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007 两个艺术家的世界
KeterSCP-3007 两个艺术家的世界Rate: 204
SCP-3007

警告

该文件为一Ⅳ级信息危害,未授权访问者将由模因防御机制抹杀。请自行承担风险。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emetic%20agent.jpg

模因防御机制已启动

检测到生命迹象

检索文件……

.
.
.
.
.
.
.
.
.
.
.
.
.
.
.
.
.
.
.
.

City

SCP-3007-2对SCP-3007-3的艺术描绘。画像被藏起
(见附录3)。

项目编号:SCP-300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应监视全球医院与媒体以确认SCP-3007的出现。SCP-3007-2实体应转由基金会监管,通过SCP-3007-2对SCP-3007-3的探索活动应在一名3级人员的监控下进行。 所有被确认为SCP-3007-2的人将立即处决。对获取SCP-3007-3知识的未受影响之平民使用A级记忆消除。在上述措施制定中表现出不情愿或不合作的人员应对其实行记忆消除并立即转移,因SCP-3007收容失效可能导致XK级世界毁灭情景。

描述:SCP-3007-1是一种反复发生的幻觉现象,其发生模式与年龄、性别、种族、健康、职业均无关。任何时间下SCP-3007-1都会影响世界上約██名个体(编号为SCP-3007-2),尽管基金会努力消除情况,仍不停产生新的个体。目前,没有任何有效治疗或预防SCP-3007-1的方法。SCP-3007-1似乎是随机发生的,平均每个对象每天发生4次。一次发生过程通常持续40-80分钟。

受影响者会感受到自己被流放至一地区,编号为SCP-3007-3。每个项目对SCP-3007-3的描述大体是相同的,但于地球上未发现相似地区。尽管SCP-3007-1同时会发生于多个项目身上,但没有案例报告有SCP-3007-2在SCP-3007-3内相遇。在SCP-3007-1发生时,项目具有完全物理活动能力,但报告称他们只能通过触觉与听觉感知现实。最后,SCP-3007-2在与正常人类交流时也会进入SCP-3007-3。SCP-3007内的视觉、嗅觉、味觉与现实几乎没有区别。

在SCP-3007-1期间造成的任何损伤也会在现实中投映到项目身上。目前,已有██项目因可能在SCP-3007-1内的动作而受到高海拔影响而死亡。另外,来自SCP-3007-3的声音也可在以SCP-3007-2为中心,2m为半径的范围内被听到。这两个现象为SCP-3007-3可能存在于现实之中的理论提供了证据。

附录1:采访记录SCP-3007-2C,对SCP-3007-3的首次记录。

受访者:SCP-3007-2C,一名68岁的南韩退休妇女。

采访者:████博士

日期:12/07/20██

前言:本份采访记录由韩语翻译而来。项目为第一个被发现的SCP-3007-2实体,同时也是唯一心理正常的项目。

<开始记录>

████博士:早上好,H██████夫人。你感觉怎么样?

SCP-3007-2C:不太好,我感觉很害怕。我睡的那觉很糟。

████博士:检查显示您的身体很健康,所以这可能跟你的状态有关?

SCP-3007-2C:状态?哦,你指那个幻觉。我一直在想那个地方。

████博士:地方?

对象点了点头。

SCP-3007-2C:对。就在这之前。它很模糊,就像个梦。我记得最深的是那开始是一模一样的地方。过了这会,又不一样了。我能很清晰地看那儿的样子。

████博士:请详细描述这个地方。

SCP-3007-2C:这听起来很难以置信,但请相信我。在幻觉开始后,我出现在一座狭窄还浮空的桥上。那是白天,但阳光很微弱,太阳就像抽了大麻一样。空气中有股恐怖的恶臭— 那让我想起了垃圾桶和腐烂的肉。[干呕]

████博士:你确定吗?

SCP-3007-2C:对……那带给我太多不好的回忆了。抱歉,我继续。因为桥很高所以我能看得很远,而所有围绕着我的就是一堆废墟…城市的。嗯,我不肯定。这些建筑和我以前见过的都不一样,更像比摩天大楼还高的巨树。它们太高了,我要伸长脖子才能看见顶端,但跟针一样细。一些还直立着,但更多地倒下了或碎成一堆了当头晕结束后,我到桥的另一边往下看。地面上的景象就像永远处于黑暗的城市。我在我失去重心跌到前往旁边迈了一步。上千座和我站的这座一样的桥,看起来连接着这些建筑。但同时,不少也坏的差不多了。所有的结构看起来是用光滑的金属材料制成,但要更反光,就像骨头一样白。

████博士:你在废墟间有看到什么活的东西吗?

