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173 森林监狱
KeterSCP-3173 森林监狱Rate: 2
SCP-3173
forest.png

一张SCP-3173的内部图像

项目编号:SCP-3173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平民不得进入SCP-3173岛。在岛屿周围2km的半径范围内,民用船只会被直接埋藏在水面下的锯齿状的岩石警示以改变他们的行驶方向。一份与联合国以及俄罗斯政府的协议已经达成,阻止卫星镜头拍摄到此区域,并且禁止岛上方有飞机经过。

该岛需由不少于65名武装人员巡逻,且不允许靠近森林周围的4m混凝土墙。人员必须定期进行心理筛查,以确保他们没有试图闯入SCP-3173的意愿。摄像头呈直线排列每隔110米安置以持续进行监控。墙上唯一的门被焊死,并且永远不会打开。

任何探索尝试都不被允许,任何生物都不允许穿过屏障,在附近飞行的鸟类会在到达屏障前被射杀,动物群系不被允许出现在岛上。如果有任何生物进入屏障,它们将会被立即射杀。看见岛屿或接近森林的平民将会被施以C级记忆删除,并进行记忆伪造。

描述:SCP-3173是一个4km x 4km的热带雨林,位于俄罗斯北岸的一个小岛上。该岛由与任何已知物种都不匹配的植物构成,被一个完全透明的无形障碍物包裹,屏障向上延伸约400米,并且有一英寸厚。由于异常高的湿度和热量,森林中存在浓雾,并且气态物质无法穿过屏障,但固体和液体物质可以不受阻力通过屏障。除了被分隔的气体外,热量也不会通过屏障传递,导致森林内外的温度差异巨大;内部平均温度为39摄氏度而外部平均温度为负11摄氏度。内部的大气环境似乎在400米屏障的顶端与外部气体环境以梯度方式混合。

SCP-3173 在 10/12/20██突然出现,导致大部分岛屿立即变成现在的森林。岛上的少数居民此前从未被发现。在一艘试图返回该岛的船呼叫了当地警方的几小时后,俄罗斯政府向基金会提出报告。对居住在岛上或是在岛上有亲属的人员施以A级记忆删除,对响应通知的警察施以B级记忆删除。

由于监督委员会的命令
打开附件需要4级安全许可,任何被发现绕过权限检查阅读这些文件的人员将会被立即处决

探索日志一

对SCP-3173的初步探索
11/5/20██
探索人员: D-33847, D-65440
在短暂的推迟后, Dr. ██████ 被批准开始探索SCP-3173

[开始记录]

Dr. ██████: 我正在接收视频输入,测试麦克风。

D-33847: 我们接收到了你的声音,博士。

D-65440: 我们听见了,鸡蛋头1

Dr. ██████: 不要那样叫我,D-65440。[停顿]请进入SCP-3173。

两名D级人员都进入了SCP-3173,每人手中拿着一个手电筒以照亮前方的森林。他们被告知进一步进入3173,然后继续前进。

Dr. ██████: D-33847,请你从草中采集样本,然后从树木上采集单独的样本以供分析。

D-33847: 没问题,博士。65,我需要从包里取出采样装置,你看着点。

D-65440: 行。[停顿] 等等,我们没必要担心啊,这里就只有我们。

Dr. ██████: 我们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你看好D-65440。

D-33847安装好的摄像机随身携带,当他搜索必要的素材时架在肩膀上的摄影机就会自动记录影像。D-65440反复移动他的摄像机,还摆弄了好一阵。最终他坐了下来。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发生。直到7分钟后,架在地上的摄像机拍下了D-33847从草和树木上取样的样子。当D-65440突然跳起来时,D-33847正将样品放进他的包里。

D-65440: 哦该死,博士你看见了吗?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D-65440正指向树上的一个点。在往前回顾镜头后,可以观察到他指向的位置有几帧的慢速移动。

Dr. ██████: 没有,你看见了什么?

