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58 自我收容过程
EuclidSCP-2758 自我收容过程Rate: 68
SCP-2758

项目编号:SCP-2758

项目等级:Safe1

特殊收容措施:SCP-2758的影响本质上仅限于Site-42的A4号 Safe级收容翼区的G14号收容隔间中; SCP-2758-A是SCP-2758实体中唯一残存的部分,须收容于G14收容隔间。不得试图通过任何方式将SCP-2758-A从G14收容隔间中移除。

G14隔间中配备了桌子,椅子和麦克风装置,以用于采访SCP-2758-A。G14隔间将一直保持锁闭,包括在进行采访期间;其房门的控制系统已经编程为按标准人形异常实体收容协议定制的身份识别卡,该协议备份版本保存在Site-42的Safe级-2758号储物柜中。只有具有2级或更高权限的人员以及具有特殊专项研究权限的人员才能访问SCP-2758的相关文档。激活SCP-2758的申请可以经由3级或更高权限的人员递交给Site-42的多元宇宙事务部。

2018年7月22日更新:鉴于SCP-2758-A无法在G14隔间外存在,因此该隔间已根据标准人形异常收容室的规格进行了改造。

描述:SCP-2758是一个异常现象过程,只有进入Site-42的A4号 Safe级收容翼区的G14号收容隔间才能触发该现象。一旦进入,受试者将在所有情况下听到某种对话2,该对话体现的场景是:两个人在房间里安排位于房间中心的第三个人来准备一场经过特别设计的奇术进程3

自该时间点后——在该周期开始后的3分33秒——一名男性人类,编目为SCP-2758-A,将在房间中央以裸体形态显现。以太共振成像表明,在SCP-2758-A显现的同时,会爆发出强烈的奇术粒子流,并在抵达距离显现点3米范围外时消散。在所有情况下,SCP-2758-A都会在初次显现后3-7秒内褪色并消失4。在该局部范围内5,休谟指数在30至80之间浮动。没有进一步的异常现象会在该时间点后出现,除非测试者离开G14隔间并重新进入,从而再次启动SCP-2758的循环序列。

如果观察者在其显现后立即离开房间并且在休谟指数重新稳定后再次进入,SCP-2758-A的变形被发现是可以避免的。由于尚不确定的原因, SCP-2758-A无法离开G14隔间,其总会在试图穿过房门时消失,并导致休谟指数在50到60之间波动,然后指数才恢复正常。自SCP-2758被发现以来,共有19次企图将SCP-2758-A与SCP-2758进程和G14隔间分离的尝试;均未取得成功。鉴于反复显现导致的 选择性连续迭代错误Fold Selection Continuity Error6导致使用现实稳定锚无法将SCP-2758-A与其周围环境隔离,这同时会对稳定锚造成不可逆的损坏并对SCP-2758-A造成物理性等三方面的损伤。

自2018年7月22日起,SCP-2758-A被永久收容于G14隔间中;因此,更大范围的SCP-2758进程不再起作用,SCP-2758-A是该异常进程中仅存的部分。据推测,如果SCP-2758-A被从房间中移除并因此被强行反显现,SCP-2758将恢复其初始状态。

SCP-2758是在研究员M. Wickerford于2018年7月10日进入G14隔间时被首次发现的,当时她正准备使用该隔间收容SCP-████。在经历SCP-2758的听觉异常时,她立即离开了房间从而避免了一次完整循环。SCP-████被收容在改翼区的另一个房间内,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站点成立了一个SCP-2758现象初步研究小组。相关详情,请参阅下文。

下述日志已归档,且可能在某些部分引述了已不再发生的SCP-2758进程本身。

以下是D-8239的随身麦克风在SCP-2758激活状态录下的对话记录。由于SCP-2758过程的前3分33秒在任何特定的迭代中完全相同,因此该日志可作为描述SCP-2758-A出现之前所有已记录SCP-2758活动的准确转录。

记录开始:12:01:25

D-8239被指示进入G14隔间。

12:01:30 | 未知 1: 好的,我们可以做到这点。我们走吧。

12:01:33 | 未知 2: 你有U盘吗?

12:01:35 | 未知 3: 在我兜里。

12:01:38 | 未知 2: 好的。我认为当我们执行程序时,你需要把它拿在手里。

12:01:40 | D-8239: 你们这家伙能听见我说话吗?

