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96 错误 / 错误
EuclidSCP-2996 错误 / 错误Rate: 95
SCP-2996

« 警告 警告 警告 »

本文件的安保已遭破坏。下列文件信息可能不准确。

因基金会信息安保部正在进行调查,本文件已被[锁定]。所有访问此文件的尝试都将接受监控。严格禁止编辑此文件。

更多信息请参见特别附录2996.A。

datamissing.png

错误

项目编号:SCP-2996

项目等级:Euclid 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2996将被收容于Site 81的非物质实体真空收容间内。收容间将装配4台非实体置换中和器(nPDN)。SCP-2996可申请获得特定娱乐用品。

每周一次,SCP-2996须接受在站心理医生进行例行心理评定,以正确评估SCP-2996的心理状态。出于当前对SCP-2996心理健康的关注,批准在必要时使用H级静电记忆删除治疗。

升级收容措施:因nPDN的效应,当前可以对SCP-2996进行物理检查。这些检查是非物质实体物理性质信息收集工作的组成部分,须每周进行1次。

升级收容措施:自08/19/2012起,,SCP-2996被宣告为无效化。不再需要收容措施。

描述:SCP-2996是一II级非物质人形实体,最初被发现于印第安纳州纳什维尔的一所废弃房屋中。SCP-2996貌为一欧洲血统的年轻女性人类,有着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其身上遍布数道可见伤口,其中有一处严重伤口位于右眼上。虽然SCP-2996是一非物质实体,基金会人员仍可通过使用nPDN仪器来令SCP-2996在检查期间“稳定”在一物质形态。 当前有假设认为此类仪器的使用和其他方面的某些收容工作共同导致SCP-2996心理/情绪状况出现恶化。

SCP-2996自称是8岁大的Emily Nash,在1929年于印第安纳州纳什维尔遭到谋杀。从各种来源获得的资料证实当时Emily Nash确实被发现死在家中,然而所列出的死因是自杀而非谋杀。在采访中,SCP-2996拒不承认任何支持自杀的证据,并多次情绪激动地宣称邻居家的一位亲密好友,13岁的James Franklin是谋害它的凶手。尚未核实在1929年的纳什维尔是否有此人存在,额外信息的收集工作正在进行。

精神评估结果:有些担忧,至少我是这样,SCP-2996情绪健康的状况。对象显然不愿接受那些呈给它的证据,也不愿接受被收容的处境。通过采访,可以确信SCP-2996相信自己还在世界上逗留是因为要向凶手复仇,而它自己则是一个强大且不受束缚的鬼魂。当然,这和当前呈给SCP-2996关于其死因的情报是相矛盾的,和Site-81对它的收容也是。这之后SCP-2996开始对很多事情产生怀疑,并因此开始焦虑,进而出现抑郁和自杀的念头。考虑到对象的性质,对后者应给予高度关注。
-Dr. David Rudolph


附录2996.1:初次精神评估采访06/05/2012

日期: 2012年6月5日

采访人: Dr. David Rudolph

受访者: SCP-2996

[开始记录]

Dr. Rudolph: 下午好,SCP-2996,欢迎来到S-

Dr. Rudolph被SCP-2996猛烈拍打收容间的声音打断。

Dr. Rudolph: 我明白了,好吧,我是Dr. Rudolph,我是来处理你的入门评- -

SCP-2996: …你和他一样是这片恶土里的烂泥,而我会向对他一样从喉咙钻进你的心脏把你的贱命抽走…

Dr. Rudolph: (示意调低音量)好吧,SCP-2996,如果你配合检查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很不幸,我不确定今天我们能完成多少,所以就等你状态好些了再继续也行。

[记录结束]

附录2996.2:精神评估采访07/01/2012

日期: 2012年7月1日

采访人: Dr. David Rudolph

受访者: SCP-2996

[开始记录]

Dr. Rudolph: 早上好,SCP-2996。今天感觉想聊天了么?

SCP-2996: (SCP-2996蜷缩在收容间的角落) 你在用那恶毒舌头舔着毒嘴唇说话,你居然还以为我会开口?(SCP-2996向观察桌做出唾弃的动作)

Dr. Rudolph: 我能理解你的失落,SCP-2996,但你真的最好学着保持配合。没人想要伤害你,我们只想和你谈谈。

SCP-2996: () 我是受苦的无拘之魂,你们这帮凡夫死鬼。我和你们无话可谈。迟早我要把你的命从你那颤抖的喉咙里抽走。

Dr. Rudolph: SCP-2996,我们上次就是这样。我们收集到的证据很清楚地表明-

SCP-2996: 这个冷血杀手害死了我!我咒他必下地狱!别给我扯你们那愚蠢的证 (SCP-2996 逼近观察桌,撞在玻璃上。SCP-2996看起来很受动摇)

Dr. Rudolph: SCP-2996,我很想关掉中和器让你回到无形状态,但你必须先冷静下来和我们谈谈。

SCP-2996变得暴力起来,拍打收容间并用身体各部位撞击墙壁。安保人员进入收容间强制使SCP-2996进入镇静。Dr. Rudolph结束了采访。

[记录结束]

站点副主管笔记:经批准,Dr. Rudolph被调至 Site 18。Dr. Angela Kidwell会接替Dr. Rudolph在Site 81参与的所有项目工作。

附录2996.3: 精神评估采访07/28/2012

日期: 2012年7月28日

采访人: Dr. Angela Kidwell

受访者: SCP-2996

[开始记录]

Dr. Kidwell: 下午好, SCP-2996。你想和我谈谈?