SCP-3007-2C:没有。我没有看见一个小动物或人在活动。也没有植物。你可能以为这片废墟会被什么小动物占领,但整个地方都凄凄凉凉的。

████博士:我懂了。有什么特别的特征吗?

对象停顿,明显是感到不舒服。

SCP-3007-2C:在可以看见的地方有个高高的黑柱子。它比其他所有建筑都更厚实,也更光滑,所以我感到好奇并往那里走。我到了那里,但在我去的路上发生的事……躺在地上……有一个……博士,我必须继续吗? 我不想回忆那个。拜托,我们能就此停下吗?

████博士:我明白你心情不好,但请继续。

项目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开始哭泣。

SCP-3007-2C:我很抱歉,那让我彻彻底底,吓了一跳。死尸,散落得到处都是。他们都干成木乃伊了,所以一定死了很久。我一开始以为是其他什么动物的,但当我走近一看—他们是人的,但他们的尸体不太对。很扭曲。有一个人,我认为是男的,他的骨头一段段突了出来,像额外的肢体一样爆出了皮肤。他举起双臂,可能是在死时挖什么。一个小孩紧挨着他…那肯定是个小孩。他的头像蜡一样融化了但跟我孙子一样重…哦神啊…他们中的一些一起死的…团成了一个立方体…哦神啊拜托…不不不…

随后对象在该环境下又无目的地持续漫步了几分钟。对象进入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并拒绝进一步描述。劝说失败且对象被认为不适合继续进行采访。

████博士:谢谢,今天就先到这吧。

<记录结束>

备忘录:已经了解到了SCP-3007-3毁灭的等级与其对项目心理的影响。未来的计划主要集中在对该地区信息的收容,以及其与SCP-3007-1的联系。 — ████博士

附录2:从SCP-3007-2处得到了关于大型柱状物的存在的信息。每个项目在SCP-3007-3都具有视力,而且报告了在该城市间不同结构的显著特征。由于其潜在意义,████博士,SCP-3007的首席研究员,主张对其的探索活动。

对象:SCP-3007-2GV,曾为E███ R█████。项目是一名23岁的澳大利亚男性,曾为一名插画师。项目有显著的高超记忆能力。

监督人员:████博士。

设备:

前言:曾进行过██次探索尝试,但因为项目的不合作而大量失败。SCP-3007-2GV自愿前往,对了解与治疗SCP-3007-1表现出极大渴望。

<记录开始(8:30, 14/07/20██)>

SCP-3007-2GV:博士?开始了。我在这个城里。

████博士:你能看见一个柱状结构吗?

SCP-3007-2GV:对,那不是很远。如果没问题的话我相信我可以在一小时内到那里。

████博士:请继续叙述你的计划。

SCP-3007-2GV:好的。哦,神啊,那太混乱了。

听见似乎在金属上的不规则的脚步声,是什么的回声。

SCP-3007-2GV:嗯……吓得我几乎摔了一跤。这很诡异在这里我没感觉到任何东西。好的。我觉得我现在可以了。

脚步声持续,现在明显稳定下来了。对象偶尔会放慢速度,似乎在避开地面的障碍物。

████博士:请描述你的周围并通知我们任何与你之前的观察不一样的东西。

SCP-3007-2GV:太远了,都是我之前看到过的东西。建筑物有几km高。我很确定它们应该是金属做的,跟我现在走的表面很像。到处都是桥,纵横交错得像蜘蛛网一样。它们很完整, 如果我小心的话我能从这座到另一座走足够远。只是时间问题——灯光很不错,所以我觉得它要更早—

有轻微的“嘎吱”的噪音,随后是对象的咒骂。

SCP-3007-2GV:见鬼,踩他的腿去……哦天,这个味。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

脚步声持续,但对象的呼吸声更沉重了。

SCP-3007-2GV:更多的东西在这扔了一圈。但从恶臭判断,建筑里应该有更糟的。我更想在外边探索而不是进去,成吗?

