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846 海怪与水手
KeterSCP-2846 海怪与水手Rate: 121
SCP-2846
jones.png

SCP-2846-B与SCP-2846-A进行接触。在追趕其的SCPS Pristine号于背景可见。

项目编号:SCP-284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机动特遣队Tau-11“开罐器”驻扎于SCPS太古号 SCPS尼古拉号上,在SCP-2846活跃区域周围维持一个隔离区。若SCP-2846-A出现事件发生,MTF T-11将使用肯辛顿-贝里曼高能发信器与SCP-2846-B进行交流,之后在整个事件中须保持与SCP-2846-B的持续交流。

MTF T-11的主要目标是最小化平民与SCP-2846-A及SCP-2846-B的接触。与这两个实体发生接触的航船将被扣留,由—SCPS太古号 SCPS尼古拉号支援船带离该区域。MTF T-11必须对受影响航船上的所有人员施以C级记忆删除,无论其对SCP-2846-A及-B知晓多少。

SCPS太古号 SCPS尼古拉号的现任船长已被批准全权负责在SCP-2846-B要求下开火攻击SCP-2846-A,并阻止SCP-2846-A接近任何平民船只。此外,若SCP-2846-B对任何平民或基金会船只采取敌对行动,战术核爆炸装置将被引爆。

描述:SCP-2846是一系列发生于大西洋上海湾-大西洋地区的现象之总称。

SCP-2846-A是一大型水生八足实体1,估计其体长达955-990米。该实体已知会在风暴时从深水中出现攻击平民船只,特别是巡航班轮及商业船只。

cruise.jpg

SCP-2846-A正攻击一艘民用邮轮。镜头自Knights of Truth(真相的骑士)网站回收和去除。

SCP-2846-A的攻击十分零星分散,且时常毫无预兆地突然发生。基金会在海湾-大西洋地区的资产已使用了美国海军深海雷达来更精确地定位SCP-2846-A,平均起来这至少提供了5分钟的准备时间。

SCP-2846-B是一在SCP-2846-A出现事件中一并出现的大型船只。该船貌为一宾夕法尼亚级超无畏战舰2,在SCP-2846-A出现事件中似乎也是从深水区上浮出现。该船会主动向SCP-2846-A发起攻击并使其开始反攻,双方会一直交战到SCP-2846-A的多数肢体被打断或是彻底无法行动为止,之后两个实体都会沉入海中消失,再下次事件中会再次出现。该船只在视频和照片中成像模糊,人员描述称其“雾气环绕”。值得注意的是SCP-2846-B上搭载军备在推进点火时呈现淡绿色。

作为SCP-2846-B船员出现的实体被分类为SCP-2846-B1-915。

附录2846.1:历史文件

SCP-2846-A实体的出现历史被认为可能长达数千年,但缺乏准确情报证实这点。i描述与SCP-2846-A符合的最早历史记录是在古冰岛萨迦[译注:古挪威冰岛民间传说]故事的《Örvar-Oddr》一篇中,此文中作者详细描绘了一个被称为“hafgufa”的巨大海生物:

[翻译版]我要告诉你海中有两只怪兽。一只名唤hafgufa(海雾魔),另一只名唤lyngbakr(荒地背)。它(lyngbakr)是世上最大的鲸鱼,但hafgufa却是海中最巨大的怪兽。这怪物生性贪食,它会吃船、吃人,甚至吃鲸鱼,它会吃掉自己所能及的一切。

基金会人员对SCP-2805的最早出现记录是在1905年,当时的舰队司令Reginald Von Allen记录到:

今天我见到了至伟壮景。一个活物,起码比我们的船大上三倍,就那么从海底深处钻了出来,它的触手还缠着一只鲸鱼……和它一起出现的是一艘船,一艘升着黑色旗帜的前线军舰,烟雾随它滚滚涌起。我们发信联络对方船员,但对方只是毫无反应地又一次潜回了波涛之下。

附录2846.2:SCP-2846-B1采访记录

于05/07/1935,SCP-2846-B毫无预兆地在SCPS希尔德嘉德号附近上浮出现,并向后者发信示意。该船被带到近处,SCP-2846-B1来到希尔德嘉德号甲板上与Levi Hanson船长进行对话。该次对话被一位翻译员记录,内容如下:

采访记录

日期:05/07/1935

采访者:SCPS希尔德嘉德号船长Levi Hanson

受访者:SCP-2846-B1

[开始记录]

Hanson船长:好吧,如果不介意我想先问你的名字。以供记录。

SCP-2846-B1:当然。大卫·托马斯·琼斯,来自女王陛下的皇家海军。

Hanson船长:你清楚你在……?

