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508 漫长的等待
UnknownSCP-2508 漫长的等待Rate: 221
SCP-2508

本文件无任何权限要求

并依O5-7指令豁免于任何安保预防措施


house1

SCP-2508.

项目编号: SCP-2508

项目等级: None

特殊收容措施: 因其反常性质,对SCP-2508的收容集中于维护、研究其起源及意义,并稳定其常规活动上。

当前居住者须将姓名、基金会ID和职务登入记录本内。SCP-2508-1须在每日午间被填满,每月应对其进行裂痕和泄露检查,相应进行维修。 SCP-2508-2前方的地窖门须在天气恶劣时和整个冬季内关闭。

SCP-2508须保持良好状况。档案须随时整理。请注意如食物和药物等必需品每日会得到补给。

此外,当前住户须记录他们关于SCP-2508的任何发现,并鼓励其记录任何他们认为有相关性的思想、经历和梦境。这些记录必须保持简明。不完整的数据和信息片断也可接受,包括可能可以被今后住户利用的任何实地研究相关知识。

当前住户须尽力保持心理状况良好。获取关于对象的更多信息请参见工作室。最后,任何时候都应保证有一份最新版本的本文件放置在门旁桌上的叠片槽内。

描述: SCP-2508是一座位置不定的村舍风格房屋及其周围0.53平方千米的土地。房屋有两个主要楼层,另有一间地下室和阁楼。SCP-2508只会被人员在无意中发现,过往住户曾记录到在不同的城镇、国家的多个地址经过该房屋,且都是在完全不同的情形下。SCP-2508的建造者和最初居住人(若真的存在)当前未知。

同一时间内仅能有一名人员身处SCP-2508内部。但一旦该人员进入房屋,他们将无法离开。事实上若人员从SCP-2508土地范围的任意一端离开,他们将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端。 此种循环式-或者递归式-地理空间使得人员无法从SCP-2508中逃离。此时读者可能已经意识到刚才所述内容中有所暗示。在此必须申明-由于不可能逃离SCP-2508,且SCP-2508被确信不存在于任何真实世界方位-将信息送往外部世界是没有可能的。除非出现不可预知的情况,所有与SCP-2508相关的材料,包括本文件,都只能局限在, SCP-2508之中。

因此,如果你正在阅读本文件,你就是SCP-2508的当前住户了。对外部世界的那个基金会你所负有的职责已经(非正式地)全部失效、化为乌有。当前的理论是基金会大概对此空间是一无所知的。本文件所呈现的信息完全没有经受过基金会审核,而仅仅是曾被隔绝在SCP-2508中生活直至死亡的全体基金会成员集体完成。

在此列举更多关于SCP-2508的未解性质。所有有记录的过往住户都是基金会中有1级以上权限的人员。这种情况的原因未明,但研究指出(从SCP-2508-1在新住户抵达时所处的海平面判断)若SCP-2508的住户死亡,他们将在当天被一名新住户替换。根据你前任的死亡原因,你也许可能要做些清洁打扫工作1

dash1

SCP-2508-1.

SCP-2508-1是一台木头和金属做成的泵状机器,放置在阁楼内。机器高1米,与地板相结合。注入机器的水将在一天内通过6个从机器底座延伸入墙上小洞内的PVC管道输送至某一未知地点,如果被注满,SCP-2508-1会抽水约30小时。 机器上的一块牌匾写有如下文字:

请在每日中午注满此机器。如果机器干涸我们将不能快速抵达。我们希望你理解并相信,既然我们已经维持了我们这边的安排,你也应该维持你的。谢谢。

未能按照指示注满该机器会对SCP-2508和其中的居住者造成负面效应。确信机器空置达到一定时间后将会有致命后果2。建议你准照指示。

dash2

SCP-2508-2(图中没有地窖门)

SCP-2508-2是地下室内的有机物质团。这种物质基本为绿色,带有少量红紫色。它不是任何已知品种的植物。透过地窖门让其照射阳光后会进行光合作用(因地下室结构,地窖门安置在略高于地平线的位置),偶尔会开出蓝色花朵。有人报告说听到该物体发出静电声,或是有模糊的红光从中间歇发出。从摩尔斯电码翻译过来,所传递信息为:

感谢你供养植物。遇到了交通问题,也许要比预定时间晚点到。

和SCP-2508-1一样,SCP-2508-2的地窖门上也有牌匾。文字如下。

请在天气良好时再打开此地窖。请在雨天、雪天和冬季的严寒中把门关上。谢谢。

附录: 将记录归档于工作室内被确认是汇编、整理研究结果供将来住户使用的最有效方法。但是,一些混杂的段落也在某些时段3加入其中以记录受困者的想法。你可以自由钻研你的前任。下面是其中一例。

"我开车回家时一切就发生了。大概有30分钟车程穿过一大堆后街,我那时烂醉不已。那次的情况是“XK级情景解除,庆祝吧”,所以我放开了自己。当我来到我家前门廊,车歪斜着让前轮陷进了草坪的泥巴里,我蹒跚着走到门前。好一阵烦躁后我从锁里摸到了钥匙,终于打开了门。但接着当我四处观望,这根本不是我家。是这个地方。惊异中我沿原路返回外面。当然,我那是以为自己是在烂醉的恍惚中闯入了别人的房子。但现在就连外面也出乎意料了。城郊环境变成了乡村。我的车还在,但原本的沥青路变成了泥路。一切都不一样,又从未如此相同。

已经过去23年了。毫无疑问我的O5职位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被替换,现在我在这里,居然找到了一些答案。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找到之前某人留下的老鞋子或是照片,这提醒了我,我们在这地方被链在一起,在湮没中强制为它服务。

近来云层不停翻滚,地下室的植物比平常响得更多。我听到潺潺的声音,那台老到生锈的机器将水从墙内管道里抽出,有时我试着找到水都通向了哪里。我觉得它是去到了房子外的地方,通进了秋千架前的草地里。当我躺在那片草地上,有时候如果仔细聆听而且周围一片寂静,我发誓我能听到地下深处传来某种声响。听起来就如某种发条机械,齿轮在静静地轰鸣。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也不觉得我能知道。

无疑,此地最令人费解的只是一小块特殊之处。工作室里有台电脑终端,看起来是这间屋子里最老的东西之一。它很明显是基金会的,但它…至少可以说令人不安。如果基金会知晓此地我们早应知道了,我可以肯定。但如果真是如此,这仍然无法解释这个异常是如何获得编号的。这是随意所致,还是它其实是在外部世界完成了编纂?我觉得在这里是不可能弄清了。

有时我觉得自己在等待什么,或是某人。不是等着某人来解救我,但就像是我在这里等着去见什么人。我梦到过这次会面会是怎样,又或者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但在内心深处,我知道自己几乎一定会葬身于此,这漫长的等待将传递给另一个人,继续在焦急的呼吸中等待着什么,虽然那到底是什么我们无法确定。

也许某天我会弄清楚食物是怎么补给的。”

- O5-7留

page revision: 1, 最后编辑于: 11 Mar 2016 14:0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