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420 忠犬
UnknownSCP-2420 忠犬Rate: 151
SCP-2420
scpdog.jpg

SCP-2420宠物狗的生前照片。

项目编号:SCP-2420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2420当前收容于Site 213的低安保人形收容翼区。从事故-2420-A起,所有由SCP-2420展现出的异常活动都已停止。虽然异常活动已经不再发生,伦理委员会仍然在审核是否对其实施永久收容。

SCP-2420收容于Site-213的特殊收容翼区内一间人形收容间中。因SCP-2420出现严重抑郁,每日须为其施用安非拉酮和西它罗伦两次,有必要时施用阿普唑仑。SCP-2420每两周可创造1次SCP-2420-1个体,每次不超过3小时,时长和次数可依据SCP-2420的配合程度及心理状态予以调整。除与SCP-2420-1进行的受监控接触外,不可让SCP-2420察觉到任何家犬(Canis lupus familiaris)的存在。

一群家犬将被饲养于基金会狗栏中,轮流作为A SCP-2420-1个体使用。曾经的SCP-2420-1个体不具异常性质,可被Site 213人员领养或是送往附近的动物收容所。

对SCP-2420的测试已经中止。所有重启测试的提议将被送交Hydock研究员。

描述:SCP-2420是一人形个体(曾经名为John █████),能将家犬(Canis lupus familiaris)转化为一种在外观和记忆上与其宠物狗相同的个体SCP-2420-1。此种效应会在SCP-2420察觉到了任何犬类,或是有犬类察觉到了SCP-2420时发生。

多次测试显示只有家犬会受影响,狼、郊狼以及其他犬科动物不受此效应影响。任何体型的犬类都可能变为SCP-2420-1个体,且不会在这一转化过程中表现出痛苦,只是在被带出SCP-2420影响范围后会表现出困惑。

除创造SCP-2420-1个体外SCP-2420没有异常性质。测试中没有找到同时间存在SCP-2420-1个体的数量上限。

SCP-2420-1个体完全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伤害。DNA测试因无法从个体上取得样本而不能进行。其他对SCP-2420-1不灭性质的测试被认为没有必要进行,一部分原因是因为SCP-2420恶化的心理状况。 SCP-2420-1个体不需饮食,但这些个体仍会吃掉呈给它们的任何物体,毒性物质对其没有效果。对曾经的SCP-2420-1个体进行解剖后没有发现其曾进食过任何食物的迹象。

SCP-2420-1个体的形态均为SCP-2420曾经饲养的博得猎狐犬,但在视频和照片中SCP-2420-1仍展现为原本的犬种。这使得特定视频、照片可能导致物理扭曲或是心理不适,如体型较大的圣伯纳犬钻入了小型狗舍等。除此之外这些图片没有异常性质。

[这是SCP-2420在被送到Site-213后进行的第一次采访。]

Hydock博士:早上好,SCP-2420。我听说你最近有睡眠问题?

SCP-2420:叫驴。

Hydock博士:什么?

SCP-2420:焦虑。帮我睡觉。给我写药吧。还有开空调。

Hydock博士:没问题。不过,我今天不仅是来关照你的身心状况的。我想你也猜到了,我想知道你和你的宠物狗间是什么关系,在她死去之前。

SCP-2420:Mattie。

Hydock博士:什-

SCP-2420:女士,我叫什么无所谓,但是她有名字,她叫Mattie。Matilda的简称。全名是Matilda May █████,我想是的。

Hydock博士:我记住了。但,还请谈谈Mattie吧。

SCP-2420:好吧,嗯,她是我的狗。我猜是的。我是从,嗯。从邻居那得到了她。他们不是,那种,养动物的人。但是他们的博得犬遇到了同类,于是他们就要找人,呃,送小狗。我想是的。我很孤单。我父母都死了。但,我想你是知道的。 他们留给我一间房子,但是一个人住在死人留下的房子里得有多他妈孤独,你懂吗?

Hydock博士:嗯。

SCP-2420:我去了他们家。他们的后院,嗯,真的。小狗都在那,有些,你知道,挤成一团。我是说,在,呃,笼子里。嗨,能不能开开风扇?这里很热。真的很热。[SCP-2420 开始喘气并按住胸口] 我呼吸困难。

Hydock博士:当然,SCP-2420,但拜托,冷静点。我保证,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想知道你和-嗯,Mattie的事。你刚刚说道你把她从窝里找出了来的那天?