D-65440: 有东西在那边动,哥们。那离我们也很近。

Dr. ██████: 你们拿到样本了吗?

D-33847: 是的。我收集到了样本并存储到了协议中。

Dr. ██████: 干得好,你们应该回来了。你们回来后我们就—

D-65440: [惊恐声]妈的那到底是什么?

录像中似乎没有显示任何内容,但两名D级人员显然都在那里看见了什么。在随后重新分析视频后发现,距离D-65440大约5米处的图像有轻微的失真。

Dr. ██████: 在哪儿,你看见了什么?我什么都没看见。

D-33847将他的背包背回肩上,然后从D-65440指向的地方退回,随后转身并跑了起来。两人距离屏障大约70米时,D-65440跌倒在地上,似乎他的脚踝被锁在了原地。D-33847快速反应过来并抓住他的手往前拉。在随后对录像的回顾显示,在他被D-33847拉开之前,同种扭曲的空气在沿着D-65440的腿移动。两名D级人员穿过了屏障,并在影像记录终止前坐下喘气。

[记录结束]

探索采访

在第一次探索SCP-3173后对D-33847进行的录像采访
视频显示Nelson博士与D-33847坐在一个标准访谈室的桌子旁

Dr. Nelson: 详细解释你看见了什么,D-33847。

D-33847: 事实上,我并不太清楚,博士。您知道烧烤架上方的空气比周围的空气更浓厚吗?它看起来就像是那样,但是它是朝着我们而来的。它显然在跟着我们,但我不认为它具有敌意。

Dr. Nelson: 哦?它抓住了你的朋友。是什么让你觉得它并没有敌意?

D-33847: 是的,它抓住了他。它想要对D-65440做点什么但并不想杀了他。它本可以把他拉回去,考虑到能够将他束缚在原地,它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将他粉碎。但是不,它只是想要追上他,似乎它有什么话要说。

Dr. Nelson: 关于这件事还有更多的细节吗,D-33847?

注:基金会收到的初始文件除此之外不包含任何内容,文件的剩余部分在1/15/20██恢复。

D-33847: 哦对,实际上,我想到了Dr. ██████ 在那次探索后所说的话。空气无法通过那道屏障不是吗?有没有可能那个东西被困在了那里?

[录像结束]

第二次采访使用大致相同的设置,但受访者是参与探索的另一名D级人员。同样由Nelson博士进行采访。

Dr. Nelson: 我从D-33847那里听到了一些有关探索的趣事,你就是那个被“攻击”的人,对吗?

D-65440: [没有回答]

Dr. Nelson: 你有什么想法吗,D-65440?

D-65440:不,只是我认为这原本对志愿参与的人来说是安全的。探索俄罗斯的一片丛林,调查植物生命;似乎非常安全。

Dr. Nelson: 我明白了。那么,你能向我描述一下SCP-3173-1以及围绕它的事件吗?

D-65440:你在录像上找不到的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当我们跑开时,一些厚重的屁2从树上冒出来抓住了我。它足够强大,可以把我控制住,但我们最终还是成功挣脱并且逃了出来。

Dr. Nelson: 我明白了。你的同事也描述了这一事件,并将它称为“没有敌意”并声称这似乎只是实体想要追上你们。你同意这个说法吗?

D-65440: 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我绝不会再回到那片丛林去。我没别的话可说了。

[录像结束]

第二次探索以及采访

对SCP-3173的第二次探索
1/1/20██
探索人员: MTF W-8: 代号“The Librarians”
在Dr. █████ 离开该项目后,Dr. Nelson接管了对SCP-3173的监督和探索。该项目的转让和另一次探索的批准仅用了一个多月。

[开始记录]

W8-1: 好的博士,所有人都上线了吗?

