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70 神圣错位
EuclidSCP-2970 神圣错位Rate: 52
SCP-2970

项目编号: SCP-2970

项目等级: 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SCP-2970应收容在一个标准人形收容间中,适用标准人形供给规章。

更新 (02/15/2016): SCP-2970应当尽快被重收容。它被认为正在前往西班牙,阿尔梅里亚。目前,MTF Tau-5 "轮回"正在领导重收容和消除影响。
描述: SCP-2970是一个机械强化的非洲血统的男性人类。SCP-2970声称生于公元10世纪。

SCP-2970的物理增强包括:

  • 大约左前臂的一半,包括左手,已经被移除并替换为一个固体金属圆筒。SCP-2970有能力启动圆筒来伸出一个固体的,透明的,玻璃状的假手并且可以在SCP-2970的控制下关节活动。
  • SCP-2970的右眼已被一个固体金质球替换。SCP-2970能将它当作一个有效眼睛使用。
  • SCP-2970的后颈附有一个铁盘,上有一个小洞(直径~0.5cm)覆盖着一层半透膜,似乎通向SCP-2970颈中一条动脉。
  • SCP-2970的血样指出大量的硅酮微粒正在其血液中流动。
  • SCP-2970的脑区被带有许多未辨认的雕文的固体铜替换。
  • 内脏以多种金属增强和替换。尽管以固体金属构成,内脏仍然像活体一样移动和工作。

SCP-2970拥有照相记忆和从他的人造眼中放映图片来“回放”他的记忆的能力,尽管它声称这个功能,以及他许多过往的记忆,已经被“锁定”了。SCP-2970不会昏迷,即使注射镇定剂,而且不需要食物来维生。

SCP-2970声称在10和11世纪作为某种神性存在的传教士,它给予了SCP-2970异常改造。SCP-2970回收自西班牙北部一个裂隙中的洞穴中,它声称自从11世纪以来它就被困在那里。基金会循着一个无线电呼救信号找到了这个洞穴。
SCP-2970能够相当流利地说现代西班牙语和英语,且声称有能力通过内耳的接收器听到并理解无线电信号。

采访2970-1:

前言:采访在西班牙进行。SCP-2970与Dr. Acosta由一块丙烯酸玻璃隔开。

<纪录开始>

Dr. Acosta: 你好。我是Dr. Acosta。我想问你一些问题,关于你的过去。

SCP-2970清了它的喉咙。

SCP-2970: 行。好。

Dr. Acosta: 首先,请问你的名字是?

SCP-2970: 我不记得了。抱歉。

Dr. Acosta: 这……好吧。你想被我们怎么称呼?

SCP-2970: 你们现在怎么称呼我?

Dr. Acosta: SCP-2970.

SCP-2970: 这就可以。

Dr. Acosta: 好。然后,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学会说这么流利的现代西班牙语的吗?

SCP-2970: 我……听广播。我的创造者非常有预见性……似乎。

Dr. Acosta: 广播?

SCP-2970: 在我被困住以前,我属于某个……神性。这个神认为我适合被改造成他的权能的一个行走的样例,向其他人展现信仰的报偿。

Dr. Acosta: 所以……有其他人像你一样?

SCP-2970: 我不知道有其他的。

Dr. Acosta: 为什么只有你?

SCP-2970: 我不知道。

Dr. Acosta: 好……你是怎么被困住的?

SCP-2970: 我被有意放在那,为了安全。

Dr. Acosta: 这个神的其他器物是否有可能放在别的什么地方,为了……安全?

SCP-2970 在提到器物时眯眼

SCP-2970: 有可能,但我不知道。我的记忆……不完整。这个部分没有像应该的那样工作。恐怕这是有意的。

Dr. Acosta: 为什么不工作?

SCP-2970: 这些记忆似乎……逃避我,不像它们应有的那样清晰。我无法为他人回放记忆。我无法正确地移动。我的视力受损了。我背上有伤。

Dr. Acosta: 我们这里有很多医生,我们可以试着去……修复你。作为回报,你需要告诉我们你的记忆,关于可能在别处的某物。
SCP-2970: 这是个好主意,虽然……你们打算用你们找到的“器物”做什么?

Dr. Acosta: 理论上来说,什么都不。我们会把他们存在我们的设施里,避免任何人用它们伤害别人,避免它们伤害任何人。

SCP-2970似乎沉思了一会。

SCP-2970: 好。我们成交。

Dr. Acosta: 在我们结束以前,我还想问些问题。这些年来你为什么一直等待?你为什么不……了结?

SCP-2970: 这里有一条流水流过,我可以把出口堵住,溺死。但是我被设计为抵抗一切形式的死亡。如果我的身体溺死了,我活着的心灵会发生什么?

