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82 Televon Telefex Secrecy-8
EuclidSCP-2982 Televon Telefex Secrecy-8Rate: 47
SCP-2982
televono.jpg

Televono Telefex Secrecy-8启动界面

项目编号:SCP-298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982必须被保存于一个保险柜中。通讯信号须通过023-Telexicon复冗余程序加以阻断;在测试/暴露条件下,须遵守662-Dripfeed程序。

描述:SCP-2982是一台移动电话,其品牌/型号为Televono Telefex Secrecy-8,运行在其自带的操作系统上,服务提供商不明。Televono不是已知的生产厂商。目前尚未发现SCP-2982的其他实例,其品牌/型号尚未被追溯至任何已知组织。

它具有自主导入用户原有联系人信息的异常能力,其中包括可能只有联系人自己了解的、高度敏感的秘密信息;并且它可以根据对手机上信息的更改,对现实中的联系人进行相应的改变。

可以变更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瞳色、体重、性取向、宗教信仰、精神状态、生存质量、寿命

Wormwood-33预警单位在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的大信标山地区观察到数起触发事件(包括自杀、可疑的意外死亡以及突发人格变化),随后SCP-2982受到了基金会的间接注意。

这些事件的联系被确定为信标山当地居民Harold Maine;然而,在基金会工作人员的接触之前,Maine于2015年2月3日,非常意外地溺死在自家的马桶里。

  • 日期:2015-02-10
  • 时间:11:57
  • 发件人:Subsite 23-Delta-K6首席安全官Frank Onegra
  • 收件人:Subsite 23-Delta-K6领导研究分析师Dr. Marion Kelster
  • 标题:特工Paris(CPRD Amber-33C)-观察以及迄今对SCP-2982的测试

Marion

这件事令我非常不安。上个星期二,特工Carol Paris在Harold Maine家里对其进行心肺复苏的时候盗取了一部手机。她猜中了密码,搜索了联系人,却发现这些都是她自己的联系人。她说她“吓坏了”,并把手机带回了她家里。她今天一早就坦白了这件事。我桌上现在就放着一份完整的报告。

根据Paris的说法,这部手机包含了她所有的联系人的秘密,下面我引述她的话:“性取向、性倒错、犯罪记录、医疗记录、秘密的恐惧、欲望、恐惧症、心理问题、婚外情。

她完全不知道为什么Harlod Maine会有她朋友、家人以及同事的信息,他怎么拿到这些信息的(如果这些信息是真的的话),或者他打算利用这些信息做什么。显然,她联系人中的一部分是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所以我们需要密切关注这一事件。强制同意测试(Compulsory Consent Test)的D级人员优先调用已被批准。

Paris已经主动上交了解锁密码。密码在另一封加密邮件中以保证安全。随时联系,

Frank

  • 日期:2015-02-10
  • 时间:17:29
  • 发件人:Subsite 23-Delta-K6领导研究分析师Dr. Marion Kelster
  • 收件人:Subsite 23-Delta-K6首席安全官Frank Onegra
  • 标题:特工Paris(CPRD Amber-33C)-观察以及迄今对SCP-2982的测试

Frank

初始测试结果出来了。谢谢你提供的密码,但那不是必需的。CCT测试中的7个对象都只猜了一次就成功解锁。

而且,这部手机似乎可以自动导入当前持有者的联系人。所以Maine实际上并没有Paris的联系人信息,这是个好消息。当然这并没有告诉我们,一个人最黑暗的秘密是怎么进入这部手机的,这就不太妙了。

同时,外部测试部门(External Concerns)正在分析Maine的日记,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天进行交叉测试。听听下面这个:

  • 8月3日:从Olivia Hulme那里又收到一条潜意识消息。她的丈夫殴打她,大儿子嗑药。我同情她。她没有途径发泄自己的焦虑。我要把她的星座改成“自残者”。

Olivia Hulme在6日被送往医院,身上又11处自残导致的刀伤,还有其他自残的淤青、咬痕以及脸上和脖子上深深的划痕。

他的日记里有两百多个条目,都是关于他如何改变其他可怜的倒霉鬼的联系人信息的。正统派犹太教徒变成激进派伊斯兰分子,右撇子变成左撇子,亚裔女性变成白人男性等等。我认为他在用手机来进行勒索,如果别人不合作就改变他们的信息。这就可以解释他家里到处藏着的273,666美元了。

我们已经得到了Paris的全部联系人名单。非常糟的消息,Frank。她认识很多站点的3级以上人员。她的列表中甚至有站点主任,包括我们这个站点的。并且她之前有七天的时间来更改这些人的信息,以及发现他们最深的秘密。这对她很不好,对我们也很不好。

这意味着我们还需要追踪所有人员——不,我说的是所有人,只要他们从2月3日星期二以来可能操作过这部手机。希望你或是Sandra Chaperone有相关记录。

测试还在继续,我会随时通知你。

Dr. M Kelster

  • 日期:2015-02-15
  • 时间:17:56
  • 发件人:Subsite 23-Delta-K6领导研究分析师Dr. Marion Kelster
  • 收件人:Subsite 23-Delta-K6首席安全官Frank Onegra
  • 标题:RE: (前)特工Paris(CPRD Amber-33C)-观察以及迄今对SCP-2982的测试

Frank你好

测试已经确认了,改变联系人信息真的会改变这个人。CCT对象Golan的“物种”一栏被另一个对象改成了Patella vulgata——俗称帽贝。

Golan表现得极为痛苦。生理变化在一小时内完成了。

一队保安花了三个小时才用撬棍把他从地上撬下来,黏液弄的到处都是。我们现在正在安排合适的盐水容器来收容他。有时候这种小事会让你想笑。

好了,下面是坏消息。Paris的父亲今早去世了,支气管肺泡癌中期。标准异常痕迹识别系统把这件事标记了出来——他三天前进行了体检,健康状况是A1级。我跟Paris谈过了,她说她读了自己父亲的联系人信息——他一直和另一个女人有婚外情。她不忍再看更多的细节,就把他删除了。这是第三个。她有点接受不了这个消息。

随后CCT中的18项测试表明,在所有情况下,删除等于死亡。

最后,对手机的物理结构测试将在21日开始。

如往常一样,我会让你了解所有细节。

Dr. M Kelster


.
  • 日期:2015-02-17
  • 发件人:站点主任David Runeberg
  • 收件人:Subsite 23-Delta-K6首席安全官Frank Onegra
  • 抄送:Site 23附属外勤调度员Sandra Chaperone
  • 标题:特工Paris(CPRD Amber-33C)-观察以及迄今对SCP-2982的测试

Frank

一些坏消息。首席全局遏止管理员Alexander Lazarus将于2015-02-19加入我们两天。小心点。他对基金会绝对忠诚,也对基金会保护的人性完全不屑一顾。

他将不受阻碍地单独调查SCP-2982和SCP-2982-02(前特工Paris)。是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会把完整的批准文件发给你。这是O5理事会直接下达的命令。他们对她可能知道的和泄露的东西非常敏感。而且,没人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性别变了。

保持冷静,Frank。他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微笑鞠躬。别惹麻烦。告诉我他在这里期间,662-Dripfeed程序启动了多少次,每次多久。最后一件事:他们准备“终结”她。这也在批准文件里。

保持冷静。我希望这件事结束时,我们两个还都在这里。

SD David Runeberg


.

