由足够空间进行狂欢的区域引发SCP-2331-P,但更偏向于室内地点。高人口密度区域发生率更高,特别是在职业学校、大学、学院这类高等教育机构的附近或内部。

事故2331-01 10/09/2014

笔记: 这是MTF Kappa-Theta和SCP-2331-P首次接触。
参与人员:特工Asla, 特工Michalsky和研究员Witzke.

[开始记录]

<21:19> 特工Asla、特工Michalsky 和研究员Witzke抵达SCP-2331-P现场,此次事件发生在████████ ████████大学的学生活动中心。

<21:20> 研究员Witzke戴上了她的防毒面具、荧光项链和粉红色假发。 Asla和Michalsky在武器上贴上荧光棒和荧光条,确认其状况正常。

<21:30> 在进行10分钟搜索后,特工Michalsky发现SCP-2331在一个阳台上。研究员Witzke与参与者进行了对话。SCP-2331将其头部拿下扔向人群。头部在接触到人群前爆炸喷出发荧光的绿色烟雾,没有发现南瓜碎片。SCP-2331接着在桌上拿起一个新的南瓜头放在了肩上。SCP-2331在南瓜头之下并没有头颅或颈部。

<21:31> 特工Michalsky和特工Asla试图接近SCP-2331。SCP-2331正在放有音响设备的台上调节音量。

<21:32> 特工Michalsky被两名学生拖走跳舞。特工Asla意外推挤了一名学生,引起争吵。SCP-2331发现了骚动并调节了话筒。

<21:33> 特工Michalsky: "我没兴趣好吗?" 特工Michalsky 试图推开平民。平民:"闭嘴一起嗨,伙计! "

<21:34> SCP-2331将头转向特工们。它挥舞着手切换了新的歌曲。SCP-2331对着墙挥舞左手,它的左手沿对角线伸长又缩回。

<21:35> 多名学生开始将特工从该区域中推走,称其离DJ太近、威胁到了DJ或是来捣乱等等。研究员Witzke没有被驱赶。

<21:40> 研究员Witzke 完成采访离开SCP-2331-P。SCP-2331被看到做了一个双手向下的动作, 一些发着荧光的树叶自发从天花板上出现并落下,而这些树叶在碰到地板前就消失不见。

<21:45> MTF Kappa-Theta继续监控SCP-2331-P。 SCP-2331-P在10小时后正常结束。

[记录结束]

采访人: 研究员Witzke
受访者: 一位平民,事后确认为Susan Keller

[开始记录]

研究员Witzke:你好!我们能聊聊吗?你叫什么名字,呃…姑娘?

Suze: 叫我Suze就好!! [笑] 当然,我们可以聊聊。

研究员Witzke: 你能给我说说DJ吗?他,嗯,他的音乐品味不错,不是么?

Suze: 当然了!我们都叫他稻草人,因为他那身超赞的打扮。其实我不太了解他。我女朋友告诉我有场派对,我可不能错过!

研究员Witzke: …打扮?

Suze: 哦天哪,你简直就像是刚来的不是么?就是有些人爱那么玩啊,比如傻朋克和DeadMau51

研究员Witzke: 我懂了。他有没有,嗯,推特或者脸书一类的?

Suze: 不知道,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谷歌他就可以-噢!那边那家伙注在看着我们。你要不要做点什么吸引一下注意力?

研究员Witzke: 不,谢谢。

Suze: 随便吧,反正我还没醉到想亲你。[大笑] 我要去嗨几发,拜!

[记录结束]

事故2331-04 10/13/2014

笔记:当地执法部门已被告知不要干涉。
参与人员:特工Lu,特工Hansen和研究员Witzke.

