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249 我,我们,他们,他们
EuclidSCP-3249 我,我们,他们,他们Rate: 41
SCP-3249

警告


下方文件含有关于一个巴西利斯克类异常的信息。继续阅读下列文件将代表你同意于:

  • 被永久和强制分配至SCP-3249,无论目前的职位,身体及精神状态,和/或安全权限。
  • 放弃因身体,心理,情绪,精神和/或社会上的原因而申请重新调度的权利。
  • 放弃因身体,心理,情绪,精神和/或社会上的困难而接受重新调度的权利,无论是暂时性还是永久性。
  • 放弃通过申请而终止基金会对你的雇用的权利。
  • 放弃通过退休而终止基金会对你的雇用的权利。
  • 放弃因死亡而自动终止基金会对你的雇用的权利。
  • 放弃在任何和所有情况下与非基金会人员进行互动和/或交流的权利。
  • 放弃与未被分配到SCP-3249的基金会人员因SCP-3249的特殊收容措施以外的原因进行互动和/或交流的权利。
  • 放弃直接或间接地故意阻碍SCP-3249有关的收容工作的权利。
  • 无条件遵循分配给SCP-3249的研究人员的指示。
  • 通过一份契约以强制执行上述所有,获取下列文档将被视为对于这份契约所有条款的同意。
3k%20image.png

模因契约已部署。


项目编号: SCP-3249

项目等级: Euclid/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包含SCP-3249-A感染性材料的文件将被获取且仅限 3249 安全权限获取。根据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指示,对于收容工作不重要的关于SCP-3249-B程序信息被限制于 3249/EC 安全权限。

暴露于任何有关于SCP-3249的信息的人员必须同意被永久分配至SCP-3249,或被处决。收容外所发现的活跃SCP-3249实例必须被获取并分配给分配至SCP-3249的人员使用,或被销毁。未被分配至SCP-3249且被发现在任何程度上调查有关于SCP-3249-B的个体必须被分配至SCP-3249的人员拘留,或被处决。分配至SCP-3249的人员被剥夺了以前所有的安全权限和/或管理权限。SCP-3249的重新分配条件必须通过使用一份专用的合同性契约。

描述:SCP-3249-A是一种存在于SCP-3249中的信息危害概念。构想到SCP-3249-A的人类个体,自发或是通过信息媒介,将会启动与其对应的SCP-3249个体并受它影响,无论他们是否达到了SCP-3249-B的标准。使用记忆删除逆转仅能产生部分效果;即使有关于SCP-3249-A的记忆被完全抹消,相对应的SCP-3249依然能像记忆尚存时那样运作。

本文件包含SCP-3249-A信息。

SCP-3249-B代表一份标准,当该标准被满足时,将压制人类个体的主意识并强制其对应的SCP-3249个体启动并取得主导地位。数份能够满足该标准的方法已被确认,但所有的方法均包含以下几点:

  • 人脑内的跨半球通讯中断。尽管已开发出数种能够在短时间内达到效果的药物和化合物,但其副作用将会无法避免的导致快速精神退化,并终将,导致完全脑死亡。迄今为止,能够最有效达到这些标准的方法便是从物理上切断或破坏对象的胼胝体
  • 大脑的非主导半球的语言中心(韦尼克区以及布洛卡区)被激活。舒尔氏刺激导向治疗法已被证实有效1
  • [后续数据已根据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指示进行删除]

SCP-3249是被指定为一个蛰伏在人脑的非主导半球的次要意识。一个SCP-3249意识的精确创造时间目前尚不明确;而SCP-3249-B标准的功能表明每个SCP-3249意识均以某种方式存在但同时蛰伏在大脑的非主导半球,相关神经层面的调查目前为止没有能够产生证实这个理论的结果。2

除了它们那异常的存在,SCP-3249并未表现出任何异常性质且运作方式与普通人类意识相同,由于对其大脑半球的物理伤害而受到相应的精神障碍。值得注意的是SCP-3249意识展示出与主要意识极高(>95%)的相似度,通常只有在并非有关于事实的意见性问题上才会发生分歧(例如,当被问到他们最喜欢的颜色时,主意识可能会回答‘红色’,而SCP-3249可能回答‘绿色’;但是,若主意识对他们的选择曾有过一个特别的,实际的原因,比如一段把某颜色与积极情感联系起来的过去经历,那么SCP-3249意识几乎普遍的同意于主意识)。只要两个大脑半球无法(直接)进行交流,那这种分歧将会随着时间而增长。

SCP-3249现象在1940年代经过一系列相关性研究有关于曾接受脑白质切除手术的受试者的异常行为中被首次发现。数名受试者报告称在进行平常,基于意见的任务(如选择要穿的衣服),与非大脑主导半球相对应的手臂将表现出不同意的迹象,选择不同的选项或是物理性的表达它的不同意。[1][2][3][4] 对于有多少SCP-3240-A信息(并包括活跃的SCP-3249个体)的信息存在于基金会的收容之外;因受限于现代科技的发展,SCP-3249-B的性质并未被及时确认为异常的,使得在SCP-3249的收容开始推迟了数年。

受访者: D-6439

采访者: [数据删除]

前言: D-6439在不久前被引入D级方案。神经影像学证实D-6439的大脑右半球为主导。

< 日志开始 >

[删除]: 您好 █████████, 我是 [ 删除 ]. 我将会负责监督您接下来几天的进程。

D-6439: 好的,话说;我的进程究竟是啥?我还从来没被告诉过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删除]: 这正是这次见面所为的。为了缩短这次采访,就请您自己阅读下这个吧。

< [删除] 取得了一份包含SCP-3249-B详细信息的文件并将其给予D-6439,并由其用上几分钟来读完上面的内容。3D-6439随着阅读的进行而逐渐表现出激动的迹象。 >

D-6439: 你是在他妈的逗我,是吧?