SCP-2846-B1:是的,我们有很多时间想清楚这个问题。

Hanson船长:很好。你为何要到这里来?

SCP-2846-B1:我想我得先简要说明一些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故事很长,但我会尽量长话短说。

Hanson船长:请继续。

SCP-2846-B1:我和我的船队本是受女王陛下指派,追杀一只曾出现在美洲海湾、攻击驶回英格兰商船的海中巨怪。对于我的目标,那时我就知道这么多。我们在1685年动身开往哈瓦那,在秋天抵达了那里。我们整个季节几乎都在搜寻那只怪物,我们以为那只是只鲸鱼,终于我们找到了它。

Hanson船长:你指的是SCP-2846-A?

SCP-2846-B1:那只乌贼,没错。我们准备不足,荷兰人号配有八十五支枪,二十门鱼叉炮,船员225人,结果一夜之间我们就在那怪物面前败下阵来。我们被那怪物拖着沉进了海里。

Hanson船长:你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

SCP-2846-B1:在我们下沉时,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冷,深海冰冷的魔爪紧紧地抓住了我。我……说不清这过去了多久,也许一小时,几分钟,一年,但我记得醒来时我在一个黑乎乎的岸上。一开始我以为自己是被冲上岸了,但……我身上的伤口全消失了。

SCP-2846-B1停顿一会儿。

SCP-2846-B1:我说不清在这片黑暗的海岸走了多久。传说这就是深海的监牢,当海洋不愿释放水手的灵魂,它们就会被带往此处。我也许是漫步了一千年,一日比一日漫长,终于有一天,一个女人来到海滩边。

Hanson船长:能描述一下那个女人吗?

SCP-2846-B1:好的。她有着暗色的皮肤,暗色的头发一直垂到地上。我问她叫什么名字,乞求她给我点水喝。她说她是卡吕普索,她会解我的渴。她走进水中,回来时手拿一桶淡水。我从未如此狂热地痛饮过,这时,女神对我开口了。

Hanson船长:女神?

SCP-2846-B1:是的。卡吕普索告诉我她是海之女神,深海的守护者,波涛的母亲。她说在无数世代之前,她和海神尼普顿进到了利维坦们筑巢的深海,把它们放逐到了塔尔塔罗斯深渊,也就是它们的父-乌拉诺斯-曾经爬出的地方。她说尼普顿消失了,只有她在看管深渊,随着时间流逝,他们设下的封印开始松动了。

SCP-2846-B1停顿了一会儿。

SCP-2846-B1:她说有一个泰坦很早以前逃了出去。它叫伊阿珀托斯,它满怀怨愤,化身最恶毒的海中巨兽。也就是那个你们叫SCP-2846-A的怪物。

Hanson船长:我明白了。请继续。

SCP-2846-B1:Calypso卡吕普索告诉我那些逃走的泰坦会在纠集力量后回到塔尔塔罗斯,撬开此地的根基释放它们的同族。“绝不能让这发生。”她告诉我说,“绝不能让这些古神逃脱,否则人类将亡。”我问她为何要帮助人类,她说众神和泰坦间的战争本不该牵涉到人类,但出于傲慢他们在地球上建起了塔尔塔罗斯,于是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遭到危及。

SCP-2846-B1停顿一会儿。

SCP-2846-B1:她要我去追逐伊阿珀托斯,只要我拖住了那个恶魔,她就有机会去寻找众神求援。而作为交换,我将拥有不朽之躯。我同意了。接着我就来到了飞翔荷兰人号的甲板上,我的船员们都也在这里。

Hanson船长:很好,但还是没有回答为什么要来找我们的问题。

SCP-2846-B1:我已经追杀这巨兽无数岁月,船长。我曾去往地球的尽头,去往地球之上,去往奇异扭曲的海岸,为的只是抓住这恶魔。但这乌贼只是变得越发巨大、越发强大、越发狂暴。我和我的船员不会死去,但别人会,也一定会。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伊阿珀托斯就会强过我们,我们将会失败。我已经很久没和卡吕普索说过话了,什么都没听到。现在,我只能靠你们了。

Hanson船长:你想怎样?