12:01:44 | 测试主管: 我们可没让你这么做!

12:01:45 | 未知 3:我会的,你有粉笔吗?

12:01:49 | 未知 1: 我有。 我要开始了。 [不知所云] 从里侧开始吧,我们将同步进行。

12:01:51 | D-8239: 至少现在你们知道了。

听到粉笔刮擦混凝土的声音。

12:02:03 | 未知 1: 不,不,小心。先不要画那个。

12:02:10 | 未知 3: 我可以在这期间说话吗?

12:02:12 | 未知 1: 不。面向前方,不要思考任何事情。

12:02:17 | 未知 3: 哦,狗屎,好吧。

没有对话的33秒沉默期。

12:02:50 | 未知 1: (压低音量,大概距离未知 3只有几英尺) 这是奇术符号Lambda [不知所云]它将转换第四个元素。 你需要画下 Omnicron-8(?)和 [不知所云] 以引导前两个。

12:04:00 | 未知 2: 所以相互背对的两个人担负身体和思维,而相互面对的两个人将秉承精神与灵魂。对吧?

12:04:09 | 未知 1: 错了,背对的两人对应身体和精神,而面对的两个人对应思维与灵魂。它们必须籍由‘X’型才能穿过他,记住了?

12:04:16 | 未知 2: 狗屎,好吧。

12:04:18 | 未知 1: 所以你是那样画的吗?

12:04:23 | 未知 2: 是的,当然啦。

12:04:26 | 未知 1: 因为我们根本看不到它们的,你知道……

12:04:28 | 未知 2: 我知道,它们是对的。

12:04:30 | 未知 1: 好的。

12:04:32 | 未知 2: 你确定我们该这样做吗? 我正在绊球(?)。

12:04:36 | 未知 1: 放松。不用担心,这只是为了帮助我们以所需的方式来看到真正的现实。我们已经阅读了足够的知识,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

23秒后,SCP-2758-A显现在房间的中央。在溃散并随后消失之前,它似乎迷失了方向并朝向D-8239跑去。没有发现进一步的异常活动。

记录结束: 12:05:05

在2018年7月22日, 首次成功将SCP-2758-A与SCP-2758进程隔离; 在SCP-2758-A显现后,D-8239被指示立即离开房间,一旦休谟指数停止波动,Wickerford博士立即进入了房间。SCP-2758-A并没有像之前的测试那样突然消失。因此,研究人员目前的共识是,SCP-2758-A表现的稳定性直接取决于在该区域现实不稳定现象发生之前和发生之后的观察行为。

记录开始: 14:13:00

研究员 Wickerford进入了G14隔间。休谟指数处于现实基准值。

14:13:03 | Dr. Wickerford: 嗨,SCP-2758-A。我是Dr. Wickerford。我猜您能说英语吧?

SCP-2758-A 显得很吃惊。

14:13:10 | SCP-2758-A: 是的。呃,你拿着衣服吗?

14:13:14 | Dr. Wickerford: 是的,当然。

研究员Wickerford给了SCP-2758-A一件标准的人形异常连体衣,他将之搭在桌子上并穿好。

14:13:38 | SCP-2758-A: 好的,谢谢。我发誓我还记得最后一次穿衣服时的感觉,但房间的改变也太多了吧。

14:13:45 | Dr. Wickerford: 您能否向我们提供有关您如何出现的信息呢?

14:13:49 | SCP-2758-A: 我是主动来到这里的。不过,我没想到会成这样,操。

14:13:55 | Dr. Wickerford: '这里'在哪里?

14:13:58 | SCP-2758-A: 嗯,我的意思是……你是基金会员工,对吧?

14:14:01 | Dr. Wickerford: 是的。您是有意来找基金会活动的吗?