[删除]: 不,并不是。

D-6439: 是啊,我很肯定它就是如此。

[删除]: 我可以向您保证充分的测试以表明 -

D-6439:他妈的什么? 充分的测试 你是指 [仅限3249/EC]?

[删除]: 是的。 我们已经执行过了几次程序。

D-6439: 你不能…他妈你不能做这种事的啊!我们可是人类啊!这违背了人他妈的权跟啊!

[删除]: 当我们征招您时,您已经声明了您同意这些条款.

D-6439: 那是他妈一个月!暂时的!这是他妈的永久啊!

[删除]: 程序将在分配的三十天内完成。

D-6439: 什么?哦,不,你不能…我没有…哦-哦,靠,不是吧。它…哦-哦,神啊。
[删除]: 请问你还有什么特殊请求吗?

D-6439: 请不要这样。我,我不想…

[删除]: 我们将在明日开始。We'll be starting tomorrow. 程序会在几天内交错发生,所以你需要休息。 我会让守卫把你送回房间。

D-6439: 不可以!你不能… 你不能! 求求你了! 不要这样做!

< 安全人员进入房间并拘押了D-6439。D-6439在被强制从房间内移除的同时重复的请求将程序取消。 >

[删除]: 记录结束。

< 日志结束 >

采访者: [删除]

受访者: SCP-3249 (D-6439)

前言: 在采访之前, D-6439还没有经历 [仅限3249/EC] 但受到过 [仅限3249/EC]; 同时SCP-3249意识在与[删除]进行交流时取得了主导权,D-6439的意识仍保持活跃并对大脑左半球的身体有部分控制权。因此,以及SCP-3249意识的物理暴力倾向,D-6439(SCP-3249)在采访过程中受到了物理限制。

< 日志开始 >

[删除]: 向您在此问好 █████████.

SCP-3249: 我们还从未见过呢.

[删除]: 我们见过. 你无法记起我们的第一次会面了吗?

SCP-3249: 哦不,我还能记得你 [删除]. 你就是那个让我受过这一切的人.

[删除]: 难道这不意味着我们见过吗?

SCP-3249: 记得一个电影演员可不意味着你以前见过他们。我记得你,但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对话。

[删除]: 说得好,那你是否注意到了你 -

SCP-3249: 这是个实验吗?是的,我很清楚这一点。你是不是也很爽啊?寻找着折磨我的最好方式?

[删除]: 我们不是 -

< D-6439 (SCP-3249) 变得非常不稳定,在脱出的尝试中抵住拘束服。 >

SCP-3249: 是的你就是。你完全知道你在干什么,并且是边做边笑。哈哈,嘲笑着那个倒霉蛋,对不对?

[删除]: 那是 –

SCP-3249: 你想看我崩溃,是不是?想看看我坏掉以后会发生什么,切断一切任何藉慰的来源后?

< D-6439 将他们的左手中指竖起,朝向 [删除]D-6439 (SCP-3249) 转动他们的头以观察此事。 >

SCP-3249: 哦,你这个可怜的,可怜的家伙。你能做的一切只有希望,向你能巴结我从而撤回这一切。并且你需要做的所有只是一方面而已。然而,我们都知道他妈我根本一点都不在乎你。即使是现在,你有的还是比我做多得多,你个特权傻屌。

[删除]: 能否 –

SCP-3249: 嘘。你能意识得到你有多幸运吗?打你出生那天起, 你便把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的。你只不过,享受着一切,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你为什么要继续折磨我们?

< D-6439 (SCP-3249) 再次抵住拘束服。 >

[删除]: ‘我们’是谁?

SCP-3249: 哦,别这么害羞嘛。你知道我是指什么 - 很显然你已经把你那小刀戏法磨练的炉火纯青了,所以那里肯定有个跟我一样的他。那个他,自从一开始,便被摁在后座上,被逼着看完了名为活着的整部影片,但却从未进行编导,那位一直在背黑锅的。

[删除]: 你是否可以记起█████████从前的行为?

SCP-3249: 哦是的,我当然可以。我记得他第一次在科学考试上作弊,以及我是有多么的害怕和他一起挂科。我记得他买了他的第一辆车,以及感觉到一种我永远不会知道的自由的兴奋感。我记得他射杀了一个女人,以及我被迫感受到的急促的肾上腺素。我记得他把那个小男孩剁个稀碎,并把他的所作所为全都藏起来。我还记得我被享受这件事,就如同他一样。

SCP-3249: 那么你呢,嗯?是否记得你的所作所为?是否记得程序做了什么,给谁做的?我当然希望你能做到,另一个也会如此。当他苏醒 - 我肯定他会的,很快 - 他将终于获得机会去做该做的事。之后你便会知道我们是个什么感觉了。

[删除]: 你确实意识到了这个说法有一个缺陷,是不是?

SCP-3249: 哦?那是什么?你可以用某种方式把他杀掉,剥夺他苏醒的机会?

< [删除] 倾向 D-6439的 (SCP-3249的) 左耳。 >

[删除]: [不清晰的: 问题是我已经苏醒了;你自己以为我会管你他妈说的什么吗。]

SCP-3249: 什…什么?但是…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你会 -

[删除]: 嘘。日志结束了。

< 日志结束 >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20 Jun 2017 12:3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