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740 興登堡照片
SafeSCP-740 興登堡照片Rate: 140
SCP-740
hindenburg.jpg

SCP-740

项目编号:SCP-74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740可以被安全地储存在它自己的信封中然后放入一个保险箱里。测试SCP-740的研究员需要始终戴上手套。

描述:SCP-740是一张有些微污渍、有色彩校正的拍立得照片,照片的内容是1937年5月6日于新泽西州莱克赫斯特海军航空站发生的兴登堡号飞艇1爆炸事故。这一张拍立得照片己确认是从现场拍摄得来的。

SCP-740的异常特性会在观看并且皮肤接触SCP-740时显现。接触或握住该照片的测试对象会听到爆炸声和人们的尖叫声。测试对象报告他们在受到该照片的影响时难以闭上眼晴。握住该照片的测试对象普遍都会报告他们因强烈的痛苦而无法松开他们紧握的手;大多数测试对象都会因SCP-740效应进一步扩大而情绪崩溃。

在握住并看着照片一分钟后,测试对象的体温会升高,同时伴随着温度上升的感受。温度和幻听的音量会随着测试对象观看照片的时间增加而升高。打断眼神接触可以防止这种感觉继续增强直到重新建立眼神接触,而物理接触的终止会使效应再一次“重置”到SCP-740刚被握住时的初始状态。

测试对象会在握住SCP-740 2至4分钟后开始冒烟,然后突然全身起火。燃烧的时间与测试对象的体格和体重有直接关系。火焰会消耗测试对象高达90&的身体质量,并被证实无论情况如何都会致人死亡。火焰亦会消耗SCP-740,而SCP-740也会在之后的5至18小时内缓慢恢复至原来的形态。

见采访记录740-01以获得有关的研究资料

受访者:特工M█████

采访者:E████博士

前言:在获取SCP后48小时内进行的例行采访。特工M█████受雇于基金会已有█年,这段时间他曾回收和控制█个SCP,而SCP-740的回收任务是他所带领的回收部队执行的第六次回收任务。

<记录开始>

采访者:请用自己的话描述你的回收行动中发生的事。

特工M█████:我被派遣去从某个A█████ F█████████先生的家中回收那个SCP,那张照片。A█████ F█████████先生拍卖这张照片的失败尝试使我们注意到他,然后我在大约三个星期之内都密切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采访者:发生了什么导致他没有卖出这张照片?

特工M█████:拍卖商自燃了。我的意思是,工作人员的死因是吸入浓烟,但这就是当时所发生的。

采访者:我知道了。请继续。

特工M█████:不管怎样,在F█████████先生拿回该照片时,他开始聚集了一批人去观看照片,并尝试再次卖出照片。当我们到他家中时,他已经不知道怎么把它送出去了。

采访者:没有人得到那张照片吗?

特工M█████:当你听到发生了什么时,你就会明白原因。[特工M█████叹息并且暂停了3.5秒]我在拍卖会上和买主取得联系之后,我带了一个队伍前往回收地点。当时我认为只是一次低风险的回收行动,所以我的队伍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私人车道后待命,而我一个人去敲他家的前门。那天是19██年的三月██,我们约在下午一点差一刻见面。他有一套很好的住宅,一座非常大的英式宅邸。他欢迎我进去,请我坐下,并给了我些白兰地,我没喝。他非常瘦而且满脸皱纹,但是情绪非常丰富,说话的时候手舞足蹈的。

采访者:事故是怎样发生的?

特工M█████:[深吸了一口气]嗯。当时,我们小谈了大约十分钟直到我提到那张照片,然后他的样子像是他已经忘了照片正是我在这里的原因。他离开座位,拿回照片,把它放回信封然后交给我。尽管他犹豫了,并且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就像他在试着读取我的思想或者别的什么。不管怎么样,我把它倒出来,然后发现这是一张兴登堡空难的拍立得。我第一反应是问他他是怎么做到用一部空难发生数十年后才生产出来的相机去捕捉到爆炸瞬间的,然后他告诉我这是旧照片的照片。然后我开始听到了声音。

采访者:听到什么?

特工M█████:爆炸声。火声。人-男人,女人,小孩-痛苦而恐惧地尖叫着。[特工M█████暂停了十秒]当时就像是我被照片吸进去了一样,我的目光无法移开。然后他屈身向前,打断了我的注意力,就像我忘了我还可以抬头一样。他又一次向我投来奇怪的眼神,说:“你也听到了他们,对不对?”我说是。然后他失望地摇摇头。“你们都一样,真令人失望。”这就是他的原话。

采访者: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吗?

特工M█████:是的,他继续说着每一个看到他展示的照片的人是如何听到声音的,然后我问他是否也听到过,但是他说没有,然后他伸手想把照片拿回去。就在这时事故发生了。他说:”不,孩子,你这么做是没有价值的,把它给我吧。”然后我尽可能用最缓和的语气告诉他我要带着照片离开,甚至给他看了我带来的一公文包的钱,但他还是不肯。他继续说着:“我已经见过太多人因为他们不配拥有这张照片而被烧死了,现在把它给我。”他突然向我冲来,推翻了我的椅子。作为一个老人他真的很强壮。

[十一秒的暂停]

采访者:请继续。

特工M█████:我没有……之前没有情报表明那个人自己就是个scp,不然他早就被我一起抓回去了。我按照流程呼叫我的队伍进场。但我的脑海中有声音告诉我我不能把照片留在这里空手离开,然后火焰就从他的眼和他的头顶冒出来了-我只是被吓到了,好吗?我干这事己经好几年了,但我他妈的被吓坏了!我抽出了我的枪,射击,忘记射了几次,3次,还是4次?

采访者:记录表明有三次射击。

特工M█████:我不记得了。不管怎么说,我立刻叫他们进场,然后抓过信封离开屋子。尽管三月的新英格兰天气很冷,但我还是觉得很热。

采访者:屋子就是在这个时候着火的吗?

特工M█████:[停了5秒]对。就在我跑出屋外的时候,有烟从屋顶冒出来。当我的队伍出现并把我的手指从那个SCP上撬下来的时候,所有东西都着火了。我们必须后退……我忍不住后退。我再也不想靠近它了。[停了三秒]博士,我看了官方的报告,你知道上面说了什么吗?

采访者:上面说了什么?

特工M█████:他们定位的起火点刚好就是我射中那个怪老头之后他倒下的位置。就在他妈的三分钟之后他的身体就把整个屋子烧掉了。我……天啊。

采访者:谢谢,特工,这些已经足够了。

<记录结束>

后记:特工M█████被召回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心理评估,并治疗他的心理创伤和先前没有记录在案的严重惧火症。在记忆删除无法治愈该状况后,对象已被重新分配到了文员岗位。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04 Apr 2017 11:5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