SCP-2758-A沉默了几秒钟。

14:14:22 | SCP-2758-A: 对不起,我现在真的很后悔。

14:14:28 | Dr. Wickerford: 您不必立即回答问题。

14:14:32 | SCP-2758-A: 是的。好的。

SCP-2758-A 身体倾斜,呼吸沉重。

14:14:41 | SCP-2758-A: 我感觉不太好。妈的,好吧。

14:14:44 | Dr. Wickerford: 别着急。您愿意被送往医疗中心吗……

14:14:47 | SCP-2758-A: 不,不,我只是……我只是吓坏了。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是如此之兴奋。我认为它不会起作用。它有用吗?我现在的样子真的很蠢吧?我的意思是,我明白我们都知道自己做过的东西,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但是……

SCP-2758-A 靠在墙上,身体晃动。

14:15:00 | Dr. Wickerford: 好的,您知道吗,让我们优先考虑医疗吧,之后再继续聊这些。您看起来不太稳定。

研究员Wickerford呼唤两名保安人员护送SCP-2758-A离开房间。SCP-2758-A配合了,但在离开房间时消失; 当它的头部穿过G14隔间内的空间和走廊外面空间之间的边界时,走廊里的工作人员可以看到它身体的横截面,并且它在从隔间向前跌落之前在安全监控中可见。它完全消失了,只剩下衣服。

记录结束: 14:15:30

2018年7月22日, SCP-2758-A再次被成功地与SCP-2758进程隔离。

记录开始: 16:25:00

在离开G14房间之前,D-8239把连体服留在了采访桌上。研究员Wickerford在延迟一分钟后进入,试图让SCP-2758-A有时间穿衣服。休谟指数水平保持在基线。

16:26:03 | Dr. Wickerford: 您好,SCP-2758-A。

16:26:06 | SCP-2758-A: 嗨。

16:26:08 | Dr. Wickerford: 您是否保留了我们之前互动的记忆?

16:26:12 | SCP-2758-A: 呃,我恐怕没有。

研究员Wickerford坐在桌旁。

16:26:15 | Dr. Wickerford: 好吧,我之后会尝试不同的方法。如果我根据上次采访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么您是故意被收容的;您的显现是仅影响此房间范围的异常过程的最终组成部分。当有人走进这里时,他们会无意中听到您和您的朋友在准备进行各种类型的奇术仪式。如果有人在您出现后超过一两秒钟盯着您看,那么您就会消失。如果您离开这个房间,您就会消失。所有这些现象都是故意的吗?

16:26:38 | SCP-2758-A: 呃,不。不是全部。

16:26:41 | Dr. Wickerford: 您了解SCP基金会的存在并打算与我们联系,对吗?

16:26:47 | SCP-2758-A: 是的。我们认为它不会起作用。我跟你说实话,我想知道我现在是否只是刚被绊倒了。

16:26:53 | Dr. Wickerford: 您是否受到迷幻剂的影响?您上次也说过。

16:26:57 | SCP-2758-A: 在我们开始这个狗屎仪式之前,我们每个人都拿了一块固态酸。以让所有这些怪异的东西都变得更加自然。

16:27:02 | Dr. Wickerford: 记下了。但你们出现在这里的目标是什么?

16:27:04 | SCP-2758-A:哦,孩子。好吧,嗯……那你熟悉超形上学部吗?

16:27:11 | Dr. Wickerford: 我没听说过这东西。

16:27:13 | SCP-2758-A: 等等,你的安全等级是多少?

16:27:16 | Dr. Wickerford: 四级。这有什么关系吗?

16:27:18 | SCP-2758-A: 嗯,我想你可能没有得到对应的临时许可。没关系。我可能会解释这个问题,但在我的现实结构中,SCP基金会完全是一个虚构的写作项目。

16:27:24 | Dr. Wickerford: 哦。是的,我们普遍知道你们的结构,多元宇宙事务部认为它并不比其他现实结构的问题更多。

16:27:31 | SCP-2758-A: 真的吗?但是你们如何处理你们是虚构的这一事实呢?

16:27:38 | Dr. Wickerford: 我们不是虚构的。如果我们要定义我们的存在——如果有人要定义他们的存在——通过我们如何在不同的现实中被描绘,我们肯定不会“存在”。因此,“现实”被定义为当前现实。有人可能会说您比我现在的状态更接近虚幻,正如你的存在性无法于这个房间之外所显现那样。7

SCP-2758-A看起来很痛苦。

16:27:57 | SCP-2758-A: 好吧。

16:27:59 | Dr. Wickerford: 您能详细说明一下您到达这里的具体方法吗?

