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012 大麻抽一根,立马见死神
KeterSCP-3012 大麻抽一根,立马见死神Rate: 139
SCP-3012

项目编号:SCP-3012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无法对SCP-3012进行收容。基金会的 AI 程序(ATLS-67 和 GRGN-2)将对大城市中的监控摄像头和互联网通讯进行监控,以寻找任何 SCP-3012-1 出现的迹象或者描述信息。

机动特遣队Gamma-42(扫把星 “Buzzkills”)目前的主要工作为采集 SCP-3012-1 对象,如果可能的话,还需要对恶灵事件 (Dybbuk events) 进行清理。对恶灵事件的清理需要对受影响的平民进行适当的记忆清除,并且还需要将已确认的SCP-3012-1予以清除。所有对 SCP-3012 的研究的重点均放在寻找一种能够预测恶灵事件的方法上。

如果可能的话,将在恶灵事件发生期间尝试对 SCP-3012 进行收容。由于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cranton Reality Anchor, SRA)可用于收容 SCP-3012的前身,因此所有的 MTF G-42成员都将配备有手持式 SRA。

特殊收容措施(已归档):

必须要确保 SCP-3012 始终保持在三个重叠放置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中心位置。该措施已被证明,可以有效地阻止 SCP-3012传送到未来会发生恶灵事件的地点,也可以阻止恶灵事件在站点内部发生。

每月将给SCP-3012发放四本小说,主要风格为恐怖类型。根据SCP-3012的要求,其房间只配备简单的家具。

描述:SCP-3012是导致恶灵事件发生的一个无形实体。在其物理形态彻底消失之前,SCP-3012 被收容在 Site-93 的异常类人生物区 (Anomalous Humanoid Wing)。

SCP-3012 造成的主要效应为,在孩童以及青少年聚集的地方生成 SCP-3012-1 对象。SCP-3012-1 是指在恶灵事件发生地点的附近,所自发出现的信息。SCP-3012-1对象通常由木炭或者红色油漆所绘制,在极少数情况下是以蜡笔涂写而成。SCP-3012-1对象的内容不尽相同,但大部分都涉及对身体带来伤害的严重威胁,并且通常会将SCP-3012当前位置的受害者名字包含进去。SCP-3012还展现出能够在恶灵事件现场引发幻觉、幻听现象的能力,通常表现为黑影和无法寻找来源的笑声。

恶灵事件由 SCP-3012-1对象的外观所决定。恶灵事件通常会在致命事件之前发生,此事件很有可能会给一个或多个目标造成致命的影响;恶灵事件的明显目的是在此致命事件发生之前,促使目标撤离该地区。目前, SCP-3012 预测这些事情发生的方法尚不了解。

SCP-3012-1 对象的示例:

大麻抽一根,立马见死神

凯文凯文凯文凯文岂几文我爱你我希望你告诉我我希望你留在这里我希望你永不离弃

嘀哒嘀哒,亲爱的小孩。嘀哒嘀哒。

[全名已删除]我要把这世上所有你心爱的人给剖杀至死

救命老天爷救命他就在这里他来了请救求

[这条消息出现在一个粗略绘制的五芒星旁边]父神复生。众生欢腾。

尽情地哭吧叫吧害怕吧你无法逃离魔爪

滚出我的房子

让我摸摸你就一次让我摸摸你埃迪你的味道闻起来好极了

访谈记录-3012-2W(已归档):

温伯格博士:早上好,SCP-3012。昨晚睡得好吗?

SCP-3012:嗯,你知道我从不睡觉的,混蛋。问题大了去了,这些摄像头随时都盯着我的私处看。那里有点痒痒,但是我却没法挠,真是太心烦了。

温伯格博士:你的意思是说恶灵事件?

SCP-3012:哦好吧。这就是你对这些玩意儿的称呼?真是个好名字。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你说的恶灵是什么,说真的,不过我觉得就像是小鬼可以指代小孩子那样。真是个不错的称呼,很不错。

温伯格博士:我认为这个名字很合适。你这是想把他们吓跑,对吗?我们带你离开的那幢房子倒塌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会发生的?

