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25 交易之球
SafeSCP-2925 交易之球Rate: 56
SCP-2925
weizhong_crystal_ball.jpg

SCP-2925

项目编号:SCP-2925

项目等级:Safe Euclid(首次修订于11/30/12,确认于2/4/13;参见事故记录2925-A及相关文件,以及正式升级提议)

特殊收容措施:SCP-2925当前收容于专用设施内,存于气闭、强化、防爆的收容间内,适用Epsilon-4级“高价值项目”保护。收容间将被控温并保证完全黑暗,避免房间系统的能量出现变化。任何与SCP-2925的互动须极度小心,确保项目上的能量不发生任何不必要变动。

因项目本身的高价值,以及此前因情报泄露导致其被敌对特工夺取的事故,项目专用收容设施将与其他收容站点相隔绝。在站守卫须保证有6支队伍轮流巡逻,并有机动特遣队待命以备出现收容突破。

从11/30/12起,不再对SCP-2925进行更多测试。

描述:SCP-2925是一玻璃球体,直径约10cm,质量1千克,能对能量进行异常创造和储存。

SCP-2925能无视热力学第一定律地复制周边能量变化,并将能量储存在自身之中。例如,若将SCP-2925抬升3m使之增加29.4焦耳重力势能,SCP-2925将能复制如此多的能量存入自身之中。也因此,SCP-2925在抬升中并不会仅增长29.4焦耳的重力势能,还会保有存于其中的另外29.4焦耳能量。

测试中没有发现SCP-2925所不能复制的能量形式或能量转化。迄今SCP-2925已成功复制了下列能量转化源:

  • 增加SCP-2925的表面温度来复制热能
  • 移动SCP-2925来复制动能
  • 提高SCP-2925的高度来复制重力势能
  • 将SCP-2925放置于高压水柱下复制弹性势能。
  • 在SCP-2925附近制造声响,复制声能
  • 在SCP-2925上投射光照,复制光能

值得注意的是使SCP-2925失去能量的变化(如将其放低)不会使已储存的能量损失。未知SCP-2925储存能量的原理,也不知是否有存储上限。

令SCP-2925出现破损、破碎等使其内部暴露的结构性破坏将令SCP-2925内存储的能量全部释放,引起剧烈反应。而由于SCP-2925本身复制能量的能力,此种能量释放将造成巨大破坏。

在释放能量后,SCP-2925将在30分钟一边释放足以将其破坏的能量一边重组。

由于SCP-2925的玻璃结构与普通未强化玻璃一样易碎,令其破损并不需要巨大的力量;又因其表层极薄,在接触该物体时必须极度小心。

SCP-2925最初由基金会特工在1954年发现于俄罗斯远东地区。当时苏联以核武器试验为掩护对项目进行测试,以轰炸机将SCP-2925从高空投下。此次坠落造成相当于13兆吨TNT爆炸的能量被释放,这是爆炸在广岛的原子弹“小男孩”和爆炸在长崎的原子弹“胖子”之能量总合的370倍,且几乎与美国进行过的最大核试验“喝彩堡”测试中释放的15兆吨TNT相当。基金会特工在爆炸中心找到了项目。

美国和俄罗斯联邦政府曾多次在各种场合要求获得SCP-2925的控制权。俄罗斯政府还多次要求归还SCP-2925,理由是该物体是基金会从其前身苏联处“偷窃”所得。

这些要求均依照O5议会指令予以回绝。若外交代表提及SCP-2925,基金会资产不会对此做出任何回应。

事故记录2925-A:于1/25/10,同行组织混沌分裂者袭击Site 139,意图夺取多件SCP。在攻击中,5名研究员和14名守卫阵亡。10名研究员和20名守卫受伤。混沌分裂者方伤亡估计超过40人。SCP-2925在攻击中丢失,推测是被分裂者窃走。

基金会于11/29/12对分裂者的一处基地发起袭击,找回了SCP-2925及相关原始研究记录。对分裂者研究员的审讯如下:

审问者:审讯专家Maximilian Woodson。
被俘资产:混沌分裂者研究员Torvalds Bengtsson

下列部分在审讯开始后2小时进行。

Woodson:所以,换个问题。SCP-2925,那个玻璃球。它是怎么回事?

Bengtsson:它……在几年前的突袭中是高优先度目标。我想它的价值很明显。

Woodson:你们打算如何使用它?

Bengtsson:我不能说。

Woodson:你我都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你是要老实交代,还是要我再问一次?

