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50 纳瓦霍皮行者
EuclidSCP-2750 纳瓦霍皮行者Rate: 74
SCP-2750
Skinwalker%20Pic%201.jpg

ASCI特工抓获的第一名SCP-2750个体,摄于1860年。

项目编号:SCP-275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基金会收容了3名SCP-2750个体。SCP-2750个体不被允许以任何理由改变外貌。任何外貌变化都将被记录,并以撤销特定优待权的方式对其进行惩罚。

抓获未收容SCP-2750极度困难,因为SCP-2750个体对人类抱有厌恶,且其个体数量本身极度稀少。收容小组将对已知的SCP-2750居住地展开每月筛查。

描述:SCP-2750是一群异常人形个体,已知居住于美国西南部,尤其是亚利桑那州东北部和犹他州南部,主要围绕在纳瓦霍族国家保留地附近。

SCP-2750个体与非异常纳瓦霍血统人类极为相似。SCP-2750个体总是穿着1800年代时期纳瓦霍文化的服装和面具。除其异常性质外,SCP-2750个体在生物学上与普通人类基准相同。

SCP-2750个体表现出改变外貌和身体形态的能力,可使自己变成美国西南部栖息的多种动物,特别是在纳瓦霍文化中有特别地位的动物,如郊狼、狐、狼、 鹰和乌鸦。此效应会随其意愿触发,所有被抓获SCP-2750个体均能变成至少5种不同动物,而实地报告显示某些个体有能力变成9种甚至更多种动物。

Skinwalker%20Pic%202.jpg

第二名已知SCP-2750个体,摄于1870年

SCP-2750个体的眼睛均与其所偏爱变形的动物相似。虽然有着动物外形的眼睛,大部分SCP-2750个体的视觉能力为普通人类水准。

当前估算有100名左右SCP-2750个体未处在收容中。SCP-2750个体被发现以采集-狩猎生活模式组成迁徙团体旅行。采访显示其部落结构与哥伦布前时代的纳瓦霍人基本相同。

SCP-2750个体对与人类接触表现出极端厌恶。SCP-2750的迁徙模式会特别回避任何人类定居地的痕迹,所有被发现个体均表现出对人类有本能性的恐惧。虽然其活动区域就在纳瓦霍国家保留地周边,但从未在保留地范围内发现过SCP-2750。

SCP-2750个体自1983年起再未被实地遭遇过,虽然此前已有发现由其留下的居住痕迹,如营火、足迹和临时露营地等。

SCP-2750个体表现出对丛林生存技能的精通,这被认为使其有能力躲避基金会抓捕。迄今,所有已知被抓获的SCP-2750个体均是因某种原因处于虚弱中,如生病、受伤,或是已被SCP-2750社群流放。

对SCP-2750的知晓自1800年代中期,美国保全收容学会1首次接触纳瓦霍人时就已存在。这群人对一名ASCI特工描述了SCP-2750,当前是已知最早对SCP-2750存在的记录。信件中值得注意的部分抄录如下:

……见面后,土著人详细讲述了某种苦害他们的怪兽。他们称之为“yee naaldloshii”。从我收集到的来看,这种生物会闯入他们的家中,蹂躏其中的人们。这种野兽是毫无思想;具有攻击性且致命。

此外,这种野兽会用上各种动物的皮来迷惑人心,还会发出纯洁无辜的叫声,没人会忍心怀疑。有些还喜欢人的皮,其他的喜欢普通动物。

但我最担心的,是他们所说这种野兽的精神性质。有位萨满郑重发誓说,它们能知道一个人心中哪怕最轻微的想法。要是它们盯上了哪个可怜的灵魂,那个倒霉的人将不能掌控自己的肢体和心智。我还没有亲眼见证过这种怪物,我本不应该相信此类离奇故事。

我的意见是这些“naaldloshii”对和平安宁而言就是一种高度威胁。它们对土著人的好战态度,还有这种追踪狩猎的本事,我害怕可能会对我们国家的人民实施暴行和扩张。

我写这封信用最快的方法送到你处,快些想办法镇压这些怪物的骚乱。

在此事件后,确信ASCI军队以净化土著美洲人为由对此区域出兵。直至当今收容,没有再出现其他对SCP-2750收容的记录。

SCP-2750的存在对公众以Patterson-Gimlin协议封锁,这成功地使对SCP-2750的认知降低到文化虚构的程度。对SCP-2750的文化认知在纳瓦霍族中仍有存在,但主要是历史性的意图,并非是大部分人口仍然相信其存在。对纳瓦霍群体的协议没有必要进行。

在将SCP项目从ASCI转移到基金会期间,发现多份关于SCP-2750的文件。在经由新成立的基金会伦理委员会审查后,这些文件被面向公众封存。其内容完整呈现如下。

文件2750-1

[此文件是上文提及信件的后续]

