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40 它不存在
EuclidSCP-2740 它不存在Rate: 196
SCP-2740
attic.png

在家庭摄像机中发现的图像,被认为可能是Lee氏家宅阁楼的内部。拍摄日期已不可能确认。

项目编号:SCP-274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2740自身的性质,当前无法进行直接收容。印第安纳州█████的████ █. ██街现被禁止进入并由基金会人员看守。掩盖故事Delta-4B "燃气泄漏" 已在印第安纳州█████进行散播。

标准认知危害对象记忆删除疗法对所有分配到SCP-2740的人员适用。

描述:SCP-2740的性质、外观、是否确实存在均未确定。SCP-2740被认为是可能存在的Lee氏家宅阁楼的西北角,位于印第安纳州█████的████ █. ██街,位置离通往阁楼的楼梯约有6米。

试图通过楼梯进入阁楼的人员会发现自己无法这么做;尽管人员可以接近楼梯,在特定几个案例中甚至可以开始爬楼梯,但在深入调查后总是会发现这些人员实际上从没有这么做过。当前未知这种异常的原理;除此之外,该效应是否确实存在也是未知的。关于该现象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关于SCP-2740唯一收集到的确切信息是在对受影响人员的采访中得到。SCP-2740会使认知到它的人员产生一种强烈的畏惧心理,但原因仍然不明。这种效应会在人员进入████ █. ██街的这所房屋,或是和其他受此异常效应影响者谈论SCP-2740时发生。

采访记录2740-A:Franklin Lee

下列采访是在SCP-2740被发现后对████ █. ██街这所房屋的屋主,也即Lee氏一家的男主人Franklin Lee进行。

采访人:K. Dorsett博士

受访者:Franklin Lee

[记录开始]

Dorsett博士:你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有些不对劲的?

Franklin Lee:也许是…我不清楚。有些年头了。但我并不是总是这样。一开始只是,你知道的,很轻微,可以无视掉。我记得有好几次我上楼然后只是-只是瞟了它一眼,就有这种感觉。

Dorsett博士:能描述一下是什么样的感觉么?

Franklin Lee:就像楼上有什么东西。不是说我看到了什么,也不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只是房子里的气氛变了,我们以为这是因为她-我……不,不是这样的。

Dorsett博士:Lee先生?你说的“她”是指谁?

Franklin Lee:我的长女,Olivia,她十七岁就离家出走了,而……那之后还发生了不少事,我们经历了一段很难熬的时间。Olivia离家去和我妻子的姐姐住,我们好几年没和她说上话。我想……我不清楚,也许就是那时候我们才开始察觉的。

Dorsett博士:你们一开始察觉到了什么?

Franklin Lee:安静,太安静了。听着完全不像住了三个孩子的家,你得知道,但……我一直不太明白,但这种感觉还是越来越强,最后我终于决定去搞清楚,我必须弄明白楼上到底是什么,她到底留了什么-

Dorsett博士:Lee先生?

Franklin Lee:……我试了,我数不清自己试过多少次。我开始上楼梯,然后睁开眼,然后我就回到了床上,或是放着电视的起居室,而那种感觉一直阴魂不散。我辞了工作,我受不了这种焦虑。我不能把这和别人说,他们只会觉得我是发疯了,但……有几次我考虑过要不要把整栋房子拆了,有次甚至都签好了合同,但突然间我回过神来,而那公司根本不存在。

Dorsett博士:为什么不搬家?

Franklin Lee:……你以为我们没试过?这就像爬那楼梯一样;走到一半,推开门,你都已经感觉到了,但之后……之后你就坐在了餐桌上。

[记录结束]

采访后,Mr. Lee极其家人搬到了Site-81作扣留和检查,在对其心理状况作更多检查后再释放。Lee氏一家从未搬入过Site-81. 宣称此事发生的信息已被确认为错误。正在对此进行研究。

采访记录2740-B:Yvette Lee

下列采访是在发现SCP-2740后对████ █. ██街这所房屋的共同所有人,也即Lee氏一家的女主人进行。

采访人:K. Dorsett博士

受访者:Yvette Lee

[记录开始]

Dorsett博士:Lee夫人,你能就你丈夫不能清楚提供SCP-2740相关细节一事告诉我们些什么么?