16:28:03 | SCP-2758-A: 是的,抱歉。因为我们写的很多内容都足够详细,可以作为真正的科学分析和文档来提交。我们——我和Jimmy还有Jane,我的两个朋友也是这样做的——开始相信没有理由认为奇术学符号在我们的世界中不会生效。我的意思是,有人试过吗?所以我们做到了。但我们并没有认真对待它,至少我认为是的。

16:28:28 | Dr. Wickerford: 这是怎么回事?

16:28:30 | SCP-2758-A: 我们认真对待所创造的符号及其意义,但那并不是我们在实践过程中的实际设置。我们的逻辑基于Jimmy的个人哲学。他认为存在四个要素:你的身体,你的思维,你的精神,以及你的灵魂。他认为你的身体是你的物理自我,你的五感和感知。你的思维是你的个性,以及你如何理解拥有一个身体并使用它。你的精神是你的第六感,它是你用来感受生命和死亡的能量,你的直觉告诉你一个动作是错误还是正确的。而你的灵魂就是你自己,居于体内的贤明,像使用工具一样凭借身体与其他身体里的灵魂们交流。

16:28:59 | Dr. Wickerford: 这是一个有趣的观点。这个哲学观点对您个人有重大意义吗?

16:29:04 | SCP-2758-A: 不全是。我认为这是合理的,但我并不坚信其存在任何实证性。

16:29:10 | Dr. Wickerford: 我明白了。请问您是否通过到达在这里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呢?

SCP-2758-A在观察房间。

16:29:19 | SCP-2758-A: 我可以阅读我的SCP文档吗?除了不能在这个房间外面存在以外,我还有什么问题?

16:29:25 | Dr. Wickerford: 我没发现有什么导致一旦它完成,您就无法阅读它的原因。除了不完全以肉体形式存在的情况外,您似乎在身体上是非异常的。在显现之前您最近的记忆是什么?

16:29:37 | SCP-2758-A: Jimmy和Jane用粉笔画下最后一个符号。我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因为当时我的皮肤刚开始感觉很热。那时候,我想应该更认真对待这件事了。然后我就在这里了。仿佛同时感受到两者之间那段时间的瞬息和漫长,就像你睡着时没有意识到时间流逝,突然间它就是早晨了。你可能做过梦,但你不记得了,只觉得它们偷走了你的时间。

16:30:02 | Dr. Wickerford: 好的。感谢您提供此信息,SCP-2758-A。我们很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安排其他人员对您进行采访。

研究员Wickerford关闭了她的手写板并站了起来。

16:30:05 | SCP-2758-A: 你不会要求我再次离开,对吧?如果我连走出这个房间都办不到,我不会造成任何收容困难的。我只是……

16:30:10 | Dr. Wickerford:如果您喜欢这样,我们会把您留在这里。任何一种选择都是合理的收容程序。

16:30:15 | SCP-2758-A: 谢谢。介于两者之间的时间非常糟糕。不可思议的长,却不难遗忘。但我知道它发生了,我能感觉的到它,而且它太可怕了。仿佛过了很多年。我无法解释这事。

16:30:24 | Dr. Wickerford: 记下了。在我开始让这个房间变得适合居住之前,您有任何进一步的问题吗?我可以为您做点什么吗?

16:31:00 | SCP-2758-A: 我猜没了。谢谢,另外抱歉。

16:31:04 | Dr. Wickerford: 不必道歉。

记录结束: 16:31:07

在2018年7月23日, Dr. J. Wardings, Site-42的多元宇宙信息专家, 被分配来采访SCP-2758-A,以便更清楚地了解其性质的来源,以及它和其同伴是如何显现在G14隔间里的过程。

记录开始

Dr. Wardings进入房间,坐在桌前。

Dr. Wardings: 早上好,SCP-2758-A。我是Wardings。"Dings"里是"D",而不是"N"。我想为前任对您的采访方式而道歉;她不是来自具有您这样的异常类型相关专业知识的部门,而且只有在我被重新分配到这里之前的临时负责人。

SCP-2758-A: 她做的很好。

Dr. Wardings: 好的,得知此事真是太好了。现在,请问您可以透露您的法定姓名吗?

SCP-2758-A: [敏感信息已删除]

Dr. Wardings: 好的,请给我点时间。

Dr. Wardings配备了带有手写板的笔记本电脑,正在抄写这次访谈以及搜索相关信息。

Dr. Wardings: ███-██-████?是的,好吧。您的社会安全号码是███-██-████吗?