[开始记录]

<11:02> 特工Lu, 特工Hansen和研究员Witzke进入SCP-2331-P,这次位于████████ ████████的一间仓库内。所有人都进行了装扮以免引起注意。

<11:04> 研究员Witzke发现SCP-2331在仓库的远处。她试图向SCP-2331靠近。SCP-2331在台上蹒跚着,做出呕吐的动作将荧光棒吐向人群。

<11:10>特工Lu和Hansen随着音乐舞动荧光棒。研究员Witzke被一名平民叫住所索要电话号码,接着又有另一平民邀请她喝酒。

<11:25> 研究员Witzke成功接近了 SCP-2331。特工Lu和Hansen也试图接近SCP-2331,但被三名平民拦住要求一起跳舞。

<11:30> 研究员Witzke试图和SCP-2331谈话。SCP-2331给了她一张蓝色墨水印刷的名片,上面有个电话号码。但除此之外没有回应她,而是继续DJ打碟。

<11:31> 当地执法部门抵达现场。虽然不能看见警察的到来,SCP-2331还是抬起头看向警察的来向。它变更了音乐,将话筒对准脸。 SCP-2331周围的阴影开始变多,一种浓烈的雾气弥漫在房间内。

<11:32> 一个年轻的英国男性声音从SCP-2331的口中传出。SCP-2331:“真的?操该死…其实,各位,我也很难相信,是的,所以别-别喝倒彩或者做些出格事-但基本上,警察会把派对关了。"

<11:33> 当地警方开始下车走近SCP-2331-P。SCP-2331-P参与者们停止跳舞,SCP-2331似乎在刮蹭它的头。SCP-2331:“不,我知道。这,这听着很怪,但你们得知道警察在关停什么东西时候是什么样。如果我们不一起冷静有序做点什么他们就TMD要用胡椒水喷翻所有人然后再放狗再接着有人就得在局子里过夜了。”

<11:35> 当地警方开门进入SCP-2331-P,声明他们要关停此次派对。特工Lu和Hansen走向警察,可能是要阻止他们继续打断SCP-2331-P。房间中的烟雾开始在半空中汇集,形成一个指向出口的粉红色发光箭头。

<11:36> SCP-2331: “所以女士们先生们,我不知道你们得做什么!我觉得各位也许得-” SCP-2331的声音转变成一种机械式的语调。SCP-2331: "-继续派对后活动!”(笔记:后续调查发现,SCP-2331所说的所有话语都是同一声音。)

<11:37> SCP-2331在空中挥舞手臂回应参与者的欢呼。所有灯光全部关闭, SCP-2331和音响设备、酒、毒品和灯光设备仪器消失。参与者有序平静地离开。研究员Witzke试图拨打该电话。

<11:57> 机动特遣队Kappa-Theta接到报告称其他 SCP-2331-P事件发生在上一地点10公里外。大部分前次事件的参与者都出现在这一次中。

<12:02> 特工Lu、特工Hansen和研究员Witzke试图进入新事件现场。门口的几名参与者拒绝让他们入内,称这是私人派对。这一新事件持续8小时,没有更多异常活动出现。

[记录结束]

采访人: 研究员Witzke
受访者: 一位未被辨识的平民;通话追踪到了一个电话亭。

[开始记录]

平民: 你好?

研究员Witzke: 噢,嗨!这个号码是S.C给的-呃,这人叫做,呃… [做怪相]稻草人?

平民: [大笑] 对,我认识那家伙。不过我不是他。只是个老朋友。他很忙,一般由我帮他接电话。有什么事吗?

研究员Witzke: 你能和我讲讲他的事吗?你们认识多久了?我是本地一家报社的,想要采访下他。

平民:噢,我可以给你讲很多他的事,但你可能不会信。以前他被人叫做Jack,你知道的,拉丁变体。曾经做过很多活,给树叶变色,在晚上造雾之类的。他就像某种季节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研究员Witzke: 所以为什么他…最近成了稻草人?

平民: 噢,时代变了。这些年的庆祝啊… [叹气] 看着自己曾经投入的东西慢慢被掏成空壳真的很痛苦。Jack 累了。他很伤心。他退休转行做些能让他想起过去的事。

研究员Witzke: 我不太-所以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平民: [轻笑] 有次我帮了他写大忙。所有我们就算是朋友吧。不管咋样,我可不会信你所谓的记者说辞,小姐。

研究员Witzke: 噢,你是要名字吗?我可以给你我们的号码-

平民:我不太清楚你到底是谁还是别的,但不管你给谁打工,请让他们知道他不想找麻烦。他不会伤害任何人,他的派对也绝不会出现暴力。他就是个怀念过去的老人。 [挂断]

[记录结束]

page revision: 1, 最后编辑于: 24 Sep 2016 14:5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