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374 空间传送洗衣机
EuclidSCP-2374 空间传送洗衣机Rate: 24
SCP-2374

项目编号: SCP-2374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每一个SCP-2374-A的实体都将被储存在一个3×3×3立方米的地下收容单位内。每个收容单位都通过改造,以在多余液体回流到收容单位前可临时排除液体到邻近的蓄水池里。收容单位必须能够承受50kPa的流体压强。每个收容单位中还应安装一对闭路录影机,以进行持续地监控;为了防止液体对录影机部件的浸损,所有这些录影机应进行密封安装。

SCP-2374的实体被储存于一个标准的safe级项目存储间中,以防止异常泄露。在一名安全人员的监督下,一名合格的技术人员须每两周对其进行一次例行检查。在上述技术人员认为必要时,须对项目进行维护。

描述:SCP-2374-A是15台顶开滚筒式洗衣机的合称。SCP-2374的实体是一个具有更高效率的SCP-2374-A的模板(无滚筒),而且其上的轻度到中度的磨损表明了它已经使用了几年。只需要接入足够的电源或外部电源,无需传统的供水,这些实体就能正常工作。

在使用这些实体进行清洗的案例中,被清洗衣物通常会直接消失或被其它的不同的衣物所替代。在某些案例中,替代品甚至是一些完全不是衣物的手工制品。

  • 一个儿童袜(英标10号,绿色),其上印有一个外形酷似儒艮的未知身份卡通人物。
  • 一件男式印花T恤(XXL号,灰色),其上印有“你既然现在就能下地狱,何苦等到“升天日”呢?”(T恤的袖子似乎被某种尖利的器具切除)。
  • 完整的男式正装三件套(M号,蓝色)以及一个领带(领带上印有一个风格化的“张嘴吐舌”图案,并被一组循环的不规则图形修饰)。
  • 两片浮木,钉有许多生锈的铁钉。
  • 三件破损的松木摇椅。
  • 一百五十二双外科手套。
  • 一份充气救生筏,在底部的圆形图案中有一系列锯齿状的小孔。

当项目没有通电,或没有连接到任何外部电源和供水源,并正常使用了8至15天时,尝试使用其“360度无死角旋转清洗功能”,将会使SCP-2374-A的实体自动打开它的盖子,并开始从不明来源处产生大量的盐水。这个事件也许跟项目内所出现的一个或者更多的以下统称为SCP-2374-B的实体有所关联。

SCP-2374-B显然是水生生物,其由衣服、床单、家具、木制家具、普通建筑材料、铸铁锅和平底锅,以及古董银器所组成。实体具有不同的大小和形状,但通常包含完整的类似于由PVC管和袜子组成的消化系统。除了消化系统本身就具有的分泌物外,实体经常会吐出含有有机呕吐物的塑料垃圾袋。呕吐物和分泌物的确切构成成分目前正在研究。

在连续大量地产生了15分钟盐水(每个实体的最大水量因实体而异)后,SCP-2374-A的实体内部将产生局部真空,足以迅速地将大部分生产出的盐水以及任何足够小的物体吸回桶内。

日期: 2010.11.16

地点: Site-151

基金会是否参与?:

参与人员: L. Mavuso; S. Thati

概述: 在大约11点04分(中非时间),Site-151收容了SCP-2373-A的全部15个实体的4天之后,技术人员L.Mavuso被认为在执行例行检查和维护的时候,无意中激活了SCP-2374-09某种当时未知的功能。1Mavuso立即被这个物体突然产生的大量液体所卷入,失去了行动能力。时任安全人员S.Thati试图向Mavuso提供帮助。然而,一个当时尚未分类的实体出现在该物体上,促使他放弃了这一行动,并遵循了第151条紧急程序的第30条规定,清空了存储区,并启动紧急隔离机制。

前往支援的控制人员大约在11点07分到达,但存储间56号被确认已完全被液体淹没。人员被命令站在存储间旁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在大约11点21分,存储间56号被认为可以安全进入。技术人员Mavuso目前失踪,据推测已经死亡。此后对SCP-2374的收容措施进行了修订。

日期:2011.1.2

地点: 乌拉圭,罗查省

概述: 在蒙德维迪亚,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被告知一个自称是已故基金会技术人员Lungelo Mavuso的人在试图与Lungelo Mavuso的直系亲属联系。在罗查省的一处公共海滩上的一艘临时搭建的筏子上洗漱之后,他被当地执法部门逮捕,随后被转移到基金会的拘留室。在那里,他被发现患有脱水、坏血病,并受到多种严重伤害。

POI-50031被临时隔离并进行了死后重生(Type Lazarus)以及灵魂苏生(Type Atman)类异常检测,结果为否。根据标准协定,重新评估需要至少14天的观察期,在此期间可以考虑进行监视性释放。

在2011年1月18日,Mavuso被临时安排为一名2级的技术人员,并计划在2011年1月30日之前日在南非北部的Site-151返回现役。

日期: 2011.1.29

采访人: Officer B. Dlamini (BD)

被采访人: Technician L. Mavuso (LM)

前言: 员工 Benjamin Dlamini是Mavuso的好友。这一采访是在Mavuso临时复职时进行的.