SCP-2420:好的。好的。我看见了她,对。她不是最大的那只,但我,呃,哈,一眼就注意到了她。她有些凶。她正在玩,但你能感觉到她没兴趣和其他狗在一起。它们让她厌烦,她要让它们知道。而当我走过去,她又是最后一个抬头看我的。其他的,它们又蹦又跳,想要靠近我,要我注意它们,要我抱起它们。但她只是坐着,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有些奇怪,我想。但我觉得她是在评价我。她走了过来,非常自信,把她的兄弟姐妹都挤到了一边,我向她伸出手。她也抓住了我的手。不过没有用力。不是诡计。她从不耍诡计。对我不会。那之后,嗯,我猜我知道我得到了她。

Hydock博士:她有没有展现过异常能力?还有,在这之前,你有没有能做出一些,说简单点,SCP-2420,感觉是不可能的事?

SCP-2420:如果我觉得我会魔法,那我就不会只是个电话推销员了。赖在父母的家里。而Mattie?不,Mattie 绝对不会,呃,魔法。我是说,该死,她害怕暴风雨。她觉得吸尘器是个动物。她,呃,是只聪明的狗。总是比狗更有人性,是这样,但还不是魔法。我总是在想,你知道的,她要是想的话能学得会很多戏法,但是显然她没有兴趣。很多把戏对她都不在话下。她高傲得像个小女皇。我想是的。

Hydock博士:所以在她的一生中就没有发生过什么怪事,让你觉得她能做到这种异常?

SCP-2420:她很普通。我是说,就像我所说的,她对其他狗不太有兴趣,但还是会跟它们玩。就像,你知道的,它们要比她低级。但她选择了和它们共处。她是,呃,真的很在意领地。Mattie杀过一对,嗯,鸟还是什么。有次是只松鼠。因为它越过了栅栏。从没想到过她也会这么捕猎。该死,你该看看她的。满嘴是血。她是多么的骄傲啊。

[多余数据略去]

SCP-2420:但,呃,我猜你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是吧?

Hydock博士:这会很有帮助,SCP-2420。

SCP-2420:就算那只是,我想,普通得让人悲伤。那天我带她出去遛遛。她很爱出去遛,我是说,该死,我猜其他狗也会喜欢遛弯,但她更喜欢。我不知道。也许很疯狂。但我们正在散步,呃,在街边,然后呃,好吧,哈,我们能不能开空调?就开一点?

Hydock博士: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说起这些,我们可以改天。

SCP-2420:不,我很好。我猜她,嗯,还不是死了吧?[SCP-2420笑着咳嗽了起来]一辆车撞到了她。我想是我分心了。别人说我很走运没给撞到,但我宁愿是我被撞。也许我还不会死。她被车从身体中间碾过。很可怕。开车的是个小姑娘。不是她的错。是我乱穿马路。她很年轻。不是她的错。我认识她母亲,就住在这条街上。但,我还是忍不住哭泣。她就在那。华尔兹Matilda May,她就他妈的在那,在那摆着。血流一地。我抱住她,她没有呼吸了。我还有呼吸。我没有赶上她最后一息。我想在我哭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就在我愣在那的时候,该死。

Hydock博士:尸体如何处理了?

SCP-2420:我带着她,和她一起走。这不远。我很震惊,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从仓库里找到了把铲子,是我爸的。我找到她最爱的毯子。也许其实是我的毯子。又大,呃,又绿。她很喜欢。本来是我的,但也是她的。她要比其他任何人都更会享受毯子。给你的狗一张毯子,你可以发誓说不会有人能有如此舒适。然后我把她裹了起来。已经不是整个了。上帝啊她是这么娇小。我挖了个洞。在院子中间。有个地方没有树荫,她喜欢躺在那。华尔兹Matilda May同我跳完这支舞。我是这么给她写名字的。你知道的,要长。她应该,呃,还在那。你们可以去检查一下。没人动过。

Hydock博士:当然,SCP-2420。谢谢配合。如果你想就此打住,我能理解。这是段艰难的时光。

SCP-2420:不。还好。只是有点难受。我能,我能继续吗??

Hydock博士:当然。

SCP-2420:我原准备自杀,但那天我发现她,嗯,有狗的地方都有她。就是一次普通的散步。但我是准备去,呃,从桥上跳下去的。老实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会这么做,女士。但我感觉我可能会。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但是,很奇怪,我一生中从没见过这么多博得犬。邻居家的狗全都一模一样,看着都那么像Mattie,我以为我已经失去她了。她们冲向门,试着翻墙,对着我大叫,闹个不停。我,呃,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直到我走到狗园。

Hydock博士:我们就在那发现的你,对吧?

