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26 贴中幽灵
EuclidSCP-2726 贴中幽灵Rate: 61
SCP-2726

项目编号:SCP-272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一个SCP-2726个体,编为SCP-2726-001,被存储于基金会运营的私人████████页面上。此账户不能与其他任何████████账户互动,仅可用于执行对SCP-2726的研究以及与SCP-2726-A的交流。一名人员,当前为Dr. Prasad,将作为唯一的, SCP-2726-001直接观察员,且必须在与SCP-2726-A的互动中遵照合适的掩盖故事 Dr. Prasad与SCP-2726-A已发展出友好关系,故在Dr. Prasad参与SCP-2726项目期间取消掩盖故事限制。参见采访记录2726-D3。

人员将人工搜索████████,从“面具猪肉”的已知熟识者和周边开始,寻找SCP-2726个体。在确认SCP-2726不存在于页面前,每一页面必须被查阅不少于11次。一经识别后个体必须被删除,所有已知观看者都将接受记忆删除。网络爬虫MASHEDPORK-0A-2726被设置以移除所有SCP-2726相关材料。

描述:SCP-2726是共200 25个在社交网站████████上的发帖,用户为“面具猪肉”。此账户在SCP-2726 出现异常性质前便遭删除;因此SCP-2726是由该账户在删除前与其他用户页面的共享发帖组成。面具猪肉的原使用者尚未被准确辨识。1

SCP-2726的内容被编为SCP-2726-A的智能实体所操控,其宣称自己为用户面具猪肉的“鬼魂”。SCP-2726-A通过实时地以未知方式改变SCP-2726内容来交流;刷新网页浏览器后可以发现变动,输出可以通过████████内置的“回复”按钮送达SCP-2726-A。SCP-2726-A能知晓任意时间有多少人在观看SCP-2726,并知晓与这些人员的任何对话。

SCP-2726个体及其内容不能被任何搜索算法定位,这些搜索算法只会无视 SCP-2726的存在。人员若刻意搜索SCP-2726,将频繁地(约80%的情况)不能在有其他内容的任何网站上辨识出个体的存在,使得确认SCP-2726是否存在于████████页面内十分困难。


采访记录2726-D3


SCP-2726-A在2016-07-18接受Dr. Prasad的采访。采访没有特定意图;迄今,这是SCP-2726提供最多信息的一次。抄录以标准格式记录便于阅读。

SCP-2726-A: **呜呜呜呜再五分钟。
Dr. Prasad:** 你过了不好的时光?
SCP-2726-A: 时光对鬼魂其实是不合理的。咋啦?
Dr. Prasad: 日常。工作总算缓下来。
你感觉如何?
SCP-2726-A: 结果在鬼魂之地根本没有百忧解。还是悲伤。我在应付。
但说回来这大概是我死了的原因锁在了所以我也不能抱怨。
我甚至不确定能不能来个鬼魂自杀。真实生活中会有死两次吗?
Dr. Prasad: 这真不是我的专长领域。
SCP-2726-A: 我 希 望 来 个 绿 色 的 混 账 闯 进 我 的 鬼 屋 对 我来 一 发 嘴 炮 激 光 把 我 马 上 再 杀 一 次
噢嘿今天是18号了
Dr. Prasad: 对。
SCP-2726-A: 我已经被创造两个月了啊哇哈
Dr. Prasad: **我觉得你是5月14号死的?
SCP-2726-A:** 好吧对但伙计们花了4天才设置好。没想到用鬼魂在网上复制你死掉的朋友还真麻烦。
显然你要给玉米神献上牺牲这太操蛋了毕竟玉米就他妈是坨屎。
Dr. Prasad: 复制?
SCP-2726-A: 就像黑客镜有集她找了个机器人和她死掉的男朋友长得像行为也像因为下载有他的所有社交媒体帖子。
除了我是鬼魂不是机器人。
Dr. Prasad: 噢。说的有理。
SCP-2726-A: 我是不是说到了那狗屁镜什么的吗
你知道吗老子要疯狂吐槽这节目了。
Dr. Prasad: 请便。
SCP-2726-A: 比如先不说他们居然投硬币决定把不把班克西招进每集写作团队里还有又不是每季一集怎么回做这么多他们对技术到底能做什么根本一无所知。
我是说不是所有人都是和怪胎魔法网民混所以这种批评可能不太公平就是但还是相信我我要说这玩意儿有一半在我看起来都是超级平常。