此外,萨满们请求借用我们的支援,从大地上清除掉这些生物。既然我们需要在这片地区找到盟友,我觉得没有理由不接受这些巫医的提议,同时还能消除这些危险野兽的威胁。

这种“naadloshii”似乎是信奉某种野蛮的部落邪教过活,和这些土著也是一样的。我的意见是需要进行更多调查,在对敌人一无所知的不快状况下,我们不该轻举妄动。

文件2750-2

下面是一份日期为9/2/1857的电报,是在上述信件送出约3个月后发出

实地报告

初次突袭成功 伤亡微小 完全惊喜 土著盟友高兴

骑兵队驻防 完

文件2750-3

日期为9/5/1857的电报。

实地报告

可怕的反击 动物在营地进攻 伤亡高 89死289伤全军撤退

请求立即增援 完

文件2750-4

下面为一系列电报,被发现时归档在一起。日期分别为12/7/1857、3/7/1857与6/7/1857。

实地报告

本季度ASCI伤亡43死90伤 土著伤亡87死192伤

敌伤亡约125死502伤

就地驻防 持续突袭 无法推进至敌领地 请求炮兵 完

实地报告

本季度ASCI伤亡26死75伤 土著伤亡63死143伤

敌伤亡约89死297伤

成功使用炮兵 势头良好 敌中疫病散播 预计很快胜利 完

实地报告

本季度ASCI伤亡182死782伤 土著伤亡409死873伤

敌伤亡约831死1076伤

敌军猛烈进攻 需要更多骑兵队 不要相信动物 完

文件2750-5

下面是日期为11/25/1857的信件。确信被寄往ASCI主管人John Orville。

Orville主管,

“Naaldloshii战争”以我们的胜利告终。虽然是如此说,但胜利其实是很勉强的说法。

naaldloshii的强烈抵抗已经不再,全部头领或死或被俘。但为此,我们付出了近400条生命,我们的盟友则损失1000人还多。我们清点掩埋了超出2000具敌军尸体。

我担心零星的战争会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继续,直到敌人被彻底铲除,但看到有如此力量的对手……这可能要很多,很多年才能真正结束了。

我希望这么做是值得的,John。

William Tyson上校,第七骑兵团。

文件2750-6

下面采访是第一个被捕获的SCP-2750个体进行。个体在ASCI军队与一SCP-2750突袭队交战后被俘。个体只会说纳瓦霍语。采访翻译自纳瓦霍语。

SCP-2750:诅咒你们,诅咒你们所有人,愿Tééhoołtsódii淹死你们的孩童。Haashchʼééshzhiní的怒火要把你们的灵魂从世上烧光。

采访者:请你冷静。

SCP-2750:你竟敢这么和我说话?你,说着Diné的话,却背叛了我们的人民?你是谁敢和我说话?你们对我们什么都不是,你们的惩罚会在死后降临。

采访者: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SCP-2750:不要愚弄我,蛇信子。

采访者:我没有在愚弄你,请冷-

SCP-2750:谎话。一开始你们咒骂我们的手艺和天赋,因为你们没有你们嫉妒。然后你们又攻击我们,挑起无尽战火要让我们同归于尽。然后,你们又把我们说成是恐怖的怪物要消灭我们。现在,你们居然还有胆来这么羞辱我?

采访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能不能解释一下?

SCP-2750:我听到过你们是怎么说我们的。你们叫我们读心者还有暴力的野兽,好像我们比地上的蠕虫还不如,还是什么献身邪恶的怪物。我们的人民被你们的谎言和嫉妒害得垂死殆尽。你们的手里沾上鲜血,我们的人民要为此复仇。

Patterson-Gimlin协议

Patterson-Gimlin协议当前对SCP-2750生效。由于当前无法妥善收容此异常,对SCP-2750的活跃认知将被促成为一种文化现象。所有人员应查阅程序手册获取整体收容详情。

主管笔记

今天在基金会,我们能为以最小的可见度、附带伤害及痛苦来收容异常而自豪。但对我们在美洲异常收容战区的前身-美国安保收容协会却并非如此。

随时间我们再发现了很多被野蛮处置的器物和异常,都要归功于19世纪的粗劣收容和政治活动。我们有责任清理掉前代人惹下的乱子。SCP-2750可能是其中最露骨的案例。

这些仅对3级研究员开放的文件只是我们对SCP-2750所知的冰山一角。它们确实部分描绘了ASCI在印第安人战争中的角色,却并没有提到意外的副作用。

你们要明白,纳瓦霍神话里从没说过SCP-2750在可能的变形范围上有什么界限,我们也找不到理由解释SCP-2750的出现在这次清洗后以超出预期的速度急剧减少。

最近的2008年我们找到了新的SCP-2750个体。是的,文件是错的。但这是因为这个新发现个体非常、非常不一样。

这一个不能正常变形,它卡在了郊狼和人类之间。我们所知的是它成了SCP-2750群体中的新标杆。显然,SCP-2750具有某种遗传性。逐渐减少的基因池致使近亲交配,造成这种不完全变形出现。此外,在美国西南部狩猎动物的难度越发增加也造成了SCP-2750数量减少。

前任站点主管和安保委员认为对这种发展的更多了解会引起士气危机,于是选择了不对外公开这些信息。“我们最不需要的事,”他说,“是更多的研究员对异常怀有怜悯。”

确实,我们不是我们收容的那些异常,我们不要把它们人化。但是,我们不会消灭异常,以合乎逻辑的方式对待它们。具体到这里,因为政治动机和虚假证据就对整个异常群体施以批量性灭绝,这是不可原谅的。

不要忘记你们决策的后果。在这里你们选择的一切都不该是轻妄而为。

Jeremiah Witfield
站点主管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7 Sep 2017 22:0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