SCP-2420:哈,是的。我想是的。就是你们找到我的地方。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去到了那。那不是桥。离桥也不近。我觉得我只是想看到什么。在我死之前。它们总是这么可爱。狗们。但,它们都变成了博得犬。都冲我跑来。太多了,而且全部都是,好吧,都停在我面前。狗主人在大喊。人们,嗯,尖叫着。它们从太大的项圈里跑了出来。它们都,冲破一切阻碍,来找我。它们围着我。都是她。我马上明白了。它们都是她。有一个向我走来,咬住了我的手。我感到头晕。然后我就到这里来了。

Hydock博士:很好。非常感谢你的配合。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SCP-2420:嗯,是的。有一件事,只有一件事。

Hydock博士:什么?

SCP-2420:这会伤到它们么?她会伤到它们么?我听说我不在这它们就不再是她了。它们没事吧?

Hydock博士:是的。他们不是SC-我是说他们不再是Mattie了。没有痛苦。之前之后都是。这些狗都没有出现反常或者,被你和Mattie影响到的情况。

SCP-2420:还有你,你会伤害它们吗?

Hydock博士:什么?

SCP-2420:听着。我看过ET。我不傻。你会解剖它们甚至解剖她。我要告诉你请别这么做。不要因为我伤害那些狗。我求你。

Hydock博士:我会的,我会看看能做些什么,SCP-2420。再次感谢你。

SCP-2420:我能再见到她吗?

Hydock博士:我们当然可以安排见面时间。特别是测试的时候。

SCP-2420:谢谢。我太想她了。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她是个多棒的女孩。因为,你知道的,她会魔法。

[基金会特工在SCP-2420所供述的位置找到了它曾经宠物的尸骸。尸骸没有异常,已经处于可预期的腐烂状态。]

[记录结束]

事故-2420-A:在一次 SCP-2420与SCP-2420-1的例行接触中,后者被发现在前者面前变回了原本的外貌。持续测试显示SCP-2420的异常很有可能已经消失。当前SCP-2420已被允许进行0级行政工作,伦理委员会正在考虑接下来采取何种举措。项目被视作Neutralized。

[采访在事故-2420-A后进行。]

Hydock博士:今天Mattie有没有什么不同,SCP-2420?

SCP-2420:没有。和平常一样。她走进来,蹦了一会儿,带着她散了会儿步,坐在一起。很普通。闲逛。但,我不知道,有些事很奇怪。你发现了是不是?她看起来老了些。下巴、鼻子变白了。上帝啊,我在这多久了博士?六年?

Hydock博士:其实,已经有十年了。

SCP-2420:天哪。多漫长的时间,不是么?但对的,所以我还是注意到了。她变老了。这对她可没有十年,每周六小时就是十年?但不管咋样,也许是我太紧张了。也许时间不是这样算的。我不知道。

Hydock博士:确实,我们已经发现正常时间线对很多异常不适用。

SCP-2420:对,看吧?但是,她有点太安静了。很可爱。我想是时候让她走了。你知道,时间到了。她总是很清楚,对时间的智慧。所以她跳下沙发,你知道的,这一般都会伤到她的屁股,但她没有退缩。她舔着我的手。咬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睛。这时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我这才知道。对她是如此艰难。附身在其他的狗身上。我想知道我们是如何做到的。如此艰难,但她爱我,我想是的。

Hydock博士:于是她就走了?

SCP-2420:她要放手了。她对着我叫了。一次,如此热切。她得到玩具的时候就是这样,我都没注意。她笑了,傻笑。伸着舌头。然后就像,我不知道,就像一道闪光。一瞬间她变成了一只困惑的金毛猎犬。可怜的家伙,完全不知道我是谁。[SCP-2420停下来咳嗽]所以我想,你们,呃,不会在留我在这里了对吧?洗掉记忆送回原来的世界?

Hydock博士:确实有可能。你喜欢哪样?老实说,大部分人都会不惜一切地逃出我们掌控。

SCP-2420:我不想走。我不想忘记她。我担心若是回到以前,没了她我会死。我不会记得她做了如此奇事来再一次陪伴我。我又做了如此疯狂的事。我不想又变回自己,以前的自己。我恐怕又要走向大桥,这一次她不会在狗园等着我了。该死,如果我想我会愿意去洗厕所。该死,十年。我要怎么找工作?十年,天哪。

Hydock博士:我会把你的意见传达给伦理委员会。但我不敢保证。但是我还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深远的改变,SCP-2420?当然我们在这些年的谈话里已经知道你变了很多。你觉得这是药物原因、异常原因,还是只是因为我们允许你和你的狗见面?

SCP-2420:我不知道,博士。也许是后者?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你觉得我会说我的狗治好了我的抑郁?

Hydock博士:我确实有此疑问。

SCP-2420:她当然没有治好我。只是感觉很好罢了。有谁足够爱我。做了她做的事。但她只是一条狗。她不是魔法。

[采访结束]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12 Jul 2017 15:4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