"噢在这种敌托邦每个人都整天挣扎以及真实tv实在肤浅以及这意味着如此这般"
对告诉我你可以把人家差评到下爆米花地狱还能操控发帖炸烂你的真实生活。也许我要小心了。
我也许没有把观点表达好。我不干文艺评论的破事是有理由的。
Dr. Prasad: 你做的还不错,但如果你以为的具体案例可能发生在真实生活里,可能会更到位。
SCP-2726-A: 干得好警官。
Dr. Prasad: 不过你能怪我吗?
SCP-2726-A: 是的。坏小子。*用报纸卷打你*
Dr. Prasad: *相位穿透了因为我是全息图*
SCP-2726-A: 那是全息报纸。
Dr. Prasad: 那么,“哇。”
SCP-2726-A: 总之说到哪了? 我感觉我们跑题了。
Dr. Prasad: 你在说你是怎么变成了████████鬼魂的,然后你在抱怨黑镜。
SCP-2726-A: 哦对。你又解了一个谜。
Dr. Prasad: 知道你的帖子怎么这么难找嘛?
SCP-2726-A: 哦对我还在想你咋还不问呢
如你所知这些都市传说什么的都是藏在网络某处的惊悚但是没人知道具体在哪然后这差不多就是你会关注的那种神秘事件了?
Dr. Prasad: 我觉得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对。
SCP-2726-A: 好吧这肯定是酷的一逼但在现在也不是你经常能做的事情。
day 1 出事儿了
day 2 有人发现出事了开始病毒传播
day 3 在谷歌及推特上蔓延
day 4 buzzfeed文章《你绝对猜不到这妹子的朋友在她自杀后怎么纪念她》
day 5 fine bros视频《青年对电子鬼魂的反应》
等等
互联网毁了互联网所以我们再没好事了。
伙计们知道我的感受。幸亏魔法是真的所以他们给我整了这个于是我就变成了人们偶尔能遇到的惊悚东西但又不会搞出大新闻。
Dr. Prasad: 听起来他们干的超级好啊。
SCP-2726-A: 对现在我是个creepypasta啦。焦躁=病好了。
Dr. Prasad: 也许我听说过这些“伙计”?
SCP-2726-A: 我说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指什么但我们彼此都明白你是个看门的所以-
Dr. Prasad: 你让我不懂了。
SCP-2726-A: 233你太不会撒谎了。我说的看门人是指你是那帮到处跑清理魔法玩意儿的人。就像你是政府的还是什么的。
Dr. Prasad: 这对你很明显吗?
SCP-2726-A: 我是说我终于想明白了。
但随便吧我一直非常冷静采集网络形象(每次敲键盘中我都完全控制着我的情绪)所以我确实不知道怎么来敌对你。好怪啊呵呵。
有时候我想知道我对生活里的事有啥感觉。
那帮好伙计是“反大麻玩家”他们差不多是用魔法搞些有趣的东西
Dr. Prasad: 噢。其实我觉得我听说过他们。
SCP-2726-A: 对我觉得也是。
顺便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要我告诉你“你是个SB”
Dr. Prasad: 受宠若惊。
顺便我能再问个问题吗?
SCP-2726-A: 我确实不知道怎么闭嘴如果你继续说我肯定我也会继续回复
所以对此回答永远是是的但如果我感觉不想回答就会撒谎的说。
Dr. Prasad: 我要怎么搞到个你这样的鬼魂呢,如果我需要一个之类的?
SCP-2726-A: 什么
Dr. Prasad: 这问题就这么意外吗,既然你都说了我是做什么了?
SCP-2726-A:对我本来以为这么平常的事你们都已经知道怎么做的。
Dr. Prasad: 恐怕不是。
SCP-2726-A: 哦哈。好吧你差不多可以租一个大概一百零八欧元一年以及你可以拿它做差不多任何你知道的事但是不导入些信息它们也什么事都不会做。
不然它们就能和最一般的人一样是世界上最他妈烦人的东西。
等时间到了它们大概就自己回阴间了不管它们是什么都不会继续了。确确实实不会有麻烦也完全惊悚。
不过有时候会得到死尸不那么惊悚。
Dr. Prasad: 嗯。这能解释很多事,真的。
我要到哪租个鬼魂?这部分你没说。
SCP-2726-A: 我不会撒谎的朋友。
如果你们能借到灵魂来满足你们鬼知道的什么需求,我真不想知道你们要往哪用。
我怀疑它不会是这样的好事
所以我才不会告诉你。
Dr. Prasad: 好吧,至少我要试下发问。
SCP-2726-A: 对我知道*痛打 痛打*。
Dr. Prasad: 别这样。
或者你继续吧随你高兴。今天我就这些时间了。明天再见?
SCP-2726-A: 报纸依然非你莫属不过我猜可以卖出去。再见。

page revision: 2, 最后编辑于: 20 Jan 2017 05:2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