2015-02-19,由于首席全局遏止管理员Lazarus的坚持,所有对于SCP-2982的测试都被中止,进一步的测试、研究或评估也被禁止。

2015-02-23,站点主任Runeberg自杀。一封加密邮件由他的个人账号发送至基金会首席安全官的工作电邮账号,其中写道:

天啊,Frank,这是何等糟糕的局面。

Carol死了。是的Frank,我现在想用名字叫她。现在没必要否认这件事了。死亡原因,心肌病,也就是“伤心综合症”。天啊。我们以为“删除等于死亡”这一异常只包括“主动”删除——你拿着手机,你删掉某人,这个人就死了。事实是,当手机的用户变更时,会删掉所有先前的联系人,而这些删除也意味着死亡。我们甚至都没有考虑过这个。她想明白了。这件事击垮了她。她的家人、她的朋友、她的前同事、她的孩子们。当下一个人拿起手机的时候,全都被毁灭了。天啊。

谢谢你的收容突破报告。尽管还未被证实,我们都知道现在手机在Lazarus手上——他采访了Carol六个小时。只有他有机会同时接触两者。我真的很抱歉,Frank。至少你是清白的。你只是在服从命令。在这种情况下,我没必要做出官方回应了。

接下来我要告诉你这封邮件的真实原因。

我活不了了,Frank。我得走了。

今天吃早餐的时候,我发现我脸颊上有个肿块。在过去的12小时里,它蔓延得到处都是,从脸到喉咙、胸部、腋窝、腹部、背部和腹股沟。很痛。Lazarus希望我祈求他的宽恕,但我不会这么做。保证CPRD在任何人之前最先发现我。别让我的家人先找到我。我会在浴缸里,我走的时候或许会听披头士的歌。

Lazarus认识很多高层,Frank。这些人的秘密和生命都受到了威胁。我不知道他是为了他们还是自己才这么做,还是其他组织。或许还有另一个手机,某个人把“忠诚的朋友”改成了“叛徒”。我不知道。我该走了,Frank。带着无比的歉意,我让你独自面对即将来临的能吞噬一切的风暴的黑暗和怒吼。它已经带走了我,我的朋友。

祝好,

David

当前情况:SCP-2982和Alexander Lazarus目前位置不明。对两者的定位极其重要,空白支票行动已被批准以达成这一目的。

  • 于2015-03-03,O5理事会成员07收到了43秒长的异常视频信息。其中展示了她在床上睡觉,Lazarus裸体站在她身边的场景。这表明Lazarus在积极地使用SCP-2982,原因不明。
  • 对SCP-2982的核心1/联系人测试只有37%完成,核心2/结构测试0%完成。结论:基金会无法完全确定SCP-2982的异常性质。
  • 通讯已发送给所有工作人员,要求立即报告任何来源的可疑的通讯相关行为;任何情况下,没有站点主任的许可,都不得删除任何手机联系人。
  • 所有案例中的幸存者都将受到异常痕迹识别行动的监控。
  • 截止至2015-03-07,SCP-2982-01的笔记中提到的所有联系人都已死亡。
  • 截止至2015-03-08,SCP-2982-02的67个联系人已经死亡,其中包括她的两个孩子Ellen(12岁)和Sarah(8岁)。
  • 于2015-03-11 19:41,Subsite 23-Delta-K6首席安全官Frank Onegra被一辆行驶中的卡车撞倒,当场死亡。对他工作电脑和居所个人电脑的浏览记录的检查发现,当天有49次对“闭锁综合征”的搜索。
  • 文件2982-012-Demigogue-089:[数据删除]的当前位置
  • 文件2982-388-Casbah-113:Telvon Telefex Secrecy-8可能变化为[数据删除]
  • 文件2982-388-Casbah-267:整体影响-短期 [数据删除]
  • 文件2982-393-Casbah-924:整体影响-中/长期策略[数据删除]
  • 文件2982-678-Mycete-001:外部力量变化:有机的和[数据删除]
  • 文件2982-678-Pariciate-023:对内部范式的威胁 [数据删除]
  • 文件2982-860-Paronym-111:危害转移/站点整体损失恢复 [数据删除]

看哪,他驾云降临;
众目要看见他,
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
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

我为这过分的宗教陈词滥调道歉。我知道这有点过头了,不过在这里似乎是合适的。而且随着时间流逝,事情会和我的描述越来越接近。

A L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26 Jan 2018 02:0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