Dr. Acosta: 我不知道。

SCP-2970: 所以你就明白了。

Dr. Acosta: 好的,今天就这么多。谢谢你。

SCP-2970: 再见。

<纪录结束>

采访2970-2:

<纪录开始>

Dr. Acosta: 又见面了,SCP-2970。

SCP-2970: 你好,博士。

Dr. Acosta: 我有另一些问题,有关你参与过的组织。

SCP-2970: 是,请说。

Dr. Acosta: 你什么时候发现组织的?或者,他们什么时候发现你的?

SCP-2970: 那时我年幼。我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这些记忆很模糊,使我头痛。

Dr. Acosta: 我们继续。然后,你记得它叫什么吗?

SCP-2970: 不。

Dr. Acosta: 好……你记得……信条吗?

SCP-2970: 没有一个……理念。我们只是跟随我们的神,毁灭他的敌人,传播他的名号。

Dr. Acosta: 你能详细描述这个“神”吗?

SCP-2970: 意志塑形者。捐赠与礼物之主,人类牧者,巨兽所避者-呃,抱歉。我不再跟随他了,但有些印记……很难“抹除”。

Dr. Acosta: 捐赠?你的修饰。

SCP-2970: 你可以认为我是他钟爱的对象。

SCP-2970举起并弯曲他的左手假手。

SCP-2970: 我不再爱他了。

Dr. Acosta: 这个神身上发生了什么?

SCP-2970: 最有可能的……他死了。

Dr. Acosta: 我不明白。神如何死?

SCP-2970: 你必须明白,一个神不是……人类一样的存在。神是纯粹的意志,并且只在需要时与我们的现实相交。但他……他做了更多。他迫使他的意志进入这个世界,并使他受肉。肉体带来力量,但也带来死亡性。我不知道确切的原因,但他正在死去。

Dr. Acosta: 所以你的组织发生了什么?

SCP-2970: 我猜我们中大部分都被他消灭了,当他到达最绝望的时候。据我所知,没有我的……没有我做过的事情留下来了。它们从地表上被抹掉。每场战争我……这些全部都消失了。

SCP-2970: 而且他使我失效,来……来阻碍我。确保我在余下的时间里守规矩,假使他只是在……睡眠。他损伤我并把我关在那个洞穴中。

SCP-2970: 我被困了多年,但……但我想至少我活在那些记得我的人心中。但他把他们也带走了。现在我的一切存在都已经……消失了。

Dr. Acosta: 我很抱歉,但……如果这很糟糕,为什么你不更早请求帮助?

SCP-2970: 请求帮助?

Dr. Acosta: 你放出的呼救信号,它指引我们找到你的洞穴。

SCP-2970似乎很迷惑

SCP-2970: 我没这么做。

Dr. Acosta: 那么是谁做的?

SCP-2970: 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是你,你的组织……我会当心。有些事情不太对。我想那是……我想起来某些事情。他在哪里。

Dr. Acosta: 你能详细描述吗?

SCP-2970: 在河边,非洲,摩洛哥。一个小镇,马拉喀什,在一个山谷里。

Dr. Acosta: 他还在那吗?

SCP-2970: 不,他,他移动了……但那里可能还留着什么。请去那里,证明我不是在说谎。

Dr. Acosta: 关于这个地方你能告诉我们更多吗?

SCP-2970: 我不能,我的头,它在被……重创。

Dr. Acosta: 对不起。

SCP-2970: 疼痛很快就会结束。你说你的人,他们可以修复我,对吗?如果我能想起他在哪,我可以去,把事情推上正轨,让他偿还。把它修复,为了我们所有人。

Dr. Acosta: 我不确定我是否明白。

SCP-2970: 相信我。我们不是朋友吗?

Dr. Acosta: 恐怕我现在得结束采访了。

SCP-2970: 等-

Dr. Acosta: 我会跟我的上级谈。我们会调查你的议题。我们将感谢你提供任何更多信息。

SCP-2970叹息。

SCP-2970: 好。

<纪录结束>

在此次采访之后,在给定的地点发现了异常现象的证据。机动特遣队Tau-5“轮回”被派遣以无效化摩洛哥,马拉喀什附近的异常。行动总结可以在关联文档Operation AZURE PEREGRINE中找到。

事故2970-1:
在银色游隼行动之后,基金会判定来自SCP-2970崇拜实体的异常威胁风险过高,而获得SCP-2970全部知识的潜在收益被认为大于在SCP-2970上采取行动的风险。恢复SCP-2970记忆的研究随后开始进行。

影像学表明SCP-2970的脑部植入物、假眼和其他几个替换器官有可能处于未工作状态。经过重点研究,决定试图实施侵入手术,利用电脉冲试图“重启”眼部和脑部不活动的植入物。

由于SCP-2970无法昏迷的特性,进行了硬膜外麻醉,SCP-2970被牢固地束缚在手术台上。

<00:00:00纪录开始>

00:50:45 - 完成术前准备,Johnson博士开始手术。

01:20:11 - 影像学表明电脉冲或许能有效恢复SCP-2970的眼睛的全部功能。SCP-2970顺从。

02:00:36 - 影像学表明SCP-2970的眼睛已经恢复功能。眼睛前部立即开始发光,渐渐地变得更亮直到可以在天花板上投影出影像。手术程序受命暂停。SCP-2970开始抗议,但显然无法停止投影。