Dr. Nelson: 是的,我接收到了全部的5份影像。

W8-5: 好的,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愤怒的屁”。

Dr. Nelson: 这不是个笑话W8-5,我们并不知道3173-1有什么能力,唯一了解的就是它具有很大的力气。现在,请小心进入屏障。

W8-1: 好的,伙计们我们走。哦对了,新年快乐博士。

Dr. Nelson: 谢谢…进去的时候一定要睁大眼睛。先前探索过的D级人员称3173-1很难被看见。
W-8穿过了屏障。因为已经知道实体不太可能被子弹射击所伤害,他们放下了步枪。他们被派去调查,他们比D级人员更可靠并且能获取更多信息。

W8-1: 你们发现什么了吗?

W8-2: 暂时还没有。雾太浓了,能见度不超过4米。

W8-4: 热量侦测没有显示出任何信息。似乎实体与周围的空气具有相同的体温。

W8-3: 我猜它还在这儿。

Dr. Nelson: 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实体会离开。我几乎很确定实体仍然在这儿。分头行动并仔细搜索。

日志中删去了13分钟无关的对话和录像。

W8-4走到森林边的空地上。这个区域有几米宽并且长满了茂密的草。她突然停在了空地的边缘。

W8-4:[轻声地]嗨,博士,我找到你说的屁了。

Dr. Nelson: 你确定?我什么也没发现。

W8-4: 我很确定。就像那个D级小子描述的那样,看起来像是火焰上方扭曲的空气。

W8-1: 好的 Librarians,立刻到W8-4的位置报到。

W8-4: 实体就在我面前的空地上。先别走进去,我想它还不知道我们在这儿。

W8-4的摄像机固定在原地,镜头对准了空地。除了短暂地拍摄到了中央空气的一团闪光,其余时间都只有草地的影像。浓雾遮挡了空间另一边的视野。2分钟后,其余的W-8队员到达了W8-4的位置。

Dr. Nelson: 我仍然没有看见3173-1。我相信是雾对视线的干扰作用太大了。看看你们是否能在不惊动实体的情况下靠近它。

W8-4走出了森林的范围。她向前移动了7秒钟,突然在摄像机的正前方观察到了有物体在移动。
雾消散了,3173-1可以被观察到了。它看起来没有固定的形状,它唯一与空气的不同之处在于之前提到的闪光,以及它移动的方式。它缓慢地向W8-4移动,W8-4转身并跑向剩余的W-8队员身边。

W8-4: 见鬼!它过来了!

W8-1: 快集中过来 Librarians,准备好撤退。
W8-1举起步枪向实体开火,该实体向下蹿并随后消失在了摄像机镜头中。

W8-5: 哈哈!那团屁被吓跑了!

W8-1: 博士,3173-1似乎消失在了灌木丛中,我们看不见它。

Dr. Nelson: 移动镜头,继续监视它。它一定还在附近。我们都知道它移动得很慢。

W8-4: 如果它在草地上我们就无法追踪到它。它被树叶和雾遮盖住了。

Dr. Nelson: 它不可能走得太远,试着摇动草木或是吹散雾气来找到它的一些踪迹。我们不能跟丢它。

2分钟内,没有人说话,持续扫描区域以探寻3173-1。

W8-1: Dr. Nelson,它逃跑了。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它可能会跑到任何地方去。请允许我们返回营地并在明天重新开始搜索。

Dr. Nelson: [叹气]好吧,回营地整理报告。

5名MTF单位沿直线前行直到开始接近森林边缘。当他们到达森林的边界时,W8-1向他的团队发出了停止讯号。

W8-1: 等等,停下来 Librarians。有些事情一直困扰着我。
W-8突然停了下来并看向他们的指挥官。

Dr. Nelson: 有什么问题吗,Whisky?

W8-1: 气体不能突破屏障,对吗?据我们目前知道的,这个生物完全是由气体构成的。

Dr. Nelson: 你有什么建议吗?

