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37 死去的七鳃鳗
SafeSCP-2737 死去的七鳃鳗Rate: 125
SCP-2737

警告:模因反制触媒启动

be0bd5b59ed09618db939d03dbd6b22f.png
baac29e9367de9dda6c1e8b9d747defb.png
05abf7dd09241efdce03c5c6194c4bab.png

接种完成

项目编号: SCP-2737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被分派到SCP-2737的人员必须每周接受反模因训练。在每次暴露于SCP-2737的前后都必须使用逆模因触媒。受感染者和测试对象须接受记忆删除。此前曾被感染的人员将被监控,确认其是否出现复发。

描述: SCP-2737是一已死亡的七鳃鳗尸体。虽然已经死亡,SCP-2737并未出现腐烂。盛放SCP-2737的容器可追溯到公元100年,外形为罗马风格。知晓SCP-2737的存在将触发一模因感染。

感染症状包括:

  • 移情增强(在情绪和认知上均是)1
  • 严重抑郁症
  • 严重的恐死症2
  • 沉迷于思索神义论3 (限有宗教心理者)、永生、超凡、反熵等问题
  • 相信集体经验和生命相互联系

有猜测认为抑郁症状是主要异常引起的非异常副作用。

SCP-2737被发现在基金会一座存放轻微异常物品的存储站点内。该物品的异常最初被认为是盛放SCP-2737的容器本身,在其被发现时处于对应分类下。Dr. Ernest Bishop 被指派重新评估该物品的异常再放回存储。在暴露2小时后,Dr. Bishop声称基金会“无权伤害SCP-████”,并因试图故意引起一次收容突破被守卫处决。此事件与SCP-2737的联系被很快发现,因为Dr. Bishop当日唯一接触的异常便是它。为确认该异常的性质。申请采用D级人员进行试验-获得批准。

测试 01 - 01/24/1983

对象: D-39091 – 对象为一亚洲女性,23岁,有轻微盗窃和吸毒史
程序: 向对象展示了SCP-2737的容器。
结果: 没有人格变化。
分析: 异常应当是由容器内盛放之物所具有,而非容器本身。

测试 02 - 01/25/1983

对象: D-39091
程序: 要求对象查看SCP-2737容器的内部。
结果: 对象服从;称SCP-2737看起来“就是条死鱼”。约5分钟后,对象开始哭泣。向对象提出多个问题以评估其人格是否发生改变。对象因“没时间”而悲伤,并称他们浪费了自己的青春。对象对死亡感到极度焦虑,尽管她仍然很年轻,也并未向其问及关于死亡的问题。
分析: 容器内的七鳃鳗尸体确定是认知危害的感染源。需要更广泛的测试。容器没有任何异常。

测试 03 - 01/27/1983

对象: D-39211
程序: 对象被给予一张写有“七鳃鳗是死的”字样的纸条,字段的书写者知晓SCP-2737。
结果: 对象起初表现出困惑,但很快开始哭泣。对象被问及当前想到了什么。对象描述了自己很年轻就失去了父亲而他们从未真正哀悼过。
分析: SCP-2737被确认同时具有认知危害性和模因性。

测试 04 - 01/28/1983

对象: D-39214
程序: 对象被给予一张写有“七鳃鳗是死的”字样的纸条,字段的书写者不知晓SCP-2737。
结果: 对象没有出现异常反应。
分析: 必须故意提及SCP-2737才能触发模因效应。

多余数据已略去。所有D级人员出现了类似的人格改变。更多测试显示这种改变可通过记忆删除被抑制、甚至可能被逆转。

测试 32 - 03/19/1983

对象: D-39320 - 对象为一白人女性,44岁,对象被指控谋杀。
程序: 对象被暴露于SCP-2737。
结果: 对象开始哭泣。向对象提出多个问题以评估其人格是否发生改变。
分析: 对象对发展中的症状产生了异常的洞察力。参见采访记录。

受访者: D-39320

采访人: Calixto Narváez博士

前言: 对对象进行了墨渍测试;暴露于SCP-2737前对其进行的测试中没有异常结果,仅显示对象有些欠缺创造力。

<记录开始>

Narváez博士: 你看见了什么?[展示一张墨渍卡]

D-39320: 一具尸体4

Narváez博士: 再来。[拿起第二张卡]

D-39320: 他们的脸。

Nelson博士: 你看见了谁的脸?

D-39320: 看着好可怕。[闭上眼]我还是能看见他们。我感觉刀子插了进来。很冷。我记得我握着刀柄。我不知道另一头是这么冷。

Narváez博士: 你被判谋杀罪。那是你的受害者?

D-39320: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自以为是对的,自以为是正义的。但比那还糟。死亡是丑陋的。我不记得它有这么丑。我看见他们所有人,我看见了妈和爸。我姐姐Jill。他们都死了。我原本为他们死的干净高兴但根本没这回事。不能挽回。不能改正。我应该为他们做得更好。更少痛苦,让他们骄傲。

Narváez博士: 没有人能永生,所有人都会死。

D-39320: 这不对。[哭泣] 我什么都感觉不到。看不见他们,不像现在。

Narváez博士: 看不见?你什么意思?

D-39320: 随处走动。难免踩到沿路的虫子。不是恨才杀他们。只是从未关注过。从未想过去看。对。是疏忽。造成了无数心碎。你觉得我还有时间么?

Narváez博士: 有时间做什么?

D-39320: 事情都崩盘了。这次我要捡回来。我有个兄弟在亚利桑那。和他九年没说过话了。你觉得我还能挽回吗?