SCP-2758-A: 呃……我猜是这样的吧?前三个发音是对的。但我从来没有记住自己的,只有我妈记得。

Dr. Wardings: 您是未成年人吗?

SCP-2758-A: 不,我18岁了。

Dr. Wardings: 好的,谢谢。您的Wikidot用户名是什么?

SCP-2758-A: [敏感信息已删除]

Dr. Wardings: 好的,我会告知我们的特工。现在,您是否能够提供与同伴一起创造的用来实现此结果的奇术学符号相关性质的详细信息?

SCP-2758-A: 我们在发明它们时扫描了所有的图纸。把它们存在U盘上。

Dr. Wardings: U盘? 当该过程发生时,您手里拿着的是U盘吗?

SCP-2758-A: 是的。你们拿到了它。对吗?

Dr. Wardings: 不,我们没有。

SCP-2758-A: 我猜它和我的衣服去了同一个地方。

Dr. Wardings: 您能凭记忆画出这些符号吗?

SCP-2758-A: 肯定不行。很难记住它们的样子。它们可能具有模因性。

Dr. Wardings: 不太可能。 如果您无法提供关于符号的详细信息,那么请问U盘的用途是什么?

SCP-2758-A: 信息。 我们把Wiki上所有的东西都存在了它上面,即便是那些低分文档。 Jimmy 说尽管它不是生命四要素的组成部分——正如我告诉Wickerford的——信息是关键。 缺少信息,我们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输入自己的思想, 乃至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提高我们的感官, 也没有任何能让我们意识到自己存在的东西。 如果没有那个U盘,我最终会陷入两者之间的困境, 因为没有能将我定义为存在的现实。

Dr. Wardings: 我明白了。您有没有故意在Site-42找到这个房间??

SCP-2758-A: 42?我本打算出现在Site-19的。我甚至没听说过Site-42。

Dr. Wardings: 好的。可理解的重要一点是,你的现实构造中的虚构成分——虽然在命名惯例和操作流程中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几乎在所有情况下都不是具体的指示,也不是真实基金会活动的转录。无论你在Site-19中寻找的个人、实体、SCP项目或其他方面,可能实际上都不存在。所以这有意义吗?

SCP-2758-A: 我的意思是,我会相信你告诉我的任何事情。从字面上讲,你是认真的。

Dr. Wardings: 明白了。当您和您的同伴创造这种异常仪式时,你们的具体用意是什么?

SCP-2758-A: 我不知道。就像我告诉她的那样。

SCP-2758-A向门口示意,大概是指研究员Wickerford。

Dr. Wardings: 您根本没有理由那么做? 还是说您不能说出理由?

SCP-2758-A停顿了几秒钟,看着地板。

SCP-2758-A: 耶稣啊,我想还是算了吧。好吧。我只是恨我的生活,好吗?这和其他任何年轻和其他悲惨的人一样愚蠢的狗屎人生啊。我讨厌我的生活,我看到了一个逃离生活的机会,我接受了它。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感到很无聊很沮丧。我刚刚高中毕业。我……我在碎碎念吗?

Dr. Wardings: 没有。

SCP-2758-A: 好的,而且……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没有动力做那些狗屎一样的事,我只是迷失在小说中。我什么都不擅长,或者说至少我不认为我有特长。我猜,我写得很正经。我只是拖延了自己真正的义务,我没有在互联网上进行社交……我猜,我只是我们这一代人中的一个典型个例。未来仅仅是听起来都很悲惨。就像我应该和某个女人结婚并生孩子一起度过余生,还需要用余生还清大学贷款和其他一些他妈的抵押贷款,获得800分的信用评分并且没受到什么真正的影响。真是混蛋的生活,对吧?钱,钱,钱。我想自己的心理健康状况已经够糟糕了,我认为把自己带到这里是一个比继续努力生活在那里更好的选择。如果它不起作用,那么它会一直让我们在私下里感到尴尬。

Dr. Wardings: 您做出这个选择的目的是什么?我不相信您在这里向Wickerford详细阐述了您的期望。

SCP-2758-A: 我以为我会替换成为自己创作的角色。只是某个在Site-19工作的低级研究员。我不想要任何特别的东西,我只是……我想自己会立刻获得认识。就像我自己一样,甚至可能没有关于其他生活的记忆。当Jimmy说他认为他知道如何令它发挥作用时,我没有质疑。