████博士:那很好,继续。

对象在没有任何时间出现的情况下前进了15分钟。在此期间,对象的报告提到这里的建筑结构基本损坏。所有记述与先前一致。

SCP-3007-2GV:我又近了一点,但这周围有更多诡异的东西。有一架长了六个机翼的喷气式战斗机就在我下面的桥上。它挂了有段时间了。[停顿]我能看见驾驶舱里的飞行员。操…他被从中间切开,一半各挂在另一边上。我的天,这个地方非常乱。

████博士:还有别的飞行器吗?

SCP-3007-2GV:对,围成一圈还越来越多。我不记得你之前跟我讲过这个,博士。

████博士:不,你是目前唯一一个能走到这么远看到这些的。

SCP-3007-2GV:行。猜猜我还会看见什么超出常理的。不知道这鬼地方接下来会不会把我扔出去。哦,还有,这味儿更浓了。让我特恶心。

████博士:有趣。请继续你的路线。

SCP-3007-2GV:你都这么说了。

对象继续报告关于受损船只实体的信息,在可视范围内发现40只完全一样的船只。 20分钟后,对象脚步开始放慢。

SCP-3000-2GV:行,我现在正在沿着柱子往上看。比我想得要大啊。是个圆柱,厚大概40m。可能更多。

████博士:有什么不寻常的特征吗?

SCP-3007-2GV:嗯,我能在上面看到一些彩色的图案,可能是装饰品。这周围围了圈楼梯,能带我去顶楼。还有这个味……哦天啊。

████博士:怎么了?

SCP-3007-2GV:一堆人。他们他妈的围了一团。他们挤在底下,一起被压烂了。我甚至不能数他们有多少个……耶稣基督……
████博士:请保持冷静并估计一下障碍物的大小。你能穿过楼梯间吗?

SCP-3007-2GV:等下,你让我穿过他们?我绝对不做,没门。

████博士:请继续。你是自愿的,不是吗?

SCP-3007-2GV:我不知道我会遇到这个!

████博士:这就是这次探索的目的,R█████先生。目前,我们已获得了足够多的关于这个幻觉的信息,我们还需要你的协作。你能帮助我们找到治愈你的病的方法,你也永远不用再来这个地方了。

对象沉默了几乎1分钟。

SCP-3007-2GV:好,我会试试。就——就做这一次……真疯了。

对象呼吸开始吃力且脚步声开始频繁。随对象的咒骂声与偶尔的摇晃声听到了沉闷的“嘎吱”声。3分钟后,所有声音停止了。随沉重的撞击声,有快速的敲击声。对象开始大声喘气。

SCP-3007-2GV:耶稣……下不为例……操……

有短暂的刮擦声,随后是一些缓慢的脚步声。

████博士:R█████先生?我们不知道这次现象发生什么时候结束,所以不要再耽搁了继续攀登。

SCP-3007-2GV:行,我继续。最好继续穿过这些东西。[停顿]博士?这些尸体。它们被压在了一起,好像之前有一起攀登这个柱子一样。还有…还有它们中的一些,有脑袋的那些,他们都脸朝上好像看着我一样。或者这东西顶上还有什么。操,这很恐怖,我觉得我要继续走了。

敲打声又开始了。对象保持了几分钟的沉默。逐渐,出现了微弱的冲击声,可能是因为高海拔的风。

SCP-3007-2GV:博士?这地方让我有点心神不安。

████博士:报告你看到了什么,我理解你。

SCP-3007-2GV:不博士,你不明白。这不只是人堆和建筑。这地方不一般。发生在这的绝对不一般。我一开始想这里可能有什么自然灾害,比如地震或洪水。以为那是这里被摧毁的原因。但现在我懂了,这整个地方都不对劲。

████博士:你为什么那么认为?

SCP-3007-2GV:嗯,从这里,我记录到一些和之前建筑不太一样的异常。它们不只是碎成渣或吹飞了。有的还被扭断,切成一节节,或甚至被压成一块块,就像粘土。它们更像直接变形了。它们就像一个小孩把金属丝扭成的那个形状。

风随对象的攀登逐渐可听见。

SCP-3007-2GV:我觉得这堆东西跟这些飞机甚至是尸体是一样的。这堆人中的不少都有人类的特征,就像他们曾是人类。一场地震可不会这样。这不合常理。不管发生了什么,这都不只是一场破坏。它在玩弄这个地方。

████博士:明白,请继续。

风声逐渐加大。脚步声停顿。

SCP-3007-2GV:我已经穿过了第一幅画作。这很窄还比我高。我能认出这柱子周围更多的一点东西。在楼梯右边。 这整个事好像仅仅只是为了展现他们有多牛逼。

████博士:它描述了什么?