W8-1: 但是当我们进入3173或是离开的时候,我们肺部的气体并没被排出来。
W-8短暂地停留,思考W8-1说的话。突然,W8-4开始向屏障跑去。在W8-4距离屏障大约6米时,W8-1 向她的腿部发射了四发子弹。

Dr. Nelson: 你在干什么W8-1!

W8-1: SCP-3173-1突然消失了。我认为它潜入了我们的呼吸系统。如果我们让W8-4离开3173,3173-1就会突破收容。

W8-4: 就快要到了…

Dr. Nelson: 等等…这太不可思议了!SCP-3173-1似乎能通过呼吸系统接管宿主的控制权。

W8-1: 博士,我们不能让3173-1突破屏障.我们必须确保3173-1仍然被收容。

W8-4: 就快…要到了…

W8-4继续向屏障爬行,尽管她的腿已经不能动了。W8-1多次警告她停下来,并威胁要射杀她。她爬到距离屏障2米的地方时,W8-1开枪击中了她的头部,可能当场将她击杀了。W-8剩余的队员将头转向一边,通讯出现了短暂的中止。

Dr. Nelson: 你只是做了你必须做的事,W8-1。现在赶快离开这儿。

W8-3: 我不认为那是件容易的事,3173-1仍然在这里。它就在我们前面4,5米远的地方。

W8-1: 别让它靠近你,我们不知道它需要多长时间 —该死的它不见了!

W-8从W8-4的尸体上回过神来。通讯又一次出现了短暂的中止。

W8-2: 操,你们认为它还在这里吗?

W8-1: 毫无疑问是的,它可能已经控制了我们中的一个人。

W8-5: 别觉得那团屁碰过我。顺便,在它控制W8-4的时候它都不能正常说话,但我能。

W8-3: 我也能,也就是说,我们都能正常交谈。我不相信SCP-3173-1控制了我们任何人。

W8-5: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W8-1: 不,我不相信,我认为我们中的一个被附身了。3173-1不会消失的,我很确定。它表现出了某种程度的智慧,并且骗过了我们。

Dr. Nelson: 我会联系指挥部,看看他们能做些什么。

W8-1: 这不值得我们浪费时间,如果3173-1能模仿我们讲话那么它也能使用枪支。如果我们就这样等着,它无论如何都会杀了我们然后离开。

W8-3: 你在说些什么?这根本不合逻辑。3173-1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学会这些。它花了好几分钟控制W8-4,但它仍然不能讲话。

Dr. Nelson: 它学会了如何在几秒钟之内控制W8-4的肌肉运动。我相信它有某种能力连接到大脑。呼吸系统将氧气送入血液,并随之到达大脑。你们现在的心率很高,它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到达大脑。

W8-1: 现在它甚至可以侵入我们的记忆。

W8-5: 嘿,没有什么屁碰过我,我很正常,这并不是在装腔作势。

W8-2: 你为什么一直把它叫做“屁”?那只会让它生气。而且它似乎已经对我们够生气了,因为我们没有放它出去。

W8-5举起步枪瞄准W8-2,后者举起了他的双手。

W8-5: 你至少可以不表现得那么明显,你这个满嘴胡话的混蛋。

W8-1: 哇噢,冷静点五号,把那该死的枪放下。

W8-5: 他在为这该死的东西辩解,一定是他。我的直觉告诉我不能相信他,我的直觉从来不会出错。

W8-1: 即使你是无辜的,如果你开枪了,你就成功地被它捉弄了,并且又杀掉了一名队友。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异常的想法。据我们所知的那应该是W8-3,因为他太安静了,所以放下,那该死的,步枪。

W8-5: 好吧,我只是觉得-

W8-2迅速举起步枪射中了W8-5的前额。他向后倒下并停止了活动,推测当场死亡。W8-2转身想要射击W8-1,但W8-1已经瞄准了他。W8-1首先开火,向他发射了5枚子弹。W8-2皱缩在地面上,扭曲的空气,也就是SCP-3173-1从尸体上升起。

W8-1: 屏障那边,快跑!