SCP-3012:我感受到一股推力。一股很大的推力。你不明白。我觉得你是不会明白的,蠢货博士。这很好理解啊。就像我看到小时候的那只羊一样。

温伯格博士:你还有过去生活的记忆?这太奇怪了,我想想……

SCP-3012:想什么?

温伯格博士开始咳嗽,并看向摄像机,以确认该如何继续这场访谈。由于担心可能会造成不可预见的异常事件,对 “反大麻先生 (Misters Against Weed)” 和其他类似物品正常情况下,都不允许提供关于其他对象的收容信息。

SCP-3012:妈的。你们逮捕了其他先生?他们做了这么多?他们是觉得我很好玩是吗?混蛋,我不认为他们会觉得我很好玩。我觉得他们只是试图对我好罢了。妈蛋。他们有没有做了命运先生?那里有。这里也有。真是太棒了。

温伯格博士:那么是什么导致你与众不同的?你为什么会有其他先生所没有的记忆?

SCP-3012: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我被一个该死的公交车给撞了。讲道理,真的惨。这对世界来说真是一个极大的损失,看玩笑的,顺便一提,我真是糟透了。不过,我觉得他们实现了我最后的愿望。但是他们做了这么多?他们真的做了这么多出来?

温伯格博士:他们的记忆去了哪里?

SCP-3012:妈的,混蛋。如果你一开始没有那玩意儿的话,就无法保存记忆了。拿起一个冰淇淋勺,从我们这个全是嬉皮士和混蛋的世界周围,舀一大勺氛围灵魂,然后把它们好好地放在一起,然后进行浓缩。理论上你就可以得到一个可以拿捏的对象。这真是太棒了,说真的。这真的非常酷,无需一个完整的灵魂就成了。为每一位先生都要去找一具尸体真的太心烦了,你知道吗?这真的非常讨厌。

温伯格博士:所以你曾加入过反大麻先生?

SCP-3012:是的。我写过不少玩笑。

温伯格博士:所以你认识 Pol-6870,也就是裘德·加里奥 (Jude Kriyot) 吗?

SCP-3012:你是指布伦特 (Blunt)?是的,该死,我知道他。哥们儿,那串数字的含义是什么?皮欧艾?管它呢,蠢货博士。妈的,你能相信布伦特竟然会喜欢我写的玩笑?我不认为他会喜欢我。不过该死的,他喜欢我写的玩笑。

在与 SCP-3012 的后续沟通中,听见其一直不断的自言自语,主要是由于其“玩笑”的“成功”而感到非常愉快。没有发现其他可用的信息。

随着确认 SCP-3012 是 “反大麻玩家” Gol-5869 的一名前高级人员,授权可进行进一步的访谈。

访谈记录-3012-7W(已归档):

温伯格博士:又见面了,SCP-3012?近来可好?

SCP-3012:我实际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这感觉很不错。我唯一能感知到的时候,你知道的,就是我在墙上写字的时候。

温伯格博士:那是什么感觉?

SCP-3012:感觉就像是丝线从指尖涌出。就感觉那里有一个小孔。感觉很自然,就好像它一直就在那儿。这是我最明显的身体感觉了,你知道的,我的躯体是无形的。一个困惑的灵魂试图用这具复活的躯体,来记住触摸是什么感觉。这是由于他们对我的灵魂的所作所为所致,你知道的。就是将它硬塞进去。真是粗鲁,对吧?我的天,这个话题我可以讨论一整天。

温伯格博士:我们知道了。

SCP-3012:你对看门这个工作很满意吗?我知道你在做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俩都知道你在这里的工作是什么。但是说一说应该是没问题的吧。你是个聪明的家伙。但是你却来研究这些狗屎玩意,不是么?这些玩意儿我已经在逐步习惯了。也就是这玩意儿。感觉聊不下去了。每次我执行完任务后,我总觉得很焦虑。他们从来没有提到这一点。

温伯格博士:你觉得自己像是个局外人?