[采访开始时间 2010.1.29 9:53:33]

(采访人进入;被采访人已入座)

LM: 嗨Benji。不用担心,我不会传染的。

BD: 天啊….真的是你!

(采访人伸出手)

BD: 欢迎回来,伙计。.

LM: (同采访人握手) 真高兴能回来。Naledi现在过得怎样?

BD: () Hayi, 不要这么着急,Lungelo。门外的博士希望我现在或多或少进行一场正常的采访。(坐下)在那之后有得是时间。

LM: () 混账。

BD: 你是怎么来到乌拉圭海岸的,在死去了几乎两个月后?

LM: ….让我从储存间的事故说起吧,你知道那被淹了吗?

BD: 知道。

LM: 哦,好的。当我在水中第一次睁眼时,我咳嗽了一声,嘴里还含着海盐。我看着四周,没有看到Thati或其他任何人,接着我发现门已经被紧闭了。而水还再持续不断的飞速上涨。

BD: 顺带一提,Thati事后表达了歉意。

LM: 没事,告诉他不用担心,我也知道那个规定。不管怎样,水把我带到了储存间的尽头,那时就已经淹到了我的胸膛。我觉得当时我已经很怕了,但接着我看见一些东西从洗衣机里滑到水中……好吧,我真的很恐慌。我一开始看不清那究竟是什么,只知道它很难看。我当时在游泳为了那点活命的空气……

(被采访人开始用手捂住额头)

LM: ……剩下可以呼吸的空气,心跳开始加速。然后我看见一个黑影出现在我的下面——我想当时我的心跳都停了。我只看了它一眼,但我记得它是什么样子,它是——

BD: Lungelo。 我需要你冷静下来。慢慢来描述这个东西,好吗?

LM: 抱歉。我的脑子里有一副画面。很多断掉的椅子腿末端,从一个湿软的、长毛绒的、有纽扣的沙发上伸出来……伸向四面八方。它张开了嘴,我可以看见它的内部。碎掉的泡沫塑料塞满里面,黄色的,脏兮兮的,黑色的。它的食道看起来就像一个堵塞的排水管。就我所见的位置,它没有眼睛,只在头部的侧面有些大洞。它……移动得很慢,似乎世界上的时间尽在它掌握之中,如同我就正正处在他想去的地方。它真她妈的恶心……并且很卑鄙。那东西把我的腿夹住了,把我拖了下去。我想它有……刀一样的牙……简直就像真正的菜刀。它摇晃着我,像摇一个破布娃娃一样,与此同时还咬着我的大腿。

(被采访人停止了回忆)

LM: 我那时真的认为我会死。

BD: 耶稣啊。

LM: 这时,项目开始把我们吸进去。就在我们到达死点的时候,它的尖刀嘴把我的大腿放开了。

BD: 然后呢?

LM: 然后我被波浪一波一波地冲击。

BD: 波浪?就像大海一样?

LM: 是的,一片海,那样的地方。嗯……等一下,让我想一想……

LM: 我想我是在一大片水的中间被一个大漩涡吐出来的。我是,呃,想要保持漂浮,抓住我周围的一堆打成死结的衣服。我看见一把椅子漂浮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所以我就向它游去。然后我看见那个尖刀嘴从我前面的水里冒出来,每过一秒都变得愈发庞大。它开始咬牙切齿,离我的脸不过一臂的距离。但是,它不会有机会的。Rahmus无处不在。一下就把它的头撞开了。哈哈。

BD: Rahmus是什么?

LM: 艹,我还没告诉你他的事。Rahmus就是……那个把我从水里捞出来的人。他救了我。他有着狂野的白发,浓密的灰色胡须,像个干瘦的老年人,但有非常强壮的手臂。他把我拉到他的皮艇上,骂我是一个傻呵呵的漂流人。他带我去了破布岛[[译注]] 原文为Rag Island [[/译注]]。

BD: 嗯哼?请详细说一下哪个岛。

LM: 我不确定我该说那是一个小岛,还是一大堆漂浮的破布。但它稳定在一个地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那里扎营。Long-Time-Waiters,他们是,呃,住在破布岛上的人。他们用各种漂流物建造了属于自己的小房子,有吊床,床以及蚕丝被。他们在阳光下共享一间家具齐全的客厅,坐在破旧的半截沙发上,或者坐在蓬松的地毯上,整日喋喋不休。他们说的话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能听懂几句,但另外一半完全超乎我的理解能力了。

BD: 那些破布岛上的人,是怎么到那里的?他们长成什么样?

LM: 只有我把它叫做破布岛。他们只是称它为营地。他们没有告诉我他们从哪里来。即使我问他们,他们也仅仅告诉我不要做这样的傻事,不要到处问些愚蠢的问题。他们中有各种各样的人:男人,女人,女孩和男孩,粉色的,棕色的,等等。所有的人都很瘦,总是用一种奇怪的说话方式,总是起皱——就像你刚从浴缸里爬出来的时候一样,在他们的脸上也是。他们穿着各种破烂的、不合身的衣服,把床单裹在头上,以避免晒伤。哦,他们闻起来像肥皂。

BD: 哈。 (采访人记笔记) 好了,他们是怎么在岛上生活的?他们不需要吃饭吗?

