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699 Memoirs of a Shingle Beach
EuclidSCP-3699 Memoirs of a Shingle BeachRate: 94
SCP-3699

项目编号: SCP-3699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3699将被封锁避免公众进入,驻地基金会人员将在其后的湿地内看守边界。指定特遣队将追踪所有被平民占有的SCP-3699-1个体并将其取回,对知晓SCP-3699或SCP-3699-1异常效应的平民施以彻底记忆删除。

描述: SCP-3699是英格兰诺福克的克莱海滩。SCP-3699是一鹅卵石海滩,主要由小石块和石头组成。SCP-3699的异常性质只会在将鹅卵石从SCP-3699带走后出现。这些石头编为SCP-3699-1个体。

在人类带走SCP-3699-1的约10天后,SCP-3699-1个体将开始以一种“接受发音”腔调发出英语声音,尽管其并无任何说话机制。SCP-3699-1个体被描述为具高度智力且口齿清晰,对基金会提问保持配合。

SCP-3699-1个体具有智能,具有完全察知的人格和记忆。它们一般称自己拥有传统的英格兰姓名。SCP-3699-1个体似乎能记得其作为一颗鹅卵石的完整存在,但也记得它们曾经归属的每一个更大物体。

SCP-3699的起源未知。也未知SCP-3699-1如何能够发声,其在物理层面上与普通石块相似。SCP-3699-1个体没有表现出其他异常行为。将SCP-3699-1带回SCP-3699后将使其异常性质休止,直至再次将其带出SCP-3699。

参见下面对SCP-3699-1的采访示例。

受访者: SCP-3699-1-1,名叫“Roderick”,发出男性声音。

采访者 Dr. Maria F██████, SCP-3699首席研究员

前言: 采访进行于 22/06/20██。

<开始记录>

Dr. F██████: 能和我们稍微讲下你自己么,拜托?

SCP-3699-1-1: 没问题。我的名字是Rderick。我是个小鹅卵石。除此之外对我真没多少可说的。我第一次变成我是在几百年前, 那会儿有个石头打中了我母亲。说轻点这至少也是有些创伤的。

Dr. F██████: …你母亲?

SCP-3699-1-1: 是的。好吧,这里是近似。我是指削我下来的那个大石块。我曾经是她,有作为她的记忆。是段奇妙的生命,做一块教养好的卵石。

Dr. F██████: 我…明白了。

SCP-3699-1-1: 你听着肯定很奇怪吧。我道歉。你们这都是这么热情好客。我不想用些看起来肯定很另类的作为惊扰你们。

Dr. F██████: 呃,不不,完全不是…给我说说你之后的生活吧。你怎么到克莱的?

SCP-3699-1-1: 哦,我不太可能给你讲得完。我跨越大洋被冲进海岸。我被鲸鱼吞下,吐到太平洋的海水里,在非洲、亚洲、秘鲁的海岸安稳躺着。我被中世纪法国的农家仔甩过波浪,被砌进17世纪的暹罗沙楼,在大海里搅来搅去。大部分时候,都是无聊的很。

Dr. F██████: 然后你一直都是可以,嗯,思考的?

SCP-3699-1-1: 哦,我觉得是这样。我记得太多事了。被塞进木船边-是“玛丽罗斯” 号,我觉得是叫这个。它沉了,当然,连我一起。像个石头。哈。

Dr. F██████: 你何时第一次抵达克莱海滩?

SCP-3699-1-1: 哦…几年以前吧,我觉得。我记不得具体日期-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地方生活挺舒服。我们聊天、辩论、讨论优秀文学还有哪里的水域最好。我们数星星,回忆当我们…当我们是它们的时候。在虚无中诞生

I实在抱歉,博士-我感觉有点累了。当个石头就总会感到疲惫,你懂的。我能休息下吗?

<记录结束>

受访者: SCP-3699-1-2,名叫“Maud”,发出女性声音。

采访者: Dr. F██████

前言: 采访进行于03/01/20██。

<开始记录>

Dr. F██████: 你能稍微告诉我们你是什么吗?