SCP-2846-B1:船长,我要一艘更大的船。

[记录结束]

rosemont.png

在基金会强制征用前的USS亚特兰大号

附录2846.3:与SCP-2846-B的合作成果

考虑到Lyle Hanson船长和SCP-2846-B1间的对话,基金会同意将一艘新建造的宾夕法尼亚级超无畏战舰转交SCP-2846-B1及其船员。最终,USS亚特兰大号从美国海军中被调走,其所有生产记录被删除3。该船在基金会位于古巴的海军基地沉入海中15千米深处,三十小时后上浮。SCP-2846-B较原本的亚特兰大号要更为巨大,武装更为齐全,但其他标志性参数仍未变化。

作为时任Site-23主管J.Calvin Coolidge和SCP-2846-B1间协议的一部分,SCP-2846-B被装上了大型引爆设备,能对SCP-2846-B整个外壳造成巨大破坏。当前该设备已被拆除更换为一战术核爆炸装置,安装在SCP-2846-B的引擎内。该设备是为预防SCP-2846-B对基金会或平民船只做出敌对行为而设置的威慑性措施,当前对方尚未采取过此种举动。

附录2846.4:SCP-2846-C[须4/2846级权限]

SCP基金会

安保邮件服务

日期:02/04/2013

发往:pcs.32s|eornomj#pcs.32s|eornomj

自:pcs.52s|nosrednar#pcs.52s|nosrednar

主题:2846-C?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Williams发来的信息,但我们认为我们找到它了。在27.438374,-56.173477有一凹陷,似乎有某种巨大的铁器压在那里。那上面覆盖了相当多的石头,这就是我们之前定位不到它的原因。

sonar.png

附件:2846-12-3-2014-240.png

上一次那只乌贼出现时,我们让太古号给它安装了一个超重型追踪器。我们先派了一艘潜水器跟着它能跟多远就多远,之后将一切工作交给追踪器。在离开基地后它只发出了5次通信,但声纳完成了剩余工作。

无论如何,起码我们能说那乌贼会一直回到这里搬动石头。根据周围环境的图片,过去的一百多年里它已经搬掉了大部分石头。要不了多久它就能打通了。

其他一些须知事项:那东西下面还有个真的很大而且很热的东西。差不多超过4500K。不知道它为什么还没有熔解掉外层,但那片区域的水压异常地高,海底也是异常地高温。

如果这就是它们所说的东西,那么我们就得开始升级了。我不想说哪里可能有个XK藏着,但我不得不说,那底下可能有个XK。

不管怎样,让你的部门知晓此事,然后告诉我你想怎么做。

-Ray

事故记录2846.67:09/17/2014[须4/2846级权限]

ship.png

已删除的当地新闻镜头。可见SCP-2846-B的清晰镜头。

在09/17/2014的18:00,SCPS太古号上的基金会船员注意到海底有一快速移动的物体正在上浮。Elliott McNair船长下令对SCP-2846-B发出通知,并开始向预计突破点移动。下列记录是事故后由SCPS尼古拉号和SCPS范·兴登堡号船员收集。对记录中细节的调查正在进行,对所有被报告阵亡的人员已追授嘉奖。

事故记录2846.67 - 09/17/2014

SCPS太古号

船长:Elliot G.McNair

开始记录

1756:SCPS太古号开始追逐往拿骚方向移动的水下生物。方向正西方175°。

1759:交流通信发往SCP-2846-B。 信号被接受并得到回应。

1805:SCP-2846-B在太古号附近上浮。两艘船开始协同追逐。

1808:SCPS太古号遭到一此前未发现的力量击中。船只逆时针旋转25°。

1809:SCPS太古号船员报告称在船下方看见有无数眼睛出现又突然消失。损伤被评定,太古号继续之前的目标。

1810:SCP-2846-B发来通信称实体已经超过了它们。

1812:SCPS尼古拉号和SCPS费迪南德号收到请求支援的交流通信。

1813:SCPS尼古拉号和SCPS费迪南德号作出响应,开始向易路斯岛附近24.972268, -76.016181 处移动。

1818:SCPS太古号再次遭到不可见力量撞击。声纳受损,追踪现只可凭肉眼进行。

1820:基金会指挥部警告SCPS太古号在其下方的水中有一巨型实体正向其直线靠近,可在卫星图像中见到。

1821:SCPS太古号再次受到撞击。船员报告右测船体承轴受损。

1824:SCPS太古号开始下沉,船员报告在船下看到了“无数眼睛”。

1825:报告称船体严重受损。

1829:下达撤离指令。救生船沉没。
1845:基金会指挥部与SCPS太古号失去联系。

1845:船载核武器被确认启动。

1846:SCPS太古号被确认已损失。

记录结束

事故记录:2846.68 - 09/17/2014

SCPS尼古拉号

船长:Sebastian A. Hammersmith

开始记录

1830:SCPS尼古拉号收到来自SCPS太古号的撤离指令。被命令原地就位。

1839:长距离望远镜确认SCP-2846-B在靠近。SCPS尼古拉号和SCPS费迪南德号发射信号弹。

1840:基金会人员确认拿骚开始撤离。
1845:船员报告称地平线处发生爆炸。基金会指挥部失去与SCPS太古号的联系。
{{1847:SCPS尼古拉号以排炮向逼近中的水下实体攻击。