Dr. Wardings: 我明白了。

SCP-2758-A: 我想我认为这里是自己真正属于的地方。也许是那宇宙通过虚构来提示我如何到达会让我感到幸福的地方。在我的世界中存在的网站只是个能让我够弄清楚这个难题并进入你门的世界的灯塔。这种感觉就像是我做过的最自由之事,直到我确定它正在生效,然后我感到害怕,但为时已晚,而现在已经太晚了。

SCP-2758-A停顿了一下。

SCP-2758-A: 我的意思是,为时已晚,对吧?即便你记忆删除我,并像往常一样把我拉回来,你也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扭转它,对吧?

Dr. Wardings: 请相信我,我们的部门正在尝试逆转构建迭代。特别是当涉及人类异常时。一次又一次。一旦你错过了那个初始点——第一个观察者目击异常的点——能够重新识别外在的斯克兰顿特征构造并诱导足够的局部折射来处理物质回归的尝试将变得几乎毫无机会,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可能的概率会发生指数级的增长。把它想象成行星对齐;你必须在那个窗口内完成它。与其失之交臂意味着你的轨道将再次迷失。

SCP-2758-A: 但是通过轨道类比,这是否意味着在一定时间内我们还有另一次机会?然后又在一个循环中再次出现?

Dr. Wardings: 我不会撒谎;但我们不知道。用这个概念比喻问题的话,是我们不知道窗户何时会再次对应行星的轨道,当目前的问题导致设备破坏时,我们无法保持这种收容设备的不间断运行。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似乎就像Jimmy那种前途未卜的奇术学知识——如果你离开了这个房间,你的现实会试图把你拉回去。但你并不是很专注于这个现实。你不是完全在这里,但你肯定也不在那里,这个房间似乎是你的中间点。

SCP-2758-A: 所以我可能根本不存在,就像在那个可怕的中间空间,或者只存在于这个房间里。

Dr. Wardings: 看起来是这样,是的。我们多次尝试通过使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和其他此类设备手动将您移除,但它们无法区分这个现实和您的现实,因为二者太过相似了。大多数交叉性事件来自纯粹的异界情况——异界概念、异界地点,那些与我们的现实特征明显不同的事物。因此,斯克兰顿特征有很大的不同,设备可以正确地识别它们应该锚定的现实。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如果斯克兰顿特征能用颜色表示,我们的是红色,你们的是血橙色,或者我们的是紫色,你们的是紫罗兰色。锚定点无法区分,因此,它们无法隔离你。

SCP-2758-A: 好的。我想这与我读过的任何相关内容描述的一样。

Dr. Wardings: 明白了。如果您想在任何时候与多元宇宙部的另外一名成员,或者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代表,抑或分配给您的现实构造的特遣队特工交谈,鉴于他们可能比我更熟悉您的背景,请通知我们中的任何一人。

SCP-2758-A: 一个机动特遣队特工?

Dr. Wardings: [敏感信息已删除]例如,您的网站帐户必须作为一个因马甲行为而被封禁的用户,以免您的失踪状态受到怀疑。

SCP-2758-A明显变得激动。

SCP-2758-A: 哦,耶稣啊,请别这样。这是我留下的唯一声誉。我的意思是,他妈的,这是能证明我仍然存在的唯一方式,真的。在他们告诉我,说我需要离开他们的房子后,我的父母是不会提交失踪人员报告的。

Dr. Wardings: 请不要惊慌。我怀疑你可能会对此感到不适,而且我已经提出了另一种方法来劝阻其他用户尝试您和您的朋友曾以身试法的东西。

SCP-2758-A: 哦。什么?

Dr. Wardings: 如果信息安全部认为可以接受,您将被告知。现在,如果您对我没有任何其他提问,我会离开这里并记下这些。

记录结束

注:SCP-2758-A的法定姓名和社会安全号码与Site-19内被分配给SCP-████的2级权限初级研究员的名称相匹配。该研究员的年龄为23岁,其出生日期与SCP-2758-A相同:区别在于年龄相差五年。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意识到这一点。— JW

页面版本: 7, 最后编辑于: 28 Mar 2019 01:4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