SCP-3699-1-2: 好吧,这听着像是个恶心的私人问题。但我觉得你的动机是单纯的。我就是个小石头呗。

Dr. F██████: 我,呃,主要是指你和其他石头不同的事实。

SCP-3699-1-2: 我有吗?好啦,女生都喜欢被恭维,但也许可以留到第二次约会。

Dr. F██████: …换个话题好了。

SCP-3699-1-2: 好主意,亲爱的。所以,你有爱过吗?

Dr. F██████: 什-呃,是的,我已婚。

SCP-3699-1-2: 啊,但你们人类的配对真是太直接了点。和小石头就不一样。你看,我们是不能动的东西,就是说我们的爱情生活完全取决于随机的机缘和境况。

Dr. F██████: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其实也一样。

SCP-3699-1-2: 哈!也许你是对的。好了,恐怕对我们来说还要更糟,而我则有个悲伤的故事。

许多年前,我还年轻,表面更不光滑,我发现自己被汹涌的波涛甩来甩去。我觉得我是在西班牙的哪个海岸,最后我被搅到了巴斯克的海滩。好吧,我对这种境况不是那么开心。我真不是个待得住的家伙。如果你是颗石头这个习惯可不太便利。

但接着!凭空之间,大海把这帽贝壳送来了,就在我身上。我一见钟情。她叫做Simone,她很美。

Dr. F██████: 你是说-你们可以说话,哪怕在你还没来克莱海滩的时候?

SCP-3699-1-2: 啊是的。但只能对彼此。你正常来说听不到我们的。你们也听不到贝壳,但我也不怪你们。它们的声音听着怪怪的。非常..有弧度,非要形容的话。你明白么?

Dr. F██████: 我觉得是吧。那这位贝壳有什么特别的呢?

SCP-3699-1-2:噢,她是多么华美的生物啊。那个帽贝很久以前就死了,所以她自由,而且幸福。她落在我上面,留在了那里。哦,我们共度的时光!我们谈论神学,历史,萨特的作品。她喜爱超现实艺术,而我总偏好立体派。我从未见过贝壳如此亮丽、有教养而端庄。

她总是知道要怎么让我保持冷静和理智,即便是我们面对被冲走的危险。我们紧抱在一起几十年,笑着,说着,爱着彼此。完美。
Dr. F██████: …所以出了什么事?

SCP-3699-1-2: 我们和我们这类总是会发生的事。她被冲走了。我哭了一周,希望她能回来,但她再也没有。之后又过了一年我被埋在了卵石道下,而后我也被卷走了。我再没看到过她-如果她还活着,我希望永远不见。

我只有一首悲歌。但现在你来了,有美丽的女子相伴。在海滩上很孤独,你知道。听着陆居者和新来者一直喋喋不休。我更喜欢这里。

Dr. F██████: …我觉得我们还是把它放下为好。

<记录结束>

受访者: SCP-3699-1-1, SCP-3699-1-2, SCP-3699-1-3 (名叫"Christine",发出女性声音) 和SCP-3699-1-4 (名叫"Nigel",发出男性声音)

采访者: Dr. F██████

前言: 采访进行于29/11/20██。

<开始记录>

Dr. F██████: 所以,在你造访过的地方里,你最喜欢哪个呢?

SCP-3699-1-2: 加的斯不错。

SCP-3699-1-3: 啊,加的斯!我记得那里的船。来来去去,在我上面耸立着。 都不一样了。

SCP-3699-1-2: 是啊。那会儿都不一样。水更清。人更文明。

SCP-3699-1-4: 不才不是!我记得有些船上都装了什么。

SCP-3699-1-1: 好吧,至少他们对我们更文明。

SCP-3699-1-2: 哦是的。

SCP-3699-1-4: 挺对。

SCP-3699-1-3: 他们以前还没用袋子和杂物污染海滩。

SCP-3699-1-4: 啊,是。何等粗鄙。金属罐头在这到处叮当。

SCP-3699-1-2: 还有薯片…

SCP-3699-1-3: 啊上帝,对,薯片!让海鸥成群结队叽叽喳喳。太粗鄙了。

SCP-3699-1-2: 可耻。

SCP-3699-1-3: 我们能到克莱这来实在是好事。你知道的。没那么多人来打扰我们。

SCP-3699-1-2: 好吧,新来者的唠叨一直都有。你知道他们都什么德行。人类听不到他们,当然,但有些石头从来不听年长者和优秀者的话,所以他们就这么喋喋不休。

SCP-3699-1-3: 太对了!人类听不到他们除非他们离开海滩。愚蠢的页岩。他们一听说克莱的名声就都跑过来,猪一样蠢,还用他们那癫狂胡言败坏这片地方!