Yvette Lee:……你有没有去过那房子,Dorsett博士?

Dorsett博士:没有,我的职位是在这个移动设施-

Yvette Lee:那你是不会明白对。我们在那住了二十年,但我们甚至不能……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试过了所有方法,无一奏效。

Dorsett博士:我们有理由相信你在██/██/████进入了阁楼里1。你能证实吗?

Yvette Lee:我-不,当然不,我-

Dorsett博士:Lee夫人,要是你诚实一点事情会更容易。

Yvette Lee:……我丈夫和我,我们不是好父母,我们和Olivia因为很多事吵过,现在看起来都是些琐事,但……这在我们之间插进了一根刺,我们都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在恶化着。她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她离家时,我还能感觉到那种刺,就像它从来没有离开过。一天晚上我突然醒来,听到她的声音,然后爬上楼梯走进阁楼,然后……

Dorsett博士:然后呢?

Yvette Lee:……我不知道。那不是Olivia。

[记录结束]

事故记录2740-A:通过对Lee氏一家以及受到SCP-2740影响的邻居进行采访,这些人都确定SCP-2740确实存在但无法确认其他任何信息。对阁楼进行了数次进入人工或无人的进入尝试,但深入调查却显示这些尝试从未被真实执行过,尽管参与人员均宣称并非如此。

这些尝试可能包括直接从二楼的阁楼楼梯进入、在二楼天花板上打出开口、用无人机从阁楼入口进入、从屋顶打出开口派人员或无人机进入和彻底铲平房屋。没有对上述任何尝试确实执行过的记录存在。

采访记录2740-C: Olivia Lee

下列采访是对Lee氏一家的长女Olivia进行,她当时住在█████████, ██从事造景承包工作,且已经改名为Rebecca Feldman。

采访人:H. Garrett博士

受访者:Rebecca Feldman(即Olivia Lee)

[记录开始]

Garrett博士:Feldman女士,我要和你说的是你父母家里发生的一个现象,就在楼上的-

Feldman女士:阁楼,我知道。我早知道有人会找上门,但没想到这么快。

Garrett博士:所以你早就知道那个现象?

Feldman女士: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离开了父母,Garrett博士。我们……我们总是吵架。他们不接受我的选择,不接受我相信的,也不接受我身边的人。那里总是充满愤怒,多到快让我窒息。我走后,我感觉自己又能自由呼吸了。那之后我再没回去过,但……有时我还是能感觉到。你知道这种感觉么?你在畏惧这什么,想要跑开某种东西,但你看不见它,甚至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但你还是跑了?我就是这种感觉。

Garrett博士:什么促使你离开了父母?

Feldman女士:有天晚上,我们又吵了一架,父亲喝醉了,我母亲的状况更糟,而……我在枕头下一直藏着一把刀,以防万一。那天他们走进我的房间,我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但我还是拔出了刀把他们逼到了墙边。整件事感觉就像我被什么东西憋住了,这时候我头一次听到了什么,有什么东西在我上面动。我扔下了刀拔腿就跑,再也没回过头。

Garrett博士:你……你对阁楼上的那个东西知道些什么吗,Feldman女士?

Feldman女士:秘密无止尽,博士。有些时候憎恨会在一个地方滋生到开始反过来憎恨你…我不知道阁楼里到底是什么,又或者那里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东西,我也不想知道。

[记录结束]

采访结束后Feldman女士被基金会人员扣留以对其所述进行更多调查。当前可以确信Olivia Lee并不存在,也不曾存在过。采访记录 2740-C中的信息正在接受深入检查。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04 Apr 2017 08:0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