LM: 他们很少因为megagappers和banpoodifs而去入水,但Rahmus是一个屌得一皮的家伙。如果他幸运的话,他会带着一箱豆子、一些格兰诺拉麦片、一些瓶装水,如果幸运的话还会带几盒果汁回来给小孩子。有时是多余的衣服,作为那些在风暴中被撕裂或被卷走的房屋建筑材料的补充,但我们几乎从不缺这些。有时他也会带着新的伤疤回来。

BD: Brahms不怕那些生物?

LM: 就像我说的——一个屌炸天的家伙。在……第三天,我想?那是我试着钓鱼的时候。我用一块木板、一些线还有一根锈迹斑斑的钉子弄出了一个钓竿。

BD: 抓到什么东西了吗?

LM: 一个灯罩。灯泡从上面伸出来,因为灯罩里面装满了湿的羊毛和缝在一起的袜子。不知为何,灯泡还是亮着的。长串的蕾丝和缠结的绳子挂在底部,就像意大利面一样。绳子粘到了我的皮肤,让我的手麻痹了。我把它扔回去。水里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吃。不过,倒是有很多东西想要吃你。所以我只是坐在那里等着。

BD: 是它吗?

LM: 就是它。过了几天我就厌倦了。Rahmus和Vapeter帮忙把我身上所有的脏东西都洗掉了,对我的腿做了他们力所能及的事,还让我去认识了Long-Time-Waiters。

BD: 你之前也提到过那个名字。为什么叫他们Long-Time-Waiters呢?

LM: 这是他们自己叫的,他们说他们在等一艘船。显然,他们以前见过——Rahmus用一种佐尔马佐墨水在一个旧的枕头上画了一幅画。这幅画显示它很高,不是很宽,也不是很长,但是他告诉我它延伸到很深的水下,里面有一个蜿蜒的楼梯。它看起来不像我以往看过的任何一艘船。我甚至不确定像这样的东西能否像他说的那样漂浮在水上,但我没有反驳他。

BD: 还有更多的关于这些人和这个岛的信息吗?

LM: 没有了。我更想跟你讲讲我是怎么回到干燥的大地上来的。

BD: 哦,好的。你是怎么回来的呢?

LM: 我问Rahmus以前是否有人,你应该知道,离开过这里。当我问他时,他似乎松了一口气,说我为什么不早点问他。他带我到他的皮艇上,去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漩涡,漩涡里有一环旋转的碎石圈,就像一个被打乱的拼图一样。他告诉我,大多数时候,他们扔进去的东西都不会再回来了。我认为这值得一试。

LM: Long-Time-Waiters帮我做了我自己的皮艇,给了我一些食物和水,孩子们给了我一些他们最喜欢的游泳装备。甚至给了我几个“吱吱响”的小盒子,以让我可以记住他们,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BD: 这些东西都被保留下来了吗?

LM: 是的,当然。在我把我的皮艇开进漩涡后,我在一个看起来更正常的地方降落了。但是天低吴楚,眼空无物。我打了两天的浪,最后,我看到了陆地。

BD: Joh,真是相当精彩的一个故事,我相信你会原谅我抱有一些怀疑。

LM: 随你吧,自己现在也还是无法相信这曾发生过。

BD: () 好极了。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LM: 嗯……没有了,这就是我所能记住的一切。

(采访人停下来听个人广播)

BD: 博士说我们已经做完了。那么,明天回到正常状态,好吗?

LM: 差不多都很好。我的腿在完成检疫后得到了一些治疗。

BD: 关于那条腿,我很抱歉。真的。

LM: 我……我觉得我会适应用一条腿走路的新生活的。

LM: 我等下可以和Basi说话吗?

BD: Lungelo,你死了。我已经去参加你的葬礼了,你的家人已经埋葬你了。他们不可能让你去见你的儿子,直到所有的混乱都被解决……我希望它会。

(之后的几秒两人没进行任何交谈)

BD: 振作起来,伙计。让我帮你站起来吧。

BD: Lungelo?

LM: 好的,好的,让我们走吧

[采访结束时间 2011.1.29 10:01:09]

笔记: 研究人员一直无法证实Mavuso的故事,尽管它在其他类似的采访中一直都是如此。准确定位Mavuso所描述位置的测试提议有待批准。

以下的物品是在Mavuso在罗查省重新露面后携带的:

  • 一副乳胶洗手套(黄色)
  • 一个儿童用游泳护目镜(粉红色)
  • 一件风衣(黑色),带着几块补丁
  • 一套基金会工装裤
  • 一个大惠灵顿长靴(浅蓝色),脚趾部有个大洞
  • 一个潜水脚蹼(黑色,黄色)
  • 三箱动力清洁剂,标志着“Way-Squikky!””(内容物正在研究中)
  • 一张破纸 (见下文**)

** 具体内容如下:

漂流人,
别忘了我们,听清楚了吗?
告诉你们的人我们在船来的时候,会再和你联系
而且总是洗耳恭听。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13 Jul 2017 01:5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