Bengtsson:(停顿)我们准备给它充满能量后当炸弹用。带着它飞到基地上方,你们敢把飞机打下来,球就跟着掉下来,基地就没了。这是件可回收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用途很明显。

Woodson:那么到现在你们往这东西里灌了多少能量呢?

Bengtsson:这个,我说不准。也许是个手雷那么多。也许足够炸掉一栋房子。又或者一片地区。甚至一座城市。但也许只有个烤面包机的程度。我没参与这些事。

更多审问中没有就SCP-2925内的能量得到关键答复。迄今对SCP-2925现存能量的测量均未成功。将其升级为Euclid的正式申请在此时提出。

相关文件:从混沌分裂者处获得的文件显示,该相关组织耗费了相当的资源来研究SCP-2925的起源。

分裂者发现最早研究SCP-2925的人是前格鲁乌-P科学家Yevgeniy Golovkin博士。Golovkin博士是在墨西哥中部的阿兹特克遗址进行发掘时发现了该物体,同时还有一份此前未知的教典。分裂者审问了Golovkin博士并夺走了他所有的研究。相关文件汇编于此。

tezcatlipoca.jpg

Golovkin博士研究中提及图像的重现。注意神祇胸口的发光球体。

Golovkin博士的笔记,第34页

特工终于找回了教典,这只是个微小的奇迹,要知道还有无数这样的东西已经被毁。

教典确认了我的研究。这球实为宗教用品而非武器,如Zyuganov博士所认为的那样。有趣的是,教典中有一张重印自博基亚教典的至高神泰兹卡特里波卡画像,神祇胸口的那个碟,其实,是个球。

这意味着球在牺牲中的宗教意义值得更多研究……

分裂者对Golovkin博士的审讯

(多余部分删减)

审问者:给我们说说那个球。如果不是武器,那它到底是什么?

Golovkin博士:听说过阿兹特克的牺牲仪式么?

审问者:当然,面相恐怖的祭师把活人的心脏挖出来献祭。所以呢?

Golovkin博士:一切宗教仪式中的牺牲都有着相同的用意。不管是杀人还是杀羊都是要献出祭品自身的能量……献上的祭品越大,献出的能量就越多,那些被人称作神的存在给出的回报也就越大。

审问者:神为什么要在意祭品或者能量?

Golovkin博士:能量是全宇宙通行的基础货币单位……任何运动都要能量,任何实体都必须消耗能量……神明也不例外。献上能量就是讨好神明的方式。

审问者:所以你是说这个球……

Golovkin博士:……是牺牲用的关键饰品。是让人同神平起平坐的议价筹码。

分裂者内部备忘

至:VPAR82、SNKE03、ZEJO56、AAAA01

主题:关于那个“球”

内容:从Golovkin博士和教典得到的情报与我们的研究结果一致。在4周的能量采集后,研究员成功与超维实体Epsilon取得联系并保持接触。正在进行交易商讨,不过律师告诉我完成主要目标应该没问题。至少可以说,这次交易中双方都会非常愉快。

正式升级申请:Sonia Oland博士提交下列升级申请:

依照从混沌分裂者处获取的文件,以及我们自己对对象进行的细致研究,我们就SCP-2925可得出一些定论:

1) Golovkin博士的假说暂且获得确证,测试确认在对该物体的使用中,有异常现实操纵以及超维能量/物质转换的迹象。
2) 对项目的历史研究显示其曾经属于一个较小的阿兹特克部落,他们的人口数量使其一直不足以将项目用于大型祭祀。
3) 我们无从得知分裂者是否完成了备忘中提及的交易。若他们成功了,我们也不清楚是谁与他们完成了交易,更不知道他们从交易中获得了什么。

基于结论3,有两种可能:

1)若分裂者未能完成交易,我们得到的便是对分裂者(以及与他们接触的实体)有巨大潜在价值的项目,而这也将增加外部因素造成收容突破的危险,更不用说这个玻璃球本身可能藏有足以夷平站点的能量。
2) 更令我担忧的可能,是分裂者已经完成交易。那么我们就得应对一个被分裂者赠与巨大能量的超维实体。更糟糕的情况,是分裂者从交易中获得了某些令前景不容乐观的东西。

申请立即升级至Euclid状态,并停止一切测试。

经O5议会匿名投票,SCP-2925被升级为Euclid。项目依照当前收容措施移送至专用设施。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22 Sep 2017 08:1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