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484 失落的一块
SafeSCP-3484 失落的一块Rate: 218
SCP-3484
rauberslehrbuch.jpg

SCP-3484内的书页样本,确认无模因危害。

项目编号:SCP-3484

项目等级:Safe Explained审核中,5/5/2018

特殊收容措施:SCP-3484及其英语翻译保存在Site-66的标准异常项目锁柜内,除常规锁和清点程序外不需额外特殊收容。

SCP-3484的研究限于在Dr. Roderick Argent关照下对D级人员进行,需要对其他人员加以隔离以免模因性知识传播。

描述:SCP-3484是一本1862年出版的解剖学手册。其内容以德语写成,印刷于哥廷根。项目表现出与同年代存储书籍一致的磨损,封面因非腐蚀性化学暴露略有褪色。第87页边缘有以英语手写的“REMOVED???”字样。项目描述了一种不依赖工具即可将人体拆卸并重组的方法。在对SCP-3484进行足够时长的学习后,对象将能对自己和他人展现此技术。

拆卸方式涉及对SCP-3484所描述的特定标志点进行触碰,之后对标志点的身体部位施加压力并/或加以扭转。在成功完成后,该身体部件将从主体上脱离。被分离的身体部件能在脱离后的至多72小时内保持活性,其机能和自动力持续。然而,它们与主体并无任何神经连接,主体不能感知被移除身体部件的刺激,也不能控制其活动。

被分离的身体部件可利用SCP-3484中描述的类似技术接回。神经连接会在接回后重建,并无任何劣化或神经疾病表现,原主人可继续正常使用其身体部件。

SCP-3484提醒称不应把来自不同人类的身体部件加以拼合。测试确认长期接入外来身体部件大多会引发结合部位出现大面积组织排异,最终引起严重乃至致命的肝脏、皮肤及粘膜炎症和溃疡。捐献者与接收者间组织相适配、或是使用免疫抑制疗法可减缓这些症状。

虽有组织排异风险,书中描述的方法允许将额外的捐献者身体部件接入健全的接收者身体。接收者对额外身体部件表现出控制力,但若给接收者添加捐献者的大脑,会引起两脑间的动作冲突。

更新12/4/2017:在测试条件中,D-51174对D-43922展示了该技术。通过练习,D-43922被证实在没有阅读过SCP-3484的情况下掌握了身体分离术。SCP-3484被识别为模因危害,移送认知危害部进行更多研究。

首席研究员备注:我在事后检查了模因测试的录像,想知道我能不能自己触诊到标志点。结果这其实非常易于复制,只要你知道该往哪里找就好。在花了十分钟不断地把我的左拇指拔下装回后,我还发现如何把手掌从腕处摘下,以及怎么干净地把我的尺骨滑出。把它放回原位有点烦,但我已经把手臂放回原位,没有感觉什么不妥。 - R. Argent

更新12/13/2017:参见认知危害报告3484-CH1获取详情。学习该材料后没有发现异常性的生理或心理改变。此外,随意翻读该材料不足以传播异常效应。需注意SCP-3484影响的对象可以对其他未暴露人员的身体部件进行移除和接回。这表明异常模因效应并未令对象在学习SCP-3484后出现生理改变。对此异常效应的持续研究recÐ µæ&LØ£á ¤BT˜d1¶

O5会议纪要对站点主管解密-忘川事件的可能证据

所有O5编号依照SCP-001协议被编辑

提案日期:5/5/2018

更新提案:重审SCP-3484模因效应

对话:

我们为何要讨论这个项目?它是Safe级,我们理解模因效应,易于控制。

可能是太容易了。观看或接触文本并不会传播任何异常效应。这些文本本身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篡改来适应读者。只有靠细致学习和练习才能使对象表现出异常效应。我不担心这本书难于收容。我怕的是这本书并非异常。

那异常效应的模因性传播呢?