SCP-3699-1-4: 震惊。莫名震惊。

SCP-3699-1-3: 提醒你…现代的日子还是有点好处的。

SCP-3699-1-2: 这是真的。船难更少了。

SCP-3699-1-1: 是,那是一直很恶心。那些尸体的样子, 水的恶臭…死鱼眼里的恐惧…

SCP-3699-1-3: 活的那些是最糟糕的。

SCP-3699-1-1: 他们那种逗留的方式。

SCP-3699-1-4: 石头也不一样了。不那么棱角。

SCP-3699-1-3: 更少的血。

SCP-3699-1-2: 多了!

SCP-3699-1-3: 不,少了。也许水里更多,但这不一样。不会为给某些异教神献礼就流成河一样。献祭之血。

SCP-3699-1-2: 信仰和战争之血。

SCP-3699-1-1: 是的。信仰和战争。

SCP-3699-1-4: 不过天空到还是一样的。

SCP-3699-1-3: 确实。云间还是一样的灰暗。照进来的阳光还是一样细微。

SCP-3699-1-1: 太阳的影还是一样的黑暗。

SCP-3699-1-3: 啊,我们都老了亲爱的,我们老了。

SCP-3699-1-2: 和宇宙一样老了。

SCP-3699-1-1: 更老,也许。那段时候的记忆挺模糊。

SCP-3699-1-4: 是的。一样的记忆。

SCP-3699-1-1: 永恒。

<记录结束>

受访者 SCP-3699-1-1.

采访者 Dr. F██████

前言: 采访进行于31/12/20██。

<开始记录>

Dr. F██████: 你最早的记忆是什么?

SCP-3699-1-1: 我最早的?好吧,这要弄明白可不容易。你是说我现在这形态的最早记忆么?

Dr. F██████: 不,我是说所有形态中最早的记忆。尽可能久远。

SCP-3699-1-1: 啊,好吧,这就更难了。那是非常..那么久远就非常搅合。我曾经是我,之前我是个更大的石头,然后是个更大的,又更大的,如此这般。一直这样回溯到那个最大的石头;地球。

Dr. F██████: 地球?你记得自己是地球?

SCP-3699-1-1: 啊是的。我们都记得。我们大部分最开始都是从她来的,但也有不少是太空石头和月球屑。 那是个好时代。我-我们带着一千颗太阳的力量冲过太空。我燃着火,在诸天之间燃烧着。惊人的伟大线条、多彩的形态还有愤怒从我经过。那会儿还没有生命;只有咆哮,无尽咆哮随我们在宇宙间坠落。我曾是广阔、无限、荣光。而现在我是个小卵石。真是有意思啊。

Dr. F██████: 你记得在地球之前是什么吗?

SCP-3699-1-1: 更大的石头。分离石头的部件,在火中融为一体。两者之间的小石头。大部分…大部分我就记得火和黑暗,无尽的环绕在一起。我曾是很多石头。我…抱歉。这确实很难想起。

Dr. F██████: 慢慢来就好。你记得最最早的事情是什么?在这一切之前?

SCP-3699-1-1: 我…那里 …那里曾有一。就是一。没有知识或光明或生命。压缩成一个瞬间。永恒,直到突然间不再永恒。然后我记得…

抱歉,博士。很难回想。 我们的很多自由时间都用来仰望,看着天空中的火焰与明光,回忆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有时坐在暮光之中,就想弄清楚那很难记起的时代…

Dr. F██████:没关系,你慢慢来。

SCP-3699-1-1: 我记得…之前。幽灵。物质之前的东西。我…我…

不,我什么都记不起来,那根本就不是记忆,你要明白。那就是一-一种感觉,你明白吗?像是在你的舌尖,但有不能回想。不一样的东西。奇怪的东西,曾经所是,又将再度所是的东西。

Dr. F██████: 再度所是?

SCP-3699-1-1: 我…我很抱歉,博士。我觉得我们必须到此为止了。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03 Apr 2019 15:0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