SCP-3007-2GV:我觉得它能告诉我这个事儿的一个框架。有一群人,保持着随便什么样子。他们在笑,更奇葩的是但他们脸还是黑的。还有个奇怪的蓝色生物,但可能只是个太夸张的人。背景主线看起来就在这座城市的建筑里。虽然我还不确定,这超现实主义的风格有点难描述。这和我以前做的完全不一样,但我回去时我可以把它画下来。

████博士:没错,这肯定会有用的。

**SCP-3007-2GV:*好,我要看看我能不能记下其他更多。

脚步声又持续了5分钟。

SCP-3007-2GV:我到第二个了。这甚至比第一个更混乱,但我可以辨认出那是些航空母舰。六个机翼,就像我之前看到的一样。

5分钟未得到报告。这可能意味着画作间隔甚至横布整个柱子侧面。

SCP-3007-2GV:耶稣啊……这他妈的。他们也有之前那些人的特征,但看起来还活着。神啊,我几乎都要再次闻到他们的味儿了。

████博士:那可能只是你的想象。你在这样的高压力环境下在这里转了55分钟了。所以把现实和想象混为一谈是很正常的。

SCP-3007-2GV:我都不知道什么是真实了。

5分钟后。

SCP-3007-2GV:又是那股恶臭。我要从这堆尸体中出去,但它们一点没少。事实上,更密集了。

████博士:请保持冷静,R█████先生。你很安全,我向你保证。

5分钟后。

SCP-3007-2GV:这一幅……这一幅展示了有些线从人们的脑子中连出,然后分别连到柱子上。你觉得其中一个会是我吗?

████博士:这是个有趣的观察结果。

SCP-3007-2GV:是,我想它应该能帮助思考这都是关于什么的。天……我不能再承受更多了。

在随后5分钟内,对象在攀登中在呼吸时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

SCP-3007-2GV:我几乎已经快结束了,还有这味真熏。博士,我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我也不肯定我要不要去找。

████博士:R█████先生,请继续,你已经走了这么远了。

SCP-3007-2GV:博士,我……对我猜你是对的。透过它看看真相更好。

风声现在很猛烈,几乎消除了对象踏上另一个表面的脚步声。对象突然语无伦次地大喊起来。随着项目的脚步声有沉闷的重击声。

SCP-3007-2GV:哦我的天啊……那他妈是什么?那他妈是什么![干呕]

可听见哭声。

████博士:你看见了什么?

SCP-3007-2GV:我他妈不知道,这比我之前看到的都更干枯,但— 但它很巨大!他的脸就比我和其他所有尸体加起来乘以10都大哦神啊他这么多的胳膊他还缺了厚厚一大块还扭成这鸟样— [尖叫]

████博士:R█████先生,不要恐慌。他死了,对不对?他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

SCP-3007-2GV:不博士,这不只是具尸体,他躺成了一幅画。最后一幅。我不觉得这就结束了但我敢说…哦神啊…那个为什么在这里?这真他妈[删除 - 参考附录 4]

████博士:你确定?

SCP-3007-2GV:我当然!所有人该记—

对象突然停止,在短暂的混乱后,报告SCP-3007-1已停止。虽然其情感处于不稳定状态,对象仍称他能靠高超记忆能力画出圆柱上的画作。

<记录结束(9:41)>

备忘录:如果SCP-3007-2GV的叙述是可靠的,我想我们应该能从他画的图中得到一些关于SCP-3007-3的信息。— ████博士

附录3:25/09/20██,SCP-3007-2GV画出了关于圆柱表面画作的复制品。该图像随后被展示给其他项目,他们均表示这与原作品有着极精确的相似度。

1.jpg

3007.A

2.jpg

3007.A

3.jpg

3007.A

4.jpg

3007.A

5.jpg

3007.A

附录4:27/12/20██,电子邮件3007.B,位于圆柱顶端的最后一幅画作。

Earth

3007

页面版本: 5, 最后编辑于: 05 May 2017 09:3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