我们每天都在传播模因信息。这叫知识。我教会你怎样阅读,你就能阅读了。我教会你如何烹饪火鸡,你就能烹饪火鸡了。我教你怎么把某人的肋骨拆掉,你就能拆掉肋骨了。

但这种效应必然是异常的!如果这和读本书学习下一样简单,或者只需要简单的指导,我们就能在全世界的医学院传授它!我们所知的外科手术将成为过去。如果你能直接为病人开膛摘掉肿瘤,还要化疗做什么?人们是不是可以坐在镜子前重排一下自己的零件、然后就能得到一张新脸?

那么,也许这本书并非异常。我们可以叫它已解明。

这就是你越权协议、允许Dr. Argent不被标成E级继续工作的原因?

是的。我怀疑SCP-3484不过是一本正常的指导手册。而且毕竟,所有知识都要从某处被首次发现,不是么?

确实,但最重要的是这不是第一次。这本书已有150年历史,而在这段时间里,它完全处于我们的视野外。没理由它能被保密这么长时间。这可是无比的实用。

这是本印刷书,对吧?那肯定被印刷过几百本。我们还有找到过更多的吗?

我们已经找过了,没有任何发现。我们还找过印刷社,也找到了,但他们对印刷此书没有任何记录。

我们从何处找到的此书?

是在恐怖角附近的Marshall, Carter, & Dark产品仓库里。时装生化与电子工艺仓库,似乎与可编程记忆强化有关。所有人大量收集古董书。在某个仓促中遗弃的工作站里发现了装它们的纸板箱。

记忆强化?你确定?

药物学的那群人是这么叫的。为什么,你觉得这很重要?

会不会异常拆卸法是被我们遗忘的知识?

遗忘?怎么,你是说全人类某天早上起床后忘掉了怎么把自己拆开?

也许不是那么的戏剧性,但这以前也发生过。塔斯马尼亚土著不知道如何制作弓箭,这可是常见的原始工具,而且几千年来从来没有再次学会。在欧洲,水手在1200年代就知道如何治愈坏血病,而后就全然忘记,直至500年后方法才被重新发现。我们直到现代才能重现大马士革钢、也许。全人类都在忘事。时有发生。

是的,但这不是什么靠口口相传的技艺。这是写在了书上的。其实,根本就不是写,是印刷的,装订的。有人把这些字和画做成雕版,靠着一台印刷机卖这本书。也许至少有一百本这种书被造出来,送到各处给人学习。而它又是如此神奇的技术,让人们有动力去探求,去尝试。靠这个做生意。如果这不是一次,那SCP-291算什么?SCP-418呢? 它们都不是异常了?就是被我们遗忘的技术而已?

好吧,也许第87页能提供点启示。

如何?

87页上描述了拆卸人脑的触碰标志点。注意有张配图,说的是展示如何分离“Augenlappen”。这个词按字面翻译过来是眼叶,而图上画的人脑长有一片额外的脑叶,位于目眶正后方。这片脑叶并不存在。

等下,你是说全世界所有人都决定把脑袋打开,从大脑里拿走了一部分,这部分又刚好保留着如何把人打开又装回的知识,然后,在这部分知识已被移除、人们不再知晓如何把人装回去的情况下,还是自己装了回去,把整件事情都忘光了?不,抱歉,我不信。我们面对不可能的日常,但这还是太荒唐了。如果我们接受这种遗忘假说,我们也可以靠经典可靠的记忆删除来达成这种效应。

记忆删除?全世界?

这我们以前也做过,你们都知道。

而我们对此保有记录,是的。我们只是给全世界下过几次药,每次都专门保留了记录。因为这有信息丢失的风险。如果我们给世界下过药,我们,在全人类中,会知道。

除非下药的不是我们。

结论:SCP-3484当前保留在Safe,不将其更新为已解明。本次不对SCP-001进行更新。O5指示MTF Alpha-1 (“红右手”) 准备忘川协议警报。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19 May 2018 14:4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