SCP-3012:感觉更像是,我的性格缺陷清单上又增添了一项。我一直认为它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温伯格博士:你其实没那么坏。

SCP-3012:去你的,蠢货。但是,嗯,我确实没那么坏。我总是自然而然地倾向于去做些带有恶意的事。我不知道为什么布伦特把我留了下来。我觉得他对我很是失望。我觉得他总是懊悔万分。特别是他让我进到聊天组里面的时候。我只是,你懂的,容易炸毛。我不知道了。聊天室是一个很文雅的地方。很多人在那里互相伤害、寻找嘲笑的目标。我一直都扮演者一个,嗯,你知道的。喜剧里面负责嘲讽的布偶狗?那个垃圾只会歇斯底里。有些时候我并不完全适合这个聊天室。

他们互相取笑对方。但是我总是做一个贱人。更多的时候是在挖苦。我被禁言了好几次,你懂的。次数比其他人都要多。你知道你被反大麻玩家聊天室禁言的话会怎样么?我还记得布斯 (Bones) 失望的表情。实在是太伤他的心了。

我还记得,该死,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要跟你说这件事。我记得有一次我对 JJ 说了一些刺耳的话。然后我就被禁言了。我感觉自己就像垃圾一样。我的意思是,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对方的感受。我试图让自己变得幽默一点,你懂的。就是开一个玩笑罢了。天啊,这才是真正的我。他们总是允许我回归聊天室。我觉得,这是因为他们知道我是一个蠢货。我一个朋友都没有。该死,当我第一次加入的时候,我只不过 17 岁而已。

我只是觉得垃圾话是可以被接受的。我认为如果你没有满怀恨意的话,那么说点口水话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但是通常我总是充满了恨意,不是么?我一直擅长于嘲讽和嫉恨。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一点。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处置我的。我想,你知道的,如果你被冒犯了,那么保持好心态简直不可能。但是他们,呃,总是让我回归队伍。他们总是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并且,嗯,我只是不敢相信他们还在制造先生。

温伯格博士:你说了什么?

SCP-3012:我说,“如果 JJ 真的很幸运的话,为什么他生来就是个智障?”我只是,我不知道。当你闭上眼睛时,这件事情就浮现出来了。嗯,我没法这样做,所以这更像是一种比喻。我记得 JJ 是怎么下线的。然后就无法联系到他了。JJ 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从未如此不适过,我让他愤然离席了。

JJ 第二天希望我回去。布斯和布伦特没有同意。他们说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反思。这对我有好处。我那时候恨透他们了。但是他们说得对。去他妈的机器人和瘾君子,对吧?

温伯格博士:为什么你没有变成罪恶先生呢,如果你真的认为自己有这么糟糕的话?

SCP-3012:我希望能够用我这个卑贱性格来做点好事。我想要救人,我想要自己一个人,所以我不能再伤害任何人了。威胁、咒骂、吓人,我想对我来说这就是我的本性。天啊。最后他们仍旧爱着我,真是该死。他们接受了我写的玩笑。

温伯格博士:他们不觉得这很有趣吗?

SCP-3012: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认为我很有趣,说实话。也许这就是他们用来铭记我的方式。他们让我重新活过来。当我做完所有的先生后,他们让我离开了。我想要离开,然后去自己做一个出来。我想, 你知道的,他们,你知道的,感觉糟透了。他们只是实现了我最后一个愿望。但是却一直保留了下来?这有点奇怪。这让我感觉到自己还是很重要的。我希望我没有这么快就离开他们。但是这样会更好。这一切的关键在于,你知道的,完全在噩兆先生上。噩兆先生不能够在布伦特他的房间里闲逛、抽大麻以及和他的室友进行尖叫比赛。噩兆先生,你知道的,该死,把这些魔咒写在墙上,让那些十几岁的孩子自己动手。

温伯格博士:这听起来很高尚。但是,吓唬他们真的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吗?