剩余的两名WTF单位冲向屏障,尽可能地远离3173-1。实体的移动速度慢得多,无法追上他们。他们抵达了墙壁。之后麦克风输入的持续3分钟的信息全是沉重的呼吸声。之后,W8-1开始哭泣。

[记录结束]

在第二次探索过后,指定的心理学家Dr. Marin对W8-1进行了录像采访
Dr. Nelson出席并进行记录

Dr. Marin: 你好W8-1,我猜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为什么会在这。

W8-1: 因为我杀死了我的两个队友,并且你认为我可能会受到创伤?

Dr. Marin: 没错,你认为呢?

W8-1: 是的。[停顿]为了更大的利益,我杀掉了两个我一生的挚友。这个异常强迫我杀掉两个几乎是我家人的人。

Dr. Marin: 我能理解,这一定相当糟糕。根据协议,我将为你提供记忆删除以消除创伤,尽管这会造成MTF单位的有效性降低。但是,选择权是你的。

一小段时间的安静。突然W8-1站了起来。

W8-1: 不,仅仅因为我杀了他们,并不代表我必须要忘记他们。

W8-1离开了房间。

[录像结束]

附加说明:尽管在对W8-3的采访中受访者选择了记忆删除,但对于这个文件并不重要。

Dr. Nelson的背叛

以下是来自不同地点的安全摄像机的录像合集,显示了SCP-3173-1和Dr. Nelson在探索的两周后,20██,1月14日的行动路线。

观察站,SCP-3173岛
10:32 AM: Dr. Nelson按照预定计划抵达并登入他的计算机。
10:36 AM: Dr. Nelson从东边直接通往森林的门离开了房间。
11:04 AM: Dr. Nelson返回到电脑前,他使用一个小时在电脑上进行研究,随后注销并离开。

Site-██, Light Containment
7:22 PM: Dr. Nelson遇见Dr. G████,两人进行了短暂交流。随后Dr. Nelson离开了大楼。
7:56 PM: Dr. G████ 进入了位于Site-██的SCP-██观察点。他坐在了一张空椅子上。几分钟后,首席研究员,Dr, H█████匆忙地进入。一些紧跟在后面的其他研究员试图与他说些什么,但被他挥手示意退下。
11:03 PM: 在对SCP-███的观察结束后不久,Dr H█████并没有回到他的岗位上,而是取回他的钥匙卡并转身进入设施中。
11:58 PM: Dr. H█████用他的钥匙卡进入了站点内的发电站。

以下是Dr. Nelson研究笔记中的一些选择性的摘录

11/5/20██.
SCP-3173-1被监禁在那道屏障后面,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回到那里,但我需要做更多研究。我想这个SCP任务会相当无聊,并且毫无意义。但我可能已经找到了一个报复基金会的方法。SCP把我保护得死死的,管理这个地方的人才是我们真正在控制的怪物,我需要确保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不过我需要再进行一次探索,看看这事能有什么进展。

1/1/20██.
看来SCP-3173-1不仅像我之前推测的那样被监禁着,而且相当聪明。我认为他实体想从森林中被解放出来的理论也是完全正确的。据我所知,我们并没有将它监禁起来,反而,我们是它的俘虏。它所在的区域很明显是为了容纳它而设计的,因为没有其他说得通的理由它会乖乖呆在那儿。它知道如何逃脱,并且我知道如何释放它,但我必须向指挥部发送探索报告。自从那三个MTF单位死了以后我就很难掌握这些信息了,但是我本来应该可以做到的。W8-1拒绝记忆删除意味着除我以外还有一个事件的目击者。我得等到骚乱平息下来。我能理解这个生物的痛苦,并且我可以给它自由。我们都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我只需要等到那些人的注意力从他身上消失。到那时候,就会很容易了。