Narváez博士: 我无法回答,但时间总是有的。

D-39320: 不,没有时间了,博士,没有时间了。

<记录结束>

测试 44 - 04/08/1983

对象: Jing Yi博士
程序: 对象被暴露于SCP-2737。测试意在确认知晓异常者和接受反模因训练者的症状有何不同。
结果: 对象开始哭泣,但比其他人表现出了更多的抵抗。向对象提出多个问题以评估其人格是否发生改变。
分析: 症状表现地更严重。参见采访记录。

受访者: Jing Yi博士

采访者: Albert Cronenberg博士

前言: 对对象进行了墨渍测试;在暴露于SCP-2737前对其进行的同类测试没有出现对基金会人员而言属反常的结果。Narváez博士因生病不能主持试验,由Cronenberg博士代为进行。

<记录开始>

Dr. Cronenberg博士: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展示墨渍卡]

Dr. Yi博士: 我看见了一个无情的人。

Dr. Cronenberg博士 我…我知道了。现在,这…

Dr. Yi博士: 我感觉到了他们,你知道。他们中的每一个。

Dr. Cronenberg博士: 请详细…

Dr. Yi博士: [打断]只是服从命令不是么?只是要处理的肉。你们为自己的需求剖开了多少生命?

Dr. Cronenberg博士: 采访结束。保持克制否则我会呼叫守卫。

Dr. Yi博士: 你们残害了多少生命?你们这帮该死的混账!你们就这么肢解他们-一块一块,就只是因为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我希望你去死, Cronenberg –所有你这种意大利猪猡都得死。我要看着你们被大卸八块。

<记录结束>

结语: 对象被施以记忆删除,不再记得此次测试和过激举动、这是唯一一次SCP-2737感染者出现攻击性举动。即便是由暴力行为史的对象在暴露于SCP-2737后通常也会保持镇定。

测试 50 - 06/15/1983

对象: Calixto Narváez博士
程序: 在暴露于SCP-2737前先对对象进行了短期记忆删除。对象已接受反模因训练。
结果: 对象的嘴唇开始抖动。墨渍卡测试中没有发现其出现明显人格改变,但对死亡开始有沉迷性的关注。
分析: 参见采访记录。

受访者: Calixto Narváez博士

采访者: Jing Yi 博士

前言: 对象接受墨渍卡测试;在暴露于SCP-2737前对其进行的同类测试没有出现对基金会人员而言属反常的结果。与SCP-2737相关的记忆已被压制。

<开始记录>

Narváez博士: 开始吧Jing。我准备好了。

Yi博士: 罐子里有只死掉的七鳃鳗。 [指向SCP-2737的容器]请看一看。

Narváez博士: 我照做。

Yi博士: 看见了什么?? [拿起墨渍卡]

Narváez博士: 一座上古城堡。

Yi博士: [拿起第二张墨渍卡]

Narváez博士: 隆冬的沼泽。

Yi博士: [拿起第三张墨渍卡]

Narváez博士: 我… 我记得我还有信仰,告诉自己一切都事出有因。那些悲剧是要教导我们-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还是有可怕的事情让人无从把握,从中什么都学不到。孩子被遗弃在井中,再也没被找到。流浪者无亲无故,沉入泥潭之底。死亡不是朋友。

就这样又我回到了这里。我不想记起这些。我千方百计不想回到这里。

他死了。他总是死的。我父亲。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个好人-但他的病更甚。医生要给他截肢-要屠宰了他,最后也没能救下。脚,手,没用。胳膊和腿,还是扩散了。他的眼睛、舌头-都被他们拿走了。

我给他讲了过去他给我讲的故事。希望他能理解我的话。我在他的病体前祈祷-呼唤我能记得的所有圣徒,有些可能是我编出来的。他还有意识吗?我不知道。他会动,有时会大叫,就像困在了噩梦中。房间里满是便溺和血。他们给他注射镇痛剂-足以对现实麻木。我不想让他受苦,但我希望…我希望他能最后和我说句话。我们最后也没机会说再见。

我竭力忘掉几个月的恐惧,也失去了欢乐。我把他从脑海里抹去。我记起到海边出游。我们去了阿尔罕布拉、夜里满是温暖和传说。还有,在他病重时,我第一次喝了酒。

我必须忘掉这些。我又会拒绝记起他。但是值得的,值得如此。[开始大哭,露出笑容]协议-我的老对手,我们又见面了-但我从未如此憎恶你。 [又笑又哭]

<记录结束>

结语: 对象被施以记忆删除,不再记起此次试验。

在1991年,SCP-2737容器的外部接受了一次扫描。图像修复软件显示其上有类似铭文的模糊痕迹。分析还原发现这是引用自普卢塔克《论动物的智慧》5中的一段话,翻译自拉丁文其内容为:

“所以,图密善向雄辩家克拉苏说道,你不是曾为养在鱼塘里的七鳃鳗的死而悲泣吗?-你不是,他又向克拉苏说道,埋葬了三位妻子都未曾落过泪吗?”

如果你读到这个,说明你的治疗已经开始了。接种只是拖延了模因触媒,让你能读完文件,更有准备接受。SCP-2737暴露比创伤后应激障碍、重度抑郁、次级创伤应激症和焦虑症都要严重,对这些疾病的心理、药物治疗在此派不上用场。经过几十年的研究我们终于制定了一套治疗过程。在本疗程结束你可能会感觉如释重负,对此文件及相关经历不再有回忆。

在SCP-2737治疗中你不会被评价、分析,没有人会教导你如何过自己的生活。自己思考或是大声说出来-一只2000年前死去的七鳃鳗竟意外造就了一位悲天悯人的倾听者。

今天你会哭泣,你会哀悼。你会记起你曾失去的一切。

而经过了这些,你将开始痊愈。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14 Apr 2018 14:1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