1849:实体突破水面。SCPS尼古拉号通知SCPS费迪南德号进行确认。

1850:SCPS费迪南德号进行了确认,实体不是SCP-2846-A。

1851:情报被传往SCP-2846-B。SCP-2846-B下潜并改变航线。

1854:新实体进入火力范围。因其速度、体型和前进方向,基金会指挥部下令SCPS尼古拉号和费迪南德号开火。确认SCPS 加里森号正在赶来。

1855:SCPS尼古拉号和SCPS费迪南德号以排炮对该实体开火。

1900:SCPS尼古拉号确认实体已被消灭。

1903:基金会指挥部下令SCPS尼古拉号、费迪南德号和加里森号前往27.438374,-56.173477并与SCP-2846-B会合。

1905:SCPS尼古拉号和SCPS费迪南德号改变航向往27.438374,-56.173477。

1913:SCP-2846-B告知确认SCP-2846-A出现在视线中。实体正在尝试移开[数据删除]SCP-2846-B请求支援。

1914:SCPS尼古拉号确认航向,告知ETA。基金会指挥部进行了确认,向SCPS范·兴登堡号下令支援SCP-2846-B。

1916:SCPS尼古拉号接到新指令,改变航向往SCPS太古号所在位置。SCPS费迪南德号陪同。

1952:SCPS尼古拉号确认SCPS太古号已经被毁,提及水中有异常染色。

1955:SCPS尼古拉号被指示搜寻幸存者。

记录结束

事故记录:2846.69 - 09/17/2014

SCPS范·兴登堡号

船长:Peter J. Vanderbilt

开始记录

1915:SCPS范·兴登堡号收到命令攻击SCP-2846-A。 红色警报响起。

1920:喷气机出动。

1924:装甲就位。10"炮就位。

1930:SCPS范·兴登堡号船载电脑警报水压变化。

1932:水下麦克风检测到远处传来轰鸣声。基金会在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的资产确认了该声音。

1935:SCPS范·兴登堡号的长距离望远镜确认SCP-2846-B靠近。

1937:声纳探测到SCP-2846-A在300m深处。

1938:SCP-2846-B下潜。

1945:SCP-2846-B上浮。SCP-2846-A和 SCP-2846-B缠在一起。

1946:SCP-2846-B对SCP-2846-A开火。

1947:SCP-2846-A从SCP-2846-B处脱身,开始潜水。

1948:SCPS范·兴登堡号用全部排炮攻击SCP-2846-A。

1949:SCP-2846-B用全部排炮攻击SCP-2846-A。

2001:SCPS范·兴登堡号请求停火。

2004:SCP-2846-B下潜。

2012:SCP-2846-B确认SCP-2846-A消失。

2015:基金会指挥部下令SCPS范·兴登堡号解除戒备。

2015:清理完毕信号下达。

2023:SCP-2846-B上浮,与SCPS范·兴登堡号交流。

2042:命令收到,SCPS范·兴登堡号回到码头。

2043:SCP-2846-B下潜。

记录结束

军官笔记:那个摧毁SCPS太古号的不明实体,以及被SCPS尼古拉号SCPS费迪南德号消灭的实体是从何而来仍然未知。已经确认除了都是从深水中出现,这些实体在外貌上和SCP-2846-A只有些许相似,体型上则相对要小很多。

如我们所知,SCP-2846-A攻击平民船只是为了进食,推测是在获取力量以清理当前被分类为SCP-2846-C的区域。就其自身而言,SCP-2846-A虽然危险,但有SCP-2846-B的支援可以与之正面对抗。然而,复数实体就意味着多目标、多船只,而SCP-2846-B必须随时应对SCP-2846-A。

SCPS太古号已经损失,我们又失去了一艘战舰。我和琼斯船长谈过,它也有些感伤。所有这些升级似乎都在朝着同一目标,而若我们不现在开始做准备,我们将可能在决战的时刻被对方压倒。因此,我正式要求会见站点主管议会讨论如何提升我方战力。对基金会大西洋舰队这将是首要目标。

-舰队司令Richard A. Grosswald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20 Sep 2017 00:0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