1/13/20██
他们在逼迫我,指挥部认为我并不适合接管这个SCP,因为它可能会很危险。如果它在基金会内部操控了某个人的话,那么它造成的破坏可能是无法挽回的。之前将我分配到这里是因为他们想把这个项目归类为Safe级,现在他们要赶我走。3173-1需要被释放,我想要释放它。在拥有我的记忆后,它应该能够不被察觉地捣毁基金会。我可能会被了结,但最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推测SCP-3173-1拥有所有它所占据过的人的知识和特征。这意味着如果我让它侵入一个具有4级访问权限的科研人员,他就能造成一个大破坏,我得推他一把。

1月15日的事件记录

以下是在1/15/20██ 12:02 AM发生于Site-██中发电站的事件日志。包括Nelson博士的死亡以及SCP-3173-1被收容。

Dr H█████进入了发电站,开始向房间内部移动。他身后的门停了下来,从外面被人打开。一位MTF,后来被确认为是Whisky 8组1号单位,现在负责Site内的安全工作,从Dr. H█████身后的门进入。

W8-1: Dr. H█████,你认为你在这里干什么。

Dr. H█████: 我在这里落下了一些东西,我只需要拿上它们就可以离开了。

W8-1: 在这间对收容站拥有最重要功能的房间里,午夜过后,一个人?

Dr. H█████: 你在质疑我的权威吗Whisky?我认为你应该退回到你的保安岗位上去。

W8-1: 那就是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今天在整个设施中观察到了一些奇怪的举动,包括某位Dr. Nelson。

Dr. H█████: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W8-1: 我注意到另一件事—

Dr. H█████: 如果你不追究的话,我现在就拿走东西然后离开。出于某种原因我现在有4级访问权限并且—

W8-1: 我以前从没见过你,博士。我现在穿的是保安制服,你为什么会把我叫做Whisky?

一阵短暂的沉默,在另一段影像中,可以观察到Dr. Nelson正在接近门口。

Dr. H█████: 我没那么熟练,有时候很难记住这些东西。

W8-1: 乖乖跟我走吧SCP-3173-1。我会把你送回那片森林,你不必挣扎了。

录像显示Dr. Nelson打开了门,拿着一把小手枪。他向W8-1开枪,但没打中。W8-1转向Nelson并用安保用步枪向他的胸部开了三枪。W8-1向着Dr. H█████又开了一枪,并在他试图关闭电源时打掉了钥匙卡。

Dr. H█████: [停顿]如果我能先侵入你而不是四号的话,结果可能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SCP-3173-1离开了Dr. H█████的身体,并开始以物理方式破坏最近的发电机。这个过程很缓慢,剩余的安保人员在32秒后到达现场。他们设法在其造成重大损伤前将3173-1重新装入了密闭容器中。
W8-1:这个容器不足以控制住这个异常,它坚持不了一小时。我们现在需要尽快把它送回SCP-3173,直到我们找到更好的方法收容它。

注:目前仍然没有比SCP-3173更好的收容SCP-3173-1的方式。在这起事故之后,所有SCP的收容资源都已被重新分配,以确保没有任何大到足以使SCP-3173-1侵入的生物在SCP-3173的影响范围内。

[记录结束]

O5议会对于在Site-██发生的事故的正式回应
我知道你们中的一些人想知道SCP-3173-1是如何突破收容的,对于任何了解这个SCP周围情况的人来说,都能明白是有人故意释放了它。这是事实,基金会花了大量的时间来调查SCP-3173领导团队的矛盾,他们允许一个具有报复心理的曾被降级到2级的科学家去进行审讯,并且他还违背了命令访问一些危险的事情。作为基金会我们所了解到,对于这一SCP的懈怠行为几乎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我们能够避免这一次的灾难完全是因为一系列的巧合。我们正在与文件保管部门协商简化这些基本操作,以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6 Jan 2019 17:2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