投影以SCP-2970的视角显示了一个石质荒漠斜坡。时间是正午,从SCP-2970的位置看不到别的人。SCP-2970似乎在沙漠表面跪着或以某种姿势匍匐。

四根刚才没有看到的手指接近SCP-2970。它们似乎是男性的,覆以当地不常见的青铜和金板盔甲。录像没有声音,但可以看见他们和SCP-2970交谈。

SCP-2970转身离开并开始沿着一条直线行走。在大概半小时之后,地平线上看到了一些泥质或粗砖建筑,像是一个村庄。SCP-2970在建筑至少三公里外停下并坐在地上。

SCP-2970慢慢把自己的假手举到视野中。SCP-2970弯曲这只手并开始变白。SCP-2970用他透明的手遮住村庄的视野,透过手看到的村庄的图像显得歪曲。

当SCP-2970移开他的手时,建筑们似乎消失了。手术室里,SCP-2970显得紧张。影像中没有发现脑部植入物活动的变化,指出这些记忆可能先前SCP-2970就具有。

投影切换到了别处。SCP-2970在相同的沙漠场景中走过一排跪着的男人和女人。视角接近一个男人,SCP-2970用假手抓住这个男人并把他举起到视线高度。

SCP-2970看向别处。当他看回来的时候,男人不见了,抓在他的人造手中的是一段切断的胳膊,缺乏任何伤害或流血的痕迹。残肢被皮肤封上了。

SCP-2970俯视队列。没有人因SCP-2970的行动移动或畏缩。在视角接近另一个人的时候,录像结束了。

03:25:01 - 手术受命继续进行。当脑部的工作开始时,Acosta博士,行动的提议者,申请在一次精神评估后再继续手术余下部分。Johnson决定继续手术。

06:49:01 - 手术被认为成功恢复了脑部功能。给眼睛的一次脉冲提示它重新开始投影。SCP-2970发笑,并低声说“我们做到了”。

在此次纪录中,SCP-2970似乎站在一个山顶。它原地缓缓转身,周围的风景中分布着大量的手印,长度有数百米。散乱的人群,五个或六个一群,被看到正在逃离SCP-2970的位置。

几分钟后,SCP-2970出发下山。基金会成功辨认出这片沙漠属于西班牙阿尔梅里亚的塔博纳斯沙漠

SCP-2970靠近山侧的一个洞穴入口。它进入了洞穴并并在一道看不见的白光的照明下下行。

洞穴中出现一大团物质,辨认为一个巨人的身体。它的皮肤黑色且反光,尺寸估计15米长,一条腿的直径近似于SCP-2970的身高。显然洞穴只是比身体略大。SCP-2970接近头部。

这个生物的头部畸形,眼球比例显然与典型人类极为不同。嘴的位置看起来好像第三个鼻孔,往洞穴地板上漏黑胆汁。当SCP-2970靠近并同它说话时它的脸部没有移动。SCP-2970下跪,录像结束。

07:20:59 - Johnson博士决定结束手术,等待对信息的分析。

<07:20:59纪录结束>

事故2970-2:
在手术后,考虑到SCP-2970明显的不可信,收容措施被重新审议。在等待再分配期间,SCP-2970在一个午夜被发现偏离术后恢复计划,站起来并在房间中转圈。

<纪录开始>

SCP-2970被监视到绕着它的房间转圈。它停下来触摸墙壁,在保持这个动作几分钟后,它停下来直视角落内隐藏的监视摄像头。

SCP-2970的人造左手开始产生白光。它接近了收容间门口,摄像头开始间歇性停止在静态画面上。门外集合了一队安保并准备突入。

刚一开门,安保就发现室内是空的。SCP-2970被监视到出现在收容间外部并向Euclid收容翼的门口冲刺。SCP-2970似乎对Site-30的布局非常熟悉。

在SCP-2970跑向门口时遭遇了一支安保队伍。它无视了队伍并跑过,一名成员被撞倒在一边并被未知原理严重烧伤。所有向SCP-2970射击的子弹都打偏了并碰到了周围的物体。

Site-30失去了所有主要和备用发电能力。SCP-2970得以脱离监视,并且显然加速冲过了安保大门。没有人员死亡,但四人被严重烧伤。

SCP-2970离开了站点并被监视到向南冲向第二次录像中的西班牙阿尔梅里亚的目标地点。搜索队伍所有拦截SCP-2970的尝试都因缺乏照明失败了,Site-30的所有光源都被宣布不可用。

<记录结束>

在此次事件后,SCP-2970被升级为Keter,对其的重收容为1级优先事项。MTF Tau-5 “轮回”由于他们使用可能足以抵抗SCP-2970效应的超科技装备的技艺以及他们处理SCP-2970相关超常组织时展现的才能(见蔚蓝游隼行动)被选中领导SCP-2970的重收容尝试。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02 Apr 2018 13:4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