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779 游戏猪
SafeSCP-2779 游戏猪Rate: 71
SCP-2779
piglet-1.jpg

圈内的SCP-2779。

项目编号:SCP-2779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779和其他低级别异常对象一同收容于Area-12 异常动物学部门的猪圈内。SCP-2779将由猪圈负责人喂养照看。要对SCP-2779进行测试,请联系农场监督员并填写表格-12-147-R。除非必要,每日不得对SCP-2779进行多于1次测试。

描述:SCP-2779是一体长约15厘米的茶杯猪。在被基金会收容的3年内, SCP-2779未表现出任何成熟迹象。SCP-2779 能与运行x86_64 Windows Vista家用基础版和家用进阶版的设备发生接合并与之合体。其中原理迄今尚未明了。

SCP-2779最初在位于巴黎的Claudia Dubois家中被发现,时间是于3/12/2017她的儿子Renard Dubois死亡后。Renard被推定是在前一天晚上因多重硬化症造成的并发症死亡,但在Dubois女士的要求下,SCP-2779被当地警方收走进行检查。调查中发现了SCP-2779的异常性质,警局内的潜伏特工由此联系了基金会。基金会特工在4/12/2017从巴黎警察局取走SCP-2779,并施放了必需的记忆删除。


测试记录33-2779-5,5/1/2018

14.33: SCP-2779被带入测试间C,内有一关机的桌面PC,运行x64 Windows Vista家庭基础版操作系统。在探索房间五分钟后,SCP-2779坐在与电脑相对的角落里,似乎陷入了睡眠。

14.40: 电脑被远程开启。SCP-2779被风扇声吵醒,开始探查声响。SCP-2779对着电脑主机的后部风扇闻了闻。SCP-2779将其鼻子摁在主机后方,开始发出大声的鼻哼。在33秒后,SCP-2779开始发光,并变得难以辨认。观察者此时仍将SCP-2779描述为“一只小猪”,但摄像头录像显示电脑主机正被一到亮粉色光晕环绕。

14.42: 光线消失后,主机外形和结构发生显著变化。主机外观变得更圆滑,出现四只脚支撑。其光驱和USB接口变成了猪鼻和巨大的嘴。监控器显示电脑仍能正常运转。屏幕上的提示显示有未知设备接入,申请安装设备驱动器。

14.45: 研究员Bartley Jept与饲养员Brendan Parks进入测试间。Jept博士开始安装驱动,Mx. Parks则检查主机,喂给其牛奶和碎青椒。在大约3分钟后,屏幕上出现提示,显示找不到设备驱动器来源。

14.49: Jept博士被批准尝试以普通Windows Vista界面访问SCP-2779内存储的内容。只可见到一个分区,其中有如下文件:

.oink
DARE.mp0
常客-会面.oinc
更高-存在.oinc
读我.txt
steam-收藏.oinc
极点.oinc

14.51: Jept博士打开读我.txt(参见附录)。Jept博士试图打开“更高-存在.oinc”,三十秒后电脑崩溃,风扇仍在运转,从主机内传出痛苦的叫声。主机试图逃出测试间,但被连接显示器、键盘和鼠标的缆线拖住。

14.52: Mx. Parks申请降低房内光线,从背包内拿出毛毯,裹在了挣扎的主机上。Mx. Parks从上衣口袋拿出mp3播放器播放安抚音乐。电脑主机开始冷静下来,接受了Mx. Parks的苹果片。在大约5分钟后,电脑主机开始发光,变回普通的主机和SCP-2779。Mx. Parks把SCP-2779裹入毯中带出测试间。

备注:更多测试发现所有.oinc后缀文件均会在被打开时使电脑崩溃。DARE.mp0可以被mp3或mp4格式打开,播放出流行乐队《街头霸王》的歌曲《DARE》。音频与YouTube视频《街头霸王-DARE(官方视频)》一致,说明其可能已被截录。


文件SCP-2779-1

文件SCP-2779-1是一普通文本文档,在SCP-2779的内存储内显示为“读我.txt”。

嘿,伙计,

把这调成你那破X64能分析的格式啦 😜。物理技术的破事可配不上“更好的游戏”,伙计。我希望你能感谢我为让Oinkers能接纳它而做出的努力,因为等你到这里来我会给你台x0机器玩。

总之,对,怎么操作。把我给你的印记喂给Oinkers(注意先要充满能),等着汇编她。大概不到几秒吧。控制就是基本的WASD,RF是上/下。不过等你找到诀窍了也可以自己构想路径。我尽量弄得简单了些。我想说找你妈妈帮忙搞定,但我知道你想把这些魔法的破事对她保密。就告诉她你爱她什么的,好吧?开始以后可就没法回头了。

我在印记里加了个基础保护环,所以别人应该不会来打扰你-我保证这不是在小看你,我见过太多没保护的新手身上发生相当糟糕的事。可怕的惊惧还有w/e。等我们见面了我会拆了它和你对话,上次我结束的时候设了个基础共情连接,所以你连上了之后我会知道的。

你肯定会享受星体位面的,伙计!我知道你一直在等着这个。我真的很期待见到你。操,好恶心。

超爱你

Felix。

PS: 超超超超。去他的不浪漫政策。

采访Claudia Dubois后确认她不知道“Felix”是何人,也不知道此人可能与她儿子有何关系。调查正在以低优先度进行。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04 Aug 2017 01:3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