SCP-3012:其他事情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访谈记录-3012-17W(已归档):

此时,SCP-3012 的物理形态正在消失。由于其异常特性所致,使得无法对其进行医疗介入。这是对 SCP-3012 的最后一次采访。

在温伯格博士开始之前,SCP-3012 就开始了访谈。

SCP-3012:所以这次见面是谈论我是如何死去的咯?

温伯格博士:你想要将这次访谈称为见面么?

SCP-3012:无所谓了。我只是很奇怪。我从来没有告诉你我是怎么发现 Wondertainment 博士的,对吧?你也从来没有问过。就像是草率的询问一样。但是,我小时候就获得过其中一件东西了。你听说过他们制作的那个该死的鸡汤么?塞在那该死的玩具里面。

温伯格博士:所以那就变成了你终身的梦魇了,我说的对吗?

SCP-3012:哦,是的。我非常相信这是阴谋论,并且还跟神秘学有关。该死的邪法。这就是我如何进入聊天室的,你知道的。最后。

温伯格博士:SCP-3012,我一直在重复看我们之前的谈话,我看到你有几次提到了那只“羊”。我从未证实过这点,因为嗯,我知道你不喜欢。但是,在我们无法交谈之前,你能告诉我你的意思吗?

SCP-3012:那是我外婆所看护的羊。

温伯格博士:你需要向我详细解释一下它。

SCP-3012:那头毛茸茸的动物是她的。我母亲肯定也曾经拥有过。它非常的古老。一只羊,显然是。它有一张黑色的尖三角脸。但是它没有眼睛。它就是用这些奇怪的小硬蹄站立。它没有眼睛。它只是在那凝视前方。所以她把它放到了一个她不希望我去的地方。我想这样最好。我外公在六十年代的时候建了这栋房屋。你甚至可以用西瓜穿过栏杆中的洞。我不认为当时的他们知道安全的重要性。

不过,她就是个贱人。她总是对我大喊大叫。总是尖叫着让我离开她的后院。她住在森林附近。总是跟我说,如果我跑得太远,就会有一些坏人抓住我。虽然打了我好几次。不过,我还是爱她的。我必须爱我的外婆。而且,我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很安全的。做一些刻薄的事然后让大家远离死亡。我想。这或许不是最好的做法,但是我做到了,蠢货。

温伯格博士: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我承认,我会牢记在心的。

SCP-3012:你对我的破事感兴趣,这很酷。但是,我现在很累了。我想我现在需要离开了。博士,我只想告诉你,不管动画片里多么美好,现实总是那么残酷。

温伯格博士:好的,SCP-3012。我希望你能度过一个舒适的夜晚。我们将尽可能让你安详地离去。

SCP-3012:是的。我不担心这个。我将坚持下去。

温伯格博士:你的意思是?

SCP-3012:我不会毁了这个惊喜的,混蛋。

文档-3012(已存档):

见鬼了吧!你是怎么通过反大麻玩家找到属于自己的噩兆先生的?!这个对象已中断是什么意思呢?当你停止把玩这个玩具的话,它会死去吗?还有谁是 Wondertainment 博士呢?

把它们全部找到,你就可以成为一名玩家!

01. 字面的连环杀手先生
02. 普通人先生
03. 本尼.桑德斯先生
04. 从任何商店免费拿任何东西先生
20. 性数字先生
21. 圣德先生
22. 罪恶先生
23. 原创角色先生
24. D.A.R.E.先生
25. 中产阶级先生
26. 电子游戏狂先生
27. 模因先生
28. 噩兆先生(已中断) ✔
29. 命运先生
30. 巨蟒和圣杯先生
31. 萨帕塔女士
32. Hax先生
33. 只是有个纹身先生
34. 顶部文本先生与底端文本先生
35. 终曲先生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03 Aug 2017 22:5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