SCP-2996在收容间里缓慢移动。

SCP-2996:我不明白。我怎么会被困在这?

Dr. Kidwell: 噢,我们现在用了一套不一样的机器,主要-

SCP-2996: 我是无拘之魂!我不明白,我是为复仇而存在,而且… (SCP-2996停了下来)

Dr. Kidwell: 是的,好吧…我们有把你这样的实体关在收容间里的机器。我们想了解你,你从哪来,你是如何变成这样的。

SCP-2996: 但…我是仇恨的鬼魂,而且-

Dr. Kidwell: …而且我们收容了你,SCP-2996。我很愿意体谅一下你,但你真得先帮帮我们。

SCP-2996沉默并不再对问题做出回应。Dr. Kidwell结束了采访。

[记录结束]

心理医生笔记:我相信对SCP-2996我们已经取得进展。对象在互动中不再倾向于使用暴力,也许在更多采访后会愿意展开交流。.建议我们不要过于强调这个问题,顺其自然为好。

附录2996.4:精神评估采访08/04/2012

日期: 2012年8月4日

采访人: Dr. Angela Kidwell

受访者: SCP-2996

[开始记录]

Dr. Kidwell: 上次我们聊天的时候,你给我说了被收容的感受,是吧?

SCP-2996: 我只是… 我感觉自己心里有好多恨。我感觉身体里有个东西要我去索了 Jimmy的命,但…我看过证据了,博士,我看过你给我的报告。

Dr. Kidwell: 我理解这对你可能很难接受,SCP-2996. 不过这就是我们研究的目的所在。我们是想帮你,还有其他和你一样的存在,能有一些正常感。

SCP-2996: (SCP-2996沉默一会儿)也许你是对的。也许我只是太生气、太糊涂了,去死不能解决问题。也许其实就是我做的,所有这一切,对着我自己。

Dr. Kidwell: 我知道你很难受。但这是一大步,我觉得你需要迈出这一步。你有了一次难得的机会,放下愤怒重新开始。

SCP-2996: 你…你觉得这是真的?

Dr. Kidwell: 是的。

SCP-2996: (微笑) 好。我相信你。

[记录结束]

附录2996.5:最终笔记08/28/2012

datamissing.png

错误

在经过Dr. Kidwell及其他Site-81咨询师的多阶段治疗后,SCP-2996的暴力冲动开始明显减少。在治疗中她慢慢接受了关于自身死因的事实,并不再为此纠结。
于2012年8月15日, SCP-2996接受了最后一次生理检查,其异常性质被确认不再存在。此时从各方面来看,SCP-2996已变为一普通人类女孩。
这之后的2012年8月18日,SCP-2996被确认为“无效化”。在为其准备最后一轮记忆删除治疗期间, Site-81人员向监督者指挥部提交申请,将这名此前为SCP-2996的女童释放,交由愿意收养儿童的家庭抚养。申请书由Dr. Kidwell书写,经Dr. Bishop (Site-81首席研究员)公证并由Aktus主管签署。

2012年8月28日,申请得到批准。这名女童在接受记忆删除治疗后更名为Samantha Pendleton,释放后送往一家基金会前台收养机构。

特别附录2996.A:机密信息/限4级查看

自动信息

自:SITE-81管理人员通过ITE-19管理人员、

至:4级人员


于01/19/2016,基金会自动化系统报告多个错误,来源位于Site-17包含此文档的数据部分。经更多调查,发现本文件某些部分出现丢失、改动或遭无权篡改。编辑源未知,编辑信息已经损坏或丢失。

需注意以下几点存在矛盾记录:

  • SCP-2996不存在于Site-81(Site-19的记录与此不符),
  • Dr. Kidwell从未分配到了Site-81的任何计划中,
  • 主管Aktus不知晓Site-81内的任何此类实体。
  • "Samantha Pendleton"不存在。

可能还有其他矛盾之处,但因此次安保突破的严重性已无法确认。当前确信参与人员已遭记忆删除,所有人员记忆与所恢复的数据不符。

信息恢复小组试图访问该文件的更早版本以收集更多与SCP-2996相关的准确信息。视频观察记录和音频文件已从基金会主档案中被移除,视作已经遗失。

人员需将任何与此文件或此次安保突破相关情报报告给Site-81管理人员。


这是通过SITE-19自动发送至基金会SITE-81的信息。请勿改变内容。

page revision: 3, 最后编辑于: 07 Sep 2016 02:0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